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被封印的妖尊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542  |  更新时间:2022-08-21 23:46:59 全文阅读

两边石壁内的建筑被称为监控冥牢的堡垒,这里一共有三层,从上往下第一层是妖皇呆的地方,里面有金属通道连接外面的大圆顶建筑,是唯一可以进出冥牢中心的地方,还包括一些重要的机关和操纵装置,以及一些秘密文件。

第二层是生活和修炼的地方,和地上并无太大差异。毕竟每一批过来这里的人都会在这里呆上较长的时间,只有良好的生活环境才能让这些来此地工作的人不会觉得自己在坐牢。

第三层是办公的区域,包括对新人的训练,整个大本营的物资调配,冥牢的巡逻,对峡谷内异常情况的监控以及和对面堡垒的联系等等。

在这里的人除了正常的守卫力量就是一些后勤人员,大概在百人左右。不过大部分的人是不会离开堡垒的,这里妖王境界的高手才是真正的战斗力。

祖小一躲在茅厕内考虑着怎么才能抵达安全的档案室,这里的光线明亮,环境也很不错,应该是时常有人打扫的缘故。

那个档案室在第一层,非常靠近妖皇的住所,虽然没有设防但却十分危险,有谁敢在妖皇的眼皮底下公然进入其中?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留在外面救人的几个人回来了,他们不仅带回了真正的曲塘并且将大裂缝不再喷毒雾的消息迅速上报了妖皇。

而祖小一闯入者的身份自然就暴露了,他们很惊讶居然还有人胆子这么大敢闯最危险的冥牢,于是整个堡垒顿时就陷入了严密的封锁中,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开始搜查闯入者。

这件事情不小,但是并不能引起妖皇的重视。

因为大裂缝不再喷毒雾更加可怕,这就意味着不久之后死亡峡谷的天然防御就要消失了,同时冥牢的防御也将降低到史无前例的地步。被关押在其中的罪犯一旦逃出,那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冥牢之所以被称为最危险的牢狱,就是因为它不存在被突破的可能。外面毒雾中的骷髅会将一切拥有灵力的人杀掉,而想突破冥牢的禁锢不动用自身的力量是不可能的。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毒雾再加上冥牢的防御就是绝不可能逃脱的牢笼。

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两边的妖皇就动身来到了大裂缝边上。

这就给了祖小一绝好的机会!

虽然此刻在堡垒内到处都是搜寻他踪迹的狐狸,但是凭借着那张能够隐身的面具和神识的掩盖,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所有人,包括差点发现他躲在垃圾堆中的两个妖王!

这些狐狸的鼻子太灵了,一点味道就能追到蛛丝马迹,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隐患,他还偷了几件狐狸没洗的衣服穿在身上。

一路向上,没多久就来到了档案室的前面。

这一层,建筑结构很简单,圆形空间。大部分地方都能一眼看清,除了几个比较机密的房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外,没有什么能藏人的地方。

目前没有人在这里搜寻闯入者,想来他们应该是不会想到闯入者敢来到这里,又或者是下面两层还没有完全搜查完毕。

祖小一上下打量了一下,如此重要的房间居然没有任何阵法封锁的痕迹,当然也没有任何擅闯之后的会触发的警报装置。

唯一起到警示作用的就是大门上那两条相互缠绕的锁链以及上面挂着的一个禁止进入的红色牌子。

就如同贫困百姓家锁大门一样的随意,装个样子以显得自己不是那么的蠢,也可以说防君子不防小人!

他进去没一会儿就感觉到外出的妖皇又回来了,没有多做停留,当然也没有发现这里有外人闯入的痕迹,似乎有点焦急的离开了。

档案室内的空间并不大,光线稍显昏暗,只有顶上一排会发光的黄色小吊灯。中间是一个人字形的木头架子,两边是被细绳绑住的十个大而厚重的卷轴。

祖小一围着转了一圈并没有将它们取下来一看,上面有着非常繁琐且精密的纹路枷锁,没有特定的手法是解不开了,怪不得外面不设防。

没有管这些东西,原地坐下将戒指内灵晶拿出来堆满了整个房间,这里的灵气瞬间变得异常浓郁甚至直接逸散了出去。

如果没有锁灵的阵法,只要有人上来就一定会发现异常,不过这并不是问题,他将刚得到的鬼道图贴在了墙上,一道薄薄的黑雾慢慢的包围了整个房间。

这和峡谷内的毒雾有着异曲同工之效,能隔绝灵力,神识以及视线。

....

