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帮我个小忙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186  |  更新时间:2022-09-10 23:27:36 全文阅读

城北的灵空寺是飞云皇朝内最大也是最著名的佛寺,一是因为其历史悠久,从建寺到现在保守估计也有上千年的时间,甚至有传言它的存在可能要比飞云皇朝还要久远!

文化底蕴极其深厚,这里不仅有着大量的佛门典籍,还有着数位得道高僧,他们参禅证悟,达到见道位。以成佛求道为目标,悟透人生至理,拥有莫大的法力!

他们很好的诠释了佛教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度世人,从方方面面解答众生心中的疑惑,从而让世人能够迷途知返,精进修行,离苦得乐,最终脱力轮回之苦,往生极乐!

二是因为在世间一直有一个传言,据说禅宗祖师达摩的圆寂之地就在这儿。他不仅留下了高深智慧的佛法,而且还留下了某件佛门的无上法器能够助人破碎虚空,飞升佛界,自在超脱!

所以在大陆各地,无论是否是佛门信徒,只要有想法就都会前来拜一拜找一找,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佛缘,只可惜从来无人发现过真正的遗物。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放弃了。不过在飞云皇朝内的地位依旧不减,灵空寺多年来已经成为皇家举办大型祭祀活动或者是祭祖的场地,地位超然!

今日是秋决大比的入围考核,寺庙中的诸位僧侣已经早早做好了准备等待皇室的到来,除了清空场地,禁止外人入寺之外,每一处都要打扫干净,摆上鲜花,铺上红毯以及整理妆容,洁净身心等等。

不过他们只是从旁辅助,做的都是一些杂事,真正主事的乃是皇朝的五王爷赵世观,他乃是秋决大比的“总令”,会负责整个考核的过程。

考核的地点就在灵空寺的塔林之内。

不过此塔非彼塔,塔林中的塔高度不会超过二十米。并且种类繁多,形态奇研。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墓葬群,但能在这其中埋葬的都不是一般人!

只有生前有名望,有地位的和尚才能葬在此地,将他们的尸骨存放在地宫之中,在地宫之上造塔,以示功德彰显威严。

塔的高低,大小和层数的多少都是根据僧人们生前对佛学的造诣,威望的高低,功德的大小决定的。现在整个塔林中的塔大概有上万座,有的是灵空寺的,而有的则是别的寺庙有资格埋葬在这儿的人!

在外形上有四方形,六角形,八角形,喇叭形等,在构造上有着柱体,椎体,直线型,抛物线型等,在风格上有阁楼式塔,密檐式塔,亭阁式塔,喇叭塔等等。

虽然这是历代佛门高僧以及佛门强者的埋葬之地,但是却并不阴森可怕,反而神圣肃穆,十分庄严。

时不时会有高僧佛念化形,口诵经文,梵音阵阵的异象产生,让人会在不知不觉中沉沦其中,顿悟佛道真理。只是这种异象仅会持续片刻时间,唯有拥有大智慧,大气运之人才会有所收获。

塔林不是禁地,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现在只有一些绝世天骄或者是皇室成员才能进入其中获得属于自己的一份机缘。其中不仅包罗了各种佛道武学和奥义,还有着强者的传承,可惜能获得的人少之又少。

秋决大比的入围考核内容便是参赛之人只需要在这塔林中任选一座,与其中残存的高僧意志体进行交流或者战斗之后能有所收获就算通过。

至于这个收获可以是佛门功法的一招半式,也可以是其中留给后人的法器。但有规定如有人获得武功秘籍都可以自行拥有,不过法器在得到后还需奉还,因为皇室的目的仅是历练。

非佛道之人拥有佛门法器只是浪费而已。

塔林中埋葬的僧人意志体并不会因为被消耗到消失,在这里有着充沛且浩瀚的信仰之力,以及信徒们的念力,这是它们力量的来源,也是一直能将这里作为考核场的理由。

除此之外,进入其中的人还会被那到处流淌的佛力不断冲刷身躯,洗涤脑海中的杂念。让灵台空明,六根清净,让自身在修炼之路上昌盛的执念或者心魔消散于无形。

....

