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见熊啸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160  |  更新时间:2022-07-31 23:40:58 全文阅读

看着前面的男人在把自己往右边的山脉方向带,祖小一有些疑惑。

“那个伟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往这个方向不是离你们的领地越来越远了吗?”

“谁说的?别看我们基本上都住在这个地方,这山谷两边的山脉还有山脉以外一公里以内的都是我们的地盘。”

伟哥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咱们族虽然人不是很多,但是也不是这一个山谷能挤得下的,有很多不愿意住在一块的人或者是想要安静一点儿地方的人都会住在这山脉的内或者是山脉外面。”

“那都是树,你到哪儿能看的出来。”

“哦,你说的也对,我好像错误的认为你们熊族都喜欢住一块了!哈哈。”祖小一略显尴尬的摸了摸脑袋,笑了两声。

“熊霸天修炼的地方在左边的山脉内,他老爹在盯着他,这下就没人敢放他出来了。在你去那边之前,我得先带你去见我族的族长,熊啸!”伟哥道。

“嗯,也对,我既然来确实应该先拜访一下你们的族长,刚好我也有一些事情想与你们族长探讨一下,哈哈!”

祖小一在考虑要怎么请求他们帮自己的忙,先试试看这位族长的态度好了。

“对了,熊霸天这儿的地位很高吗,我听你的语气他老爹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而且居然能让你们花十几年去找他!”

伟哥诧异地转过头问:“你不知道熊霸天的身份?你小子可以啊,我看好你,跟那些意图跟我们攀上关系的人不一样。”

“哈哈,伟哥你说笑了。其实吧,我也问过,只不过他好像不太愿意说,了解的很少,是不是以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祖小一笑着摇了摇头,这话夸得怎么听着有点奇怪?

对熊霸天的身世来历他问过,只是每当谈论到他的家族状况以及为什么会出在那一边大陆时,那个家伙总是会找个话题岔过去,要不然就是回答一些与问题毫不相关的答案敷衍过去,所有问过两次他也懒得再深究了。

前方带路的伟哥突然走到一个小道上,在路边揪了一根红色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然后双手抱在脑后又走了回来。

“那小子是族长的侄子,他老爹是族长的亲哥,地位嘛你说他高他也高,但是你说他低,他也挺低的,不过这都是那小子自己造的。对他来说可能是个不愉快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可就是饭后的笑谈了。”

说着,熊伟还哈哈笑了两声。

“哦?能说给我听听不?”

祖小一来了兴趣,难不成是这家伙的什么糗事?

熊伟毫不在意地说道:“这有啥,哪个不知道?不算秘密。我想他当年跑出去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这小子也挺有志气的,一跑十几年也不回来。”

他摇了摇头,掰着手指开始算了起来。

“我想想看啊,应该是三十几,四十年前的事情了。你应该知道我们祖地关于这个血脉觉醒这个传统吧!”

祖小一点头,“嗯,这个我知道一些,是和这个有关?”

“没错,当年熊霸天十七八岁的样子,算得上是我族的一个天才了,和族长的儿子,哦,就是刚刚那个跑掉的家伙,熊光。他们俩当年基本就是族内年轻一辈的第一第二。”

“结果在从禁地回来不久后就出现了一点意料之外的变故。”

“提前跟你透露一声,这个禁地内,我们的先祖突破妖尊的人很少,留下传承的就更少了。只有两个而且根据记载还是两个脾气很奇怪的先祖,所以当时那一批十来个人进去完全就是靠运气嘛!”

“熊光和熊霸天两人都得到了传承,而且还是同一位前辈的,很幸运啊!那十来人就他们俩人成功了,大喜事!”

“不过他们也是挺倒霉的,不知道是不是先辈是不是在禁地里面留下了什么特别的考验,两人回来后就开始较劲,好像传出来的是两人的传承只有战胜对方后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正巧两人那时又在追求同一个姑娘,然后两人就约定,直接干脆点,谁能得到那个姑娘的芳心,就自愿放弃传承,挺傻的。”

“结果最后那姑娘最后去帮熊光去了,熊霸天心态爆炸,不服找他单挑,不出所料,在接下来不久的一场比试中就失败!”

“传承最后怎么样了我不知道,反正后来熊霸天这小子干的事情就挺丢人的!”

