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罐子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443  |  更新时间:2022-07-28 22:36:47 全文阅读

“天地同心锁!”

“嘿嘿,小子,你有福了,这小姑娘这辈子是跟定你了。”

塔内传出了前辈那打趣地声音。

“啊?”

在曲阳施法完毕后,祖小一感觉冥冥中好像有有什么东西将自己和曲心连在了一起,那种感觉和云霜语签下的血契很像,但又不完全是。

看着可爱的曲心,突然心中就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微妙!

“那是什么东西?”他问道。

“这是青鸾一族用来定姻缘的!双方情投意合,血液融合,爱情天地为鉴。一旦锁上双方恩爱万世,永不会分离!白捡个小媳妇儿,小子,恭喜你啊!”

“....”

祖小一看着坐那儿捏着手,不好意思低着头,羞红脸的曲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人生大事怎么能这么随便呢?

她还是个孩子啊!

自己怎么下得去手?这岂不是禽兽行径?万万不行!

看向了曲阳,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前辈,这这这...不好吧!同心锁....这您怎么能把曲心绑在我身上呢?对她多不公平,还是解开吧!”

“我说到做到,不会反悔的!真不用搞这个!”

曲阳带着异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这小子居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学识还挺渊博!

但是他摇着头说道:“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求最稳妥的方法,而且心儿也没有反对,要不然我也不会在你们身上种下这段因缘。”

“天地同心锁已经种下,解不开的,我也不行,除非你能拥有超越我青鸾始祖的力量!”

“啊!前辈,您看....曲心公主还太小了,我怎么能....”

云霜语虽然在旁边与监戈说着话,但也能听到他们的谈话。顿时一阵冷哼打断了两人,一脸地不悦之色!

祖小一看向她,感觉自己可能要大难临头!

监戈扫了一眼就明白这俩人是怎么回事儿了,笑着拍了拍云霜语的肩膀说道:“男人有个三妻四妾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有实力。这小子以后难不成还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成,总会有独自闯天下的时候,你还能时时刻刻盯着他?”

“哈哈哈,别吃醋了!红颜易逝,你还是先考虑怎么提高自己吧!总不能成为累赘吧!先跟上脚步再说,我看这小子成长的很快!”

曲阳见状也是笑着点头。

祖小一现在有点坐立难安的感觉,于是赶紧岔开话题,看向监戈问道:“前辈,你不是回族内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儿呢?还有青丘前辈怎么看见他?”

听到这话,监戈的笑容渐渐消失,眉头皱了起来。

“我来这儿的原因一是保护你们的安全,二也是想来通知你们一声,青丘珏现在恐怕有点麻烦,出不来。我听说他被狐族的高层给镇压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决议的,但想来应该和涂山森有关系!”

云霜语瞬间就着急起来,也没空再去想祖小一要娶新媳妇儿的事情了,连忙问:“虎哥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听小一说你们不是一起回来的吗?珏哥哥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为什么要把他镇压?”

监戈叹气一声,说道。

“我们确实是一起回来的,因为人类的那四个家伙一直追到祖地附近才放弃离开。祖地里面冲出来与那四人对峙的是我族的刑罚长老曲厉和你们族长的的兄弟涂山森。”

“离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后来我是准备去你们族内找他的时候,才知道的他被镇压了,罪名竟然是什么百年前无视族规带走了始祖的传承者,导致觉醒试验失败!”

“这跟他有个屁的关系,那群老东西栽赃确实有一手!”他愤恨不平地开口。

居然连中阶妖皇的青丘珏都被镇压了!

那些人也太锲而不舍了,百年的时间都没没有动摇他们的意志,可见他们对于云霜语势在必得的决心。

祖小一的心情有些沉重,还是要加快一下找帮手的进度。

“那他会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云霜语忧心忡忡地问道。

监戈摇了摇头,“不会,我想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将你逼回去救他,这样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将你逮住了。”

“那些过来的小狐狸也不过是为了加快这个进程,我看不久之后你就能从他们的口中得到关于青丘珏被镇压的消息了!”

白虎对她稍作安慰,青丘珏的身上可是有着疑似神器的万妖壶,死是不可能死的,也许会遭受到非人的惩罚。

“嗯,监戈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情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陵寰老头出手将你们带回来,恐怕现在青丘云你已经沦为牺牲品了!”

曲阳也开口了,他对青丘珏知道的不多,但是对九尾那些老顽固来说却是知之甚详。

“所以我看你们这几天还是先呆在这里比较好,最起码涂山森那个家伙不敢过来对你们出手,他这些年似乎有点不对劲!”

