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留了个烂摊子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828  |  更新时间:2022-08-23 23:27:27 全文阅读

这边困住并炼化青丘珏的阵法被祖小一一顿劈砍,那边的涂山森就感觉到了,他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十分难看。

刚刚妖尊之间的攻击将他修炼的山峰给直接打的破碎,里面的山洞也随之塌陷掩埋,还没有时间去将那儿的痕迹隐藏,居然被人发现了!

或许只是那个路过的家伙看到后想救人,这一点他倒是不太担心。除了他之外,绝对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人能打破阵法将青丘珏救出去

不过这种机密既然被人看见了那就不能善终了,一定要实行“封口”的计划了,否则被更多的人知晓或者是传到族内尊者的耳中,那可就不太妙了。

可惜的是现在不能赶过去,要不然当场就能将那个运气不好还想多管闲事的人击毙,日后还要去搜查,免不了会有一些麻烦。

他的心思有些游离,体内输入阵法的力量不免缓了一些。

造成的后果就是直接导致与其一同在为阵法提供力量,站在最后面的几个妖王境强者无法承受阵法反馈的力量,被震的吐血飞出。

“稳住,受伤者立刻去疗伤!”

...

这边的祖小一并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已经被察觉了,只是在一下又一下的用黑剑劈砍着那诡异的千手九尾雕像,被挖出的大坑的周围都是一道道深入地底的剑气痕迹。

烟尘笼罩,轰鸣声不断,可就是一点儿作用也没起,他甚至还被这雕像额头上的“卍”字印发出的金光给崩飞了出去。

青丘珏在旁边看到后摇了摇头,一声叹气,解释道:“这个雕像上有着非常罕见的佛门力量,为了封印其中的魔性九尾而存在,你是破不开它的身躯的。如果你能将那额头的‘卍’字印的力量给挡住,说不定可以暂时切断它和阵法的联系。”

“到时候你我里应外合也许能破开阵法!”

祖小一看向雕像头上那亮着的印记,心中有些疑惑,他不太明白这佛门力量是什么情况。不过飞云皇朝内的和尚庙倒是不少,整天敲经念佛,他以前去一个小寺庙中玩过,香火不是很好。

“挡住?前辈,这我怎么挡得住,要不拿块布给它遮起来?”他开了句玩笑话,想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表现。

谁知道青丘珏还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想了想然后说道:“也许这是个方法,不过你可能要去找那种充满魔性邪恶的东西才能挡得住那个‘卍’字,佛魔相克才能抵消彼此之间的力量!”

“啊,这还真的行?我就是开个玩笑,我现在要上哪儿找那种充满邪恶的东西....哦,等一等!”

祖小一有些不可思议地笑了笑,然后他突然就想到了鬼道图,这个东西绝对是一件非常邪恶的宝物!

没有任何耽搁,他走到倒下的雕像的旁边,然后伸手掏出鬼道图放在它的脑门上。

下一刻,异变突生,“卍”字印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瞬间绽放出漫天的佛光,身边顿时响起了梵音诵经声,一尊千手怒目佛陀的虚影竟缓缓出现。

还未展露它那佛道的除魔净化之力,下一刻直接被吸进了鬼道图内,连同雕像一起,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而且在被吸进去的刹那,一道凶残的鬼道之力浮现,化作无数长着獠牙,头上双角的恶鬼头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佛陀撕咬分食,一声悲戚哀鸣传出

接着雕像被打破,一只被包裹在迷雾中,带着滔天邪恶气息的九尾狐出现,一个强大的妖尊!