“打架打输了就想着报仇嘛!那时候也不不管传承的事情了,就是不相信那个姑娘会选择熊光,就偷跑出去想再跟他干一架。”

“不过这个家伙的脑回路还是蛮奇特的,他不去找熊光,而是先去找了那姑娘,也不知道他是想干什么,结果一道人家家里面就看见熊光在和那姑娘亲热!”

“像咱们要是碰到这种事情,那肯定是怒火冲天恨不得跟熊光打一架是不是?”

祖小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那熊霸天呢?”

因为熊伟当时也是在巡逻,离事发现场没多远就赶过去看了看,那一幕至今想起来还想笑。

“哈哈,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昏头了,没动手,先是大骂了几声后,然后就跑去粪坑里面舀了两桶粪扑在了熊光的身上!拦都拦不住,当时就闹翻天了,后来没几天这家伙就消失的没影了!”

“不是吧,他这么猛,哈哈哈!”

.....

两人边走边聊,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山脉下,在这儿可以看见山脉的高处,顶端处有一块凹进去的山腹空间,里面有着几栋建筑,样子要比下面的要高级很多。

“上面就是族长住的地方了。”

“嗯,好!”

沿路向上大概走了一百多米后,山脉中突然传来一股异样的波动扫过两人的身体,似乎要将他们看个透彻。

祖小一一惊,脚步顿了顿,神识扫过,他居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啊,不用担心,这是我族的守护熊前辈,他们只是在看看你是不是敌人。”熊伟看见祖小一环顾四周,一脸惊疑的模样,于是向他解释道。

“厉害,我完全发现不了这些前辈的身影!”祖小一赞叹道。

心中暗暗震惊,连他的神识都发现不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些熊是怎么做到的?

来到这山腹的空间内,一道身影在洞口边缘盘膝而坐,身后趴着一只黄色巨熊双眼微闭,似乎在假寐。

而这两者周围,竟有两条像龙一样的小蛇在盘旋!

熊伟走到那人的身边,拜道:“族长,祖小一来了!”

男人睁开眼,身后的巨熊连同小蛇一起消失,道:“行了,你去做你的事情吧!从现在开始,如果有外人想进来,让他们在外面等着。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不行,知道了吗?”

“是!”

熊伟心中有些疑惑,族长这是什么意思?谁会来?

倒退几步,然后转身离开,临走时拍了拍祖小一的肩膀:悄声道:“不必拘束,族长还是很好说话的!”

“嗯!”他点了点头。

眼前这个男人有些看不透,表面上是高阶妖皇的修为,但是却有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就像是另有一只可怕的魔熊在体内沉睡。

熊啸站起身,看着下方的山谷,缓缓开口说道:“你一个人类敢带着九尾狐来祖地,我很惊讶,你能同时把霸天带回来我还是挺意外的。十几年的磨练虽然没有让他的实力成长多少,但是成熟了很多,也是一个不错的成果!”

“那小子说你会来找他,但是从我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你的状况还挺迷的,敢在这个时候出来胆子很大,够朋友义气!不错。”

祖小一刚想开口,但是他还没有说完。

“找既然来了,觉得我大地魔熊一族看上去如何?是弱是强?”

祖小一看向下方,想了一会儿。

说实话,他刚刚在天上飞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大地魔熊这整体的实力并不是强,单就山谷内的这么多人来说,妖君以下挺多的,但是妖君以上就不行了。

整体实力直线下降,妖王暂且不说,顶尖战力妖皇不过十人,和青鸾表面上的数十位妖皇相比差很多!

“熊前辈,说实话,如果单从修为境界上面看的话,恐怕不太行,和王族有很大差距。不过我想这大地魔熊一族能被称为除三大王族外防御最强的种族不是没有理由的,肯定要有常人所不能及之处,我不太了解,所以不好下断言。”

祖小一衡量了一下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他必须得谨慎一点。

“哈哈,你这小子倒是会说话!”熊啸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这番回答虽然没什么独到之处,但也算中规中矩,甚至有一些拍马屁的嫌疑。

“弱,怎么会不弱呢?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发生蜕变了,因为你的到来,给了我们更进一步的希望!他日,我们必将会成为王族,甚至是超越王族!”

