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宿命难断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197  |  更新时间:2022-07-22 23:49:02 全文阅读

战斗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祖小一身后的那双翅膀给吸引住了。

因为这根本就不像是在这世间能存在的东西,绚烂的光芒就连星辰也要黯然失色,金黄色的火焰轻轻一扇就将虚空染成扭曲地红色粘稠状。上面流淌着神秘莫测的纹路,浑然天成,似乎蕴含着至高莫测的大道之力!

美已经无形容,更多的是来自内心对这翅膀的敬畏!

熊蛮直接惊讶到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刚刚还感觉到这小子身上并没有妖族的气息,谁知转眼间居然冒出了这种状况!

这已经不是有没有妖气的存在了,而且这小子现在展现出的姿态就好像传说中的妖祖一样!

那到底是哪一族的翅膀?

竟然会有种让他都要臣服强烈冲动,要知道他可不是禽鸟一族!

跨越物种的威压,若不是他的修为深厚,此刻已经跪下了!

至于他带来的两个小辈则是一脸地震撼之色,他们不得不运转魔熊血脉才能降低这种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镇压之威!

怀中的云霜语的眼中也是露出异彩,她都不知道祖小一什么时候掌握了这种力量,很熟悉,从前似乎只是以火焰的形态展示,现在看来更近一步了。

通过心灵之间地密切联系她可以感觉到这股流淌在祖小一体内的妖力十分精纯,带着古老的岁月感,让体内的九尾狐始祖血脉都有被压制的趋势!

轰!

轰!

就在熊蛮准备开口询问祖小一这小子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两股皇者之威几乎在同一时刻降临。刹那间天地失色,仿佛天雷的一声炸响,本就暗沉的天空变得更加深沉了,有种天将覆的恐怖之感!

只是下一刻,这片天空就被两股异样的红光充斥,一种带着妖异邪魅之感,另一种则是带着几分神圣的意蕴。

那滚滚而来,如同天威的压力顷刻间降临在每个人的心头,几乎所有人都在瞬间跪服,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

纵然是主宰大陆的人类!

来的居然是两位巅峰妖皇,右十兵的心也沉了下来,这是什么情况?是什么吸引他们前来?

随即目光一转,看向了祖小一,难不成是因为他?

而熊蛮心中则是十分震惊,在妖尊不出手的情况下,这二位绝对是整个妖族战力巅峰的存在。即便同境界的妖皇,也没几个是他们的对手,都是不知道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了!

他们怎么来了?

“老火鸟,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不止他们惊讶,就是赶来的九尾狐族的涂山森也十分意外。按照他的认知,这个糟老头子应该没有任何事情会影响到他喝酒睡觉才对。

不是青鸾却能一直待在青鸾的领地内,来历神秘,就是青鸾的妖尊对他也不甚了解。

境界虽是巅峰妖皇,但却没人知道实力真正深浅,有点像卡着故意不升一样。

成天无所事事,也不知道到底活了几百年,反正比他年纪还大!

“嘿,涂山小狐狸,你比我早走怎么会跟我一起到这儿呢?是不是长时间没活动筋骨了,生锈了?哈哈哈!”

红发老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将目光放在了祖小一的身上,更准确地是在看他身后的那双凤凰双翼。

“哦,这真是上天开眼了,看来真不是我喝多了!”老头眼中有符文一闪而过,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涂山森心中一凛,这老家伙居然知道自己出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个背负双翼的少年吗?

有点儿不对劲?

刚刚他的心思基本放在了下方的那个拿着九圣灵珠的女子身上,现在看去,这少年体内竟有着如此浓郁的妖族血脉,甚至比族内接受觉醒的小辈还要强上数倍!

那自然而然透露出来的神性波动,难不成是哪一种传说中的神兽后代吗?

涂山森仔细看了看后,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这小子不去祖地也就罢了,否则日后绝对会对他九尾狐一族掌控整个祖地产生极大的阻力,甚至还会影响他们的后续计划!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然后他又看向那名女子,九圣灵珠在其身旁不断旋转,这就是当年那个逃出去的小女孩吗?

才中阶妖君?

不过那体内的血脉是怎么一回事儿,好像发生了某种未知的改变。

.....

祖小一看着这天上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影,那铺天盖地的皇者之气让他不禁色变,这就是巅峰妖皇的力量吗,比青丘珏和监戈合起来都要强上近百倍,仅是释放出的威压就让他整个人好像被禁锢了一样!

