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收获鬼道图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403  |  更新时间:2022-08-20 22:24:48 全文阅读

六道轮回图曾是天地间一件堪称禁忌的无敌宝物,它的主人也曾是一个屹立于修道巅峰,冠绝一个时代的盖世强者。

虽然与天争,与命搏,但最后并没有逃过身死道消的下场,倒在了成仙的最后一步,连本命至宝也难以完整留存于世。

六道中有的彻底毁灭,有的分裂破碎流落人世,难有再重聚的一天。

...

苍穹之上,葬天塔似乎并不想再和这鬼道残图继续争斗,或许只有完整的六道轮回图才能让它认真起来。

虚空震动,周身混沌之气犹如浪涛般翻滚不停。

恐怖的虚无开始诞生,吞噬与破坏的起点出现,有谁能挡!

第二根锁链直接从虚空中拔了出来,像是解除了某种封印一般,猛地甩向了对面的天道意志体。

嘭!

没有任何的意外出现,男人直接化为一团晶莹的光芒回到了残图内。

仅仅是一次出手,第二根锁链再次插入虚无之中,稳定着周围的一切,那灭世的力量缓缓消失。

锁链抽动,残图在被缓缓拉入塔中,看上去并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

而在下方的大地之上,遮天蔽日的怪物们如同心有灵犀一般,对逃跑的祖小一进行围追堵截,慢慢的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无处可逃,犹如困兽之斗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黑影已经遮蔽了暗淡的血色苍穹,一道惊天剑气轰然爆发,整个世界在这一刻被无尽的黑色剑光所笼罩!

剑道的力量扫平一切,鬼道所创造的世界瞬间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副躯壳!

大地消失了,怪物也消失了!

祖小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之景,因为现在,在这个空间内,除了葬天塔和残图,只有他存在,相对于一切的不存在,他就是唯一。

身躯不是他在掌控,是那位强者的记忆在驱使,他只是作为旁观者,如同看戏一般观赏了这一剑的威力!

但是这一剑却给了他前进的动力和方向,有如明灯指路,驱散雾霭!

当然想要达到这一剑的高度,对目前的他来说还是十分遥远,现在用剑仅仅相当于刚会走路的小男孩儿。

‘他’站在这空无一物的世界之中,看着上方。

上方即将被拖入塔内的残图再生变故,剧烈震动,一股令道法哀鸣,震慑诸天的浩然神威从其中传出,带着些许的生命气息,像是有某位难以想象的存在降临,主宰着一切的生灵的命运!

祖小一惊骇,他感受到内心的恐惧。

突然,残图内涌出不弱于葬天塔的力量,竟让它直接挣脱身上缠绕着的锁链。而锁链就好像被被人弹飞了一样,前端扭曲甩出后将虚空砸裂了一大片。

残图固定在高空中持续变大,上面那繁密的图案诞生出的神性光芒由弱变强,就好像一块金玉。

边缘延伸出无数金色的丝线,其中一条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圈,内部的金线不断飞舞,犹如女子妙手穿针引线,迅速弥补着残图缺失的部分。

此时,祖小一感觉到在冥冥之中有一种难以抵挡的危机,仿佛正在跨越遥远的时空而来。

不出片刻的时间,完整的六道轮回图出现!

消失了无尽岁月,古老的六道轮回之力再现人世间,六个小天道世界也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周围缓慢转动。

宇宙震动!

刹那间,残破的世界像是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再也支撑不住,虚幻与现实相互交织,顷刻间化作无数碎片流光涌入其中一个世界。

此时祖小一终于知道这死亡峡谷中的大裂缝之下是什么了,这是一条通向无尽虚空的入口,而且他们此刻刚好就位于这无限危险的虚空海流之中。

但是无论这虚空中的海流如何可怕,都无法动摇三者的身躯。两大至宝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保护措施,单凭身躯就已然无敌,而‘祖小一’的身躯则是如同一柄不可撼动的利剑插在这乱流之中,定风平浪。

六道轮回图引动神秘的轮回之力在中央创造了一扇门户,而这门户之后传来一道仿佛等待已久脚步声,下一秒门户被缓缓从中间打开。

一丝别样的气息传出,搅动了时间与空间,遮蔽了因果与命运,这段时空从此不再会在时间长河中出现。

葬天塔似乎感觉到了这其中存在的不明威胁,虽在眼前,但是古今未来到处都是他的力量。

顿时一层又一层塔身的纹路亮起,葬天之力凝聚汇入每一层的雕像中,刹那间亮起的雕像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可怕攻击,直接打穿时空!

