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风雷规则齐现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256  |  更新时间:2022-08-16 22:14:59 全文阅读

一位妖尊的实力有多强,祖小一不知道,但是现在仅仅是一道震慑性地目光就让他浑身僵硬难以动弹,难以言说的大恐怖!

好在有曲阳及时解围,给了他继续解释的机会。

不过最后并无什么卵用,曲栀并没有做任何实质性地让步,最多只是答应可以不和他们在一个房间。

时间是宝贵的,稍作准备后,祖小一再次来到了曲心的宫殿。

这一次将彻底解决她无法接触规则之力的问题,祖小一和塔内的前辈进行商量后得出一个结果,想在短时间内领悟雷道规则是不现实的,所以现在只能借助葬天塔的力量来让曲心强行领悟了!

虽然这种粗暴的方法会让她承受极大的痛苦,甚至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但是这一切都将会是值得的。况且还有凤凰大道的浴火和世界树的生命力双重保证,青鸾的本源以及风之规则本体是不会受伤的。

两人赤裸相对,房间依旧是黑暗一片。

祖小一没有立刻动手,他在和曲心交流着,为了让她能够更加放松一点,还有就是让自己能静下心来。

因为他感觉在旁边屋子的曲栀一直在注视着这里的一切,虽然隔着一堵墙,但是对于妖尊境界的强者来说,两屋之间完全是空无一物,毫无阻拦。

就算房间内是一片黑暗,也不妨碍她将两人的身体看光。

“曲心,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准备好了没有?”他问道。

“嗯,我准备好了!”

停了一下,曲心再次开口问道:“祖哥哥,真的会没事儿吗?强行领悟雷道规则什么的,万一失败了怎么办,我感觉太危险了!”

黑暗中,她的脸上写满了忧愁和担心,作为妖兽最怕的就是雷了,而她的身上居然雷道规则!

“没有一定的把握我又怎么会这么做呢?好了,不要担心了,再说你师父还在旁边呢,万一有什么意外地情况,她也会出手帮你的。现在就是静心,并且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冲击,好吧!”

祖小一拉着她的手捏了捏,有些冰凉。

“嗯,好吧!”

两人双手紧贴,心神交融,金红色的凤凰落下大道的力量将曲心体内的风雷青鸾规则之体再次牵引了出来,祥和圣洁的光芒下是雷道的毁灭性气息,迅速蔓延似乎要冲破一切阻碍。

紫色的雷霆电弧在青色的身躯上不断跳动,那不断炸裂的微弱力量能够轻易击碎一座小山,如果不是有大道的力量在守护,宫殿及其周围数千里地已经成了废墟。

这时,一道虚无的裂缝出现在两人之间,葬天塔从中钻了出来。

塔身轻震,一股永恒的神之波动冻结了时空,青鸾直接被定在了原地,笼罩空间的明亮电弧就好像拥有无数根系的树根,密密麻麻相互连接。

旁边守候的曲栀脸色微变,她突然之间就感受不到两人的气息了,空中只留下了规则盘桓的力量,神识所到之处竟是一片虚无之境。

一个起身就准备闯进来看个究竟,但是下一刻她的脑海中就传来了一道声音。犹豫两下后又再次坐了下来,心中感到万分震惊,这小子居然能利用虚无的力量!

这太可怕了!

此时外面的天空上,突然一道响彻晴空的白日惊雷划过长空,然后大片的黑云自八方汇聚而来。

样子有些奇怪,不像是突破境界的厚重劫云,仅仅笼罩在宫殿周围,形状不断变化,最后变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雷池,中间的黑云向里面不断凹陷,里面紫光闪烁,似乎有什么要诞生。

没有可怕的灭世威压,只有一股宏大的威严的气息在天地间流淌,渐渐天空的黑云好像拉开了帷幕一样,一个完全由雷霆组成的小世界出现在下方围观的众人眼前。

所有人都震撼了!

他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什么?

一根锁链唰的一下直接刺入了规则的体内,然后猛地一扯,青鸾身上的紫色纹路连同一只长相有些怪异的小鸟被扯了出来,完全不是青鸾的模样。

头上有着两个向后微微弯曲的白色双角,黑色的尖喙,紫色的双眼,脖子粗而长,就好像是蛇颈。

黑背白腹,六只黑白混合的羽翼由大到小一次在背上排列。

四足三爪,身后拖着一根长长像龙一样的尾巴,尾部最后拖着像大鱼一样的的白色鱼尾。

“前辈,这是什么鸟?”祖小一有些好奇,看上去好像既神异又高贵的样子。

“雷道规则所化的六翼阴阳雷鸟,诞生的概率只有亿万分之一,而且这还是没有经过仙域震雷鼓的淬炼觉醒的雷鸟,真是罕见,难得难得!”