祖小一本是不想来参加这个入围考核的考试仪式的,但是呢架不住赵心馨的强烈要求,就差点没把他捆着来了,所以他是迫不得已见识了一下这庄严而隆重的开场仪式。

虽然仍旧觉得甚是无趣,一个多小时后都在和旁边的赵心馨私下里说说笑笑,还引来大量怒视的目光。但最起码增长了见识,也能算得上是一次难得的收获。

其中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了这参赛的人数,以及几个非常具有强大竞争力的对手的身份,不得不感慨一声皇室的确藏龙卧虎!

其中皇室宗亲再加上皇宫中的皇子皇女竟然有两百人之多,这还仅仅是参赛的,不参赛的要有接近四百人,这皇室也太庞大了。

他还是头一次知道这飞云皇朝的王爷还有亲王和郡王之分,亲王一共有二十二个!听赵心馨说原本更多,只不过因为皇位之争死了不少,现在还算正常。郡王足有三十六个,基本上都是亲王的子侄,每一个骄傲的非常!

在这众多亲王和郡王的子嗣中,只有四个人能让他看上眼,也都是对自己无比自信,在之后的大比中不用替身的人,当然这其中不包括赵劫。

入围考核只有皇子皇女亲自参加,替身来不来皆可,不过基本上所有替身都会来见见世面,顺便认识认识皇室成员对自己肯定有好处。

第一个是十八亲王的孙女,名为赵冷蝶,二十六岁,化血境三层的修为。她是这五人中唯一的一位女性,人如其名,表情冷漠,性格也十分冷淡,就算是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是如此。

第二个是十亲王的儿子,名为赵和玉,二十四岁,化血境五层的修为。有着强大的先天魂力,修有皇室内罕见的神识之法,在精神的攻击和防御上目前无人可与之匹敌。

第三个是当今的九皇子,名为赵子风,二十岁,化血境二层的修为。是一个拥有稀有体质冰灵体的人,听赵心馨说他幼时曾经得到过某个强者的传承,进步神速。

第四个也是他觉得最有挑战的人,当今的三皇子赵真。二十六岁,化血境七层的高手,体内有这庞大的龙气,看上去应该在龙脉内修行过不少时间。

赵心馨表示这是她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没有见他出过全力的皇兄,战斗力十分强悍,修有皇室一门非常逆天的战斗法门,足以和叶族的《九转屠圣功》相比!

....

在仪式结束后并未直接开始比试,还有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等到时间一到,他们就可以进入塔林中寻找合适自己的塔。

这时候就有一些人陆陆续续离开了,他们只是来参加仪式,今天并不想参加比赛,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又有什么着急的呢?而且这里面的塔那么多,完全不需要去费尽心思抢夺。

最后祖小一看了一眼,只剩下二十多个人还留在这儿,看上去是今日事今日毕的果断之人。早完成有早完成的好处,最起码不用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

其中就有那几个实力强悍的人,他们三三两两地相互聚集在一起进行交流,脸上挂着轻松愉悦的神情。目光只是偶尔看向塔林的入口处的香炉,只要其中的香燃尽,那就可以进去了。

后面再来的人就不要等待了,可以直接进,不过祖小一有点儿不明白这柱香存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难道是这塔林里面还有什么要准备的东西?

这些人中,除了化血境的几个人,多数是锻骨境和通脉境的修为。实力不够就不会去选择一些非常难挑战的塔,其中深奥的佛理或者是僧人的意志体都是非常变态的存在。

所以这里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些难度低的塔只能留给修为地的人去争夺,以保证给皇室成员更多的机会。

当然这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是所有人都会去遵守,毕竟一切都是为了能参加后面的大比。但是这样做的后果会很严重,虽然不会受到什实质性的惩罚,但是自己的名声会一败涂地。

在皇宫中有时候丢脸比自己没有修炼的天赋还会遭受更多的嘲笑和鄙视,甚至有可能会波及到自己的亲族身上,那就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

修为非常高强的皇室子弟又怎么会冒这种风险去贪图便宜呢?只有境界差距不大,且在这皇城中混得不好的人才会瞅着那些非常简单的塔去挑战。

他们本就是受尽冷漠,已经无所谓了!