被压制无数岁月的它,刚想咆哮两声或者进行一些浴血杀戮来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恨,但是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在进入一个更恐怖的地方。

它惊恐地嘶吼着,奋力挣扎想要逃出,但是最终还是难以抵挡天道的吸引力,刹那间消失不见。

青丘珏看着消失在祖小一体内的那块残图,陷入了沉思。

地面上的阵法缓缓停了下来,然后不知其原因的又开始正向转动起来。邪恶的气息在缓缓消失,一种玄而又玄的正道气息散出。

周围的血液受到吸引纷纷流回到八卦阵内,八道卦象突然开始亮起金色的光芒,一个个符号升起将空间封锁,天地灵气被大量吸引而来。

阵内形成了一个被包裹的血池,其中血液以漩涡状不断旋转,里面不断鼓起气泡像是被烧开的水一样。

空中缭绕的血煞也被吸引而来化作一缕缕红光消失在阵内,周围的邪恶瞬间全部被聚集在阵法之中。

血池中央一股令人作呕的杀戮妖气在凝聚,在祖小一诧异的目光中,一只由血液组成面色狰狞的九尾小妖狐从漩涡中跳出,邪恶之气浓郁到了极点。

这是以鲜血滋养而出的血煞灵!

它盯着外面的祖小一,眼中露出疯狂和冷酷的杀机,一爪一爪的轰击着阵法,似乎想让他血溅当场。

祖小一没想到解决了雕像,这里面还藏着这么个小东西!

他觉得这应该是施法之人留下的后手,不过看上去应该是针对阵内之人的,让这血灵杀掉并吞噬祭品的血肉。

这时,两股黑白气旋从血池中冲出,于上方融合化作太极双鱼模样,不断旋转扩大。

阴阳之力流转,其下方的八道卦象的金光喷薄而出,化作一道道光束射进血池内,刹那间无数惨叫声响起。

里面残留的冤魂,残念全部被净化,化作片片金光消散空中。

但是其中的血煞灵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消散,它被金光洞穿身躯却依旧肆意张狂,但是慢慢地它的力量开始衰弱。

血池的血液被炼化掉,它没有了力量的来源。

“咔咔”几声,中间的两根柱子自然碎裂,青丘珏身上的束缚解开,滚落在地。

血煞灵看到他想逃脱,立刻冲上前去,利爪伸出,九尾向其四肢缠绕,张开那与身躯不符的巨口想要将他吞噬用以增强消耗的力量。

但是下一刻只见青丘珏单手一指,空中那一直守护着他身躯的小壶瞬间幻化出一个黑洞将其吞噬。

轰!

阵法震颤,然后猛然收缩化作一张阵图悬浮在空中。

祖小一伸手就将它拿了过来,这是个宝物!

而此刻在远处维持阵法的涂山森脸色剧变,看着上方的战斗,犹豫再三后还是决定先离开一会儿。

这并不是不顾同族的生死,因为那里发生的变化已经让他到了不得不出手的地步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可以破解他的阵法,还将他饲养的血煞灵给消灭,更诡异的是他感受不到千手九尾雕像的气息了。

一定是发生了意外,那可是他力量不断增强的来源,先祖青丘白道从自身剥离出的魔身!

短短片刻时间,机密之物竟然全部消失,这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惊恐,但更多的是怒不可遏。

....

“前辈,您没事儿吧,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儿,我怕到时候有人来这儿,咱们可就走不了了!”祖小一扶起地上的青丘珏赶忙说道。

“等一下,我感受到了族内尊者在出手,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逃出阵法的青丘珏神识感知也变得灵敏了起来,空气中那荡漾着的妖尊神威让他面露凝重之色。

“难道是有强者进攻祖地?我要去看看!”

他虽然对本族十分痛恨,可以远离甚至一辈子不回来,但是也不希望看着它被人攻打甚至消灭,这里最起码还能算的上是曾经的一个家。

祖小一有些无奈地说道:“前辈,以您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别去管这么多的事情了吧!咱们还是赶紧逃吧,冥牢中关押着的罪犯在冲击封印,那两人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都是高阶妖尊!”

“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您现在这个样子连走路都成问题,去那儿干啥?”

