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孤身面对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420  |  更新时间:2022-08-07 23:09:51 全文阅读

看着躺在地上重伤昏迷的涂山巴,监木业本想直接出手干掉他,但是犹豫再三后还是没有下手,尽管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

最后扫了一眼后直接离开,临走之前也没有忘记将周围白虎的气息全部抹除。不过这种掩盖的方式只能瞒得了一时,但是也足够回去禀报并想出对策了。

狐族的一个高阶妖皇,那可是九尾狐的中高端战力!

要是能除掉不仅能大大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还能消耗他们的整体实力。

只是这种行为有些不耻,而且一旦没处理好很可能会引发两族之间的剧烈矛盾,毕竟这可不是一般人!

到底是谁下手的呢?怎么如此大意?

既然动手了,那就一定要干掉,而且还是要悄悄地干掉。

只能说十分可惜了,如果这是在祖地之外,他一定会毫不留情。

虽然他现在没有杀掉涂山巴,但是也不代表着他会去救他。这里是祖地范围,刚刚那战斗的波动如此剧烈,会有人发现的。

...

至于祖小一在知道白虎和九尾狐杠上后已经是两天后了,他现在已经回到了青鸾领地内。虽然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但是他仍需要休息一下。

精神状况有些不好,而且动用世界树跨越空间的能力后需要稍微恢复一下。

他直接回到了南宫中,云霜语不在这儿那就是在青鸾的试炼台和她一族的后辈在交战,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以过一会儿再去看她。

陵寰那个老头又不在!

坐在修炼室内的阵法中,天地灵气被疯狂吸引而来,天空异象引起了不少青鸾的关注,他们在好奇这是哪个族人引动的。

九尾狐对他的态度有些出乎意料,居然会直接出动一位高阶妖皇,这也太离谱了一点,是谁下的命令?

拿在青鸾一族内的云霜语没有办法,就想着拿他出气?真是可笑!

不过这也给他提了个醒,如果九尾狐要是不择手段,他和云霜语可能难以离开青鸾一步,所以现在还是得想方设法尽快回到皇朝那一边。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调息,已经差不多了,正准备出门,一个青鸾小侍女就向他这边飞了过来。

落地侧身微拜,说道:“驸马,族长想让您过去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

“什么?驸马?你为啥这么喊我?”

祖小一听到这一声称呼有些傻眼,他虽然之前上了曲阳的当,领悟错了照顾曲心的意思,但是他们俩也没成亲,哪里来的驸马?

小侍女偷偷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昨日公主自己说的,说你俩的婚约已定,只是没有举办婚礼而已,现在几乎所有族人都知道了!”

“啥?她为啥要这么说?昨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给我说说。”

祖小一有些晕,想着曲心可可爱爱的模样,怎么也不像这么豪放的姑娘,这种没影的事情也能随开口就来?

小侍女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低着头说道:“昨日前来挑战云姑娘的妖君非常多,有几次甚至险些落败。公主看了之后似乎有些焦急,在和云姑娘商量之后才说出了这句话,后面很多人想继续挑战的九尾狐被我族的高手拦了下来。”

又是那些狐狸!

不知廉耻,想用车轮战完成任务?

幸好他早有准备将一片世界树的叶子放进了云霜语的体内,足以保证她在任何时候都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祖小一感到十分惊讶的是,这曲心到底跟云霜语说了什么?居然能得到她的同意?这可是明目张胆地抢老公!

而且还能动用族人的力量帮助云霜语,这又是怎么说?

祖小一感觉自己好像能理清一点儿思绪,但是又好像很乱。曲心这应该是想把大部分九尾狐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可是这对她并没什么好处啊!

“现在试炼台那边是什么情况?”他问道。

“狐族那边妖君依然很多,但是唯有经过我族强者这一关才能继续挑战云姑娘,没有几个人能过去。能过去的大部分都是妖君以下,所以现在云姑娘基本上是无敌的状态,没有人能打得过她,请驸马不用担心!”

小侍女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公主订婚的消息昨天在传出后那可是震惊了所有年轻一辈,一夜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心碎!

那可是所有人都梦想一亲芳泽的可爱公主,怎么会突然心中就有人了呢?而且倾心一个外族人?

这让很多同族很多平常连公主一面都见不到的青年才俊情何以堪?

无数年轻一辈的强者都想要挑战眼前的这个男人,说要将公主夺回来,可惜他不在,只好先团结起来对付外族。

现在这位驸马回来了,可就要面对更大的压力了!