“左边那个是我九尾狐族的前辈,我记得他,是以前执着于觉醒计划的那批人之一,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云霜语在祖小一的耳边悄声说道,语气十分紧张。

她站在了祖小一的的身后,低着头,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身子有些微微地颤抖。

“都过去这么久了,难不成他还会将你带回去做实验不成?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就算他是妖皇。”

祖小一眉头皱了起来,他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祖地的巅峰强者。本来还想着一步一步慢慢来,看来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就在他思考着怎么办的时候,天上其中那个红头发的老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笑眯眯地说道:“小子,要不要跟我去祖地,我可以教你修行!”

此话一出,众人再惊!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堂堂妖皇要收一个从瀑布那边过来的人类小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这小子有什么资格?

“啊?”

祖小一心中一惊,他都没反应过来,这老头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的?

“前辈,十分抱歉,我还没考虑过拜师学艺这种事情,再说我也不认识您,您说这话也太突然了一点!我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不知道这老头打的什么主意,出于谨慎考虑他只能先拒绝。

“别别别,先别急着拒绝,老头子我可以先自我介绍一下,陵寰!”

老头笑眯眯地摆着手,咧着嘴一股浓郁的酒气传出,祖小一不禁屏住了呼吸。

他看向了后面的云霜语,眼神中带着一丝惊讶,他在这小狐狸的身上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除了凤凰的精元之外,居然还有那绝世罕见的真龙精元,这是从哪儿来的?这世界能出现凤凰血脉已经是极限了,怎么还会有真龙出现?

这时,一道声音在祖小一的脑海中响起,“小子,小心了。这人不是这一界的,是一只朱雀的分身,很厉害,压制了自己的实力,有可能会看穿你身上的龙凤之力。”

“不过不用太担心,他不会猜到那是祖龙的力量,更不会知道葬天塔!”

“单纯给你提个醒,注意点儿!”

祖小一心中大惊,这信息量太过庞大,他这短短的时间还无法完全吸收。

朱雀?

于是急忙问道:“前辈,什么叫不是这一界的人?那他是哪儿的人?”

“这个日后再说吧!”

....

“嘿嘿嘿,小子,我在和你说话,你居然还敢走神?”陵寰抬手在祖小一面前晃了晃,这要是别人敢这么不尊敬他,早就给他捏死了。

“嗯?陵前辈,抱歉,刚刚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在震惊中,我在想是不是要重新考虑一下?”

祖小一立刻反应过来,十分诚恳地开口道歉。

不是这一界的人,朱雀,还压制了实力,用脚趾头想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要不是有前辈的提醒,恐怕会给自己添很大的麻烦。

“嘿嘿,算你小子识相!你要是跟我去祖地修行,我可以保你....的这个小媳妇儿安然无恙,怎么样?”

陵寰话锋一转,对准了云霜语。

祖小一听后眉头微皱,有些不悦地说道:“不知道前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媳妇儿我自己会保护。”

老头脸上浮现异色,笑着反问:“就凭你这聚气境的实力?难道你不知道你身后这个小狐狸的身世?涂山森那个小家伙就是来抓她回去的!”

别看他平日里像个废人,但是这祖地发生的事情就没有一件他是不知道的。

听到这话,祖小一就明白了,心情微沉。

回头看了一眼云霜语,只见她脸色有些发白,眼中尽是惊慌之色。

担心的事情还是应验了!

不过祖小一也没有听信这老头的口头承诺就盲目答应下来,毕竟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就是这老头既然是朱雀,那就和九尾狐完全搭不上边,如何能保她安全?

....

另一边,涂山森没有急着过来,反正人也跑不了。他先扫视了一下地面的众人后,来到了右十兵和熊蛮的身前。

而这时,远处一位老者和一名中年人也急匆匆地也赶了过来。

....

“行了,你们走吧!”

他在听完事情的经过后将那赶来的梅长老和剩下的几个人类又全部赶走了,要不是顾及到神玄殿的面子,这妖城又怎么会让人在这儿值守?

还想让他给百兵道场一个面子,什么东西?

“多谢妖皇前辈出言相助,那我等也先告退了!”熊蛮恭恭敬敬地向涂山森行礼后,拖着熊霸天就离开了这儿,也不理会他的恳求。

情况甚是危急,所以在自救无果的情况下,熊霸天不得不大声喊道:“祖小小子,快点来救我,来迟了我就没了!”

“你在说什么屁话?”

这一道声音在有两位妖皇在场的局面下是显得如此突兀,吓得熊蛮直接上手敲晕了他。

....

