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八十章 天河的力量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204  |  更新时间:2022-08-25 23:21:50 全文阅读

曲阳在去了狐族的领地后没多久后就回来了,心情十分愉悦,因为他知道经过这次的劫难,那些狐狸们们没个四五年是缓不过来的,这也就意味着祖地会平静很长一段时间。

正好他可以借助这个空档的机会好好提升一下族人的整体实力,尤其是心性的锻炼,刚刚落下帷幕的比试让他感觉十分耻辱。

青鸾一族是代表和平的种族,但是脾气好并不代表可以随意任人欺辱,或者像软柿子一样任人揉捏!

多年的和平生活似乎让一些族人们产生了严重地懈怠心理,似乎忘记了九尾狐的邪恶,所以今日才会输的这么惨!

想来最近一次青鸾和九尾狐爆发的惨烈的战斗还是在百年前觉醒计划开始的时候。

那个时候九尾狐们为了尽快强大自身的实力,除了疯狂的拿族人做实验,而且不惜在暗中下手杀掉青鸾的天赋之辈,就连白虎一族的天才也有不少遭到杀害。

最终在忍无可忍之下,青鸾联合白虎在九尾狐的领地内与他们展开了一场不为人知的内部的战斗,双方死伤无数。打到最后三族的妖尊也不得不插手,因为当时再不出手恐怕小一辈就要死绝了。

虽然在事态变得更严重的时候被阻止,但是那一场战斗相较于青鸾和白虎的损失,九尾狐还算较轻。

迫于两族的压力,当时的九尾狐虽然道了歉,但是谁都知道他们没有真正悔改,只是青鸾内的有些人误信以为真。

现在要端正一下族人对九尾狐的态度,曲阳没有任何拖延就召开了全族大会。而探讨的内容除了这个之外,而后日后的更加严酷的修炼考核。

一系列的改变只发生了短短的半天之内!

祖小一看着青鸾族内突然就变的忙碌起来,有些不明所以。

现在处于短暂的无事之中,正好一边专心修炼剑道一边等待着曲心的消息,那一剑荡平整个世界力量,让他回想起来总是历历在目。

陵老头也没有消失不见,而是给他当起了陪练,算是在临走前帮他拔高一下。

....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曲心才出现。

“祖哥哥,我师父同意了,不过她老人家想让你先过去见她一面!”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脸上挂着笑容,只是看上去有些劳累。

祖小一点了点头,看上去他的这个请求似乎不太好办,要不然也不会花这么长的时间了。

笑着走上前去摸了摸曲心的脑袋,体内的世界树流露出一丝绿色的生命能量洗刷着她的身躯,顿时整个人看上去就感觉精神多了!

“咦,这是什么?”曲心对祖小一这一手感到有点儿好奇,因为她感觉到自己不仅精神状态变好了,而且似乎对风道规则的感悟有蠢蠢欲动的感觉。

“只是一种天地间自然能量,会让你感觉更舒服一点儿,咱们先去吧!”

“嗯!”

曲心的师父曲栀住在一处山脉中的小山谷内,这里气候温暖,遍地开花。小桥流水,蝴蝶们翩翩起舞。

谷内没有什么树,视野开阔,阳光可以直射在这里。

四周的山上都是一片茂密的丛林,不远处山脉交错之地,在绿荫的掩盖下,有一个小型的瀑布,彩虹在空中悬挂,自这里流出的水形成一条小河缓缓流过山谷。

山谷内没有什么豪华奢侈的宫殿,只有草地上的一间小木屋,屋旁只有一棵孤单单的大树,伸出的枝干上有一个随风微微摆动的秋千椅。

一位容貌美丽端庄的女子正坐在上面轻摇着。

简单而温馨。

“祖哥哥,等一会儿你见到我师父的时候,如果她问你一些非常离谱的问题,你就说不知道就好了。”

“嗯?为什么这么说,什么叫非常离谱的问题?”祖小一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就是好像....哎呀,你去了就知道了,我就在这外边等着你就好了!”

曲心站在山谷外边推了他一把。

“好吧!”

山谷内本没有风,这股缭绕不散的微风是从曲栀的身边传来的,细腻温和就好像是母亲在轻抚着孩子的脸颊。

“祖小一见过前辈!”

“嗯!”

