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六十章 即将到来的危机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502  |  更新时间:2022-08-05 23:04:40 全文阅读

深夜,山谷内的灯火看上去好像突然就多了起来,就连两侧的山脉中也有着零星的灯火,其中就属磐石洞的光线最为明亮!

里面时不时传来熊的惊呼声,喝彩声偶尔还会传来狂叫声。

祖小一没有去,肉眼可见的人多,他在山下就看到了,就连洞外似乎都挤满了人。虽然规定是妖君以上的强者,但是妖君以下的很多小辈们也来凑热闹。

他们听到了不少内幕的消息。

鉴于目前妖王塔和妖皇塔还未打开的情况,现在只能从妖君中选拔人才进行培养。虽然有一些妖王很不满,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想着法儿给自己的小辈提升实力。

要不是每座塔都限制修为,估计他们可能会亲自前去闯塔得宝。

祖小一本来想去看看熊霸天秘法淬体进行的怎么样了,结果被他娘熊箐在半路给拦了下来。说是什么现在处于一个苦修的阶段,族中的长老们正在帮助熊霸天进行一场痛苦地蜕变,其余人包括她自己都不能去看。

他有些无奈,但是也不能强求什么。

最后反倒是在熊霸天的的家蹭了一顿饭,基本上都是丰盛的肉食再加上一些蔬果,口味还行就是稍微有些腻。

这果然很符合熊族的食谱,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吃撑了,而熊箐还在给他挑肉。

从厨房内那口大锅中熬煮的满满一锅的肉食来看,这顿晚饭对她来说似乎刚刚开始。

聊了一会儿,道了谢后,他就离开了。

熊箐还想打算留他在那儿休息,正好熊霸天的房间也空着,他老爹也不回来看着他去了。不过被祖小一拒绝了,因为这样麻烦别人实在不好。

今夜除了族内的小熊们能够安逸的睡觉,年轻的,壮年的,还有老头们看上去都很忙碌,往常十分熟悉的修炼塔重新又开了,而且挑战更大,甚至还有意想不到的奖励,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前去探索一番?

注定是不会平静的一夜!

祖小一并没有立刻回到熊啸给自己安排的休息之地,而是顺着小河向上游走了起来,全当饭后消食散步了,正好也可以想一想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

皎洁的月光下,身旁的水面倒影着天空的点点星光,甚是美丽。

波光粼粼,悦耳的流水声下,让精神感到些许放松。

听说这条河的源头来自北方的一座雪山,清冽中带着一丝甘甜,如果是冬季的话,偶尔还会有碎冰或者像是雪莲花这种在冰山上生长的植物漂流而下。

不过现在是夏季,没有冰,里面有很多又大又肥美的鱼,这也是熊族喜爱吃的食物。

现在有了熊啸的帮助,下面应对九尾狐的攻势会好上很多,但是想凭借实力和它们作平等的对话还不够。

因为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至今他还不知道该怎么下手,那就是怎么去九尾狐的领地救青丘珏!

可以说这是在走之前最难的挑战,如果处理不好说不定连自身的安全都难以保障。

如果一走了之的话,倒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不过云霜语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离开。那可是救了她性命又将她养育成人的恩人,搞不好头脑一热还会冲到里面去。

想着祖小一叹了一口气,终归是自己的实力太弱,每进一阶都有一种碰运气的成分在其中。

龙骨,凤血,世界树,接下来会是什么呢?

所幸前往皇朝赴约的时间还有不少天,倒也不担心会违约。但是能早一点儿回去也能早日去寻得叶梦的踪迹,就像一个疙瘩永远堵在心中!

想着想着就走远了,前方是两座山脉的一个交界处,绿植遍布了四周,脚下的路也变得难走了起来。

山脉中间是一个较为狭窄的过道,这里的水流很急也很大。

一个天然的屏障,这里也有熊在看守,不过比较少,抬起头,可以看见山脉中的栈道有着一些房屋,亮着灯火,外面有两头熊在转悠。

看见下方的祖小一还打了个招呼,估计是以为自己人。

招呼两声后他转过身原路返回。

总的来说,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幻经《大梦几度春秋》,没有得到它有些可惜,不过它也不是完整的,很意外但也没有太过失望。

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了青鸾和大地魔熊两大种族的支持,还是非常值得的!

说起这个,自己还要帮助曲心那个小丫头修炼,感悟天地规则!这个希望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迟则生变!

...

祖小一走着,目光在附近一扫而过,他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隐藏在绿植和树木后的小山洞,门口是用一块圆石给堵住了。如果不是那缝隙中透出的微弱光线刺激到了他的眼球,还真不容易发现。

这么秘密?

