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所取何物?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820  |  更新时间:2022-07-19 22:45:35 全文阅读

两人一熊来到了一棵非常粗壮的大树下,祖小一抬头看着那建造在树干上的小木屋,还挺别致!

被绿叶,树枝和鲜花掩盖了身形,虽然看上去很突兀,但是在这附近不失为一个藏身的好地方。

“你在下面等我,或者自己出去找吃的,明天再走吧!”祖小一对着熊霸天说了一句后抱着云霜语直接展开双翼飞了上去。

熊霸天哼唧了两下,这小子还挺骚包,不过这翅膀确实漂亮,并且充满了神秘感。一出现,空间都充满着祥瑞之气,神圣中又带着可怕的毁灭之力!

“小子,你要干什么?磨磨唧唧那么长时间,我还要等你到明早?我TM睡哪儿,也没个洞?”它在下面吼道,虽然看上去不满,但是心中却在窃喜。

祖小一这话让它不禁有了小心思,要是趁这个机会逃跑的话....

“我媳妇儿是时候要醒过来了,要不然后面的路会不太方便。我警告你别想着跑路,到时候我一个念头你就得乖乖滚回来,到时候血契的力量....哼哼.....你是知道的!”

他站在小木屋外面瞪了它一眼,然后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谁管你!”

熊霸天的心思顿时活络起来,这契约的力量再强那肯定也得有个距离吧。等他借用土遁的神速逃走后,这小子就算反应过来也来不及了。

嗯....现在不行,一定要要等他精神松懈的时候!

于是,熊霸天开始在这附近转了起来,并且在不经意间慢慢远离这小木屋。他在感知这血契感应的强弱,看看这东西的极限距离到底是多远。

屋内。

祖小一当然能感觉这头熊的意图,这点小心思他都不好意思点破,太幼稚了!

他估计这血契的作用范围很可能是整个大陆,无论被施法者在什么地方都能让施法者感受到,就好像那曾经吞服了他血液的白鹰和大鹏一样。

他现在虽然不在飞云皇朝内,但是依旧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两妖兽在秋石城和苍岚城的方向,虽然经常进行小范围的移动,但是都没跑远。

没用!

心思回到云霜语的身上。

这屋里有一张小床,桌上有一些瓶瓶罐罐,角落中一团灰烬。几张破损的丹方和一些枯萎的药材,看样子很可能是哪个炼药师临时的住所,有不少灰。

眉心开始发光,识海中的小人走了出来,然后进入了她的识海。

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很平静,就是云霜语的神识化身由人变成了一个小狐狸,这样看上去能恢复的更快一点。

祖小一施展秘术对着小狐狸里外检查了一番,消耗的精神恢复了很多,也不是很虚弱,就是在沉睡,

淡淡一笑,手放在了小狐狸的头上,一股柔和且明亮的魂力开始进入将她慢慢唤醒。

过了一会儿后,那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而后鼻子吸了吸,嘴巴也张了张,似乎在打哈欠。

眼睛最后睁开,先是张开了一条缝,而后全部睁开,红色的眼珠在滴溜溜地转着。在看到祖小一后,很开心地样子。眯着眼,咧着嘴,在他的怀里翻了个身然后又上来蹭了蹭他的脸。

“我在外面等你!”

祖小一轻声说道,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神识小人消散回到了自己的脑海中。

回过神的他坐在床边,笑着等待缓缓睁开双眼的云霜语,伸出右手替她拨弄了一下额头上散乱的头发,又蹭了蹭那光滑的脸蛋。

“老婆,睡了几天舒服不?”

云霜语眨着漂亮的眼眸,撅着红唇,脸上挂着笑意,像个小女孩一样朝他伸出了双手。

祖小一嘿嘿一笑,弯下腰,亲上了那诱人的小嘴。

...

在温存了两个时辰后,祖小一躺在床上搂着云霜语。

“我不让你杀了那只魔狐,其实是因为她本性并不坏。在她想与我融合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记忆,你能猜出来她的身份吗?一定会很让你惊讶的!”

她抬起枕在祖小一胸膛的脑袋,然后亲了一下他的侧脸。

“她的身份?我只知道她是你狐族的某位先辈,是一个倒下心魔下的失败者而已,难不成她的来头很大不成?”

云霜语在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缓缓说道:“嗯,她其实是千年前的人,乃是我族最后一位圣狐青丘白道的妻子,纯狐姬。当年两人皆是我狐族最顶尖的天才,也同时达到了魔狐蜕变圣狐的最后一步,九根尾巴中八根尾巴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

“只要继续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早晚会成为圣狐,那样对于我狐族甚至是整个妖族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令人激动的事情。”

“但是就在两人即将成功的时候,纯狐姬出了问题,准确地来说她的心魔发生了不可思议地变化,突然暴起,冲破了那封印屏障并吞噬了她的心智。在最后关头,为了不让八根金色尾巴的力量被吞噬成为魔化的养料,直接渡给了正在突破的青丘白道。”

“青丘白道得到力量后顺利铲除心魔成为圣狐,但是纯狐姬却彻底堕落成了强大且邪恶的魔狐为祸一方,最后被镇压在禁地中,一直到肉体消散!”