一只紫纹黑斑的蝴蝶从发梢上悄悄飞走,曲栀淡淡地回了一声。

“感谢前辈愿意助我渡过天河,此份恩情定当铭记在心!”祖小一双手抱拳恭恭敬敬弯腰一拜。

妖尊能够答应帮他,这是天大的荣幸。

曲栀看了他一眼,红唇微张,说道:“如果不是心儿在这儿一直缠着我到现在,我是不可能答应她的。你倒是聪明的很,要是你自己来,不用说我一定会拒绝你!”

祖小一快速伸手挠了挠头,然后又放下,讪笑两声。

曲栀说的很直白,意思就是能松口完全是看在曲心的面子上。

他知道这是真话,连陵老头都不愿意帮他,就更别说地位更高的妖尊了,能请这种大人物出手去做这种小事情,除非必要,否则只会降低身份。

杀鸡焉用牛刀?

“你去往那边要做什么,留在这里会有更好的修炼条件。再者,你现在是心儿的未婚夫,不在祖地内算什么事情?我看你们还是早些日子完婚比较好!”

曲栀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的不满,虽然之前让两人订婚的意思是包括她在内三位妖尊一同议定的,但是她还是感觉有些儿戏。

因为祖小一现在还没有展现出他的强大,纵然有着传说中的凤凰血脉,在未成长起来之前将青鸾的未来堵在他的身上不是一个稳妥的决策。

听到她的这句话,祖小一算是明白刚刚曲心为什么说她的师父很可能会问一些很离谱的话了,这渡河的事情还没说两句就转到成亲上了!

“前辈,我回去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寻找我的妹妹!她于数年前意外失踪,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找到她。”

祖小一苦笑着开口,在曲栀面前说话一定要谨慎一点,要是让她觉得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那就完了。

这个女人一看就是非常仇视那种有了老婆之后还会出去到处乱跑的男人,可是作为修炼之人怎么可能会一直呆在一个地方?

这是妥妥的控制主义!

要是没有实力也就算了,可她偏偏是一个妖尊!

“至于这个成亲的事情嘛,现在确实还没有这个想法。前辈,十分抱歉,前路未知,我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

祖小一摇了摇头,这个答案虽然不一定能让曲栀满意,但也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更关键的一点儿是自己身上的葬天塔。

仅是用了几次就招来了圣人,万一以后一不小心因为这个塔挂了,岂不是耽误了别人,所以目前还是孑然一身比较好。

婚姻的枷锁在身会让他感觉压力山大。

曲栀轻哼一声,没有再说些什么。

“心儿如今有双·规则在身,会在短时间内成为妖尊,我不知道你的修炼情况,希望你不会浪费这一身的凤凰血脉!”

“算了,其他的事情也就不说了。你要以何种方法突破天河瀑布?实话告诉你,自从天河发生异变之后很多人都去看过了,其中不乏祖地的妖尊,还有人类的巅峰强者,目前没有听说有人能成功渡河。”

“如果你没有完全的把握,就算是我答应了心儿,也不会帮你的,大不了我日后可以补偿给心儿!”

她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有些无奈的样子。

祖小一没有恼怒,立刻将黑剑拿了出来,说道:“前辈,此剑可以突破,只是我的力量太弱,无法创造出一条通道,所以才会想请您出手相助!”

曲心看着他手中的黑剑,近看之下感觉十分奇怪,完全察觉不到这把剑的气息,而且无法看穿它的真正面貌,祖小一的手就好像是握在了剑形的黑雾,没有形体的存在。

但是却又给人一种这就是一柄剑的感觉,虚幻而又真实。

外表看上去很奇异,但是很多剑比它的样子更怪。不过等到想要仔细看看,深入研究一下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要从哪里入手。

要知道就算是一把凡剑,也会有那种锋利之气,它就好像是完全没有存在这世间的魂一样。

“拿来我看看!”她向着祖小一伸出了玉手。

“呃....这个,前辈,您还是就这样看好了,这把剑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拿,当然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我也不敢!”

祖小一带着尬笑,拿着剑再次上前两步,来到了曲栀的旁边,然后将剑横在她身前,并没有松开手

曲栀瞟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你的剑再奇怪我也能握得住,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难道你认为以我的实力还不够资格?”

祖小一连连摇头,“不不不,前辈,您误会我了。既然您这么坚持,那我就松手了。不过唯一以防万一,您还是小心一点!”

他缓缓松开了手,黑剑浮在曲栀的身前,没有任何的变化,却有着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氛在空中出现。

曲栀伸出手握向了剑柄的部分,但是瞬间手就像触电了一般拿开,低头一看,掌心出现了一道可怕的贯穿性的伤口。

她的妖尊之躯居然受伤了!