虚空海流像是被熨斗烫平的褶皱直接被抹除。

纵然有那位前辈的力量在守护,祖小一仍然无法承受灵魂所受到的影响,他被迫陷入了沉睡,小塔带着他的灵魂回到了本体中。

但是在最后一刻,他看到那门户中走出了一道人影,而自己也抬起了手中的黑剑。

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虽然很想撑下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奈何似乎有某种力量在阻拦他的窥视。

...

又是一天,死亡峡谷外,大雨哗啦哗啦下个不停。

天色十分灰暗暗,像是老天还没睡醒,眼睛就睁开了一半。

这种鬼天气是最不受祖地内妖兽们喜欢的,基本上都躲在了室内,只有一些两栖的妖兽会趁此机会淋个浴顺便泡个澡。

往日这雨水落在峡谷内会被毒雾直接吸收掉,但是今日却罕见的有几滴落在了谷底,两边的石壁变得十分湿润,前面的雨滴在为后面的雨滴开路,好让它们不用半路消失,顺利落在谷底

不过这一细小的变化并未惊动任何人,看守冥牢的守卫们仍然在度过着稀松平常的一天,顺便抱怨一下这下面的恶劣环境。

一滴雨水自云层中形成然后坠落,十分幸运地在众多兄弟姐妹们的保护下落入了谷底,啪嗒一声正好落在了躺在地上沉睡的祖小一的脸上。

冰凉的触感让他的眼皮眨动了两下,然后缓缓睁开了双眼。

眼中一道残存的惊世剑气闪过,瞬间刺向天空,毒雾被分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更多的雨水顺利穿过毒雾落在了谷底,在地面上形成一道湿润的痕迹。

天上那厚重的乌云也被撕裂出一道长长口子,里面露出了淡淡地金光。

祖小一坐起身,只感觉一种极度的虚弱感和疲惫感涌上心头,全身上下竟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神识探入身体内部,他感到十分震惊。

一向无敌的世界树,光芒居然黯淡了一大截,有的枝叶上甚至带有枯黄腐烂之色,就如同被抽取了海量的生命力,即将走到尽头一样。

同时外面缠绕着的斩仙咒的咒杀之力也衰弱了很多,有些咒文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的那么模糊,几乎快要消散。

不过它并没有因为力量的失衡而重新刻印在世界树上也算是一件大幸事,要不然他就要永远的沉睡过去了。

想来应该是发生了非常惨烈的大战,连能够抽取诸天万界生命与灵力的世界树都扛不住,难以想象。

他又招出了葬天塔,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伤痕也没有破损。

祖小一觉得自己可能是多虑了!

这时塔内传出了前辈的声音,平平淡淡地一如既往:“小子,多亏了你体内有斩仙咒,这六道轮回图的鬼道图总算是安稳的到手了!要不然可能要废不少的功夫!”

“不过有一件事情要提前告诉你,这个鬼道图虽然可以用来让你修炼,但是它很危险。因为它的主人很有可能没有真正死去,一旦他日后归来将你体内的鬼道图给抽走,你的根基将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不过你若是能提前将剩下的五道补全并将六道之力融入己身,那就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想同时掌握六道之力会很难。”

“所以你自己选吧!”

祖小一听后沉默了一会儿,原本宝物到手的高兴心情在一瞬间就消散了。费了老半天的劲,居然抢来了一个有主的东西!

有点儿得不偿失的感觉,但是就这么放弃又不是他的风格,除非现在这鬼道图的主人就能活过来把东西抢走。

“前辈,不用考虑,只要能助我突破的东西那就一概收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也许等到那人真的复活又或者是再次出现,我已经不逊于他了!”

他看着手中的鬼道图摇了摇头,如此机缘他并不想轻易放弃。要是活不过当下,还谈什么未来?

“哈哈哈,小子,你的胆量确实很大,那就将它炼化吧!”

塔内的前辈传出了一声轻笑,然后继续开口说道:“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里面的混合着那人的天道意识已经被葬天塔给吞噬了,所以你炼化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刚刚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看来你通过了!”

