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挑逗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787  |  更新时间:2022-07-17 22:29:57 全文阅读

祖小一在心无旁骛的修炼,旁边躺着的云霜语状态还算比较稳定,就是目前还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不过他并不是很担心。

可能会需要一些外力的帮助或者是一些小小的刺激,但是这都得等他完全恢复力量再说。

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再有一个时辰左右天就亮了,但他的力量也不过恢复了大概三四成左右!

这个结果祖小一自己都震惊了。

外面的白色帐篷偶尔会传来一两声痛苦地呻吟,看上去那女子的所中的毒就是七品的净邪丹也没能将她完全治好。

他有些好奇那到底是什么毒这么厉害,真不行的话,或许可以利用世界树的治疗净化之力帮她一把。

毕竟满口胡诌了两句自己是炼药师,总要拿点东西出来。

在大陆上,这炼药师可是比医师还要厉害的存在,整个秋石城都没有一个!但是对面没找他帮忙,那也就算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从这守护的阵仗来看,这女子一定不是普通人,万一搞砸了还惹得一身骚!

地上放置的一盏油灯火苗明灭不停,虽然拉上了帐篷的帘门,但还是有那一小股的微风会钻进来。

有些寒冷,不过祖小一堵住了封口,让空气只会向两边逸散,这样反倒会带来一丝的凉爽感。

不过现在外面可就不那么舒适了,因为他修炼产生的动静,将在附近游荡的妖兽都给召了过来,这就让守卫们感到很头疼甚至很愤怒。

虽然他们都是化血境的修士,也都佩戴着极品灵器,可是对于这源源不断的妖兽攻势也感到压力很大。

这里不全是弱者,到现在为止出现了妖君级别的石尾熊,六翼血蝠还有一只紫云月狼,虽然已经全部被击毙,但是他们也累到不行。

夜晚是妖兽的主场,他们已经守卫了一天,精神很疲惫。

好在没有妖王级别的出场,要不然他们可就麻烦了。此地不宜久留,只能迅速撤离。不过领头的男人现在更想把祖小一赶走,因为这都是他招来的麻烦!

可恶!他挥动手中的长刀将一个想要偷袭他的飞鼠小妖给直接砍成两截。

这时,一道人影迅速靠近,祖小一睁开了双眼。

“喂!祖小一,你的丹药不行啊,我家小姐的毒也没有完全解,你这是不是假药?”小雅那略显愤怒地声音从外面传了出来。

“哗啦”一声,她将帘门拉开一道口子。

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头顶上挂着银饰扎着红带的两个小团子很可爱。

嘘!

祖小一对她比了个手势,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你家小姐到底中的是什么毒?连着七品的玄丹也治不好?也太离谱了吧!”他询问道。

小雅看了一眼帐篷,将他拉到一旁,有些为难地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懂,听那两位前辈说,小姐是被这林海中最厉害的几种毒虫之一的蚀心金环蛛给咬了。据说这可是连命魂境强者都无法抵抗的毒,小姐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你的丹药很厉害,最起码小姐现在不那么痛苦了,但还是不行。要是能移动就好了,现在我们就把她带回去治了!”

“蚀心金环蛛?哦,这个可是不得了,很厉害的!需不需要我去给你家小姐看一看?说不定我能帮一些忙!”

祖小一露出了震惊地表情,似乎在表示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毒。

但说实话,他连这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能装作一副很懂的样子。

“你知道这毒物吗?”小雅有些疑惑。

“略懂,略懂!”

祖小一笑了笑,稍作谦虚的回答道。

小雅稍作思考,然后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问一问。”

等她走了,祖小一有些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嘴快了!原本是不想管的,结果那乐于助人的本性瞬间就暴露了。

不一会儿,小雅就回来了,脸上带着高兴的笑容。

“你进去看看吧,那两位前辈说可以让你看一看,不过有一点你可不能眼睛乱瞄,也不能毛手毛脚!”她警告道。

祖小一一听直接无语,想让他帮忙,不动手还不能看,那治疗个锤子?

隔空施法?他还没那个能力!

“你这就有点离谱了,要知道我作为一名炼药师,不上手观察一下病人的病情怎么治疗?难不成等你们回去后请炼药师或者是医师,还不让人看?”

小雅怒视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想占便宜?告诉你,我家小姐金枝玉叶,岂是什么人都能看都能摸得!”