青丘珏看着远处摇了摇头,淡然一笑,眼中的光芒开始变得明亮起来。

虽然气息微弱,但意志却十分坚定。

“小子,你太小看我了,如果没有一点儿把握,我岂会跟着你们一起回到这祖地。我太了解那些人的脾性了,为了应对所有可能会发生的所有情况,我早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不过被困在这里确实有一点儿出乎我的意料,如果靠我自己一个人想出来恐怕会很麻烦,但是你所看到的只是表象,哈哈!”

说着,单手招来浮在他身边的小壶,接着一掌拍出,其表面纹路变化,一个黑洞再次幻化出现。

瞬间一股精纯而庞大的妖力从中喷涌而出,如同泥牛入海消失在他的体内,同时天地灵气也在向这里疯狂汇聚。

在祖小一那惊讶的眼神中,青丘珏那干瘪的身躯像是吹起的气球一样迅速膨胀,体表闪动着灵光,苍老的容貌重回年轻,衰微的气息也在节节攀升,眨眼间的功夫他再次回到了妖皇的境界。

空气中传来一声震响,周围的废墟在刹那间被清空出一个大圆。

黑发狂舞,妖气冲天而起,皇道之威再临!

“这只不过是一种迷惑敌人的手段而已!你先离开这儿回青鸾,等我看看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回去找你!”

青丘珏看着远处,眼中露出了冷冽的神色,那儿涂山森的气息在飞速靠近。

“呃....前辈,这儿现在可是危险至极,我怕您到时候再出现什么意外,我回去怎么和我媳妇儿交代?她可是非常希望再见到您呢!”

祖小一挠着头,有些尴尬的开口。

他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留了一手,可是这事情没有朝他的方向发展就很烦。

中心发生的战斗岂是一个中阶妖皇能改变的,再说了妖尊交手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可怕,为什么要去凑热闹呢?

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玩没了!

“放心吧,先前被擒只是因为我当时还想着能与族内的长老们进行正常的对话,现在看上去有人想一手遮天!我不会再大意的,况且我还要报仇!”

他的眼中露出骇人的冷芒,涂山森敢陷害他,就算他是巅峰妖皇也一定要付出代价!

“快走吧,有人过来了!”

“前辈,我这来救您是还想着带您一起回到瀑布那边呢!本来这几天就要回去了,您不跟我一起过去吗?”

祖小一看着青丘珏好像有留在这儿的意思,顿时有些着急,他可是答应云霜语要将他带回去的,这自己一个人回去怎么行?

青丘珏想了一下后摇了摇头:“暂时不会,等我的事情处理完了自然会找时间过去见一见云儿。虽然过天河很困难,但是我会想办法的。这个你拿着,把它给云儿看,她自然就会知道我没事了!”

说着他从身上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浑身裂痕的瓷娃娃放到了祖小一的手中,然后伸手猛地一挥,一股柔和的巨力瞬间将其送至上万里外。

狂风呼啸,祖小一的耳边传来了青丘珏的最后一句话。

“尽快离开这边!”

...

等到祖小一停下来的时候,已经身处狐族内的一片树林之中,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能拿出地图看了一下,是在东南方向,距离领地边缘还有差不多五六千公里的样子。

这里距离狐族中心应该是属于那种非常远的方向,不过在这里依然能感受到妖尊那浩荡的神威。

树林中也有因为战斗被波及产生的数道大地裂缝,不过相比中心地区要好很多,那里几乎没有完整的土地。

大范围性的破坏性缩小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狐族对那两个妖尊的压制取到了效果,又或者是那两个妖尊取得了上风,将狐族的那些人全部给宰了!

突然祖小一心神一动,看向了北方,感受到在数千公里之外,小金正在地下飞速向这边赶来。

他笑了笑,这小东西倒是机灵得很,一早就跑到边缘远远地躲着了。

现在留在这边的最后一件事情已经完成,是时候回去瀑布那边了。

狐族遭此大劫,损失惨重,也算是变相地帮助了青鸾那边,减轻了未来他们会受到的压力。

九尾狐们最起码不会因为之前因他引发的各种事情而去找青鸾的麻烦,这次放出了两个高阶妖尊真是个意外之举!