塔内的前辈看上去有些惊奇。

这时小塔轻震,时空恢复。

失去了枷锁的风道规则瞬间释放了压抑已久的力量,令天地也黯然失色的狂风浪潮席卷而出,宫殿竹林瞬间被摧毁。

所过之处,大地翻卷,山石直接被削平,河流分道激起千层浪,地面上的草木如泡沫般瞬间粉碎,无物不透!

同时一只遮天蔽日的青鸾身形在空中出现,仅是青羽微动,一道道千米之高的飓风龙卷便不断向外自动释放。

众人无不惊骇,四处逃窜!

狂风呼啸,乱流肆意奔腾,似哭泣,似嚎叫!

无形无色,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此刻的天空中已经属于风的掌控区域!

在这一刻,青鸾一族的族长,尊者还有所有的妖皇妖王长老全部来到了这里,他们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仅是触碰规则就有如此威力?

狂风肆虐天地的动静还没结束,紧接着天空又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

众人头顶上的黑云中,那个神秘的雷霆世界中传出了一连串急促雷鼓的闷响。

“咚咚咚”!

天地流传,传震在周围观看者的内心,各个七窍流血,灵魂震颤,就是妖王也不能幸免。

咔嚓!

紧接着一道惊世紫雷直接从世界的某处劈下,落在了被小塔锁链控制住的奇异鸟的身上,六翼阴阳雷鸟的眉心一道复杂的紫色符文印记出现,后背也冒出了六根短小的尖刺状的螺旋凸起。

双眼紫光闪过,一声奇异的嘶鸣声响彻天地,清脆而嘹亮,其中又带着雷霆那连绵不绝的轰响。

它浑身电光,恐怖的雷霆乱流在周身爆散,不断扭曲身躯,奋力挣扎想挣脱锁链的掌控,但是下一刻直接被一道葬天之力所化的鞭子抽在身上,立刻就变得萎靡起来。

天空中,黑云连同雷霆世界缓缓消失,那肆虐的风之力也慢慢停了下来。

风道规则所化的青鸾率先回到曲心的体内,然后雷鸟也被送进了她的身体,小塔消失。

本以为会就此结束,但是异变突生。

紫雷突然自曲心的体内穿透而出,前胸后背一个个漆黑的骇人伤洞出现,接着浑身上下,体表的皮肤上也闪烁着无数细密的雷纹,狂暴的力量瞬间炸开,一时间血肉模糊,鲜血四溅,几乎不成人形!

雷霆的力量不断扩散将方圆百丈全部笼罩在内,噼里啪啦,轰隆之声不断。

她的生命气息瞬间就衰弱了下来!

身躯不断摇晃,看上去下一秒就要倒下,在一旁的曲栀察觉不妙后顶着雷霆的力量,立刻闪现到跟前出手,浓郁的生命力在源源不断输送进她的体内。

在外面的曲阳看到自己的女儿成了一个摇摇欲坠的血人,顿时心急如焚,甚是后悔。要知道曲心从小到大都是被用心呵护着成长,连伤都没受过几次,如今遭此折磨,都是自己的过失!

闪身就要冲进去,但是被一位妖尊老头给按住了肩膀。

“你不要进去,这雷霆的力量越来越强,谁知道会不会因为你发生什么变故!”然后看着周围围着的所有人吩咐道:“无关人等速速回到你们的岗位!”

“是!”

“游长老,这么干看着我实在难以忍心,让我进去吧!那可是我女儿啊!”

曲阳红着眼睛看着里面的曲心,只感觉她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重。

“没有牺牲不经苦难哪儿来的的强大,小栀在里面,你不要太过担心,她比你更了解你女儿的修炼情况!”

“我...”

曲阳很无奈,游尊者的力量让他无法反抗。

“前辈这是什么情况?这就是会发生的危险?怎么越来越严重?也太可怕了一点!”

祖小一看了曲栀一眼,有些慌张,也连忙伸手,凤凰之火将曲心包裹,持续恢复着她受损的的躯体。

“你慌什么?让这个女人先离开这里,她的力量属于异类,只会引发雷道规则的剧烈反抗,送进去的生命力起不到作用。”

“好!”

祖小一看着曲栀说:“前辈,这儿还是交给我来吧!我和曲心双修的力量能更好的帮助她,您的力量虽然强大,但现在看只会让这雷道规则反抗的更加剧烈,她也要承受更多的折磨!”