“行,那我先去族长那儿!”

说着,祖小一直接展开双翼离去,上面金红色的流火,散发着强大神性气息的神羽看的小侍女一阵发呆。

...

青鸾大殿内,曲阳正眉头紧锁的和族内的几位长老还有坐在下方的监戈一起商讨着即将到来的九尾狐族。

“族长,九尾狐他们来肯定是没安好心,这一点儿不用多说。来庆贺曲心订婚一看就是一个幌子,我可以确定他们的根本目的是将那个女子给带回去,能让他青丘逸亲自出动,这女子的重要性非同小可!”

“而且我想大家现在应该都知道这女子就是之前他们进行先祖青丘白道血脉觉醒后的失败者,此次前来一定是有了其他能够成功融合的方法。如果让青丘逸将她带回去,日后他狐族说不定真会出现圣狐,我族的情况将岌岌可危。”

“所以我认为无论他到时候怎么说,绝对不能把这个女子交回去。如果他们敢动手强抢,那就直接打回去,我青鸾虽然总体实力稍逊一筹,但也不是吃素的!”

一位身穿黑衣,头发披散,面色刚毅的中年人站起身看着在场的众人,恐怖的巅峰妖皇之气在体外不断流转,风之力自动在周身形成了一道绝对的防御屏障,即便是不出手也能感受到他强悍的实力。

此人正是青鸾一族妖皇的最强者,曲轩候!

虽然看上去比较年轻,但却是这大殿内最老的一批人,真正的实力也已经是半步妖尊的境界,不过因为近些年来并没有全力出手,所以没几个人知道。

但即使他在修为上碾压一族之长曲阳和掌管整个族群大大小小事务的长老,也没有任何谋权篡位的心思。

对青鸾一族的利益和未来的发展道路极为上心,并且一直主张以铁腕手段对待一直打压他们的九尾狐。尽心尽力,可以算的上是一名真正的护族之人!

“族长,侯长老的想法虽然很好但是我认为不能完全采取。”另一位端坐在椅子上的老者摸着胡子摇了摇头。

老者名为曲安鸿,也是巅峰妖皇的修为,不过因为年纪大了,战力要比曲轩候要弱一些,但胜在经验丰富。如果真与其交起手来,谁胜谁负尚不可知。

他是族内保守一脉的领头人,对于青鸾内部各项的决议一向采取最稳重的方法,对九尾狐一族也是采取最和平的对待方式。

听到这个老家伙又准备来老一套,曲轩候看着他冷笑一声,说道:“是吗?不知道鸿长老认为我说的哪一点不对,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更高明的看法!我想不会又是忍一忍,退一步好阔天空的说辞吧!”

说着就坐回了原位,闭目养神,根本就不想听他废话。

曲安鸿也不恼,摸着胡子,缓缓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族长,关于青丘逸这一次前来道贺的真正目的,我和侯长老的观点不谋而合,但是有一点就是关于那个女子的处置问题。”

“原本我等是建议将此女子直接交给他们,避免和九尾狐发生大矛盾,毕竟为了他们自己人和他们挑起争斗十分不值。”

“但是基于族长对祖小一和这女子的态度再加上刚刚侯长老所言之顾虑之处,我可以推翻之前的决定,不将这女子交回去,但是此女子也不能留在我族之内。稳妥起见,应该立刻将其送往天河另一边交予飞云皇朝的皇室严加看管,以此转移九尾狐的注意!”

“天河瀑布,只要我们这边妖皇过不去那就不会有问题。”

话音未落,一边的曲轩候听后发出了一声嘲笑的声音,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懦夫行径,保全了自己是没错,但是青鸾日后的地位恐怕会一落千丈。

被人威胁了只想着赶紧甩开包袱,典型的胆小怕事,祖地其他的种族会怎么看他们?那些被他们庇护的种族会不会认为他们也是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鸿长老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日后我族能不能在这祖地内抬不抬得起头,如此退缩简直有违王族的称号!”

正位上的曲阳沉思了起来,这两人说的话大体一致,关键就是在云霜语的留去问题上,他现在很纠结。

他不怕九尾狐一族,但是也不希望给自己的族人带来灾难,同时还要顾及本族的尊严,一旦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就会给他的族长之位带来严重的冲击。

这时,一直坐在末座的监戈开口了,他站起身看着在场众人抱拳道:“曲族长还有各位青鸾一族的前辈,不知道各位是否得知青丘逸派他的女儿前往我族的事情?”