....

几人并没有聊很久,祖小一和云霜语见时候差不多了也就回到了南宫。

陵寰那老头也不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九尾狐小辈过来挑战的问题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曲阳言明这确实是与狐族那边的约定。

不过他也让两人不用担心,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他会让人暗中出手破坏这个任务!

问了他们来此的目的,但是祖小一没有细说,只是表明会尽快完成然后就离开这里。

南宫中。

两人靠在床上,祖小一搂着云霜语,看着外面的夜景,想着要不明天去一趟熊霸天那儿吧!

这儿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云霜语去做,有青鸾的约定和白虎的保护,相信她不会有任何问题!

唯一可惜的是监戈此举只能代表他自己,并不能代表他本族,要不然那就不用去找熊霸天帮忙了。

“老公,我有件事情和你说。”

云霜语看见祖小一在出神中,亲了他一下。虽然饭桌上曲族长的做法让她很不高兴,但是内心也不得不去接受,监戈说的很对。

“什么事儿?”

云霜语将九圣灵珠召了出来,然后手一挥,魔狐出现,跪坐在床尾看着他们。

“纯狐前辈,先前你和我说的事情,现在你可以和我老公细说,因为这个我确实不好做主!”

女人看了祖小一一眼,“好!”

....

片刻后,祖小一坐过去,神情激动地抓着女人的肩膀问:“你说的幻经是不是《大梦几度春秋》?”

“咦,你知道吗?看来现在的狐族对这门功法的保护太差了,居然连个人类都知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女人摇头,有些不满。

此幻经可是她们狐族最高·也是最强的功法,别说外人就算整个族内也不应该让很多人知道。

因为这功法太邪门了,邪门到好像这部功法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会让人不知不觉的在修炼的过程中迷失在经文自己产生的幻境!

最终被耗尽生命凄惨死去。

“《大梦几度春秋》?”

云霜语心中产生了一丝疑虑,问祖小一:“你来这儿就是为了这部功法?我自己都不知道这功法的存在,你居然知道?谁告诉你的?”

“额.....这个,这个,其实是我意外地在某一本地摊上卖的古籍上看来的,那摊主看上去是个隐世的高手,特意告诉我的,说是和我有缘!”他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编了个看上去很合理的理由。

这个女人的心思太细腻了,差点儿就露馅了!

“隐世的高手?”

云霜语捉摸了两下,听上去有点儿玄乎,但是也不乏有这种可能。

“嘿嘿,是呀是呀!”他干笑了两声。

女人奇怪地看向祖小一,问:“你又不是我九尾狐一族,要这部功法干什么?你是不能修炼的!”

祖小一摆手,“这个你不用担心,如果你把这部功法交给我,我就答应帮你找你的夫君青丘白道。”

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身上居然有这功法,要是早点儿知道,那还跑过来干什么?这怎么就没想起来问一问呢?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不,你只有帮我找到我夫君我才能给你!小子,你是不是当我是笨蛋?”

纯狐姬摇头,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儿,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把戏简直不入流!

“那你先给我一半,等找到你的夫君后再把剩下的一半给我,怎么样?没有跑腿费就想让我帮你干活?”祖小一知道这个女人不会答应,但他可不是个会吃亏的主儿。

纯狐姬盯着他看了一会,“反正你也修炼不了,行!那我就把前半部分的幻术当做报酬,不过你要发誓不能传给外人,不过你的媳妇儿不在此列,她可以修炼,因为她的体内有白道的力量,修炼此法反而会事半功倍!”

她看向云霜语,眼神中有些复杂。那里面既有她夫君的力量,也有她的力量,要不然她也不会想借助云霜语的躯体重生了。

唉!

“我先传给你吧,这功法的内容太庞大了,我没那么多精力!”

....

祖小一满意地看着自己识海内的经书,然后心神回到外面。

看着有些虚弱的纯狐姬说道:“说起这个功法,现在我有点儿奇怪。为什么你修炼了这功法为什么还会被心魔反噬?这不是专门修炼心境的功法吗?你是不是修岔了?”

听到他的话,纯狐姬有点儿莫名其妙。

“谁告诉你这是修炼心境的功法?既然是幻经,那自然是修炼幻术的功法!这里面的每一个幻术都足以逆天,参悟都来不及,修炼什么心境?”

“嗯?有点儿奇怪!”

过了一会儿后,祖小一想到了什么,看她要回到灵珠内,急忙拉住了她的手。

“等一下,你说这是专门修炼的功法,那就是说你还没给我的下半部也是幻术?你修炼的真的是九尾狐族内完整的幻经?”