祖小一爬到了附近的一棵矮树的树干上坐了下去。因为赵心馨要参加考核,此刻她正在和场中另一位公主交流。这个准备场地就是一个日常僧侣练武的地方,塔林入口正好在就在场地的正前方。

在场地中央有一块悬空的晶石球体,从中透出的上百道光线化作一个又一个的小晶石屏幕。上面可以看到塔林内部各处场景,一来可以看清楚各位参赛者的挑战过程,二来可以防止作弊。

这入围考核虽然不是他参加,但是他的内心依然有些激动。别的人他不关心,那几个被他重点关注的人没走留了下来,这绝对是一个了解他们的好机会。不出意外,三个月后的大比是肯定会碰见的。

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赵劫这个家伙的痕迹,刚才仪式的时候好像也没见到他,这小子胆子这么大?皇帝都来了他竟然敢不来?

这时赵心馨走了过来,看着他说道:“祖小一,你怎么坐在佛树上,这是大大的不敬,赶紧给我下来?”

“啊?佛树?这不就一个普通的弯脖子树吗?你看着这和地面几乎平行的树干几乎就是为了给人坐而长出来的!”

祖小一咧了咧嘴没有下来,甚至摇了摇屁股下面的树干,拍了拍,示意她也可以上来坐一会儿,这可是他找到的一个绝好的休息场所。

见自己的话没用,赵心馨也懒得再说,她本来也是打算过个几天再来的,但是后来又改主意了。决定先一步打完,让自己的名字在排名榜上多挂个几天,让一些人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这个实力得到父皇的宠爱!

“公主,你准备找个什么样的塔进行考核?”祖小一问。

“正常的话会找一个三层的塔试一试,我现在实力也不过才锻骨境五层。如果不需要战斗,被我碰到只需要领悟佛门功法的塔,我甚至可以试一试四层的塔。我对佛教的一些东西还是专门研究过的,就像你昨晚看的那本《无相劫指》都是佛门功法!”

“不简单吧,我曾研究了不少的时间,也会个一两招!”说着,未见她有什么动作,但见衣袖轻轻晃动,祖小一的脑边的一片树叶就被戳出来一个大洞!灵指的力量忽然从虚空中出现,完全难以寻觅到踪迹。

她哈哈大笑起来,双手叉着腰,看上去对自己颇有信心。这门指法可是非常的晦涩难懂,都被她琢磨出来了!再加上她平时无聊地时候也会看一看佛经,或者是让几个和尚去皇宫中给她指导指导,绝对比其他人有更大的成功几率!

她要的不是简简单单地过关,好几年都没参加了,要做就要做到一鸣惊人!别看只是一层只差,绝对能让很多人惊掉大牙,这就是和尚常说的慧根!

祖小一听后笑了笑,正要说要不要出手帮你一把。突然心神一动看向远方,那儿有一道人影在飞速往这里跑来,定睛一看,居然是姗姗赶来的赵劫!

脸上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愤怒,两种表情相互交织,又有些无奈,看得人好生奇怪!见他身上力量充盈,气息澎湃,这小子居然在一晚上突破了一个层次!

而这时,塔林入口的香已经烧完了。

唰唰唰!

那几个化血境的高手率先飞了进去,没有丝毫地停留。

祖小一也不知道他们跑那么快干什么?那些后面修为低的人都是晃悠悠地走进去的,脸上一点儿没有考核的严肃,带着笑容就好像来此踏青游玩的一样,看得他一阵嗤鼻!

赵心馨没有立刻进去,她看到了赵劫正在向他们这边赶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从看见他到两人各跟前,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在场中还没有走的人看着这个跑过来的男人,有人认识露出惊讶之色,也有人不认识一脸茫然。没办法,他们作为皇室宗亲,堂兄堂弟实在是太多了!

砰!

只见赵劫一脚踩在场地边缘的一块石头上,纵身一跃,然后直接落在了两人的面前。双脚落地发出一声震响,他看着树上的祖小一说道:“祖小一,你下了,我有话要问你。我娘,你做了什么?”

旁边的赵心馨听后连忙走上前,她感觉有些不妙,不会是祖小一的土方法出了什么岔子,让王妃的病情更加严重了吧!就知道这个家伙不靠谱,当时就应该直接揭穿他!

“嘿嘿,小露一手,不用太感谢我。你怎么搞到这个时辰才过来,连皇帝主持的仪式你都敢迟到,我看你的不想在这皇宫里面混下去了!怎么样,是不是答应我的条件了,当我小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祖小一笑着跳了下来。

赵劫立马上前揪着他衣领,带着激动的神情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娘是不是真的从此以后都没问题了?那寒症你是怎么治好的?”他边问边摇,把祖小一晃来晃去像一根竹条。

正准备伸手制止两人的赵心馨突然就停住了手,这是什么意思?王妃的病治好了?怎么跟想象地不一样?带着疑惑的神色,拉着他的手说道:“堂兄,别激动,你先放开祖小一,这儿还有人看着呢?咱们要不换个地方说话吧!”