熊啸突然豪气万千,一鼓作气的说出了心里话。

“不知道熊前辈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这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呢?”祖小一一脸的问号,这前面海族的事情还没解决呢,后面就来了个大地魔熊一族。

他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救世主转世,不是说得到葬天塔后,世界都将会是自己的敌人吗?怎么好像反过来了?

“哈哈,这个先不急,我们现在也是在研究中,以后会有答案的!”

他挥了挥手说道:“这个话题就此结束,你来我这儿就是单纯为了找霸天?如果你是想见见他还是可以的,想带他走那是肯定不行的。就算我同意,他老爹也不会同意的!”

祖小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单手扶额说道:“之前在妖城的时候,他让我过来救他,说什么会遭遇不测,所以这不忙的时候我就过来看看了!”

熊啸听此也是颇有同感,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侄子他是真没办法管教,根本就不怕他。

“等一会你可以去亲自看一看,死倒是不会,估计是掉了好几层皮。他老爹已经下了死命令,让他在今年一定要突破到妖王才会让他离开族地。这小子天赋不差就是变懒了!”

祖小一不禁莞尔,这熊啸是不知道熊霸天在另一边的表现,短短几天的功夫就足以让他看透这头熊。

不是变懒,简直就是颓废,一头废熊。

修炼好像就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东西,白天驮着他们走一段路就要歇一会儿,一公里的路都要停个一两次!

不是脚疼就是脚抽筋,要不就是吃多了要拉屎。

然后到了晚上休息之后,晚饭吃完了就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还会带着几个咬死的猎物当夜宵,完了倒头就睡,一觉睡到他要去踹他才能醒。

修炼?

不可能!

只有在追捕猎物的时候才能看出他是个巅峰妖君的高手。

“我想你这么急匆匆的赶来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刚在祖地待了一天就到我这儿来了。我猜猜看,是不是让通过霸天帮我们大地魔熊一族帮你对抗九尾狐他们?”

祖小一心中顿感惊讶,他可是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表现,就是来一趟,这个男人也能猜到?

这也太聪明了,感觉好像比很多人类都要聪明!是心机深沉还是说每个种族的族长都是这么有先见之明?

“前辈高见,我来此的目的除了见一见熊霸天之外,确实是有这一层意思。如果九尾狐族真要发难的话,恐怕青鸾一族会略显劣势,如果能得到大地魔熊一族的帮助,也许能让他们多谢顾虑。”

祖小一双手抱拳,郑重地请求。

“哈哈,你太看的起我们了,如果连青鸾都挡不住,我们去帮你又有什么用呢,你来这岂不荒唐?”

熊啸摇头,言语中似有些玩味。

祖小一沉默了一会,说道:“不,并非挡不住,青鸾一族的族长曲阳前辈已经决定与我共进退,所以我想除非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否则最后的结果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况且现在青鸾的领地内,还有白虎前辈监戈在,他也会相助我们。虽然白虎族那边不一定会出手帮我,但是应该会帮自己人。”

说完之后他轻叹一声:“我初来祖地并没有什么朋友,熊霸天算上一个,今日前来自然是想寻求朋友的帮助。虽然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如果熊前辈在权衡利弊之下不愿出手的话我也能理解,毕竟这事关种族日后的发展。”

祖小一笑着说道。

这番话乃是他的真诚之语,事实摆在面前,该说的话他都已经说了。如果是此前他需要前往九尾狐一族得到幻经的话,肯定会要求熊族鼎力相助,但是现在并不需要了。

等时机差不多了,他就直接回到另一边的大陆。

虽然不知道祖地这么些年为什么不直接穿过天河瀑布去那边抓云霜语,但想必一定有原因让他们不能或者不愿意过去,自己只需要借助这个先天条件就好了。

祖小一再次拜手,“前辈,我知道想让你们去站在九尾狐对面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而且此次来并没有时间去准备什么让熊族无法接受的条件,或者是什么能让你们出手助我的厚礼以表心意”

“但是我可以说,如果前辈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日后熊族有需要的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不会推辞!”

熊啸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虽然有空手套白狼的嫌疑,但是心中有几分欣赏之意。

如今的世界,在自身不是蠢人的条件下,有人肯实打实的说话就已经很少了,而能向一个人袒露心声表示真诚的人那就更是稀有。

能有此赤子之心实在难得!