是不是有人在里面在干着什么坏事?

本着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不怕死的他还是走过去透过缝隙看了看,是一条幽暗的小道,大概一两米米的距离随后就弯弯曲曲的通向里面了。

外面只能听到微弱的交谈声,应该是里面很深,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移开圆石一条缝,闪身进去后又将圆石移回原位。

周围的墙壁上镶嵌着小小的夜明石,似乎是故意让这里看上去很暗,再往里走先是向左拐走个一米左右,然后右拐走个一米左右,声音越来越清晰。

探出头可以看见里面居然是一个装饰豪华的房间,灯明火亮。脚下铺着红地毯,上面撒着鲜花,周围有着化妆柜,洗澡的浴缸,还有一些造型奇特的椅子,还有一些像是刑具的架子。

中间是一张醒目的红色大圆床,通过上面垂落的一层层的红色床幔,里面躺着两条赤裸裸的身躯。

这怎么看都像是男女私会的地方,真是晦气,怎么又碰到这种事情?

祖小一无语,当即就转身离开,但是他突然听到了“熊霸天”三个字,而且这男的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

“光哥,那个叫雄霸天的是你的仇人吗?”女子娇媚的声音传出。

“他?仇人算不上,毕竟他爹和我爹那也是亲兄弟。不过我俩算不上兄弟,那个家伙就是一个无知之徒,十几年了他居然还有脸回来?”

祖小一惊讶,这家伙居然是熊光,怪不得这声音这么熟悉!

这也太巧了,又是碰到他行次淫行之事,一看就是偷腥,真是为他的老婆感到可惜,嫁给了如此一个渣男!

“为什么这么说,那他的地位岂不是很高嘛?为什么会离开祖地呢?而且我都没听过他的事情?”女子感到很疑惑。

“你那时候才多大,嘿嘿!”

熊光很得意,能把上这么一个嫩雏儿简直是人生一大美事儿,比家里的那个黄脸婆好多了。

“哎呀!讨厌!”

“一句话来说,就是那个家伙的曾经喜欢的人现在变成了我的老婆,他又打不过我最后就被气走了,是不是很丢人,哈哈哈!”

熊光嚣张地笑了起来,然后继续说道:“谁让我老爹是族长呢?就凭这一点,我稍微使点儿手段,给她点儿钱有给她点儿灵药啥的。想把那个女人弄到手还是不手到擒来!可惜那个白痴还不知道,哈哈哈!”

“唉,说来我当初也是冲动了,娶了这个黄脸婆,现在天天烦着我让我好好修炼,估计是看到熊霸天那个家伙回来急了吧!”

“哼,有什么好急的?我爹是族长,还不要什么有什么?别看熊霸天好像有点东西,没用!那个婆娘烦死人,看老子过一阵子把她休了,然后娶你好不好?”

熊光淫笑着右手在女子的身上摸来摸去。

“真的嘛,光哥,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喽。要是你能娶我,我就随你怎么玩,好不好!嘻嘻!”

女子很惊喜,如果能当下一任族长夫人,这点儿牺牲算什么?

听到这儿,祖小一摇了摇头,熊霸天这输得不是没道理。

就算两人的亲爹是兄弟,那也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太可惜了,或许他到现在都没看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

“这可是你说的哦,别管他了,我还没玩儿够呢!”只见熊光一个翻身将那女子压在了身下。

“哎呀,光哥,别嘛,让我休息一会!”

“嘿嘿!”

....

无兴趣继续呆下去,祖小一悄悄的离开了。

这种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帮熊霸天,也没有理由去帮他。估计他回来后也没时间管以前的事情,儿女私情的事情以后再说呗!

现在的熊霸天可是寄托了整个族群的希望,自己也算间接帮了他一把,要是这熊光有什么坏心思的话,想必那些长老们会第一个不答应。

现在拼老爹恐怕没那么好用了!

...

九尾狐一族,涂山森的屋内,那被赶回来的两位妖皇正心惊胆颤等待处罚。

他们在外面游荡了好一阵子,组织好语言后才敢向上汇报。

任务不仅没完成,还被被区区一个大地魔熊给奚落了一顿,这对王族的面子来说绝对是不能容忍的藐视。

这种结果太严重了!

“你们说熊啸把那个小子当做兄弟来对待?这真是奇了怪了,堂堂一族的族长居然会说出这种话。那小子不是去找跟他一起来的那头熊的吗,怎么会和他们的族长勾搭上呢?”

涂山森靠在椅子上,内心十分不解,难道是为了感谢他把那头熊带回来,这似乎有点儿过头了!