祖小一先是有些愕然,然后无奈的笑了笑,随手将鬼道图给收了起来。

现在不是炼化突破的时候,虽然此行仍然没有得到青丘珏的消息,但是能让自己修为再次突破也不枉此行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天牢没有去。

虽然他在那儿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也不能排除他也不在那儿的的可能,看样子可能要深入敌后才能打探到相关消息了。

双手撑地艰难起身,不小心用力过猛从而导致重心失衡,脚步漂浮,差点儿没一个跟头栽在旁边那尖锐的石头上面。

这种虚弱无力的感觉非常不好,比以前没有修为时得感冒所带来的的虚弱感还要难受,就好像随时会死一样。

体内没有力量,无法回到峡谷之外。

祖小一只能先寻找一处地方将自己的实力恢复,也许冥牢是一个好地方!就是稍微危险了一点,不过只要找个没人去的地方就行了。

他知道在整个冥牢,除了大圆顶建筑外,只有一个地方不会有人去,那就是被锁住的档案室,那里面藏着关于罪犯的机密,也是除了妖皇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其实在这毒雾中找个地方也行,因为现在没有了危险,灵力波动不会再引来骷髅,只是他不习惯而已。

除非迫不得已,要不然修炼一定要在室内,或者是在视线可以触及周围环境的地方。

在得到鬼道图之后,这里的毒雾就对他没有了影响,虽然眼睛依旧看不穿这浓郁的毒雾,但是那阻碍神识的力量消失了,所以现在可以毫无顾虑的用神识来探路。

他不知道自己的是怎么从大地裂缝中出来的,但是很庆幸刚刚躺着的地方离他先前跳下去的地方并不远,也就十几米的距离。

但是现在离冥牢那几百米的路就很难走了,喘着粗气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才走到,就跟个废人一样。

在冥牢附近有人巡逻,他不得不停下来先伪装好自己,戴好面具,身影消失在毒雾中,可是气息却没有办法消除,因为他现在没有力量运转功法,或者催动葬天塔。

不过这些问题不大,他将葬天塔召唤了出来,变成合适的大小后,直接像扔板砖一样把它扔了出去。

Biu~

小塔在这黑暗的空间内几乎画出了一条完美的弧线精准命中目标,然后就是嘭的一声倒地声,离他最近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砸翻在地。

就算那人是妖君也不可能预料到这突然从毒雾中砸过来的东西,葬天塔别人是感受不到的。

如此至宝居然被如此使用,除了他之外也是没谁了!

不过这投掷的准头这么精确,不仅要归功于神识的强大,还要归功于他从小就用石头去打鸟练就出来的熟练度!

这是走的最远的一个家伙,显然是因为这毒雾对神识的压制没了,让他放松了警惕,或者是在这安逸的环境中呆的太久了,以为套个黑壳在身上就没事儿了。

也许是不会想到有人的胆子这么大敢在这剧毒的峡谷中闲逛!

祖小一走过去后将他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扒了下来,包括套在身上的黑色盔甲,还有手中那柄特制的长剑。

想绕过这么多的巡逻人员还有些难度,因为这里差不多有二十来个妖君正地毯式向外探查情况。

不过这也难不倒他,在这种地方最怕的就是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尤其是对于还不知道这峡谷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的人来说。

就好比以前走夜路的时候,胆小的家伙最怕突然从路边跳出来一个人,第一印象一定会认为他是鬼!

...

九尾众人在小心的探查着这峡谷内发生的莫名变化,大部分人的神经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只有一些不怕死的家伙无所畏惧。

毒雾的流动突然就变缓了,甚至趋于停滞的状态,一定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什么变故。

如果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还好,最起码知道解决的办法,但是此种变化以前从未发生,这让两位妖皇有些忧心。

冥牢可不能出事,万一让里面的人跑了出去,可就完了,所以这峡谷内发生的一丝一毫的变化都要查个明白。

两边先是只出来了俩人,出来之后才发现居然连神识的压制力都消失了,上报后才有更多人出来探查。

他们的此次出来探查的任务是:第一保证冥牢周围的安全,第二是去检查了一下大地裂缝,因为那儿是毒雾的源头。

不过虽然任务是这么布置下来的,但是却没有几个人敢靠近大裂缝。

因为那里面涌出来的毒气没有几个人能承受,就算是身上的盔甲有着防毒的功能,口袋中有解毒的丹药也不能完全保护自身安全。

一旦想动用妖力抵挡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恐怖的骷髅会消灭一切活着的生灵。

以往都是强大的妖王前去,不过这一次是上面根据目前峡谷内毒雾的情况觉得不会有危险,才会让底下的妖君前去。

毕竟谁的命不是命,妖王肯定要比妖君的命值钱的多!

这时,在靠近大裂缝的地方让突然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呼喊声:“啊,救命,救我,不要过来...”

戛然而止的求救声听上去是多么的凄厉,让所有在外面的人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不由打了个寒颤。

一大部分心生畏惧的人开始往后撤,他们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去。只剩下一小部分的人快速冲向了声音的来源地,全速奔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也不敢露出一丝灵力。

在这里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那骷髅从裂缝中爬了出来,不知道是哪个蠢货泄露了灵力,心中直接开始骂娘,这是要害死他们所有人!

