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星空巨龙熊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134  |  更新时间:2022-08-02 23:27:47 全文阅读

一层的空间内,祖小一已经数次出拳将这头魔熊打的几近残废了,拳风之中带着龙吟之声,体表若隐若现有龙鳞浮现。

没有灵力带来的增幅,对于肉身纯力量的感悟和运用更深了!没有什么高明的招式,他也没学过,只能在拼杀中不断积累。

拳拳到肉的感觉让他十分舒爽,这才是真男人之间的战斗。

祖龙身躯,体内力量的好像无穷无尽一样,一拳打出没有极限,逆天之威直欲击碎空间。

但是不知道这魔熊怎么回事儿,阵法之下,它就好像是不死之身一样,随时都能回复到巅峰状态。

经过上百个回合的交手,他有些奇怪,也有些疑问,相应的越发肯定这闯关的取胜之道应该另有他法。

这个无限恢复的赖皮试炼模式堪称无解,谁能打得过?大地魔熊一族的先辈设置这样的难度的目的是什么?

专门用来虐自己的后代?

他不相信在这个程度的战斗上还会有熊的身躯比他更强悍,连他都不能击杀魔熊,其他人就不可能了!

进来的时候也没问清楚,或者可以说熊霸天他娘也没有说清楚。

....

水幕和地面的干扰性攻击已经几乎已经到了密不透风的地步,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祖小一有些头疼这些的攻击,被打到的话还是很烦人的,不会受伤但并不代表他不会疼。

外面,正在看着屏幕的两人十分惊讶,屏幕上祖小一的名字一直在闪动,并且明亮如初,就说明他的力量一直处于巅峰状态,这已经进去有半个多时辰了吧,难道一点儿消耗也没有?

真是可怕!

反观熊霸天的名字,没有闪动,而且光芒也在缓慢变暗,看得出来是在硬撑。等到名字彻底暗淡消失的时候就会被传送出来,试炼也就失败了。

妇人内心很激动,这除了神兽有这般力量,还有谁能在这种碾压性的试炼下撑这么长时间?

不过为什么还会一直停留在第一层?五百个回合的交手怎么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难道是想拖时间,拖上两个时辰?有这力量应该不会做这种选择吧!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看向站在旁边的熊伟问道:“熊伟,他知道闯关试炼的的条件吗?”

熊伟一愣,回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说,大嫂刚刚你和她私下交谈的时候没有说嘛?”

“没有啊,我以为你已经告诉他了!”妇人摇了摇头。

两人相视一眼,心里顿时一个咯噔,糟糕!

这小子不会以为要彻底击败敌人才能通关吧!

....

正巧,这个时候,熊霸天的老爹回来了,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地神情。

他刚刚接到通知去了一趟族内的炼药堂内,说是那研究结果出来了。结果令他大吃一惊。

那两位老前辈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一个惊爆眼球的答案,熊霸天体内的变异血脉产生的因素很有可能是吸收了传说中龙的血液!

这还是他们将不知道落灰多少年的古籍翻出来才找到的最有可能的解释。

龙啊!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震撼了!

“大哥!”

熊伟看到他后,弯腰拜道。

“熊伟?你怎么会在这儿?是外面出了什么什么事情了吗?”熊傲天看到他有些意外,这家伙可不像是会偷懒的人。

“哎呀,不是,我跟你说!”妇人走了过来,面色有些焦急。

....

“胡闹,箐箐,你知道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吗?你怎么能让一个外人随随便便进塔呢?不仅不知道闯塔的规矩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妖君境界的小子?”

“他现在可是祖地的焦点,牵一发而动全身呐!一不小心我们族都有被迫卷入战争内,你真是糊涂!”

熊傲天难得一见的对自己的老婆发火。

“我...这不是相信他嘛?”

熊箐低着头,两手攥着衣角,像是个认错的小女孩。

“熊伟,难道你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被允许的吗?为何不加以阻拦?”

熊伟连忙低头认错。

有些无奈,他不是没劝,可是怎么拦得住这个执着的女人呢?

“我看看去!”

熊傲天来到塔前的屏幕,看到祖小一的名字还在,紧皱的眉头稍微舒缓了一些,问道:“这小子进去多长时间了?”

