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界外之人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499  |  更新时间:2022-08-08 22:34:47 全文阅读

祖小一在赶往试炼台的路上也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想到因为曲心善意的一句话,他成了众矢之的!

不过这些青年才俊虽然热血气愤,但好在大多数心地不坏,只是想着将他打败,夺回公主,以此证明他们不是弱鸡,比起外族人他们更有资格迎娶公主,就算是他可能身具凤凰血脉的消息也不能让他们退缩。

但是其中有一些心理阴暗的人就非常仇视他了,到处放话别说是凤凰血脉,就算是真正的凤凰后人,也一定会打败他。

而且还要将他赶出青鸾的领地,不仅让他什么也别想得到,身败名裂的同时还要让他当众向所有人道歉!

这些家伙甚至想着引发舆论的浪潮,让更多的族人加入他们的队伍!

祖小一为了探听更多的消息,还偷偷听到某些心胸狭窄的人还在思考着怎么闹出大暴·乱,给族中的长辈们压力,让他们出手将他赶出去。

可惜暂时还未能行的通,因为他们的目标不在领地内,再多的行动也没办法起到真正的作用。

要保留余力,不能一拳打在空气上,所以只好暂时先收回来去对付前来闹事的九尾狐。

所以现在为了不引发青鸾的群情激愤,祖小一就悄摸摸地站在了一个不会引起太多关注的角落。看着将试炼台围起来的青鸾族人,不禁有些想笑的感觉。

这不知道是哪个人才想出来的主意,居然让九尾狐中想要挑战云霜语完成任务的人,必须经过他们的一轮实力考验。

这好像有种选拔淘汰赛的感觉!

让有些想浑水摸鱼,靠车轮战捡便宜的人无所遁形,青鸾热心人将他们直接赶走了。

不过这也引来了九尾狐的不满,很多被剔除任务的人纷纷破口大骂,当然最后的结局也是被赶走了。

相应地能留下的都是一些精英之辈,但这也给云霜语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就比如刚刚这个巅峰妖君的女人,一手花海幻术十分厉害,战斗僵持了好久才分出胜负!

他也见识到了云霜语的幻术,令他十分惊讶地是那竟然是一个小世界的模样,里面有人还有妖兽在繁衍生息,为了生存而战斗。

小世界的天空中有一轮红色的明月还有一轮黑色的太阳,看上去就像是两只眼睛,看一眼就有种沦陷的感觉,这似乎就是杀招。

每个九尾狐掌握的幻术都不同,但是基本上大同小异,云霜语的这种可以算的上是比较异类了!

祖小一就这么一直看到了结束。

表面上这些人是来击败云霜语完成任务,一个个兴奋无比,但实际上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陪练,这种战斗继续持续下去只会让她增长进步的更快,他们后面只会感觉越来越来难打!

...

傍晚,两人正在南宫内吃饭,曲心也跑来了,并且带来一个好消息。他爹研究出了一个最有可能让她感悟到天地规则的办法,不过还没告诉她,神神秘秘地说什么要挑个好时辰。

然后就和云霜语高兴地聊起了天。

祖小一在一旁看着,有些惊讶这两女相处的要比他想象中要和谐的多,云霜语没有因为曲心和他订婚的事情而感到纠结和不高兴,而曲心也没有因为云霜语是他的媳妇儿而感到有什么不满!

这简直天下间男人最希望看见的事情!

等到入夜之后,祖小一将刚刚洗完澡的云霜语抱到了床上,好好地耕耘了一番,翻云覆雨,难舍难分。在灵与肉完美融合的那一刻,两人刹那间飞上了云霄。

等到心情和欲望都平静下来后,两人相互依偎着,身上略微有些汗水的味道,但是这似乎更加让人沉迷。

祖小一将要送她先一步离开的事情说了,起先云霜语正如他预想的那样并不同意,但是后来在阐明道理和不断的劝说下,终于松口了!

因为她现在也明白了自己是漩涡的中心,先一步离开的话对自己好,对保护他们的青鸾也好,只是现在她很担心祖小一。

“小老公,你要不然和我一起离开吧!珏哥哥的事情既然白虎哥哥也说了他不会有恙,那应该就是不会有事,你还是别冒险了。”

云霜语枕在他的胸膛,轻声说道。

云雨过后的面容如同出水芙蓉一样美艳滋润,眼波流转,红晕未消的俏脸上带着一丝忧愁。

祖小一搂着她的肩膀,低头亲了亲她的头发,又轻摸了两下那光滑的后背,笑着说道:“放心,就算此次救不出也要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他是你的亲人也就是我的亲人,怎么能置之不理呢?”