如果没死就带回来,死了就只能放弃了,他们的内心也是十分慌张和害怕,冲上前去不是因为他们十分勇敢,而是为了同族情义。

这声音自然是祖小一搞出来的,他将那被砸晕的九尾狐转移到了一边石壁处,而自己则是走到了另一边。

在力量无法使用的情况下就只用动用神识了,一个小小的法术,属于控魂中的记忆操控。

利用秘术将自己被骷髅攻击的那一段记忆复制出来,然后再将这段记忆安插在这个男人失去意识前的一秒钟,接着将他催眠,混淆现实与幻境。

等到合适的时候让他清醒过来,脑海中这段被插入的记忆就会自动浮现变成现实,人性本能会产生天生的畏惧反应!

而祖小一只要在这个时候从远处操控将这段记忆直接抹除就行了,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就是本人也不会察觉。

探查的队形一散,他的机会就来了,跟着散乱的人一起进去!

只是他本以为剩下的人都会退回两边的石壁内,没想到居然人敢冲上来救人?这些家伙看上去还挺勇敢!

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会跑过去表扬他们一下,套上盔甲拿出武器,迈着老头跑步般的步伐,紧赶慢赶终于追上了撤退的人。

“快跑快跑,一旦那些骷髅冲过来我们就没命了!”一人惊慌大叫。

祖小一一听都笑了起来,这简直是在给他打绝佳的掩护。

于是他立刻开口,以惊恐的语气高声附和:“我刚刚在后面已经看到骷髅的影子了,密密麻麻最起码有上千,快撤啊!”

此话一出,顿时这八九个人跑的更快了,个个脸上都是万分惊恐地神色。

“真的假的?我只看到过上百个同时出现的!”

“废话,老子亲眼所见还有假?大裂缝内一定是发生什么大变故了!”

祖小一带着慌乱的神色伸手向前抓着前面一个人腰上的皮带,想让他拉着自己跑。

不料那人立马回头,开口怒骂:“你他么的拉着我干什么,想让我当垫背的吗?艹”

他一把甩开祖小一的手,两条腿就像安了马达一样直接跑到了最前面。

“你拉我一下,我腿肚子有点儿软!”

祖小一这惶恐不安地语气加重了紧张的气氛,他的速度再加快了一些。

“去你么的!”

男人回头骂了他一句,根本就不敢停下。

“马德,怎么老子第一天到这儿就遇到这种事情?”

“你废什么话,别他么的推我!”

“滚滚滚,跑的慢死得快!”

....

一群人你追我赶的仅仅花了两分钟就从远处的黑暗中跑到了石壁的石门前,前面的两人合力将石门推到最大,等到所有人进去后立刻闪身。

轰的一声,沉重的石门关上了。

空中飘着黑绿色的毒雾,每个人都喘着着粗气,全封闭的黑色铠甲下根本看不清谁是谁。

“队长他们两个还没回来!”

“一定在后面,他们的经验比我们丰富多了,一定会没事儿的!”

“我要去接应他们!”一人推开石门就准备走出去。

下一刻就被两个人直接拉了回来,一下给他扔到了旁边的墙上。

“你是不是疯了?在这里生存的法则是什么?啊?你认为我也想退缩吗?”一个男人的情绪看上去有些激动,他伸出双手将摔在地上的男人直接提了起来。

“好了好了,曲碑也是好心!”

看见似乎有干架的趋势,立刻就有两人上前劝解了起来

“不行,我的腿抽筋了,肚子也疼,我要去上茅厕!”

祖小一突然蹲了下来,然后捂着屁股拿出钥匙,打开里面的门头也不回的就向通道冲去。

他这带着搞笑的话语一时间将沉重的气氛冲散了一点。

“那是曲塘吧,这个小子平日里也没这么虚啊?”

“他刚来看到那些东西没被吓的瘫倒在地就不错了,我当时可是差点尿裤子!”

“哎,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

几人虽然对‘曲塘’的过激反应感觉有些奇怪,但是想想也能说的通,没有人能在那群恐怖的骷髅面前镇定自若。

“队长他们还没回来!”有人又开口了。

“....”

逃回来的所有人的心中有了不妙的感觉。

而此时的祖小一根据之前从那个青年脑海中搜寻到的记忆地图在里面七绕八绕来到了最近的一处宽敞的茅厕内。

与他擦肩而过的狐族人都是一脸诧异地表情,他们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搞什么玩意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