赵劫一回头,发现了不少人在对着他指指点点头,窃窃私语,就好像在看笑话,皱了皱眉头说道:“行,我们换一个地方。”

三人来到了一个附近一个藏书院内,在这儿忙碌着整理书籍的小和尚们看见三人来了之后就自行退走了,给他们留下了充足的空间。

赵劫刚想开口继续问,但是被祖小一伸手拦住了。

“你娘既然好了就行了,皆大欢喜嘛,你纠结我是怎么做到的干什么?再说了,我的独门秘方岂能告诉你?”祖小一靠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

“你真的给王妃治好了?那不是先天性的疾病吗?难道你用了什么玄阶的丹药,反正你肯定不能有命海境强者的实力。那种丹药我们皇宫都没几颗,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赵心馨说着上前一步,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眼神锐利,似乎要看穿祖小一的内心。

“玄阶丹药?我可没用那玩意儿,再说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那玩意儿能治疗伯母的病。行了,你就别捣乱了!”祖小一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了下来。

“不过你怎么隐瞒,但是事实你是改变不了的。我娘让我好好感谢你,但是我并没有能与你的救命之恩相等值的东西,所以...请受我一拜!”

赵劫并没有顾及自己是世子的身份,又或者他只是将自己当成普通人,双膝下跪给祖小一磕起了头。

“堂兄,这怎么行?你可是世子!”赵心馨看到赵劫居然行此大礼,想阻止他,但是却被他的气势震退在一旁。

“公主,世子不过是一个称号,对我来说更是一个虚名,没有什么荣誉感,所以你不会懂得!”

赵心馨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她也知道赵劫虽然身为世子但是过得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祖小一这次倒是没有阻止,这个礼他可以受!

“我想你也能猜到我出手帮助伯母的意思,不知道你有没有同意我的建议呢?而且我看你从昨夜到现在这儿功夫修为都提升了一层,是吸收掉了不少的灵晶吧!你看,这就是跟着我最显而易见的好处!万劫体到后面提升只会越来越困难,你不会吃亏的!”

他这话一出,旁边的赵心馨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赵劫身上的气息又强盛了一大截!

“这....”赵劫有些为难,他并不想寄人篱下。

“我还需要考虑的时间,不过你的恩情我会铭记在心,如果有一天我想通了,自然回来找你,我先离开了!考核完成后我还要陪我娘出去走走!”

说着就风风火火地直接离开了,留下一脸懵的祖小一。

这个家伙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与他一同离去的,还有墙角闪过的一道黑影。

“堂兄没有答应你哎,看上去你的算盘要打空了!你救了王妃,他都没有答应你,不用说了,肯定是没指望了!不过为啥你一定要他当你小弟呢?交个朋友不行吗,我觉得他拒绝你肯定是因为内心的自尊!”赵心馨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说道。

“你是不知道日后有一个万劫体当小弟是有多拉风!谁说我不能交朋友的,这不过只是一种更亲昵的称呼而已,哈哈哈!”祖小一笑着摇了摇头。

“哼!”

“我要进塔林考核了,你在外面等我,不要闹事!”赵心馨一声轻哼,抬脚就走,但是被祖小一拉住了手臂。

“你又要干嘛?不要拉我,这儿可是皇宫,男女授受不清知不知道,我可是公主,能不能尊重我一点?”她有些无奈,直接打掉了祖小一手。

“嘿嘿,公主,你想不想在考核中来个一鸣惊人,我可是听到在仪式结束后有不少女人对你很不满哦!我看看,其中好像有一个红头发的女人好像非常敌视你,有种恨不得吃了你的样子!”

“哼,这个不用你管,她们看不惯我又能怎么样?”赵心馨地语气忽然就冷了下来,看上去非常讨厌那个红头发的女人。

祖小一上前自来熟地搂着她的肩膀,然后靠了上去。

赵心馨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但是并没有推开他,“你干嘛,想非礼本公主?”

“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为了咱们的谈话更隐蔽!公主,我可以帮你,让你的光彩更加夺目,只不过你也得帮我一个小忙怎么样?很简单。”祖小一神秘一笑。

“....”

“有屁快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