“我不会有事情的,你不在的话我也能更加安心行动。不过你在回去后一定要小心,虽然会有青鸾的高手在保护你,但是九尾狐知道你离开后一定也会派人过去找你。”

“如果一旦发生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那你就去找九公主和天璇姑娘他们。别忘了我和她们还有约定,她们一定会帮你的!”

“嗯,你要尽快回来。如果做不到不要勉强自己,我会和月儿在那边等你的!”

云霜语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能遇到祖小一这样的男孩子可以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在这种前路未知,十分危险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为自己着想,天下恐怕也仅此一人!除了那深沉的爱意,还有什么能表达自己的内心?

她翻身到祖小一的身上,单手挑开嘴角边边的长发,眼角挂着媚意,挑衅道:“我这一次离开估计要过好多天才能见到你,所以今晚可不会放过你的哦!”

“嘿嘿!媳妇还是你懂我的心思,我要跟你战斗到天明!”

...

第二日,祖小一本想着让云霜语休整一天,但是她为了不引起那些狐族的怀疑,还是向往常一样前往试炼台应对挑战。

只是在战斗中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差点没让对面得手,这让在下方给她加油助威的曲心有些疑惑她这是怎么了?

而这一幕则使后面准备的九尾狐们精神一震,认为这是个绝好的好机会,一定是接连几日的连续的连续挑战起了作用,她累了!

这一天青鸾领地内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临走之前的准备已经差不多了,他向曲阳要了一些对云霜语有用的修炼物资,还有一些宝物,以便她应付不时之需。

这点东西虽然看上去很多也很珍贵,但是对王族来说不值一提。不过等到了那边后那可都是稀罕物品了,毕竟作为三级势力的三大皇朝和身为二级势力的祖地相差不是一点点。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小事让人感到十分困惑,外面九尾狐似乎和白虎杠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两方的小辈在不断交手,各自有伤亡。

关键是两族高层居然都没有阻止的意思!

有些让人费解。

时间一点点儿流逝,很快就到了晚上,没有惊动任何人,曲阳和两位巅峰妖皇的长老带着云霜语和祖小一来到了天河瀑布的边缘。

只是这一路上在高空飞行,左闪右避地在云层中潜行似乎在躲什么人。

在曲阳的提醒下后,祖小一发现了隐藏在青鸾领地一百米之外隐藏着的九尾狐族的监视之人,眼中发着不易察觉的暗紫色光芒,不断扫视天空和地面。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白虎一族的监视之人,不过他们好像正趴在草地中睡觉,一点也不敬业。

根据曲阳的解释,这种相互的监视已经很久了,大家也都习惯了。

只是三大王族之间情况不同。青鸾和白虎之间虽然有监视,但是十分松散,而且人也很少。说好听点叫监视,说不好听点儿叫换个地儿睡觉,想外派的人十分多,因为清闲!

目的只是为了探测对方会不会有什么大动作,或者会发生什么大事情。

至于两族对九尾狐的态度就不一样了,而且九尾狐对他们的态度也大不一样。

狐族外派监视的人非常多,他们青鸾还好一点儿,毕竟不是他们的主要敌人,但是白虎一族就不一样了,领地外面基本上被包围了!

他们恨不得将族人直接安插在内部,可惜白虎的鼻子非常灵,一旦发现有狐狸过于靠近会直接下死手,但是这仍然不会让他们退缩。

两族对九尾狐的监视也十分严密,而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几乎密不透风,想要避开他们的视野除非是中阶妖皇以上的高手才行!

几人并没有经过妖城,向东出了领地后一直沿着海岸线飞行,最终降落在天河瀑布的一处密林内。这里海水已经淹没了地面,但是植物却能在其中正常生长,能供踩踏的干燥土地非常少。

看来这儿青鸾们经常来,土地上面有不少脚印。

祖小一来到这儿有些惊叹,本以为这天河瀑布只是单纯地将大陆分成两半,没想到它还一直向海洋深处延伸,根本看不见它的尽头!

瀑布与海面的撞击,水花溅起千丈高,巨大的响声足以掩盖一切声音,太壮观了!

之前他还曾想过既然大陆被瀑布分割,可以绕道从海洋上面走,现在看来那真是一个愚蠢的想法。

一位长老取出一个像是梭子一样的小玩意儿,随风见长,瞬间就变得很大。整体呈现竖着的扁圆状,中间微微鼓起,有一个小门,里面可以坐人,但是看样子估计只能坐一到两个。

两头尖细且长,黑色的金属表面上覆盖着一层青色的阵法,上面传来一股十分锋利的气息。

祖小一看这东西的构造好像和来时的那种过河船差不多,但是显然更有效,而且质量也更好,不是凡物更像是一件法宝。

那位长老看着云霜语开口说道:“这是我族专门研制出来供妖皇以下的人渡过瀑布用的梭船,速度很快,而且可以最大限度避开里面的水流冲击。”

“唯一的缺点就是消耗比较大,而且这上面的阵法也是一次性的,不过你日后若是将它作为一件飞行宝物也不是不可以。”

“正常来说,这个船用过是要回收的,但是这一艘就送给你好了!”