“当然!不是完整的我修炼干什么,废话连篇!我要回去休息了,等你日后有了白道的消息再来找我。”

说着,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

祖小一的脸上露出了神秘莫测的笑容,说道:“可是据我所知,这《大梦几度春秋》从本质上来说并不是修炼幻术的功法,而是用来专门修炼心境的。幻术只不过是附带的。换句话说,你们族内的功法是残缺的!”

此话一出,纯狐姬僵住了身形,猛地转过头,秀发在空中飘荡轻扫过他的鼻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族的最强幻经怎么可能是残缺的?难道也是那个所谓的隐士高人告诉你的?小子,话不要乱说,你说出这话就意味在骂我狐族的先祖都是蠢货!”

她的双腿在床上一步步迈动,最后直接凑到了跟前,那距离再近一点就直接亲上了。

纯狐姬有些生气,当年她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修炼这最强幻经的机会,怎么可能只是残缺的,而是还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

祖小一有些无奈,跟女人想解释一件她们已经认定的事情是十分困难的,尤其是在他不了解当年这个女人是什么情况的情况下。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这确实是事实。不用怀疑,这自然也是那位隐士高人告诉我的!”

见云霜语那疑问的目光又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他赶忙解释。

“哼,那就等你找到真正的幻经再来跟我说!小子,我劝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要随意地做判断,如果这句话被九尾狐族的先祖知道了,你会死的很难看!”纯狐姬说完头也不回的回到了九圣灵珠内。

祖小一看向云霜语,摊了摊手。

...

第二日一大早,祖小一先是去拜访了曲阳,问了问有关大地魔熊的信息,然后就展开凤凰双翼直接离开了这里。

自己飞行的感觉就是爽!

根据曲阳所说,大地魔熊的领地在西北部,而且还是在白虎一族的上方,某个山谷中,绿草地,有河有森林。

在祖地内所有的熊族中,这一族留在祖地内的数量不是很多,很多都是分散在大陆各处。这里大概只有三四千头的样子,远不能和三大王族相比!

因为他们每一族的族人数量都在万人以上,就拿人数最少的白虎一族来说,他们的总人口也有差不多一万五千左右,而最多的九尾狐一族足足有两万多人。

差距很大!

....

高空飞行,祖地的样貌清晰地出现在视野里,他不知道这祖地到底有多大,但是很美,可以用美不胜收来形容!

没有经过人类的破坏改造,基本上都是保留着大自然原来的面貌。

高山耸立直入云霄,绿植遍布,百花盛开。

放眼望去,地貌多样各有特色,其中以平原,山地,丘陵为主,当然还有一些盆地和高原,至于荒地和砂石地貌则很少。

妖兽们在其中不断走动,颇有些怡然自得的味道。毕竟祖地相比于外界来说,要安全无数倍,家园之中自然要自在一点。

曲阳告诉他不可以从祖地中心飞过去,因为那儿是禁地,所以只能绕行。

最终决定从北边绕过去,南边是九尾狐的领地,一不小心闯进去就不妙了!

飞了一段时间后,他扇动翅膀开始绕行。

看向远处那一大片被云雾笼罩的地方,那儿就是禁地,不过看上去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地方,顶多就是地势高了很多。

云雾外围是一圈连起来的的大山,再外面就是一片浓密的森林,里面并没有任何妖兽占据。

听曲阳说,这外面的森林既是用来防止外面的人乱闯,也是为了防止禁地里面的东西出来,里面埋葬的除了各族的先祖,还有一些非常诡异的东西!

至于是什么东西,他最后并没有说。

就这样一直飞,等他来到正北方的时候,他看到下方居然有一个超大的湖泊,延伸出来的一条宽阔的河流弯弯曲曲一直通向东方大海。

湖泊周围被清空出来一片空地,上面有着一些小房子,还搭着一些大棚子。人很多,来来去去,声音有些嘈杂,好像是个市集!

有人不断从湖泊中冒出半个身子,然后挥了挥手,岸边就有许多人跳下去拉着好多个大包裹大箱子上来。

他有些好奇,这是在干什么?

为了不引人瞩目,他落在了一个稍远的地方,然后朝那边走了过去。

路上有一些半化形的妖兽,看上去实力并不怎么高,赤裸着上半身在搬运着物资。他凑过去看了一眼,里面好像都是一些海里面才会有的东西。

有一些鱼类,龟类,螺类,贝壳等等。

还有一些软体动物,像是水母,章鱼,海参,鲍鱼等等。

都是一些较为低级的生物,没有自主意识,不具备修炼的条件,难道是打捞上来吃的?