他根本不会往祖小一会去求援的方向想,因为在这祖地内除了另外两个王族外,没有种族会蠢到挑衅王族!

既然想不通他也就没有再细想,看向前方站着的两人,他的心中十分愤怒。

“既然没有把人带回来,那你们回来告诉我干什么?难道不会多带几个人去那群皮厚的蠢熊那儿抢人吗?我族没有高手?不会想想办法?”

“限你们三天的时间,把人给我带回来,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滚出去!”

涂山森眉头紧皱,巅峰妖皇的气势将两人吓得瑟瑟发抖,十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他还要去安排青丘雨去白虎一族的事情,让小侄女一个人去还是不放心,所以他决定先拟定一些人在白虎的领地外面待命。

本来还挺好的心情就让这两个废物给破坏了。

“森长老,我们....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汇报,这件事情绝对是一个大收获!”涂山非畏畏缩缩地开口说道。

“还有什么话赶紧说,不知道我很忙的吗?”涂山森看着这两个家伙冷言道。

“我们在大地魔熊的领地内感受到一股陌生但是极为强大的狐族血源之力,那种血脉的压迫感我们前所未见,甚至比族内的尊者还要强,我们猜测很有可能是一位圣狐!”涂山巴恭恭敬敬地垂手汇报道。

本来还漫不经心地涂山森瞬间变脸,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双目如炬,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两人只感觉好像有一只大手突然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而且一股恐怖的嗜血气息从涂山森的身上传出,好像一个恶魔在盯着他们,仿佛下一刻就会将他们的生命吸干。

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们此时来不及多想,只能开口求饶。

“森长老,饶命!我们敢保证说的绝对是真话,那时我们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本来想前去查看个究竟,但是被那群熊给拦了下来,所以无法得知具体的情况!”

“是啊,虽然只有短短片刻功夫,但是我相信一定是真的!”

两人在极力解释。

“哼!你们知道圣狐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吗,就敢如此肯定?如果我说你们在欺骗我一点儿也不为过,没有证据就敢胡言乱语,我看你么你是活腻了!”

涂山森看着两人,觉得这一定是两人为自己的失败找的借口,胆子肥了,敢拿圣狐开玩笑?

而站在他面前的两人内心则是惶恐无比,他们确实没有证据,但是那种血脉的感觉又怎么会错?

要是说不出个理由来,恐怕要糟!

“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感到如此强大的气息,是在熊族的什么地方?”

涂山森放开两人,双眼中露着寒光。

简直荒唐!

圣狐多少年都没出现了,怎么会突然就出现,而且还是在熊族内?意思是本族不够好,要去别的地方生存?

这要是传出去别人怕是会笑掉大牙,他狐族的威严何在?

“是在熊族的修炼之地!”涂山巴此刻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说完后立刻低下头,现在要谨言慎行。

“修炼之地?”涂山森皱着眉头在屋内踱步。

这两人说的话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虽然圣狐出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万一真的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呢?

也有可能不一定是圣狐,或许是什么东西....

这个消息太耸人听闻了,还是先不要透露出去,看来是要亲自去一趟大地魔熊的领地了。

他停下脚步,看着两人说道:“你们立刻派人去监视熊族的领地,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刻回来禀报,另外这个消息不可以外传,我想你们两个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不过要小心白虎,毕竟他们非常靠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的意图!”

“是!”

两人随即后退离开。

“圣狐?呵呵...”

...

狐族的另一处,一座盛开的桃山下坐落着一座大气典雅的府邸,占地足有四五百亩,里面亮着明亮的灯火,有人影在走来走去。

这儿就是九尾狐族的公主青丘雨的住所。

府内的一个小池塘边,一个穿着露肩红纱裙,头戴金饰,青丝散落胸前的千娇百媚的可人儿正无趣地喂着鱼。

旁边站着一个小侍女,容貌清丽,手中捧着一杯茶。

脸上是欲言又止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她有什么难处,不敢又或者是不好说出口。

“爹怎么会让我去白虎那儿啊!真是讨厌,我看到那个叫监天的家伙就恶心,还偏偏要我去接近他。咱们要去青鸾道喜,咱们自己去不就成了,干嘛非要拉他们一起?”

“浅浅,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再退一步,我去也就算了,爹居然还让我一个人去那儿?是不是很离谱,简直是不可理喻!”

“他最近是不是修炼修的脑子不正常了?”青丘雨气愤地捡起一个小石子,狠狠地向池塘内的一条蓝黑相间的小鱼砸了过去。

嗖!

砰!