外面,在经过两个小时的搜寻,一群九尾狐连个屁都没有发现,所以他们一致认定闯入者一定是进入了第一层,可是谁也没有胆子进去搜查。

不仅是因为其中有着很多关于冥牢的机密,还有通向冥牢的入口。一旦有人毛手毛脚动了不该动的东西,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过失。

所以他们只能先派人守住第一层的出口处,等待妖皇回来再做定论。

现在的气氛有些紧张,死亡峡谷的异变在预示着某种不好的状况即将发生。

....

与此同时,在青鸾的领地内,九尾狐的讨教依旧继续,但是时间已经接近尾声,再有一天就要结束了。

让某些担心自己会被选上参加战斗的人内心放松了一些,九尾狐不仅邪恶了,而且手段异常残暴!

青鸾在上了几个天才妖君后局势转变,这一境界的劣势被拉回来了一些,不过妖王和妖君之下的战斗仍然不容乐观,在场观战之人心中甚是不快。

这一次面对九尾狐他们输得有些惨。

但是很快他们就激动了起来,因为曲心参战了!

作为一族公主,她平日里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没有人知道她的实力几何。但此时出手不管怎样,都有力挽狂澜的功效。

让很多愤懑之人再次心怀期待,并且斗志昂扬!

曲心也没有让他们失望,一出手就震惊四座,不仅是青鸾本族就是九尾狐一族都震惊了。

因为她所施展的力量并不是青鸾一族独有的风道规则,而是最为霸道强悍的雷道规则,这对妖族来说就是灾难。

整个山脉,三个战斗场都被天上那恐怖的雷霆所覆盖,乌云滚滚。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不绝于耳,那震慑天地的气势似乎将天劫都给招来了。

她的战斗让另外两个战斗场都停了下来。

对面的高阶妖王虽然实力比曲心要高上一层,但是心中压力巨大,还没交手百招就被一道紫色的雷霆直接贯穿身躯,全身焦黑,失去意识重伤倒地。

紫色战斗场的形势开始迎来逆转。

有人高兴就有人不高兴,九尾狐的两位妖皇已经将曲心视为未来狐族称霸祖地的大威胁,准备将她除去。

而在九尾狐的领地内,之前被祖小一用血矛打成重伤的涂山巴终于是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要去向族长禀报这件事情,但是在知道族长重伤,领地关闭之后决定暂时先瞒下来。

现在时机不对,他要弄明白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白虎一族近几日频繁有异象于星空中出现,漫天星光连成一片,犹如银河悬挂九天之上。其中西方七星宿,奎、娄、胄、昴、毕、觜、参,明亮异常,源源不断的星辰之力涌向地表。

虎啸震天!

关于和青鸾一族联手的事情,白虎族的尊者并没有完全答应,他们的意思是不会放任九尾狐肆意妄为,但是也不会主动出手打击,会有震慑的行动,但只有在必要之时才会与青鸾联手。

这些话有些模棱两可的意思,谁知道这个必要之时到底是什么时候?

....

从死亡峡谷内出来的妖皇先是去向涂山森禀明了情况,然后涂山森又去汇报给了在禁地中治疗青丘逸的几位尊者。

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不过现在还腾不出手去冥牢探个明白,只是先取来一道威力强大的阵图交给涂山森,以备不时之需。

将近两个时辰后,那位妖皇才回到死亡峡谷内。

看着守在门口的三个妖王,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为何聚集在此地?”

“回长老,我们在下面并未找到入侵者,他很有可能是躲在了第一层,在此守候以防他逃离此地!”

妖皇听后脸上带着少许怒容,神识瞬间扫过这一层的每个角落,然后摇头说道:“这一层并没有人,你们不用在这儿守着了。去别的地方找,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好吗?”

“冥牢的安全现在才是重中之重,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

“是!”

...

祖小一在妖皇回来的刹那间及时收回鬼道图并躲进了葬天塔内,他的力量仅仅恢复了三到四成,世界树直接抽走了大半的灵力,然而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那枚有着百万极品灵晶的戒指。

一根树枝直接突破了戒指的空间,几乎要将所有的灵晶全部吸收殆尽,他好说歹说,或许是世界树在看他可怜的份上,最后还是给他留了大概十万块。

祖小一看着这所剩无几的灵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不是他的东西,之后回去还是要还给人家的!

赵心馨是一个多么热心肠的姑娘,萍水相蓬能给这么一大笔财富那是信得过他,不过这也得怪她当时走的太急了。

这段时间是用了不少,但是相比这庞大的总量来说,只是九牛一脉,大不了去多挖一些灵矿,再加上现在有寻脉鼠小金在,很快就能给她还了。

但现在好了,数百万的晶石一下子就给用完了,他到哪儿去弄这么多钱给人家,把他卖了也不值这么多!

最关键的还是世界树吸收了这么多的灵晶,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光芒依旧黯淡。只有一片叶子上的一根脉络稍微亮了一点儿,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一下就从顶级富豪沦落成了小资平民!