这一句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曲阳皱着眉头看向他。

“昨日,青丘逸的女儿青丘雨十分低调地孤身一人前往我族内,代表她爹想请求我族族长与他一同来这儿,不过被我族族长拒绝!”

曲轩候哈哈笑道:“这是想拉监天一起来我族示威,结果碰了壁!你们族长虽然粗鲁了一点,但是这一点还是能看的很透彻的,不错不错!”

“青丘逸的实力不俗,为什么会想去拉上你们的族长呢?”曲阳坐在位置上思考了一下发出疑问。

真要说三大王族之间的恩怨,九尾狐和白虎的更大一些,拉监天过来是想让他来帮忙,但是这怎么可能?

“除非他是准备在来的时候强行动手带走那女子!因为一旦动手,监天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虽然不至于帮他,但作为最强大的王族,表面上肯定会想着止战息事。只是这样的话,那叫云霜语的女子恐怕就会被青丘逸带走了!”

曲安鸿不愧是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但是他也有疑问,青丘逸也不是愚蠢之辈,他凭什么会认为监天会到这里来呢?

“既然如此,那监天不来就是好事。至于云霜语的问题,我决定将她留下来,但是他们肯定不会一直在此,我们只需要保护他们到他们离开就好了!”

曲阳思量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与九尾狐正面交锋,虽然很冒险,但是这是值得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她是祖小一那个小子的女人。

既然决定交好,那就不能半途而废,否则自己的女儿岂不是白白付出了?另外他相信就算己方如果真的和九尾狐开战,那也绝对不会那么轻易输。

“哈哈哈!”曲轩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而曲安鸿则是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他知道一定是因为那个叫祖小一的小家伙的原因,但是这真的有必要吗?以整个族群的安全去支持他?

这时殿外响起了一道敲门声,然后就是“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正是祖小一。他来到这儿已经有一会儿了,自然是听见了曲阳的最终决定。

说实在的,他才知道九尾狐族的族长要来这儿的消息,而且还是为了云霜语,仅从放出来的消息就知道他此行是势在必得。而公然拒绝并对抗一族族长,就算他不谙世事也知道这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

那两位长老的讨论的一部分内容他也听到了,也认为是将云霜语送离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没想到这曲阳竟然会同意让他们留下来。

内心还是非常感动的!

曲阳看到祖小一点了点头,这小子虽然昨天不在族内,但是却发生了好几件和他有关的事情。

“你来的刚好,这是我族的几位长老,我们现在正谈论关于你和云霜语的事情!刚好有结果,就顺便告知你一声。”

“晚辈祖小一见过曲族长还有各位前辈!”他弯腰拜道,然后开口:“前辈,刚刚在外面我听到了一些,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曲阳有些惊讶,这小子刚刚又在外面吗,自己居然一点儿都没感觉!

“既然你知道我们对你们两个的决定,你有什么疑问尽管说!”

祖小一点了点头,问道:“这天河瀑布的存在到底有什么作用,为什么会说去了那边就没事儿了呢?”

“天河瀑布对一般人来说进行两地的移动并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这边的妖皇以上的人来说,有着非常可怕的封禁之力。穿过去后一身实力只会剩下不到五成,且自身实力越强大封禁的效果越强,加上那一边灵气稀薄,没有过去的必要!”

曲安鸿开口给他解释了一下,他虽然人有些古板,但还是很乐于助人的,这就是青鸾一族的天性。

“多谢前辈!”

“族长,首先我要在这里感谢您对我的信任和关照,能让我和我媳妇儿留在这里。但是我想还是采纳一下这位老前辈的主意比较好,让你们为了我们俩对抗九尾狐一族我实在是过意不过。”

他摇着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众人听到他的态度有些吃惊,能被王族庇护这是多少弱小之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这小子居然主动求放弃。

是不是脑子坏了?

曲轩候冷哼一声,单手拍在桌子上,喝到:“小子,我族愿意出手助你对抗狐族,你居然不知好歹。你这番回绝之语,难道是认为我们敌不过那些九尾狐,看不起我们的实力不成?”

“还是说你是一个胆小如鼠贪生怕死之徒?倘若你承认是此苟且偷生之辈,那就当我之前说的话都都是放屁好了!”