祖小一抓住她的手,皱着眉头问道:“有点奇怪,为什么那个叫青丘白道的家伙都成为了圣狐,不去救曾经身为他妻子的纯狐姬呢?我想圣狐应该会比魔狐强大很多倍吧!”

“而且这纯狐姬怎么在那关键的突破时突然心魔暴起呢?是不是因为什么外力的原因,或许根本就是青丘白道在暗中捣鬼让她无法修成圣狐,为了让自己成为圣狐而不择手段?”

对于祖小一的提问,云霜语也表示不是很清楚,因为那魔狐纯狐姬的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这种变化的具体原因,但是应该不是你所说的的这种情况,在纯狐姬的记忆中,青丘白道是一个非常儒雅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如此心机且不择手段的人。”

祖小一对此不置可否,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件事情绝对和那个青丘白道脱不了关系,成为圣狐难道就代表他就是一个圣人了?

笑话!

不管前面表现的再好,越到最后就越会暴露自己的野心!

“不说这个了,纯狐姬被你困在哪儿了?我觉得她可能会需要我的帮助,因为她也想知道当年为什么会发生那种让她措手不及的事情?”

云霜语坐了起来,衣衫从身上滑落,顿时春光一片。

祖小一有些无奈的给她披上衣服,说道:“这魔狐可是想占据你的身躯甚至还想毁了你的识海来威胁我,可见她绝对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家伙,甚至无所不用其极,你可不能乱来,要不然那我可就要担心死了!”

云霜语听后露出了甜蜜的笑容,扑倒在他的怀里,说道:“没问题的,她被你打伤后实力一定退化了很多,不会再发生那种事情的,再说了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我的!”

祖小一笑着搂着她,“那是自然喽,我不保护你保护谁?魔狐就在你身上的灵珠中。”

“咦!你会用我这灵珠吗?她怎么还被封印了,这是你做的?”

云霜语将九圣灵珠招了出来,但小脸上很快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额.....”

祖小一不知道怎么说,到底要不要告诉她青丘珏的存在呢?之前听青丘珏的话,好像有点不想让云霜语见到他的意思。

但是此行去祖地,这俩人一定会见面,似乎提前说一声也不是什么坏事!

见到祖小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云霜语直接爬到了他的身上坐着,凑到了跟前看着他的眼睛。

“嗯?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祖小一看着面前咬着嘴唇的云霜语,笑着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哈哈,怎么会呢?我只是在想现在要不要告诉你?”

“嗯?在我沉睡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吗?”她坐直了身躯。

祖小一一边欣赏着那美妙的胴·体,一边说道:“我不知道你对以前的记忆还有没有印象,你记得你狐族的前辈青丘珏吗?”

“啊!你见到他了吗?”

云霜语听到这个名字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一把把靠在墙上的祖小一拉了起来,搂着他的脖子,身子晃来晃去,看上去十分高兴的样子。

“我就是说了一下,你就这么开心呐!”

“你不知道,珏哥哥带我生活了好多好多年,只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突然就离开了,如今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他又出现了!”

“他人呢?”云霜语满怀期待的看着祖小一。

他挠了挠头,“这个说起来就有点复杂了,因为这其中还涉及到你们妖族祖地的另外一个人,监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他,他看上去和那青丘珏是好朋友!”

“监戈?我想想,这个名字听上去很熟悉,但是我有想不起来了?”云霜语从祖小一的身上爬了下来,然后又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头白虎!”

看她半天也没想起来,祖小一开口提醒了她一下。

“啊!我我想起来了!”云霜语猛地坐起,一段封尘已久的记忆浮上心头。她想起了一个很久前跟在她姐姐涂山琳后面死皮赖脸一直表白然后一直被拒绝的家伙,啊,怪不得之前看那头白虎有种眼熟的感觉。

这时,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头很痛,不由地抱着脑袋缩在了祖小一的怀里,发出了一声声的痛苦地呻吟声。

“老婆,怎么了?”

祖小一一惊,这又是怎么了,难道是神识又出了什么变故?急忙伸手搭在她的脑袋上开始检查起来,结果神识探测出来的结果令他有些意外,那竟然是一段记忆发生了闪动,似乎被人篡改了原来的真相。

现在云霜语触及到了这一块,就不免发生了记忆之间的冲突。

好在这一处篡改的记忆似乎只是重新编了一段直接覆盖在了原来的记忆上,不算真正的篡改。

而且覆盖的也不是很牢固,似乎是有意而为之。因为这记忆很久远了,如果不是特意去想的话,一般是不会被触发的。

这个祖小一也无法帮她减轻痛苦,估计一会儿就好了。

果然等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云霜语那抱着头的双手放了下来,呻吟声也渐渐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抽泣声。

“是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祖小一一边抚摸着她的背,一边安慰着她。

“嗯.....”