只见那条还在欢快游动的可怜小鱼瞬间死于非命,身躯变成两截浮了上来,池水慢慢被染成了鲜艳地红色。

其余小鱼瑟瑟发抖躲在了假山的下面不敢露头。

后面那个名叫浅浅的小侍女看着自己的公主现在脾气这么差,也不敢说什么劝解的话,只能随声附和。

“是呀,我也很奇怪族长怎么会突然下这个命令,而且看那样子是让您非去不可。不过我听族内的一些家伙在议论说此举的真正目的,应该是为了把现在呆在那个青鸾的我族的女人给接回来。”

“至于让您去白虎一族可能是想借他们的力量打压一下青鸾,顺带着历练您一下,证明一下我族的实力吧!”浅浅小声说道。

这只是族内一些不怕事大的人在私底下传的,她一个小侍女可不能随意说出口,要不然可是会被判罪的!

青丘雨轻哼一声,“这有什么证明的,我们本来是三大王族中最强的!”

随即她又想起了什么,扭头看向侍女浅浅问道:“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会突然传来曲心要嫁人的消息呢?那个小丫头鬼精的很,不会是恶作剧吧?还有那个男人是谁啊?”

浅浅看着面前的这位公主,心中不免暗自嘀咕。

说人家小丫头?你自己不也是个小丫头?而且好像你更鬼精一点儿吧,人家那叫可爱!

“就是这两天这个祖地都在传的祖小一,我听那些从青鸾挑战回来的人说,那个家伙的身上很可能有凤凰的血脉!身份高贵的很!”

浅浅摇着脑袋,十分怀疑。

青丘雨惊讶了,她伸出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里面是她最喜欢的桃花蜜茶,泡好之后要过一会儿喝才能完全品出它的滋味。

“神兽凤凰?这怎么可能?没想到这么离谱的传言都有人信?”

她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红唇靠近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刚刚好!

没有了苦涩的味道,而且香味更加的浓厚。

浅浅歪着脑袋说道:“可是那些人说这个叫祖小一的诡异地很,实力藏得很深。昨天打出的一招什么火焰连青鸾的试练塔都给破坏了,整个天空都被烧得通红,久不褪色!”

“当时青鸾的两个妖皇好像都被吓到了!”

浅浅眉飞色舞,用着一副夸张至极的口吻描述着,仿佛她人就在现场一样!

“啊!不会吧!这是真的?他有这么厉害,不是说只有小妖的境界吗?”

青丘雨被勾起了好奇心,难道那任务堂中下发的任务有误?

听到这话,浅浅脸上的夸张表情一下就僵住了,然后小脸一垮,嘟囔着说道:“我都是听说的,谁知那些人是不是在吹牛!”

青丘雨白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肯定是夸大其词,要是被我碰见,我一定会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什么凤凰的血脉,可劲吹吧!”她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晃了晃。

两人交谈中并未发现涂山森在靠近,她们俩的话被听了一半。

一个绝妙的主意在他的心中形成.

“雨儿!你们在聊什么呢?”他笑眯眯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看到来人,青丘雨高兴地跳了起来,然后扑到他的怀中喊道:“大伯,你怎么来了?有些日子没看到你了,雨儿可想你了!”

“哈哈,我这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吗!你爹说要让你一个人去白虎那儿,我思来想去还是有些不放心,准备找几个人保护你呢!”

涂山森拍着她的脑袋,笑着说道。

“嘻嘻,我就知道大伯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去的!”

青丘雨的小脸上露出了高兴地笑容,但是下一刻又变得苦恼了起来。

“可是我爹说必须得我一个人去哎,这个好像不行吧!”她揪着小手,脸上又有些郁闷。

“没关系,我明天陪你去!嗯...不过我只能送你进去,当然了我会在外面等你的,毕竟我也不能违背你爹的意思,这路上嘛还是可以的!”

“进去之后也被怕,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的!如果你有危险就发信号给我,我第一时间冲进去救你。”

涂山森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一手拍了拍胸膛。

青丘雨想了想,这样也行。能有个照应就好了,估计除了大伯之外族内也没人敢违背爹的意思了!

“嘻嘻,那我就谢谢大伯了!”

涂山森摆了摆手,“哎,这都是小事情嘛!”

“对了,反正也难得出去一次,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走走逛逛怎么样?”

“咦,这个好哎!那我们去哪儿玩?”

“嗯...我想想看,离白虎最近的好像有个大地魔熊族,他们那儿的风景很不错,我们可以走那儿过一下,然后再带你去北边的交易市场走走,说不定能买到一些好玩的东西!怎么样?”

“好哎!”

青丘雨高兴地原地蹦了起来。

她爹平时可是都不允许她出去玩,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所以那不开心的心情也瞬间消散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