曲栀看着他,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她一个妖尊现在居然被当成了嫌弃的对象!

但是她也发现自己的力量虽然帮着治愈了大部分的伤势,但是来回往复并未真正见好,这确实是一个事实。

“我离开是可以,不过你要是治不好我的徒弟,我是不会饶了你的!”曲栀看了看曲心,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力量,抽身离开了这里。

祖小一有些尴尬的笑着点了点头,他明显地感觉到曲栀李开口,曲心看上去好了一些。

塔内的前辈继续开口说道:“这只不过是雷道规则在自主觉醒后对宿主的一个考验而已。如果能承受的住,那就会被认可,承受不住或者是陨落的话,雷道规则自此消失。这六翼阴阳雷鸟还算是个比较厉害的规则之灵,放心好了!”

“挺过去好处多的是!你就这样一直坚持用凤凰的火焰治愈她的伤势就行了,如果还有余力,也可以带动她体内的风道规则来进行自主的防御和抵抗,让它们形成一个平衡的状态,虽然暂时融合不到一块,但是不发生冲突就行。”

“好!”

....

两人一直处于这种状态,直到第三天的傍晚,夜幕降临之时。

四周的大地已经被恢复了大半,重新种上了竹子,还在中间用木头围了一个大圈,时刻有人守在这里。

曲栀一直在这里等候,但是曲阳却不在这里,他虽然非常不想离开这儿,但是迫于九尾狐一族的气势汹汹,他不得不回去主持大局。

这一次的蓄意切磋,他青鸾一族输的有些惨重,妖君以下更是惨不忍睹,平均下来只有百分之三十无到四十的胜率。

至于妖君,虽然还没有比完,但是根据目前的数据来看,胜率大概只会在百分之四十五左右,连平日的一半都不到!

妖王现在只比了五场,二胜三负,情况不容乐观!

一边是女儿的事情,一边是青鸾一族的荣誉之战,哪边都不能忽视,他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

此时青鸾一族的议事大殿内,气氛有些沉重,族人受伤的情况已经报了上来,几乎都是重伤,占了所有伤员的九成!

啪!

一位妖皇长老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摔碎,他的神情异常愤怒,他的孙子被折断了一只翅膀和一条手臂,又遭受了幻术的攻击,两天了还未醒来!

“我看这群狗日的狐狸就没打算留手,我们怎可一味忍让,任由他们在我们的地盘内如此放肆?我建议,接下来的战斗不必遵守那些所谓的规则,只要不打死人就好了,让我族参战之人可以毫无顾虑出手!”

“对,我也同意。”

“我青鸾一族虽然爱好和平,但是事已至此决不可再退缩,一定要反击!”

这位长老一提议,瞬间就有好几个人附议赞同。

“哼!我早就说了不要对他们留手,现在你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真是愚蠢至极!早知如此,我族之人何故会遭此磨难?”

青鸾一族的最强妖皇曲轩候看着这些之前吵着要维护和平的家伙,现在却一反常态,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这些人都是奉行稳妥主义,一向保守的曲安鸿的支持者,如今和狐族打了三天吃了瘪,才忍不住了想起来反抗,就算骂他们是蠢材也难也难以熄灭他心头的愤怒。

不是愤怒敌人太强,而是愤怒己方队友太废!

“你...”

有人十分不满他犀利言辞,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实力的差距摆在那儿,而且此次确实是他们太过优柔寡断了!

坐在位子上的曲安鸿咳嗽两声,等大殿内的吵闹声小下来之后才开口说话。

“这次我的判断的确失误了一些,但是这也给了我们很好打击他们的理由,否则作为东道主,一上来就下重手也不合理。既然他们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让族内之前被刷下去的人上吧!”

他的眼中闪过精芒。

之前被刷下去的人不是实力弱,相反实力很强,只是他们对九尾狐过于仇视,他怕引起更大的矛盾才不同意这些人上场。

“算你明智!”曲轩候一声冷笑。

...

曲阳坐在高位上叹了一声气,他现在还是想去看看曲心怎么样了,但是抽不开身。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风雷在苍穹炸响炸响,浩然声势直欲破天的声音!

他直接站起身,看着下方的众人说道:“现在就照侯长老的意思办好了,不过让族内的那些小家伙多注意点,最起码等他们回去的时候能有人抬着!”

说完就离开了大殿内。

“哼,早该如此!”