虽然很揪心,但是现在也没什么办法能让世界树回到巅峰状态,只能先离开这儿再做打算,在这儿自身恢复力量都成问题。

他并没有使用世界树的传送能力回到青鸾族内,现在自身的条件不允许,而且他还要把之前留在外面的小金给带上,不知道它现在有没有事情。

没有能随身携带宠物的方法就很麻烦,如果有能像储物戒指一样的东西能将宠物放进去存着就方便多了。

....

虽然现在实力恢复的不多,但好歹能借助葬天塔的力量隐匿身躯,行动的底气也能足一点。

就这样他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死亡峡谷,顺便在第二层拿了一些没有人要又被藏起来的储物戒指和十几张灵晶卡,收获了不少的。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多多益善,毕竟他现在是一个负债累累的人。

离开堡垒后,神识探测到两个妖皇站在大圆顶前面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就开始往上爬,上去要比下去轻松一点,不再有骷髅的危险,不过也很麻烦,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不引人注目。

爬了大概三四十米的样子,浓郁的毒雾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大的震响,如同无数惊雷在天地间同时炸裂。

第一声响过后又是接连的几道震响,越发响亮,如同有人在疯狂敲击雷鼓欲震碎天地。

恐怖的妖力自谷底升起,搅动着虚空,天色血色滔天,狂风肆虐吹动着峡谷中的毒雾,一个大漩涡出现在峡谷中,两道嘶吼声同时传出,强大的九尾狐气息从中传来。

两只被困住的魔狐虚影出现在高空,就算阵法的封印也不能阻拦他们。

祖小一透过毒雾向上看去,吃了一惊,这种力量...是妖尊!

他在鬼道世界中惨遭非人虐待,这种妖力气息再熟悉不过。

冥牢中关押的是妖尊?而且还是两个高阶妖尊?

等等,这是何等可怕!

是因为感受到鬼道图的压制消失了,想趁机逃出来吗?

周围的石壁裂开了深深的口子,有的坍塌化作巨石滚落而下,整个峡谷都在剧烈震动,大面积的塌陷。

猝不及防,他所在的石壁整片滑落,身体向下坠落。

轰的一声,转眼间整个身躯被埋在了无数碎石之下。

这个时候想低调也不行了,一道黑芒剑气冲天而起,劈开身上无数石头,展开双翼飞速逃离了这里。

谷底的两个妖皇虽然感受到了这股异类的气息,但是显然他们根本挪不开脚步,全身的力量已经付诸在面前的阵法上,冥牢裂开了无数大口子,里面的封印瞬间被突破了大半!

变故发生的太快,刚刚布下从禁地尊者得到的阵法,没想到里面的人就直接出手了。巨大的力量让两人直接重伤,但是他们不敢放手,拼命维持着阵法的运转。

现在只能祈求着族内的尊者尽快赶来,否则一旦冥牢中的两个九尾妖尊破阵而出,不仅他们要陨落在此,整个狐族都要遭到重创。

死亡峡谷的动静不仅惊动了狐族的所有人,而且让整个祖地都为之震动,惊骇一片。

狐族禁地内的几个人瞬间脸色大变,仅留一人照看青丘逸,其余四人瞬间来到现场,拼着被心魔反噬的危险,强行出手加固阵法。

一时,所有人都有种天将倾的感觉!

刹那间,妖尊的绝世之威在整个祖地传播,不知道有多少人直接被镇压在地,长跪不起!

白虎一族的妖尊和青鸾一族的妖尊也同时出手了,不过不是攻向九尾狐一族的领地,而是升起本族的护族阵法,防止九尾魔狐力量的暴走,他们可没那么好心帮助九尾狐。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突然冒出来的两道至强九尾妖尊之息是什么情况,但是就他们知道的情报来看,一旦那自封在禁地中的几个人出手,那绝对是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状况,严重到不惜被心魔吞噬成为杀戮的怪物!

所以无论他们出手之后结局的好坏,对别人都是没有好处的。

而其他的种族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有阵法的升起防御阵法以防万一,没有的只能疯狂逃跑远离这力量中心。

下一刻,狐族领地外也同样升起了那坚固的防御阵法,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进攻。

作为代理族长,涂山森刚接到消息,他比其他不明真相的人要好一点,有心理准备,但是并没有实际准备,这突然发生的暴动让他直接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反应过来后当机立断配合族内的长老们控制阵法将一道道撕裂长空的恐怖攻击轰击在那要冲破封印的两个妖尊虚影身上。

死亡峡谷在无数凌厉地攻击之下直接化为一片庞大的废墟之地,爆炸的余波不断扩散,周围来不及逃离的狐族人变成了无辜的牺牲品。

“尔等四人不过区区初阶妖尊,也想阻止我二人,青丘白道何在!”一声大喝震动苍穹,那澎湃席卷天地的妖力竟然逐渐向着森然鬼道之力转化。

“如今大裂缝的力量被破,还有谁能困得住我们?千年了,我们早已今非昔比,青丘白道,出来受死!”