“大哥,他进去差不多有半个多时辰了!”熊伟在后面回道。

“什么?有这么长时间?”熊傲天听后心中甚是惊讶,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屏幕。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走到一边坐了下来,说道:“看来我倒是小看这个小子了,没事儿的话就不用停止阵法了。都过了半个时辰了,代价很大的,我告诉他一声闯关的方法就行了!”

熊傲天伸手一指,一道妖力射出落在了塔顶的魔熊脑门上。

双手捏印,魔熊雕像的的双眼中亮了一下,随即一道光芒从那巨口中飞出,绕塔一圈后钻入塔下的屏幕内,一层的战斗镜像缓缓浮现,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景象!

只见祖小一顶着漫天的利刃攻击,在九宫格上高速移动,把试炼魔熊打的像球一样在封闭的空间内飞来飞去,毫无还手之力,只剩下愤怒地嘶吼。

身上的恢复光芒几乎就没熄灭过!

在他们惊骇地目光中,祖小一最后更是凌空一拳直接打穿了试炼魔熊的心脏。刹那间,无数裂痕开始扩散,魔熊的身躯化作光芒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层空间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其中一道水幕自行分开,一道门户出现,正是前往第二层的入口!

吼!

变故突生,顶上的魔熊雕像突然自主仰天发出一声咆哮,光华乍现,一道从未见过的圆形黄色阵法出现在塔顶。

同时,山府内的其他试练塔好像受到了感召,塔顶的魔熊纷纷传出吼声,一个又一个相同的黄色阵法出现在各个塔的塔顶。

下方的众人看的是一脸懵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边,阵法落下光芒笼罩妖君塔,正在塔内战斗的熊霸天突然感到一股莫名地排斥之力突然出现,还没弄明白这是从哪儿来的,下一刻眼前一黑,他就被打飞了出去。

“啊!什么玩意儿,敢偷袭本大爷!”

力道之大,他直接从第三层一直滚到了第一层,最后直接滚出来飞了十来米摔在地面上,直接挑战失败!

眨眼的功夫,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不对劲,十分的不对劲!

“马德,岂有此理,老子刚刚就要得手了,知道我扛了多长时间吗?谁在捣乱?是谁?”他趴在地上十分愤怒,站起身来准备大骂一通。

只要再撑一刻钟,他就能通过考验了,结果功亏一篑。

一定是有人在暗地里捣鬼不想让他通过试炼,其心险恶,其罪当诛!

谁知刚一抬头直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这他娘的是发生了什么?”

朝四处望去,远处他老爹老娘更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好像雕塑一样看着这塔,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他赶忙起身跑了过去。

无关人员已经排除,四周各个阵法开始旋转起来,一只只巨熊的身影从中冲出,最后全部没入了妖君塔上方的阵法中。

一股恐怖的妖威缓缓出现,顿时整个山谷都被笼罩在内,无数修行中的熊族强者就连族长熊啸也被惊动,瞬间出现在洞内。

望着这发生的一切,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试练塔为何会出现如此异动?

没等众人缓过神,妖君塔上方的阵法发出了可怕的吞噬之力,海量的灵气被汲取而来,自然界的土元素从空间中溢出被吸收,大地之力在地脉深处不断发出震响,最后也化作一道道黄色的光芒破土而出被吞噬。

剧烈的震感并未消失,从地下深处来到了表层。

自磐石洞向外散播开去,外面无数熊族人在感受到后变得十分慌张,难不成是要发什么可怕的灾难了吗?

洞内的阵法还在变化,一道道金黄色的流光在纹路脉络和图案上迅速移动,最后汇于中心的一点。

“唰”的一声,一道光束中心射出,浩瀚的能量猛地灌入下方的魔熊雕像内,道道波纹光晕散开。

在众人那震惊地目光中,一道身穿黑袍的虚影居然从魔熊的雕像中走了出来,在扫视了下方众人一眼后,摇了摇头,然后消失在塔内。

....

“这是谁干的,那个人是谁啊?”

“是我们的先祖吗?”

“不知道哎,族谱内的画像中好像没有这个人?”

“也许是某位非常强大的先祖没有被记载其中,没看到刚刚飞入阵法中的熊吗?应该是解开了某种封印吧!”

“天呐,这位前辈要是我们的先祖的话那可就太好了,刚刚那气势应该是妖尊吧?”

围观的一群后辈看到此人后纷纷开始议论起来,虽然有的人表现的有些惊疑,但更多的人还是感到很兴奋,这是哪个天才居然把先祖召唤出来了!