果然世事都在不断的发展和变化。

按照小金过来的速度,恐怕要等上半个多时辰,所以他直接迎面飞了过去,能早点儿离开还是早点儿离开的好。

而就在半路上,祖小一看见从禁地的方向突然飞出了一道金光,整个天空顿时成了金色的海洋,转瞬间就降落在那战斗的中心。

然后整个狐族的土地都开始莫名震动了起来,空间泛起了一道道涟漪,天空上的乌云被直接冲散消失。

天地清明,一股磅礴无敌的盖世强者气势瞬间横扫了幅员辽阔的祖地。

狐族的狐族大阵也发生了莫名的改变,上面的纹路在飞速变化,变的更复杂且更繁琐,颜色也更加深沉,变成了暗金色,如同被那道光芒强化了一样。

祖小一看着那个方向不禁有些咋舌,那是什么东西?宝物?

难道是又是什么千年的老东西给放出来了?

很快小金回来了,他一手提着它,双翼展开飞上高空,看了看那混乱的中心,有些唏嘘,谁能想到他这个罪魁祸首就要这么走了?

世界树的力量在体内涌动,他的身影瞬间消失。

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青鸾的领地,纵然有着这强化版的阵法在封锁空间。

....

而此时的死亡峡谷处,一群人看着那个一只手将鬼狐消灭,另一只手将几乎破阵而出的两大妖尊重新镇压的身影,都不由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眼中皆是不敢置信,纷纷失声高呼。

这不是阵法召唤出来的镜像,而是一个真正的人!

“白道先祖!”

“我的天呐,先祖还未曾逝去,仍然留在祖地内吗?”

“天佑我族!”

...

与这些人的兴奋,激动不同,那被镇压的两大妖尊发出了震天的怒吼。

“青丘白道!你终于出来了,千年的囚禁,唯有用你的鲜血才能弥补我们的损失!”

“还是那么狂妄,和当年如出一辙,来了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轰!

他们的力量完全爆发,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妖威,而是带着恶鬼的恐怖,鬼妖融合撼动天地,鬼气疯狂吞噬着周围的灵气,如通火山喷发一般冲天而起,大地彻底崩裂。

远处的妖皇妖王等人瞬间暴退。

阵法被四只鬼爪轻易撕开,在众人惊悚的眼神中,两只足有千丈高的恶鬼出现在空中!

身后无穷的黑气带着漫天的鬼魂骷髅冲出。

原来他们之前一直在隐藏着实力等待着青丘白道的出现,担心过早现身会将他们吓跑,现在既然来了,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

他们现在仅仅具有九尾狐的体型,但是外表已经完全变样了。

恶鬼的脸庞,面部四只猩红大眼,头上有两个朝天的扭曲尖角,空洞的鼻孔,口中满是獠牙,口中不断呼出黑色的气息。

体表的毛发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层灰色的不断蠕动的绒毛。

黑色坚硬的皮肤上是一道道凹陷下去的沟壑,里面是像血管一样的流淌着红绿色液体的纹路,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因为那一圈圈一道道的纹路,最后汇聚在一块后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白瞳邪眼,血色的魔纹在周围像皮下褶皱散开。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这些眼睛就是代表着内心极致的邪恶。

两人的胸膛处有着突出的三张脸,依稀可以分辨出那是狐脸,人脸还有虎脸!

身后除了有九条黑色的尾巴,还有着一对长满倒刺的骨翅,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整体,而是由无数的小骨拼凑而成,其中甚至有孩童碎裂的头骨!

见到此场景的一些妇人,顿时只觉的胃部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就是一些见多识广的妖皇高手,也是面色苍白。

这种怪物前所未见,也从未听说!