另一道充满杀意的冰冷誓言如同死神低语响在所有狐族人的耳边,无数人在这一刻都感受到了足以撼动天地的愤怒。

天昏地暗,整个狐族如同坠入幽冥一般。

刹那间,一只狰狞的黑色狐爪自冥牢中伸出,让内部本已残破的封印阵法变得更加濒临崩溃,阵纹金光千万缕穿透破碎的墙壁向外激射。

此时的大圆顶建筑就像一个即将被撑爆的金色气球!

破阵之力将空中的四人直接震得吐血飞出数百丈远,而下方的两个妖皇则是瞬间化为血雾,消散于空中。

没了蝼蚁的牵制,里外两层封印摇摇欲坠,一根鬼气滔天的黑色狐尾刺破云霄,顿时无数冤魂鬼影齐齐现世,尖啸嘶吼。

它们追捕着下方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有的将他们血肉吞噬化作骷髅,有的则是冲入他们的身躯将他们改造成丑陋的怪物。

九尾狐的强者面对这种从未见过的可怕景象,心中十分畏惧,但是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们作为族人的支柱,不得不爆发出超越极限的战力保护身边人。

被震飞的四人再次飞回,看着前方又扫过下方,他们的眼中有着震惊,疑惑和惊骇,这根狐尾根本就不属于他们的进化过程,这是什么力量?

“此种情况唯有请出先祖的力量了!”

“动手吧!”

...

几人知道凭借目前力量无法压制这即将破阵而出的两个强者,于是他们中的两人入主狐族的狐族阵法,另外两人再次上前稳固那双层封印。

一方要施展杀招,另一方要拖延时间。

狐族大阵在妖尊的手中爆发出了难以想象威力,一道道繁琐的印决被打入阵中,很快一股不同于先前的妖威再次浩荡而出,接着阵法中心激射出灿烂的光芒直上九天。

弥漫在空中的气息更强,更加浩瀚,也更无敌!

一个浑身散发着圣道之光的人影于光芒中缓缓现形,额头一个“卍”字带着至高无上的威严,双眼冷漠如同神明俯视众生,身后那如同金色曜日一般的九条狐尾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灵。

在这漫天的金光下,无论是恶灵,鬼魂,骷髅,全部消散!

此刻逃跑的族人纷纷停下脚步,无数人相互聚集热泪盈眶,面对那神明般的男人激动下跪,就算是妖皇也不例外。

“那是我族的最后的圣狐,先祖青丘白道!”

“天呐,先祖救救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儿?我还不想死!”

“请先祖出手,诛邪除恶!”

...

“青丘白道!”

“不过是一道无意识的残念,对我等无用!”

轰!

又一根鬼气冲天的狐尾冲出封印,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直到第四根才停止。无言的恐怖降临,四根狐尾各自散出一道精纯的鬼道之力相互缠绕,一滴黑色鲜血从下方的手掌射出,闪电般没入那鬼道之力形成的蠕动黑雾中。

阴风呼啸,鬼影森森,黑雾像一个黑洞不断吸引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就连金光也难以幸免。

这时阵法所化的九尾圣狐果断出手,身后九尾瞬间伸出,如同一根根金色长矛刺向黑雾,带着圣洁审判邪恶的力量降临!

一道尖啸从黑雾中传出,唰的一声,同样九根黑色狐尾从黑雾中伸出,撕裂虚空,猛然向前攻去。带着仿佛刚刚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的那股邪恶,残暴,血腥和杀戮之气,欲将圣光击碎,让世界沉沦!

轰!

刹那间,光暗交织,法则掀起风暴。汹涌的破坏之力将整个狐族领地淹没,大地好像要沉没了一样在寸寸崩坏。

此刻无论是稳固阵法的两位妖尊,还是主持阵法的两位妖尊,全部重伤倒地,至于狐族内剩下的其他人,心中都不由泛起了绝望之情。

他们无法抵抗这种近乎灭绝性的力量!

而祖小一早就远遁躲在了非常远的地方,大阵开启了他出不去,只能先藏身葬天塔中,暗中观察这一切。

虽然经历过,但是这种恐怖的交手看的让他依旧感到十分震撼,被称为毁天灭地的攻击也不为过。

被关在冥牢中的家伙也太变态了一点,不过他们是怎么得到鬼道之力的呢?

这时,极远处一处崩塌的山峦中出现的一抹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似乎是什么宝物圈出了一片安全之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