....

别说他们,就是见多识广的几位长辈和饱读诗书的熊啸都不知道此人是谁,又为何会在这试练塔中?

熊啸看向周围的几人,问道:“你们知道这是谁吗?”

全部摇头。

“哥,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异象因何而起?”

熊啸看见熊傲天站在塔旁,直接闪现过来,一脸的严肃与郑重。

他作为一族之长,居然连磐石洞内的试练塔还有这种变化都不知道,若这是什么危险之物岂不是会葬送了整个族群的未来?

熊傲天看着他,脸上带着复杂之色:“你知道塔内的试炼魔熊很强吧?在我们族从来没有发生过被消灭这种事情吧?”

熊啸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试炼魔熊乃是塔内每一层的镇塔之灵,怎么可能会被消灭?”

“....”

他突然反应过来,眼中浮现了难以想象地惊骇之色:“你不会想说这异象的出现是因为有人消灭的试炼魔熊吧?这怎么可能?谁干的?”

没有人可以消灭镇塔之灵,这是所有人的认知,也是长此以往无数年积累的经验。试炼魔熊的恐怖实力和无解的恢复能力,即使是族史上最强大的天才也要甘拜下风。

想要通过试炼,只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与魔熊交手,半个时辰内,五百招后能站立在地上不倒下去就算通过,因为五百招后魔熊的实力会直线上升,比原先会强上四五倍。

而且那些干扰性的攻击,陷进等也会更加频繁,让人防不胜防。

另一种是,不与魔熊交手,两个时辰内,单凭肉身的防御抗住所有的攻击,也算通过。

没有人会不自量力想着如何击败魔熊,因为它的初始力量本身就强的离谱,阵法会根据挑战者本身对魔熊进行适当的调整,为的就是不让人有侥幸的想法。

肉身的考验就是如此残酷!

熊傲天轻叹一声,试炼魔熊居然会被击杀,而且还是被一种碾压性的姿态打到最后的一击必杀!

“是祖小一!而且那小子是在过了半个时辰之后一拳解决了试炼魔熊!”

这番荒唐之语不仅熊啸难以相信,就是他身后的几位妖皇长老也是连连摇头,那小子不过人类聚气境的修为,他的肉身再强大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难道他是神明不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熊啸不相信,然后又看向了熊箐和熊伟。

二人也是点了点头,他们三人亲眼所见,岂会有假?

四周一下子陷入了寂静中,旁边围观的族人们也不敢再大声喧哗,生怕会影响到族内强者的思考。

熊傲天看着妖君塔,眼中倒映着阵法的光芒,他开口了,冷静地声音下压抑着难以言喻的激动。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体内拥有龙血是真的。除非我孤陋寡闻,还有别的方法能做到这种事情,否则我不相信还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能解释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熊啸和几位长老们听到这句话后也沉默了,如果之前从血液中分析出的结果是推断,那现在就是最好的事实证明。

“龙血?不会吧!”一旁的熊霸天心中暗暗惊讶,他摸了摸脑门上的两个稍微鼓起来小包,他只怀疑祖小一的体内可能有着某种飞禽神兽的血脉,这小子居然还有龙血?

....

“我们再看看吧!熊伟,将磐石洞以及山脉中其他几处试炼之地的人清空,所有人全部退出山脉之外,另外加强领地的防御,防止有人想借此机会生事!”

“是!”

在他的指挥下,所有围观之人在陆陆续续地离开,最后这里只剩下他们几个。而一会儿功夫后,整个领地开始戒严,所有人都收到了消息,包括两大山脉以外的领地。

巧的是,九尾狐族的人正好在即将赶到的路上,带队之人是两位妖皇,但是他们只是来镇场子的,后面的一群小辈才是关键,其中赫然有曾见过面的涂山狂和青丘图。

...

塔内的祖小一浑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只感觉刚才在一拳打穿那只魔熊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没有在意,继续向前,居然是一段黑暗的路程,大概走了两三分钟才见到光亮。

此时第二层出现在眼前,竟然是一个不知深浅大型湖泊,水面上有几块石头还有两条相互交错的大桥,桥中间有一五角亭。

湖泊边上都是茂盛的丛林,一片寂静,看上去诡异的很!

这应该是某种小型的幻境吧!