等走到了里面,他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还有在海内生活的妖族。

在地面上生活了十几年,听是听过,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没有比这更稀奇的事情了。

观察了一下,这些人形形色色,下巴上长须的,背着龟壳的,脚上长蹼的,肋骨处有鳍的,手是蟹钳的.....但基本上跟陆地上的妖族一样,有完全化形的,有半化形的,浑身上下充满了湿润的水气,有的还有一些腥味儿。

蓝色皮肤,白色皮肤,红色皮肤,绿皮肤什么颜色都有!

有的化形后很漂亮很帅气,有的化形后则是丑到没边。

他看到一个,应该是乌龟化形的老头,五官都扭到一起,牙也不知道掉了几颗,身上还有着一颗又一颗的大瘤子,居然搂着一个买貌如花的蛇妖在买东西!

这里的人似乎都看习惯了,没有一点儿排斥的反应。

在这片嘈杂的地盘上穿梭,这里大概分为两个区域,一边是专门卖大海里的东西,另一个则是专门卖陆地上的东西。

大陆上东西没什么稀奇的,灵丹,兵器,瓶子罐子,功法,雕塑,木盒,发簪,胭脂.....甚至就连尿壶都有,乱七八糟一大堆。

海里的稀奇东西就很多了,熠熠生辉的珍珠,五颜六色的海宝石,许多散发着浓郁灵气的铁矿石,如琥珀般的珊瑚,紫色的海草等等。

还有海族修士们的东西,那种奇奇怪怪好像身体一部分的兵器,特别的修炼功法,褪下来的爪子,断掉的腿,眼睛等各种器官。

祖小一看了一圈,买了不少东西,都是一些在陆地上非常难见的铁矿石,是炼器的好材料。很多他都没见过,但这并不妨碍他作为铁匠的直觉。

“你等一下,前面那个乌龟的摊子上有个没有盖子的铜锈小罐子,你把它买下来,是个好东西,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来的!”

塔内传出了前辈的声音,有些惊讶。

“嗯?我看看。”

他蹲在了摊子前面,伸手在里面拨来拨去。这一大堆破破烂烂,锈迹斑斑的钟鼓乐器,还有不知道从哪个淤泥地墓葬洞里挖出来陪葬品,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臭味。

“哎哎哎,小子,你干什么?不买不要乱碰,这每一个都价值连城,碎了一个你给我打十辈子的工都买不起!”

哐当哐当地声音响个不停,灰胡子的老乌龟看不下去了,连忙伸手阻止了他,眉毛·胡子乱舞,一顿呵斥。

“谁说我不买?你这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面都是泥,要不就是一层锈,原来的样子还能看清吗?我不仔细看看怎么信?万一买到假的怎么办。一点卖相都没有,难怪你没生意!”

祖小一也不客气当场回怼。

“什么?你说老夫买的是假的?”他的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脖子伸的老长,那比绿豆大不了多少的小眼睛怒视着祖小一。

“小崽子,我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在这人卖东西了,有眼无珠,一边儿玩去,别妨碍老夫的客人过来。”

“有缘者自得,你懂个锤子,一边去!”

说着,拿了个木棍就开始赶人。

祖小一再翻开一块铁片后终于找到了那个罐子,想拿起来,却一不小心脱力,这还挺沉!

“老头,这是啥?一个破罐子这么重,你是不是在里面掺什么能增加重量的玄铁了?可以回家压菜缸。咦,这一串铃铛看上去也还行,怎么少了一个?勉强勉强。哦,这个碗还是金色的,回去给我的坐骑吃饭还不错!”

“老头,我要这三个了,一共多少钱?”

他开始故意找事儿。

见祖小一如此诋毁自己的商品,老头十分气愤,手中木棍直接敲在了他的头上。

“小子,你在放什么屁?我这三样东西可是宝物中的宝物,这是通宝罐,用来收取天下宝物的,这是覆海铃,能控制海流的,这是镇天金钵,用来镇压敌人的?”

“你这啥也不懂,滚!”老头一挥木棒,大声呵骂。

祖小一直接张开五根手指,“五十万灵晶!”

“嘿嘿,卖了!小子识货啊!”

老头一听瞬间变脸,比翻书还快,手脚麻利地将三样东西装在了一个结实的布袋子中放在了祖小一的面前。

“慢着,我出八十万!这三个东西我要了!”

一道欠揍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伴随着一声女子的轻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