“老火鸟,你的话说完了没?赶紧让开,别妨碍我带人回家。”涂山森说话间已经站在了陵寰的身后。

云霜语听到这句冷漠的声音,身体颤抖更加厉害了,抓着祖小一胳膊的手指关节已经发白,那遥远的记忆后有如噩梦一般重新出现在脑海中。

姐姐涂山琳吐血发狂,魔化杀戮的场景;白布裹尸,匆匆下葬的场景;在那些老人冷酷的交谈声,自己被绑上祭台强行接受觉醒的场景....一幕幕痛苦的回忆再次涌上心头。

“啊!”一声尖叫。

云霜语蹲在了地上,双手抱头,眼中不断有害怕的泪水流出,体内的灵力开始暴动,身边的九圣灵珠也开始产生一股股暴动的能量,黑斑出现在内部散发着魔性的气息。

祖小一大吃一惊,这是怎么了?连忙蹲下身将她抱住,不断安慰她的情绪,拍在她后背上的右手一阵绿光闪过。

“你看看你,毛躁什么?急什么急?没看到我在跟这小子谈话吗?”

陵寰有些不满,他正和祖小一聊得好好的,这家伙非要走过来插一嘴。

涂山森一声冷哼,道:“那你去聊你的!”

说着,伸手直接向云霜语抓了过去。

“青丘云,是时候跟我回去完成你那还未完成的使命了!”

“不要,我不要跟你回去,你不要过来!”愤怒地嘶吼声下是一颗畏惧到极点的脆弱之心!

嘭!

一声炸响。

云霜语的九条尾巴瞬间露了出来,红白之光闪过,它们齐刷刷攻向了涂山森。但是却被一只手挡下,狐尾的攻击落在了地面上。

“哼,百年多的时间,始祖的力量连同这九圣灵珠居然都没让你突破到妖王的境界,看来你已经没有资格再拥有他们了,跟我回去吧!”

涂山森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再次伸手向云霜语抓去,空间在这一刻仿佛都凝固了。

这不是错觉,而是妖皇对天地的掌控!

但是这次迎接他的却是一道凌空剑势,黑剑在手,猛地斩下。

星空浮现迅速坠落,星辰高速转动,发出响彻天地的轰鸣声,一片星海携以无穷的威势直接倾轧而下,虚空都被剑势影响而产生变形。

凤凰与祖龙的身影在其中相互缠绕,凤鸣龙啸,阴阳相生,化作一道璀璨的剑光朝着涂山森直接飞去。

旁边的陵寰看到这一幕直接睁大了嘴巴,那竟然是真龙的龙力!

龙凤齐聚,居然是在一个人的身上!

“不自量力!”

涂山森看着这一道剑光,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手中妖力凝聚,以掌化刀,在皇道之意的加持下,无物不破,一掌挥下。

噌!

星空剑势瞬间被破,然后他屈指一弹,一道妖力呈丝线状射出直接撞击在祖小一的胸膛,将其打飞出去上千米远,最后轰然撞击在城墙上!

巨响将附近值夜的守卫都吓了一跳。

“嗯?”陵寰冷着脸抓住了他那还想再次抬起的左手。

“小子,你好像不把老夫放在眼里,知道老夫要把他带回祖地,你还敢有杀他的心思?再者,这小姑娘是我那准徒弟的媳妇儿,他没同意岂是你想带走就能带走的?”

说着,右臂一震,单手划过,一道毁灭性的赤炎成弧状直接破碎虚空向涂山森攻了过去。

“老火鸟,你想跟我动手?”涂山森眼中紫芒闪过,右手变为狐爪,妖力隔空直接捏住那道赤炎并将其粉碎,然后寒声说道。

“如果你这小狐狸觉得皮痒的话,我不介意帮你按摩一下那九条尾巴!”陵寰作势撸起了袖子,身上顿时涌出滔天的朱雀神火,赤炎漫天,一只神武霸道的鸟儿飞出!

“是吗?看来确实是很久没有和人交手了,我都忘了自己还有这森罗神狐的的名号了!”

只见涂山森的九条红尾猛然伸出,于虚空中舞动,光芒缭绕,周围的环境瞬息变化,一重又一重的幻象开始叠加,最后定格在一道森罗炼狱之景。

一道九尾妖狐的魔像出现在身后,但诡异地却是这魔像居然呈现千手之姿!   

神圣中带着邪恶!