阵法的力量再次扫过他的身躯,很仔细,一寸寸地检查,似乎在验证他身上的封印有没有被解开。但是这股波动在来到丹田的时候直接从小塔的身上穿了过去,没有任何异常,或许是被蒙蔽了,又好像它不存在一样。

没有问题!

他一脚迈出,直接来到了桥上,这里没有魔熊的存在,不知道它到哪里去了?向旁边的水面看去,波澜不惊,下面幽深晦暗,似乎隐藏着什么凶残的猛兽。

...

外面屏幕前,几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一脸的疑问。

“我记得这妖君塔的第二层原来应该只是一个小池塘来的吧!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说话的是熊啸,他虽然成为妖皇已经很多年了,但是关于这试炼塔的记忆应该不会有错。

“对,我的记忆中也是。”

熊傲天也点了点头,十分肯定。

随后又想到了熊霸天刚刚才突破这第二层没多久,于是就开口询问,得到的也是相同的答案。

“应该是因为刚刚发生的变动吧,也许是刚刚进去的那个人搞得鬼!”一位微胖的白胡子老者在略作分析后得到了最有可能的答案。

“嗯,有可能!等这事儿结束后,我回去翻翻看到底有没有这人的记载,如此重要的试炼之地,不可能会遗漏!”

“嗯!”

...

哗啦!

一道粗壮的喷泉从湖泊中喷起,水花溅起十几米高。

轰隆一声震响,一道妖气冲天的高大身影从前方的湖水中钻出,站在桥上。正是这一层的魔熊,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会潜水?

祖小一抬头看着这头熊,表情呆滞,陷入了深思!

这踏马的是什么熊?还穿着黑色的盔甲?

不仅仅是他,就是外面的一群人也一副呆滞的表情,不过相比祖小一,他们的脸上更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这熊也太高了,最起码得有十米了吧!

而且为什么他的皮肤毛发都是黑紫色的,最最吸引人瞩目的是,他的脑袋上居然长了一对纯紫色的鹿角,看上去非常像传说中的龙角!

....

“小子,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星空巨龙熊一族的试炼之地?嗯?看你身上有着龙族的气息,是得到允许来此进行挑战的吗?报上你的名号,我霸熊不打无名龙族小辈!”

只见他身体缩小到四米多高,看上去要正常多了。

什么情况,这试练塔不是说是大地魔熊的先祖所铸造的吗?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头这么奇怪的熊,龙熊?

这是什么品种的生物?

祖小一连忙抬手,他现在的疑问远比动手的兴趣大,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傲的家伙,不禁开口询问。

“等一下,你说你是什么熊?星空巨龙熊?那到底是龙还是熊?你是从哪儿来的?这片大陆上还有你这个种族吗?你不会是从外面世界来的吧?我的天呐!”

霸熊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子,有些莫名其妙。

“小子,你在说什么玩意儿?这儿不是在古龙神域中吗?你家长辈是谁,连我们一族都不知道就敢让你来?改日等我遇见我的族辈定然要让他们前去你们族内讨教,真是孤陋寡闻!”

他十分气愤,看来星空巨龙熊一族是太低调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挑战了!

祖小一又听到了一个新词,古龙神域!

“等一下,古龙神域,那是什么地方?在哪儿?我听都没听过,是你的家乡吗?”

霸熊瞪着大眼,一脸吃惊地看着他,这小子是哪儿的土龙?

“亏你还是龙族,连这儿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无知的龙,你的知识呢?记忆呢?”

祖小一眨了眨眼睛,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他俩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我不知道你说的古龙神域是不是在这儿,我只知道这片大陆的名字叫做神火大陆,而且你现在是在一个二级势力的妖族祖地中!”

“什么二级势力....你说什么?大陆?”

霸熊突然就楞住了,神域中可没有大陆这一称呼,只有低级的修道世界才会有这样的称呼。

不会吧!

不会吧!

巨龙熊一族的炼体至宝—天地玄黄塔,怎么会遗留到外面去?

于是他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你们这儿的最强者是谁,属于哪方势力?”

神域浩瀚无边,但只要他还在神域中,那最强的势力只能是葬龙禁区,无论有多少暗藏的势力。

“最强的势力?我想想看,好像一个叫不老山,另一个叫灵虚古地!”

一句话直接让霸熊的心沉到了谷底。

如果星空巨龙熊之地不是发生了什么灭族的灾难,这至宝绝不会遗落外界,怎么回事?

他的家到底怎么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