但下一刻,她话锋又转,“不过你说的也有一点儿道理,反正有两位前辈看着也不会容你胡来,走吧走吧!”

说着,她就拉着祖小一向那白色的帐篷走去。

两位命魂境的强者在这儿,还是带给了他十分强大的压迫感。

拉开帷门,祖小一就看到一个长相充满贵气的女子躺在那儿,容貌甚至要比云霜语还要精致一些,很难想象这是哪个家族能生出来的孩子?

“两位前辈,你们好!”

他向着那坐在女子身边的一男一女中年人微微弯腰以示尊敬。

两人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你就是拿出七品玄丹的炼药师?看上去不像有这个能力能练出这等品阶的丹药,不过现在也不是深究你身份的时候。如果你有解这毒的能力,上前来看。”

中年女人开口说道。

他们也是十分着急,如果一直像这样折腾的不上不下,搞不好会对小姐的身体产生不可估量的后遗症。

带来的所有丹药都用完了,一点好转都没有,所幸这净邪丹起了不少效果,让他们稍微放松了一些。

此次没有带炼药师真是一大失误!

“好的!”

祖小一坐到了中年男人的旁边,仔细观察起了女子。

青丝散落在地面上,满脸通红,双目紧闭,额头不停有汗水冒出。身上的衣服被解开了大半,仅留下了遮挡隐私·部位的亵衣,想来应该是为了散热。

身材十分傲人,挺拔的山峦,修长的双腿,春光无限,但显然此刻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时候。

唯一破坏这具堪称艺术品身躯的不足之处就是现在手臂上,小蛮腰上和腿上随处可见的一道道金环状的腐蚀性伤口,深深烙印在血肉内,一边在不断向周边扩散一边向外冒着黑气。

全身大半的经脉也呈现一种乌黑的状态,血液流出都是乌黑发臭的,看上去十分不妙!

尤其是心口那儿和大腿根部那儿的状况尤为严重,这两处有两道黑色的叮咬痕迹,应该就是那什么蛛下嘴的地方。

肉里面似乎有着像口器一样的东西,还在不断蠕动,看上去十分恶心。

这就是毒素的根源,为什么不把这两处根除呢?

两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为了显示自己很专业,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手,在摸了摸女子的手腕后,又开始胡诌了起来。

“两位前辈,这毒很麻烦啊!”

“虽然未入心脏,但已入奇经八脉,缠绕在肺腑脏器之间,就是丹田之中经过净邪丹的净化也仍有余毒残留,各处大穴就更不用说了,基本上被这毒素侵蚀堵塞!”

“更可怕的是居然毒侵入脑,不过幸好丹药的妖力将其困住并逼退在这脊椎之处!但显然支撑不了多久,你们的灵力虽然也能阻止这毒素的蔓延,但是这并不能起到作用。”

“毒素长时间停留在颈部,很有可能造成脖子以下瘫痪!”

祖小一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气。

“虽然很难入手,但也并非没有办法解决。”

“我有一套独门的化毒秘术可解,只不过此法在施展时是不能有第三人在场的。其一是因为特殊性,其二是因为保密性,毕竟这是我吃饭的家伙!”

“如果两位前辈同意的话还请暂避,用不了多长时间,大概半个时辰就够了!”他沉吟道,看上去有八九分的把握。

中年男女相互看了一眼,有些惊讶。他们小姐此刻确实是这个状态,但是毒素顺着脊柱入侵大脑这可不容易发现,蚀心金环蛛的神经毒素无色也无味,这小子还有两把刷子!

“你说的大体不错,不过我们不会离开小姐身边的。我们也不会偷学你的东西,你可以放心施救。”

中年女人摇头,让这小子和小姐独处一室,怎么可能?

祖小一面露为难之色,说道:“那真是太可惜了,请恕晚辈无法替这位小姐施救。行有行规,门有门道。”

“这样吧,我看这位小姐国色天香,倾城倾国,如此遭罪要是身死未免太可惜。我这里有一瓶六品玄丹—冰魄丸。你们可以喂这位小姐服下,短暂的将她冰住,让毒素沉睡。不过这一颗仅能维持三个时辰,里面只有三颗。”

“也就是说如果你们在九个时辰内能赶回去找到炼药师医治,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他十分遗憾地留下了一个寒气逼人的小瓶,然后就起身向外走去。

九个时辰?还带着这一个中毒如此深的伤员想从这林海返回皇朝,并且还找人成功救治?