云霜语的脸上有些尴尬,这白得了一件宝物好像有点不好。

曲阳笑着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一艘船而已没什么。”然后他看向旁边的一位老妇人叮嘱道:“曲芳,这个女孩就交给你了,不要忘了我嘱托你的事情!”

“是,族长!”老妇人垂首应声。

这就是派过去保护云霜语的青鸾高手,巅峰妖王的境界,听曲阳说她的脾气似乎有点儿古怪,但是办事没问题。

老妇人先一步走进了梭船,表面的阵法亮了起来,一只淡淡青鸾虚影浮现表面,双翼如刀般锋利,整个船体被一道凌厉的风轮包裹。

祖小一看见有些犹豫地云霜语,上前替她将耳边的秀发捋到耳后,然后捧着她的脸,笑着说道:“赶紧上去吧!别让前辈干等着,我会很快过去的!”

云霜语有些难过地点了点头,下一刻撅起了小嘴,双眼微闭,脸上有些红晕。

祖小一笑着附上前去亲了一下,然后拉着她的手走到了梭船的旁边,将她送了上去。

“我在这儿不会有事的,曲前辈还有监戈前辈他们都会照顾我的,放心吧!”

“嗯,好吧,那我就先离开了!”

云霜语有些勉强地笑了笑,突然和祖小一地分别让她有些难以割舍。

随着一声轻响,船门被关上。

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这上面没有窗户,不知道从里面能不能看到外面,祖小一挥着手看着它缓缓升空。

青鸾展开双翼,化作一道青光瞬间冲向了瀑布。

几人看着梭船即将进入瀑布,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后面的一位长老笑着说道:“族长,是不是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就是这地儿不一样,当年你和这小子也是一样的眼神看着珊珊离开的,就是没他这么冷静。让老夫有些怀念啊!哈哈哈!”

曲阳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当年的事情就不提了,不过好在我够幸运,珊珊最后也回到了我的身边,要不然我今天也不会当上族长了!”

一声轻叹!

梭船冲进了瀑布。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股浩瀚而恐怖的波动从远处传来,伴随着传遍天地的笑声。一只泛着淡金色的狐尾跨越上千米瞬间冲入瀑布中想要将那梭船给拽回来。

“尔敢!”

三声暴喝声同时响起,密林中的几人脸色瞬变,当即出手。

巅峰妖皇的气势疯狂释放,周围数万公里内发生剧烈的轰鸣声,大地崩裂,海水翻滚,无尽的皇道之威霸绝天地!

一道道巨大的青色风刃刹那间劈在了那金色的狐尾上,青鸾利爪更是以撕天之势向着远方的天空抓去。

铿锵之声不断,青色风刃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狐尾斩断,他们大吃一惊!

祖小一也是脸色顿变,没想到在这儿关键时刻竟然出了意外,这根狐尾蕴含的力量太强悍了。他感觉甚至超越了妖皇,达到了妖尊的境界!

当机立断,直接动用了葬天塔的力量,沟通小塔,体内的灵力瞬间被消耗殆尽。龙腾凤舞,两股大道之力扭曲在一起镇压身躯的失衡,世界树的身影在身后浮现,遮天蔽日,大地与海洋的生命力量在被疯狂·抽取。

斩仙咒明暗不定,它受到葬天塔的冲击,但好在最后稳定了下来没有爆发。

一根虚幻的锁链从体内伸出,携带着毁灭诸天的力量向着那根狐尾打去。

一击之下,锁链所到之处,大片的虚空破碎塌陷。

这一刻,苍穹上的碎裂声,爆炸声,轰鸣声超过了震耳欲聋的瀑布声。

一条能够吞噬万物的黑暗虚空裂缝出现在这天空之上,地面上的植被生物无法抵抗被吸了进去,几人施展全力才退出它的吞噬范围。

恐怖的空间绞杀之力自其中汹涌而出,仿佛是那巨兽不断闭合的深渊巨口,能粉碎万物。如再不阻止,周围的一切都难逃毁灭的命运!

葬天之力再现!

天威也在同时降临,万道雷霆瞬间轰击而下,黑暗的世界在刹那间出现了极致的光明。灭世般地威力横扫整个大陆,并且在向着遥远的海域传播,沉睡的生灵被惊醒。

又一次!