话语间,令人颤抖的妖皇之威瞬间落下,他准备给这个小子一点颜色瞧瞧。

“哈哈哈!这个小子只能说比你有远见的多,侯长老何不听他说完再论呢?要知道能有大局观是一件很难得事情,而且做出这等决断更非常人。祖小一,老夫我很欣赏你!”

这下轮到曲安鸿他得意了,轻抚白胡,不经意间就化解了曲轩候的威压。

“哼!”

曲阳看着祖小一,眼中带着异色,问道:“如果你只是担心我们会敌不过九尾狐一族,那你大可放心,王族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和云霜语可以安心呆在这里,等到你们要离开之日,我们也会将你们安然送离这里!”

祖小一还是摇了摇头:“我明白前辈的意思,实不相瞒,我们来此想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虽然不完美,但也无可奈!所以我现在也是想着能够尽快回到那一边。”

“当然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其实我是希望能拜托几位前辈将我的媳妇儿送回去并且能派人保护在她的身边,我担心九尾狐那边也会派人过去,保护期限不会要太长时间。”

“因为我有信心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成长到面对狐族可以自保的地步!”

“另一边,我依然还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一方面是帮助曲心公主修炼,另一方面是想救出被狐族镇压的青丘珏前辈。”

青鸾一族的人还没有说话,监戈倒是率先开口了,脸上带着冷酷的神色,直接开口教训道:“小子,你在说什么屁话?青丘珏是你相救就能救的?”

“你知道他被关在哪儿吗?是什么人看管?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做不到,不要异想天开,也不要妄自尊大!现在既然能离开就赶紧和云儿一起离开,他不会有事情的!”

“如果你想救他,等你日后的实力能够比肩妖皇再说!”

曲阳有些疑惑,把云霜语送走,自己留下就是为了救一个青丘珏,这是何人?不过心中还是有些欣慰,最起码这小子没有忘记两人的交易,曲心的事情也是至关重要。

“这青丘珏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不顾危险留在这儿救他?”曲轩候问,他对此也有些疑惑。

一人走,一人留?

这小子的脑回路还挺奇葩,这样算来自己和鸿老头的建议都满足了!

“这...”

祖小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自己留在这儿自然还是要借助青鸾的力量,如果是帮助自己的媳妇儿云霜语还好说,但是想要让他们去帮助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一个外人,恐怕就不行了。

“这位叫青丘珏的前辈是当年将我媳妇儿带出去祖地的人,也是一直照顾她成长的人。对我媳妇儿来说他是一个难以割舍的亲人,此次也是因为我要来这祖地才会返回被抓,所以我有义务去救他!”他十分郑重地说道。

殿内冷场了一小会儿,然后就传来一阵笑声,接着又是几道笑声。

其中有耻笑的意思,也有钦佩的意思。

一边的曲轩候道:“小子,没想到你也是个重情重义之辈,这件事情我支持你!”

“但是我也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去救他,就像监戈说的一样,去了你就是找死!不过你要是执意想去,我们也不会阻拦。就这件事情,我们是不会相助你的!所以你要考虑清楚了。”

曲阳看着他,心中在思量着,然后也是点了点头,他同意曲轩候的说法。

但要是这小子真出了什么生命危险,他也会出手救一下,当然不能那么光明正大,只希望他能谨慎一点,不要鲁莽行事!

祖小一笑了,他还真不希望青鸾在这件事情上助他。

“族长还有各位前辈,你们大可放心,我会谋而后定的!就是不知道前一件事情可否答应我?”

殿内众人想了一下,又私下交谈了两句,最后曲轩候和曲安鸿向族长曲阳点了点头。

“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

“多谢族长以及各位前辈!”祖小一弯腰拜谢。

“事不宜迟,既然已经有了结果,那明天夜里就可以出发,期间不能让九尾狐那边有察觉,几位长老,先在族内准备起来,准备迎接青丘逸。”

“祖小一,你回去通知云霜语尽快做好准备,走之前如果需要什么物资尽管和我说,我会派人送给你!”

祖小一再次拜谢。

...

青鸾某处的试炼台,云霜语拼尽全力终于解决了对面的那个女人,巅峰妖君的高手!

如果不是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恐怕自己就要失败了,她虽然有些疑惑这是从哪儿来的,但现在更多的是高兴和兴奋!

这种越级战胜对手的感觉可不常有,每胜一场都让她收获非常丰厚。

下方传来一阵接一阵的惊呼声,喝彩声还有谩骂声!

突然心有所感,看向一旁,只见祖小一向这边笑着挥手。

随即俏脸上露出了甜蜜地笑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