虎啸看向远处开始沉思了起来,他觉得可以一帮。

首先,自己种族未来的发展道路很有可能就在这个小子的身上。

前天族内的两位药师在对熊霸天检查的时候竟意外地发现他体内的血统有进化的趋向,不是觉醒,而是进化!

虽然未来的方向暂时还不知道,但是根源就在这个小子的身上,血契虽然很隐秘但还是被发现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祖小一也不会有这么好的脾气,没有人可以奴役大地魔熊一族!

其次,这小子刚刚提到了青鸾的曲阳,他居然会下如此重赌在这小子的身上,到底是因为什么呢?那个人可不是鲁莽之辈。

再者,白虎监戈怎么又会出现在青鸾一族呢?帮这个小子也就是说在帮助那个狐族的女子。白虎帮九尾狐对付九尾狐?

有点复杂!

....

祖小一看着熊啸,他的心里也在打鼓。俗话说的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刚刚说的白虎族会帮监戈那都是吹的,只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些筹码,也是给熊啸增加一点信心。

在想了一会儿后,熊啸开口了。

“我需要和族内的一些前辈们商议一下,最迟可能会要明天才能给你答复,今日在我这休息一宿?”

祖小一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我去那边看一看熊霸天。”

“好!”

...

离开山腹,来到山下就看到了躺在斜坡上的熊伟。

“伟哥,你还没走?”

熊伟看见祖小一后,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嘿嘿一笑。

“小子,族长都跟你说了什么,你跟族长又说了什么?”

祖小一摇了摇头,“这个不好说,因为事关重大,万一传出去对你们可能会有天大的坏处,所以伟哥你还是别问了!”

“什么天大的坏处?小子,你是不是在唬我?”熊伟露出了满不在意的表情。

“既然你还没走,就劳烦你带我去找熊霸天了,反正我来主要也是找他的!”祖小一拍了拍他的肩膀。

面前这个家伙一看就是个大话精,可千万不能说漏了嘴。在熊啸没有决定之前,要是传到了这些族人的耳中,一定会掀起很多反对之声,谁愿意平白无故卷入别人的战斗中?

“行,那我就带你顺便在这儿逛逛好了,你是族长吩咐的客人,那可得多照顾着点儿!哈哈。”

能有这种清闲事肯定要比看守领地要强的多,就算是遇到了族内的管事们,长老们也不怕!

祖小一笑了笑。

“走吧!”

....

此时另一边的山脉内部,熊霸天化成原形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舌头伸出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短短两天的时间,那肥胖的身躯直接缩水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精神萎靡,眼中透露着老人般的疲惫。

他硬撑着爬出试炼场地,然后趴在一旁的水池边上喝起了水。

旁边坐着的妇人见状赶忙拿起身旁的小篮子,快步赶到他的身边,取出其中用药草碾成糊糊涂抹在他身上的伤口上,有的是结了痂的,有的是破了又裂开的,还有的是刚刚冒出来的。

伤口的疼痛让熊霸天疼的龇牙咧嘴。

“娘啊,你就别涂了,涂了也没用,我还疼,让伤口自己好就行了!”熊霸天在小声抱怨。

妇人揪着他那毛茸茸的耳朵咆哮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娘我给你上药你还叽叽歪歪,要不是我跟你爹说让你轻松点,你现在早就躺床去了,不知好歹!”

接着就是一阵炮轰,但是手上药却一点没停。

如果祖小一在这儿一定会大感吃惊,这么漂亮美丽看上去又十分贤惠的妇人居然脾气这么大!

熊霸天无奈地捂起了靠近他娘的那只耳朵。

“娘啊,我是让你来救我出去的,不是让你回来跟我老爹联合在一起整我的,你看我的小身板都瘦多少了?”他捏了捏自己瘪下去的肚子,看上去十分地委屈。

妇人看到他这副模样也是心软了起来,虽然这个逆子跑出去玩这么多年,但现在好歹也回来了,总不能一直惩罚他吧!

她趴在熊霸天的身上,摸着他的脑袋,怜爱地说:“小天,你爹说等你将肉身磨练到极致,能安稳地从这儿走出来就让你休息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了你好,娘我也不好去说他,你加点儿油,知不知道!”

“唉!”

熊霸天重重一叹,准备在这儿稍微趴一会,反正他老爹出去吃饭了现在也不在。

结果刚闭上眼睛就听到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一声不好,立刻站起身向着试炼场跑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