体内的妖力在伤口处汇聚想要疗伤,但是令她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右手的手掌竟直接被伤口上那道莫名的能量波动给摧毁消失,并且迅速向上方的小臂延伸。

整条袖子连同半个肩膀,以及胸部上方的衣物率先被撕成无数碎布,光滑如玉的臂膀上一道道血痕浮现。

春光若隐若现!

祖小一立刻反应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暗叫不好,一只手立刻搭在了曲栀裸露的右肩上,将那道葬天之力给收了回来,然后快速收起了黑剑。

而在同时,曲栀体内的力量轰然爆发。

恐怖的妖尊威压瞬间降临在山谷内,山脉大地产生了一道道裂缝,天地狂风席卷而来,他直接被震飞出去砸进了山脉深处。

而在远处观望的曲心一脸的错愕,她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是祖小一说了什么吗?她的师父怎么突然就动手了?

气势来的快消的也快,下一秒曲栀就收回了自己的力量,她可不想毁了这个自己居住的地方。

刚刚她太震惊了,完全是本能的防御反应,心中甚至产生了害怕的感觉。

那是什么力量居然如此恐怖,摧枯拉朽般的毁灭连防御都做不到?

她看着自己消失的右手,光芒闪过,血肉新生,右手在重新生长。

但是太慢了!

另一边,曲心赶忙向着祖小一冲了过去,脸上带着一丝焦急。

以她师父的境界,这一击最少也会是重伤!

但是下一刻祖小一从里面飞了出来,凤凰双翼的金红之光照亮了山谷,落在地上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面色红润,他并没有受伤。

“前辈,你没事儿吧?”

他走到曲栀的身前,看着她受伤的右臂,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容。刚刚他已经劝过了,是曲栀自己逞能的,这可不能怪他。

曲栀看着他那古怪的笑容,心中有些恼怒,这个小子一定是想看她的的笑话才没有将这可能会发生的危险告诉她。

一声冷哼,目光犀利,开口问道:“你这把剑是从哪儿弄来的?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品阶的兵器?”

这莫名其妙的剑仅是震慑性的灵威就如此可怕,来历绝对非同小可。

强烈的排斥反应,仅是外人有想触碰的意念都会遭受强烈的反击,恐怕其中可能有一个实力强到逆天的器灵存在。

威力恐怕堪比神器,或者神器之上的圣器!

就是以她的心境,此刻心中除了震撼之外也有一丝贪婪地欲念,如果能将此等兵器夺来,对自身的战力来说绝对是一个质的飞跃。

要知道整个祖地可都没有一件神器!

大陆的势力排名,除了巅峰强者的数量,神器也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好像同为二级势力的雷域,拥有一件神器就压得其他几个二级势力抬不起头。

而一级势力和顶级势力,他们拥有的神器数量就更多了,甚至传言不老山和灵虚古地中更是有着超越神器的圣器的存在!

所以他们才能一直称霸整个大陆漫长岁月。

...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又被她掐灭了,如果这是一件神器或者是圣器的话,这小子的来历绝对不会简单,试问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拥有这等兵器而不被追杀,还能蹦蹦跳跳地活到现在?

难不成是哪个顶级势力的弟子,又或者是从圣剑宗出来的人?

如此威力强悍的剑,只有这三个势力可能会有。这似乎听上去有点儿扯,因为这三个势力是出了名的难加入,但不无可能。

祖小一的形象在她的心中一下就高大了起来!

她觉得如果有可能,祖小一是圣剑宗的人的情况可能性会大一些。

虽然仅是一级势力,但实力却是最强的,剑道的攻伐天下无双!

乃是剑修者的圣地!

而且相较于不老山和灵虚古地这两个基本上不问世事的隐世宗门来说,他们更为大众所了解。

惩恶扬善,剑骨铮铮!

宗门弟子多行走世间历练,最醒目的就是身上的剑还有那一身的剑意。

只不过祖小一看上去没有那种利刃出鞘的气势。

祖小一见曲栀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有些不安,这个女人是不是生气了?

“呃....这把剑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是意外得到的,一位实力非常厉害的老前辈将它交给我,说是和我有缘!”

他开始胡诌起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编瞎话了,信手拈来!

现在只希望曲栀能理解一下,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记仇了,那对他可是大大地不利,毕竟还指着她帮忙呢!