....

在听完云霜语停停断断的叙述后,祖小一终于知道她以前小时候在祖地发生的事情,这和他之前看到的记忆一部分有很大的出入。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很有可能是青丘珏做的手脚,是不想让年幼的云霜语一直沉浸在痛苦中吧!

不过他那时候居然能操纵记忆,实力当真可怕!

.....

夜晚,祖小一有些睡不着,于是他小心起身离开小木屋来到了树下。

熊霸天灰头土脸的趴在那儿,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这家伙以为他的精神松懈了就能逃跑了,结果被血契的力量折磨的死去活来,最后只能乖乖地回到树下趴着。

他在周围散起了步,根据云霜语所说的,祖地中有着非常厉害的强者,有无数妖皇更有妖尊的存在,他要是贸然进去恐怕会非常危险。

这就是二级势力的势力吗,比皇朝的力量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前辈到底是让他去九尾狐的祖地去取什么东西呢?

“前辈,不知道我到底要去狐族的祖地到底要取什么东西,能不能先告诉我一声,也好让我有个准备!”

在沉寂了一会儿后,一道声音从塔内传来:“狐族的最强幻经—《大梦几度春秋》!”

“啊?幻经?这是施展幻术用的吗?前辈我也用不到啊,要不然还是算了吧,那群妖祖地的高手太多了,我万一说出我的意图,被人群殴留在那儿可就拜拜了!”

“我现在修行的这俩功法就挺好的!”他讪讪道。

“小子,你何时能改一改你的愚蠢,你就能成才了!”一声冷哼传出,震的祖小一的耳朵都差点儿聋了。

“有时间多去了解一下这诸天万界的历史,小子,你这样无知浅薄以后会很吃亏的,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对自己有用都不知道!”

“嘿嘿!”被一通训斥的祖小一显得很尴尬。

“《大梦几度春秋》虽然说是一门幻经,但是它更侧重于心境的修炼,说白了就是为了对抗心魔,坚定道心而存在。狐族虽然是天生的精通幻术的一族,但是有时候修炼幻术也会让自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甚至有些人为了追求幻术的极尽而走火入魔!”

“于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再次出现,一只天资绝世,才情艳艳的九尾天狐就创造出了此法,从根基入手,强大自身,让幻术永远能在修炼者的掌控中,不会再出现反噬的现象!”

祖小一耐心地听完后,没觉得这有什么厉害的?

倒是对幻术感兴趣起来,幻术很强吗?他都没见云霜语和青丘珏施展过。

“前辈,这幻术很厉害吗?我感觉这就是很偏门的一种修炼之道!”

“....”

如此不知所谓的话,前辈罕见地没有教训他。

“小子,这天下再偏门的道,修炼到最后都是大道。幻术之道,如果你没见过永远也无法想象它到底能强大到什么地步。不过我那时已经身在这葬天塔中,并不在外世,无法真切的感受,当然它也无法影响到我!”

“也许那就是幻术的最高境界!”

“天地的一切,无论是你修炼的道,又或者是追求的真理,甚至连命运,轮回都是虚幻的,都是被人以幻术创造出来的。万事万物,只有那一人是真,其余皆是假的!你知道什么叫恐怖吗?那就是最大的恐怖!”

“无论你有多努力,多拼命,一切都是为他人徒做嫁衣。你会一世又一世的轮回,只为诞生最完美的道果给他人采摘!”

“....”

祖小一听了之后,冷汗都流下来。

不由开始遐想,那现在的这个世界是不是幻术创造的,难不成自己也是幻术的产物?

前辈似乎看透了他的内心,说道:“小子,你不用担心,那个人已经死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传承,但确实死的真真切切的。”

祖小一错愕,“那种存在的强者也会死?”

“成也幻术,败也幻术!他不是死在别人的手上,而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强大到极点的人总会产生一股莫名的自负,所以最后他也分不清现实和幻境了,假的也开始变成真的了!”

“自我产生怀疑,这是修炼者的大忌,是道心崩溃的开始,最后他被幻术反噬,磨灭了一切痕迹,而那片天地也因此灰飞烟灭!”

祖小一都惊呆了,“这...这....这,这也太牛逼了!”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形容这种壮举了!

....

就在愣神之际,两道身影在飞速往这边赶,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他的面前,正是青丘珏和监戈两人。

“这小子在想什么东西呢?”监戈看了他两眼。

青丘珏摇了摇头,他看向了旁边躺在树下的大地魔熊,又看到了树上的小木屋,于是一个纵身去了上面。

“嗯?白虎前辈,你怎么在这儿?”