而对面的青丘白道看着这两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双眼冰冷无情,虽然有了灵智,但是好像不是很多。

与那两个拥有庞大身躯的怪物相比,他以人类的身躯看上去有些微不足道,但是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却和他们差不多,甚至还要高过他们二人。

“你们两个....我已经记不清了,忘了很多东西,但是这种气息...还有有点儿熟悉的感觉,会威胁到九尾狐一族的存在,我全部都抹除。”

“来吧!”

这一番话让两人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这个家伙亲手当年将他们囚禁在冥牢之中,现在只不过才过去区区千年的时间,居然说记不得了!

“死吧!”

两人裹挟着能够吞噬天地黑暗的恶鬼之力,伸手向着青丘白道撕去。

面前的这个家伙不是一般人,所以一上来他们就动用了全力。

空间撕裂,鬼魔咆哮,森影千万重。

而青丘白道身后则是出现了一片虚幻的大世界,里面一片圣洁金光!

轰!

....

另一边,被众人带到远处的疗伤的青丘羽在众人的照料下缓缓睁开双眼醒了过来,不仅实力恢复了,意识也完全清醒了。

她猛然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双目中流露出仇恨的杀意,看了一圈周围注视这她的族人,缓缓平息了一下心情。

“公主!”

看见她终于醒了过来,作为药师的一个老头松了一口气,万一出了意外,他全家可都完蛋。

“参见公主!”

周围的人也纷纷跪拜。

青丘雨扶起了面前的老者,然后抬了抬手说道:“你们起来吧!现在族内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群人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来到了领地的最边缘的一处山脉中,外面传来了比之前更恐怖的战斗,没有人敢出去看,只能期望着这里不被影响到。

“公主殿下,外面发生了更加激烈的战斗,我们只能将您带来此地暂且躲避。实在抱歉,我们无能为力!”

一个比青丘雨稍大的男孩儿看着他,单膝下跪回答道。

虽然低着头,但是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爱慕之意!

“没关系,这不是你们能插手的!”她有些担心族内的强者们,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战胜那从冥牢中逃出的妖尊。

如果当时她没有中毒,去现场看到情况就好了。

想到这儿,她就怒上心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问道:“你们一路跑来有没有遇到两个男人,一个叫涂山北洛,一个叫涂山沉河?”

众人有些诧异为何公主会提到这两人,但是都摇头。

“公主,我们没有见过这两个人,是您的朋友吗,还是....”

青丘雨怒气冲冲地挥了挥手,那人也没有敢继续问下去。

“不过公主,我们能带着您躲到这儿来多亏了一个少年,他说在半路救了您,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袭击您?”

一个妇人看上去非常生气。

经过她一提醒,青丘雨马上就醒了过来,当时自己意识模糊,那好像是一个外族人?

“说起这个,他人呢?我怎么没有见到他?”

“哦,那个少年说还要去救别的族人,所以就将您交给我暂时照顾!”

“那可真是个勇敢的孩子!”

“是啊是啊!”

青丘雨听着周围的一片赞叹声,眉头轻蹙,说道:“那个少年长什么样子?”

“啊,我知道,我知道,公主我这儿有笔纸,我可以画给您看,可以吗?”

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蹦跳着挤进了人群,满眼星星地看着青丘雨,这对喜欢画画的人来说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表现自己的好机会。

青丘雨看着这个女孩,笑了笑,“当然!”

于是一群人就围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女孩儿作画。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十分传神的人物画像就跃然纸上,可见小女孩儿的画功高超!

“对,就是长这样!”

“糊糊的画画越来越厉害了,哈哈!”

青丘雨拿起来一看,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不是她印象中的那个人!

那个人要比纸上更加帅气!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想,她自己也不记得了。

“你们确定是他送我过来的吗?”

一群人连连点头。

“奇怪了,是幻觉么?我看错了?”

“这人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青丘雨问。

他们尴尬地摇了摇头。

“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