曲心这时候也跑了过来,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急忙拉过他的手臂,然后站在了两人中间。

“师父,发生什么事情了?您为什么要打祖哥哥?是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我可以替他道歉!”

她的小脸尽是担忧的神色,虽然师傅平日里十分照顾她也十分关爱她,但是作为妖尊,尊严是不能受辱的!

“曲心,没事,刚刚只是出了一点儿意外的状况。前辈刚刚想试一试我的武器,可能是没有控制好,我的剑比较麻烦!”

祖小一打着哈哈笑了笑,扯了扯她的衣服。

“师父!不会吧?”

曲心看着他,然后又回头看了看曲栀的右臂,心中有些惊讶,这世上还有妖尊都控制不了的兵器?

“行了,你到一边儿去!”曲栀皱着眉头发话了。

虽然祖小一这个蹩脚的理由勉强能替她掩饰一下大意之举,但是她是不会原谅这个小子蓄意看他笑话的过失的。

“哦!”

“祖小一,你的这把剑不一般,也许能破开天河瀑布,我可以带你先去试一试,在外面等我。”

说着头也不回地转身走进了小房子内,她要换一套衣服。

“嘿嘿!好的。”

祖小一挠头笑了笑,虽然有些小变故,但是终归没影响大事。

三人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瀑布前面,为了避免会闹出很大的动静,曲栀特意将地点选在了最东边,大陆与海洋的交界处,这里还有着之前他造成的破坏。

死亡的树木,开裂的大地,一个巨大的坑洞,现在里面被海水灌满,周围的土地也因为下沉被淹没了大半。

祖小一和曲栀两人并没有在陆地上,而是站在近海之上。

曲心为了避免等一会儿被波及,她张开翅膀飞到了远处。

“你确定你现在的状态已经调整到最好了?”

曲栀看着有些迫不及待的祖小一,眼神中透露着怀疑的神色,妖尊的力量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承受的住的。到时候不仅会带来肉体的撕裂感,同时还会有精神的崩溃!

想要让自己在接受力量后身体的损耗不会太大,只能去服用一些临时增强体质和保护灵魂的丹药,而她并没有看见祖小一有做准备。

“没问题!前辈,来吧,我随时都是最好的状态!”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曲栀轻摇了两下脑袋,然后说道:“如果你承受不住就立刻跟我说,凭你现在的境界,一不小心就会突破肉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到时候你这条小命可就玩完了!”

“好!我会注意的!”

祖小一抽出黑剑,双手紧握,他现在的心情有点儿激动,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能离开这儿了。

曲栀暗自调息了一下,她得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只是为了一会儿不会在祖小一身上发生意外。

伸出柔软的左手抵在了他的后心,说道:“我要开始了!”

“来吧,前辈!”

祖小一也收起了笑容,稳定心神,神色变得郑重起来,气势开始在体外盘旋升起。

轰!

一股恐怖的妖力瞬间冲入体内,在四肢百骸内疯狂游走,其中甚至有风道规则的力量在体内冲撞,像一头猛兽在咆哮,这让他有种经脉被割裂的感觉。

仅仅是五分钟不到的功夫,祖小一就感觉自己的身躯已经达到了所谓的极限。全身上下每一处,甚至是每一个细胞都处在即将爆炸的状态。

而后面的曲栀则是十分吃惊,甚至有种好像撞鬼一般的不可思议。

虽然仅仅是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但是她已经输送了大概一成半左右的力量,这小子居然能撑得住?就算是巅峰妖君也不行,这小子的身体是怎么做的?

但是此刻的祖小一又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当即举起手中的黑剑,然后猛力向前挥下。

顿时,天地一阵嗡鸣之声,沉重的压力让空间都在震动,黑剑出现了连续的残影。

清脆剑鸣响彻苍穹,剑身上迸发出能够吞噬光明的黑光,两人周围瞬间被黑色的剑气笼罩,此地成了一处狂暴的剑道领域。

空中一道长达数千米,充满着毁灭气息的黑色剑气在领域中形成,无数空间裂痕产生,然后在刹那间劈在了天河瀑布上。

轰!

灵力爆炸的声音响起,震耳欲聋,急速坠落的水流大量向外喷洒。

剑气化作洪流直接将瀑布轰出了一个大洞,深入内部但是并未彻底贯穿,没过一会儿,水流便将大洞淹没,似乎一切并未发生。

看上去....好像失败了!

祖小一皱着眉头,对这个结果十分不满意,不应该啊!

喷洒的雨水从空中洒落,将两人的衣服都溅湿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