生灵哀嚎,枯骨遍地,炼狱之火不断喷发。岩浆在脚下不断流淌,被无数锁链锁住的人,魔,妖皆是挣扎着逃离那岩浆之海,但是刚冒了个头又被底下的什么东西给拽了下去了。

两人之间是一座浮桥,不断有鬼手之影幻现。

陵寰看着这幻象,内心还是有些慎重,他知道这是假的,但是却感到异常的燥热,那嘶吼之声仿佛魔音一般不断灌入脑海。

这小子还挺厉害!

涂山森看着他那迟疑不定地样子,不禁开口嗤笑道:“老火鸟,不是怕了吧,这才仅仅是第一重而已,我还没有发动呢!”

陵寰笑了起来,这点幻象就想让他怕?

“哈哈哈,好,今天就让我来看看你这森罗重影之像有多厉害!南明离火,现!”说着,双手掐动法诀,朱雀一声嘶鸣,赤炎尽数回归身体。

双翼展开,身躯瞬间增大千百倍,一道纯白的火焰从口中喷出,向着幻象扫去。

涂山森也不落后,妖力纵横,印决当空,身后的千手九尾魔像睁开了紫色的双瞳。整个环境顿时就像是活了一样,天地刹那间颠倒,勾魂锁链降下,无穷恶鬼,炎魔纷纷浮现咆哮着向陵寰攻了过去。

两人身影也瞬间消失,向着对面冲了过来。

就在这蓄势一击即将碰撞的那一刹那,一道撕裂苍穹的白色剑影从天际瞬间坠落在二人之间。

轰然炸响,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中,他们竟直接被震飞。

那是什么力量?

剑影之身闪烁两下之后便消失不见,似乎只是警告之意。

两人从地上站起,一缕灵光留在原地,微薄的意念传出,“妖城禁止争斗!”

“哼!”涂山森摆袖,向着躺在地上的云霜语走去。

陵寰看着这灵光,似乎若有所思,但是他下一刻就来到了涂山森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老火鸟,我劝你不要管的太多,不然的话青鸾一族也保不了你!”

涂山森看着这个冥顽不灵的老头放下狠话,他九尾天狐一族绝对有实力干掉这个老家伙。

“呵,你当老夫是吓大的?我今天就站在这儿,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陵寰一摆他那红色的头发,看上去霸气又风骚。

涂山森看着这个老家伙,想动手但是忍住了。眼下传来一阵异动,那被他打飞千米之外的祖小一居然瞬间又出现在云霜语的身边。

他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身法?自己居然没有一点感觉。

祖小一只感觉自己离死亡就差那么一点了,巅峰妖皇的力量居然如此恐怖。那一指的力量直接破了祖龙之躯和虚无体!

好在世界树在最后关头挡下。

“噗!”一口鲜血喷出,他手持黑剑直接跪在了韵霜的前方,挡住了她的身子。

身前的大洞在缓缓愈合,但是效果似乎有点慢,身躯瞬间燃起凤凰神火,世界树生命之力也在不断进行修复。

“同是九尾狐族,我尊称你一声前辈,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想强行带走我媳妇儿,那就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低沉的话语从口中发出,祖小一抬起头缓缓站立。

涂山森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小子,不由露出一丝嘲弄之色,“小子,不要把自己想的太厉害,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就算再坚挺,也不过是徒劳。”

“她既然回来了,就一定会回来终结自己的宿命,小子,你是拦不住的!”

祖小一低下头看着被震晕过去的云霜语,说道:“这个不牢前辈挂心,他日我会带她亲自前往九尾狐一族的祖地斩断宿命,从此和你们再无瓜葛!”

一道豪言壮语响在涂山森的耳边,就像是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开始大笑起来。

旁边的陵寰也是一脸地惊讶,他看着祖小一,随后又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身有龙凤之力,但是想在短时间内对抗整个狐族并不现实。

这小子在发什么神经?

看着面前这个神色坚定的少年,涂山森逐渐平静下来。

“小子,今天我暂且放你一马,青丘云我也暂时留在你身边。不过从明天开始就会有人来找你,如果你觉得自己很强的话,那就尽管放手去做好了!不要想穿过瀑布离开,也不要以为青鸾和这老火鸟能一直庇护你们。”

“在祖地的范围内,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我盯在眼中!”

“我在祖地看你什么时候来!”

“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大笑声,涂山森消失。

陵寰拍着祖小一的肩膀,说道:“有志气,也有胆量,就是太蠢了点!”

“多谢前辈出手帮我!”

老头摇了摇手指,“我可不是没有条件的,你要跟我青鸾一族去修行,这下可容不得你拒绝了!”

祖小一吃力地抱起云霜语,回到:“好!不过我不会呆很长时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