只不过这一次离得更近!

世界之外,十分遥远地星域之中,正在兜兜转转不知道去哪儿的一个茫然年轻人正准备找个最近的小世界花天酒地一下,就在这时腰间的金色小塔突然动了一下,他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惊喜之色,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天地失音,耀眼的光芒让一切都失去了色彩。

一股莫名而宏大的意志降临在此,与那葬天之力展开对峙,刹那间天地陷入一片荒芜之中。

二者交锋,受伤最重的便是那根淡金色的狐尾!

它当即断成两截,血雨自天空落下,一半收了回去,另一半则是没入瀑布中消失不见。

无论是己方的青鸾一族,还是在远处出手的九尾狐,此刻都被吓到说不出话。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景象,脑海中没有任何感觉只有一片空白。

当时情况紧急,也顾不得上许多,祖小一直接动用了全身所有的力量,这也导致他超负荷直接失去了意识,但是在最后一刻他觉得这狐尾应该没有触及到云霜语的梭船。

后面发生的事情他就太清楚了。

只知道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南宫中了,空中弥漫着某种檀香的味道。床边只有曲心在陪她,趴在床边还没睡醒,口中不断呓语,不知道梦见了什么。

他感受到外面有陵寰老头的气息,还有曲族长和几位长老,甚至还有白虎一族的几位强者。

神识不断向外扩散,山峰周围似乎围了不少的强者,既有青鸾也有白虎!

这是什么情况?

九尾狐没来做客,白虎倒是来了?

体内传出了前辈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地语气说道:“小子,你这次闹得倒是挺大!那个出手的小狐狸虽然已经是妖尊,但是吃了这一击也得重伤垂死,要不收手收的快,当即就没了!”

“有两个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祖小一心中十分惊讶,那借助葬天塔的全力一击竟然可以重伤妖尊?这简直离谱,不过这个代价好像有点儿大。

身体虽然没有崩溃消失,但是体内的经脉和丹田好像失去了生机一样。一片灰色。丹田内的两个泉眼也像是干涸了一样,只有一点点灵液。龙凤在里面无精打采的游动,不过世界树倒是没什么变化。

识海中也是一片灰色,之前亮起的大片星空又灭了大半,连小人也足足小了一半多,躺在星空之中,像是死尸一样!

“嗯...先听听好消息吧!”他说道。

“好消息就是你这次没死,而且成功击退了敌人。你的小媳妇儿并没有受伤,她平安抵达了对面!”

听到前半句,祖小一准备爆个粗口,这算个什么好消息?但是在听到后半句后他又高兴了起来,云霜语没事儿那真的最好不过了。

塔内的前辈看他的样子,暗自摇了摇头,这小子是情根深种,对以后的修炼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别太高兴,坏消息还没说呢!”

有了这个好消息,祖小一也就不在意坏消息有多坏了,难不成世界会灭亡不成?

“前辈你说吧,我能承受的住,只要不是世界毁灭我都无所谓,能扛得住!”

看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体内的前辈准备给他来点儿猛料,这样的态度面对葬天塔带来的危险是不行!

一道冷笑的声音传来。

“世界毁灭?虽然不是但也差不多,你成功的将太阳仙殿的人给引来了,而且还是一位圣人!”

“哦,你可能不知太阳仙殿是什么,记得你刚刚掌控葬天塔就准备灭杀你的那只箭矢吗,其中有两股相互融合的力量,太阳仙殿就是其中的一股。”

“之前从那头星空巨龙熊的口中听说过这个境界是吧,但是可能不太明白这个境界的力量,我给你解释一下。”

“据我所感觉到情况来看,这个世界最多只能承受的住半圣的力量,那还不算是真正地圣人,而如今真正的圣人降临了,你知道意味这什么吗?”

“只要他动手,你连同这个世界都会在他的手中消失,连葬天塔也救不了你!”

“小子,真正的灾难降临了!以后切记不要随意动用葬天塔的力量了,只有你自己处在生死边缘才能动用。别人感觉不到这座塔,从太阳仙殿中的人是可以感受到这座塔的波动的,毕竟他们已经对抗无数岁月了!”

前辈的声音消失了。

祖小一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脸色慢慢变得煞白如雪,浑身冰冷!

...

看到这小子一副快吓尿了表情,塔内的前辈在暗自发笑。借助当时葬天塔爆发的力量,他感知到那从界外星域中赶过来的小子又迷路了!

当然他也发现了这片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

外面有一个绝世残阵在运转,抹掉了世界的坐标和存在,但是却挡不住葬天塔的波动,以后只要小心使用是没有问题的。

那应该是接近仙道的封印力量,如果是完整的话就算是他也要避退三分,这是谁布下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