外面的气息也把祖小一惊醒,他看着面前的白虎吓了一跳。

“恭喜前辈突破妖皇境界!”接着就是一句恭维。

“行了,别说这些屁话了。事情有变,我们俩不能跟着你们了!你们人类有几个不要脸的家伙一直追着我们不放,我们会先一步前去祖地,你们自己小心点!”白虎急急火火地开口。

然后他手一伸,一杆血红色的长矛出现在手中,散发着滔天的杀戮之气,一股凶威瞬间将方圆百里的妖兽全被惊起!

“这个你带着,如果有危险可以救你一命,如果天河过不去也可以用它破开天河!不过要记住不到危机时刻不要轻易动用,这里面的力量你承受不住!”

“嗯,好!”祖小一将这长矛收了起来。

血丝长矛虽然出现的时间只有一瞬间,但是在树下呼呼大睡的熊霸天第一个被惊得直接从地上窜了起来,看也不看随便找了个方向撒腿就跑,强烈的危机感让他连土遁之术都忘记用了。

不过还没走两步就被白虎隔空抓了回来。

“呃....原来是妖皇前辈,晚辈熊霸天见过前辈!”

它一看到监戈立刻就认出来,很没骨气的直接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他的身前,强悍的威压让他簌簌发抖。

“大地魔熊?小子,你把这家伙带在身边干什么?”

“嘿嘿,前辈,这不是去祖地太远了吗,找个坐骑来的!”祖小一无奈一笑。

监戈看了熊霸天一眼,问道:“你会大地神行术吗?”

祖小一可以看到熊霸天头上冷汗直冒。

“回...回前辈,晚辈不会!”他哆哆嗦嗦的开口回答。

“那要你有何用!一个废物!”

说着,监戈抬手就准备灭了他,身为大地魔熊连这都不会,终其一生不过混吃等死,都是垃圾!

“妖皇饶命!妖皇饶命!”

熊霸天被这杀气直接吓得直接尿失禁,趴在地上大声哭诉求饶。

“前辈!且慢。”祖小一出手拦住了监戈。

“我虽然不知道这大地神行术是什么,但是这熊也罪不至死,还是烦请前辈饶他一命,能代些脚力也行!”

白虎摇了摇头,说道:“小子,我这是在救你。你以血契束缚了这头熊,在外面是不要紧,但是在祖地可是大忌!本来人类就不能出现,你又奴役了他们的后代,岂有放过你的道理,除非这头熊是自愿跟随你!”

“但是很显然这头熊并不是自愿跟随你的,我把它宰了,血契消失,自然会给你减少很多麻烦!”

说着又要动手。

熊霸天一听急的在地上直磕头,连声解释道:“前辈误会了,我是自愿的,绝对是跟随祖公子的!”

它觉得这可能不够证明自己的忠心,于是又发下毒誓,如有假话,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听到这话,监戈才缓缓放下手。

“滚一边去!”

“是是是!”

熊霸天连滚带爬地离开了这里,躲得远远地,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小子居然认识这尊凶神!

这时,青丘珏也从树上飞了下来。

刚刚没在意,现在他一眼就看出祖小一的实力又有增长,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还不错!”

“前辈,你身上这是?”祖小一看到他身上有很多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

“这些不重要!云儿她的记忆是自己解开的?”

“嗯!”

“唉,她这一次回祖地真不知是福是祸,小子,看你的了!”说着,抬手拍了拍祖小一的肩膀。

“啥意思?”

青丘珏没有回答,而是看向监戈,问道:“说完了?”

“嗯!”

“咱们走!”

临走之际对祖小一说道:“小子,我虽然不知道你要来祖地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既然来了,就要准备好承受祖地的怒火!但如果你表现的足够好,云儿不仅不会受到惩罚,实力还会更上一个台阶,说不定到时候连我们也要靠你,好好努力吧!”

说完,两人直接消失在原地。

这是什么意思?

他在无形中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没走两步,四道可怕的威压就降临在头顶,然后瞬间向着远处消逝而去。

“那是追击两位前辈的人吗?”祖小一感觉自己的心都猛然跳了两下,那几人的实力太强了!

等两人走远后,熊霸天这才走过来,它刚刚差点没被吓死!

“小子,你认识那两位妖皇前辈吗?”

“认识,不过也不算很熟!”

顿时,熊霸天就怒了,大声骂道:“那你TM的不早说,你早说老子连打都不跟你打,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说着,就骂骂咧咧的走回树下躺着了,这一夜绝对会让它永生难忘!

祖小一一愣,这熊反倒怪起他来了,准备上前教训它一下,但转念一想,这家伙估计刚才可能是被吓坏了,才会这样说话,算了。

他是一个大度的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