曲轩候留下话也随即消失,他要去安排一些绝对不会输的人,狠狠教训一下那群狐狸。

等到众人纷纷离去,曲安鸿才从椅子上站起来,出了殿门看着远方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应该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

竹林内,曲心终于成功了,三天的痛苦折磨终于让她获得了对雷道规则的初步掌控。只是风道规则依旧还处于沉寂的状态,她还没有时间去领悟。

妖兽之身时时刻刻处在崩溃的边缘,就连精神也是,她从未感到如此的疲倦和痛苦,但是一股暖洋洋的能量总能在关键时刻将她拉回来。

祖小一也有些疲倦的感觉,他没有想到长时间动用凤凰大道的力量对自身的消耗居然如此之大,将近四成左右的精力体力还有灵力。

曲阳一到这儿,就看到修建好的竹林再次被漫天的雷霆给摧毁,一只造型奇特的六翼大鸟在天空中环绕,方圆五千丈之内充斥了狂暴的能量,无人敢靠近,所有人的眼中都是敬畏的神色。

轰隆声不停,就好像有天劫降临一样,

而此刻远在大陆西北角的雷雨中,一个沐浴在万丈高空雷海中的一位老者感受到周围的雷霆有着减弱的迹象,不禁有些疑惑,静静地感受下,发现那些流逝的雷霆之力似乎在向着东南方向汇聚。

陵寰老头也在这儿,不过他认不出来这是什么妖兽的样子,只能看出来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雷系妖兽之灵。

等了一会儿后,曲心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只不过她现在是光溜溜地,守候在一边的曲栀在看到后抬手一挥,一道青色的气旋包裹住了她的身躯,然后上前带着她瞬间离开了这里。

至于祖小一这个大功臣则是直接被她忽略了,他也是光溜溜的,不过身上一阵绿光闪过,世界树树叶的衣服再次穿上。

曲阳闪身过来,用力拍了拍祖小一的肩膀,神色激动地问道:“心儿是不是成功了?她是不是领悟了雷道规则的力量?”

祖小一点了点头,不过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族长,你也不必激动成这个样子吧!曲心她现在只是承受住了规则之灵的考验,想要领悟,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曲阳醒悟了过来,天地规则岂是这么好领悟的,应该说是不是触碰到雷道规则才对。

“哈哈哈,是我口误,有些急于求成了!”他大笑了起来。

现在曲心有了雷道规则在身,日后再领悟了风道规则,前路不可限量,族内还会有谁是她的对手?假以时日,整个祖地都以她为尊!

他也就不需要再去担心她了。

“前辈,我看您还想先去看看曲心好了,应该是等不及了吧!哈哈哈!”祖小一笑着摇了摇头,能够帮助别人是他最高兴的事情。

“自然,不过我要先感谢你给我带来了希望,现在不是以一族之长的身份,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当然了你对我族来说更是一个大恩人,等这阵风波过去后,我一定在族内举行盛大的宴会给你嘉奖!”

曲阳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可惜,这个宴会日后一直没有实现的机会,直到祖小一离开此界的那一天也不过是匆匆了事。

“那我可就期待着了!”祖小一抱拳笑道。

曲阳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陵老头这时凑了上来,问:“小子,那个雷道规则诞生的妖兽是什么?”

祖小一有些诧异的问道:“六翼阴阳雷鸟,怎么,前辈你不知道吗?我觉得你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个屁,我听都没听过!不过你居然能帮她驯服最难驯服的雷道规则,藏得还挺深的嘛,就是雷域的那些家伙也不一定有你厉害!小子,可以!”

随即他随便扯了两句也离开了。

剩下的人有些自来熟的过来打了个招呼,慢慢地人也都走光了。

夜色已深,最后祖小一回到了南宫中,他本想用一天就解决的,谁知道一下子拖了三天!

离回飞云皇朝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也不知道会耽搁几天,不过这也实属无奈之举。

正好是夜晚,他想着直接去九尾狐的领地,但是想想后还是算了。状态不佳,万一出了什么危险可就划不来了,正好听说这几天过来这边的九尾狐们闹得挺凶,也许可以过去看看。

...

九尾狐的领地内,桃山下青丘雨的府邸中,一个侍卫正向她汇报着信息。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有关那个叫青丘小一的下落。

很奇怪,在族内各地的名册上居然都没有找到这个人的信息!

“行了,下去吧!”青丘雨单手扶在桌案上挥了挥手。

“是!”

她拿起毛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大叉,而上面的人正是祖小一变换出来的青丘小一的模样。

旁边有一小叠资料,里面全都是叫青丘小一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是那个人。

“你到底跑哪儿去了?怎么会找不到你的信息呢?”她看着飘忽不定的灯火,感到十分疑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