先不说这一路的颠簸会不会减轻冰魄丹的作用,让毒素入侵的更厉害,就是这回去的时间也不止九个时辰。

当这林海中的妖兽是摆设?就算是命海境也不一定能在这里称无敌,要不然也不会让这个女子受伤如此严重了。

想活命只有两个方法,一是等人前来救援,二是他出手。

两位中年男女听到祖小一这见死不救的话,本想发怒教训他一顿,但是看到他拿出了冰魄丹,又没有说话了。

他们也不是不讲理之人,一个炼药师能连续拿出两瓶玄丹救人,就算他不是丹王,那也相差不远。能有如此救人之心,总比皇朝内那些高傲又难请的炼药师要好的多。

尤其是那两个丹王,简直牛逼上天了!有时候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寻常人更是别想让他们拿丹药救人。

只是一瓶冰魄丹也不够啊,想要回去最起码得有两瓶,才能保证有充足的时间准备。

“且慢,这位小友还请在外稍候片刻,我们需要仔细商议一下!”中年男人终于开口了。

祖小一摇了摇头,走了出去,正好小雅在旁边守候就径直走了过来。

“你应该知道小姐的伤不能拖,如果这小子能救会帮我们省去很多麻烦!看他的年纪不像是丹王,但也和丹王有莫大的联系。飞云皇朝的那几个还是有点实力的。”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就有辱名声,况且这还是在小姐意识昏迷的时候,还无防备。要是传出去小姐的清白何在。丢了颜面比死了更可怕,到那时那位更饶不了我们。”

“不用管这么多,小姐这番遭罪你能看得下去?你我在这帐篷外盯着,他要是有什么异常举动第一时间将其击毙。再者,这儿都是小姐的人,哪个有胆子乱说。”

“不行....”

....

祖小一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就是没听出来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怎么样,小姐救好了没?”小雅急忙问道。

“没有,那二位前辈并不同意我出手。对了,小雅姑娘,我都不知道你们哪个皇朝的人,来这里干什么?”他随口一问。

“怎么会不同意呢?我们是摘月皇朝的人呀!”

小雅看着祖小一,突然走过来抓住他的衣服,恶狠狠地说道:“你是不是提了非常过分的要求才被拒绝了,这二位前辈的心胸还是非常宽广的,要不然也不会私自同意并带着小姐出来了!”

祖小一惊讶了,摘月皇朝!这还是偷跑出来的!

“其实吧,我们是来找药草的,这几个月已经来好几次了,可是一点儿收获也没有,这次还受伤这么严重!真不知道回去后被老爷发现会有什么后果!”

说这话的时候,祖小一感觉到小雅似乎对这话语中的老爷似乎很是畏惧。

“什么药草?”

小雅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我都忘了你是个炼药师了,炼药师应该都是博学多识的吧,你知道护心龙草会长在什么地方吗?”

“护心龙草?你们找这个干什么?”

他有些好奇,这草药的名字一看就很稀有。

“这个是...”

“你知不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哪儿那么多问题?”小雅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被套话了,顿时娇喝一声,她可是答应过小姐要保密的!

祖小一摆了摆手,“不说拉倒,我也没兴趣,反正天一亮我就走了,跟我也没啥关系。”说完就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

“哎,别嘛,你要是知道的话,就告诉我一声,总比我们漫无目的的乱找要好!”

“悄悄告诉你,其实这是小姐准备给老爷的大寿礼物,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听来的,说这个东西不仅吃了能增加寿命,还能让男人的气血之力变得更加旺盛,强身健体,去除暗疾等等。”

她又拉着祖小一的胳膊开始撒起娇来。

“我不知道。”

他有些无奈地回道。

“哼,小气鬼!”

小雅气愤地甩开了他的手,认为这家伙一定是知道故意不说。

正当他要为自己辩解两句的时候,帐篷内传出了男人的声音,“小友,还请进来一叙!”

祖小一只好先回头处理一下。

“两位前辈,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他走进了帐篷问道。

中年男人说:“我们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不过相应地我们也有条件。第一,既然你出手了,那就只有将小姐完全治好才能离开,而且最后要经过我们仔细检查确认无误才行。”

“第二,因为小姐现在只是衣着片缕的状态,所以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我们就守在外面,一旦发现你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会立刻将你击毙,这是警告!”

“第三,如果你能治好,我们会给你一大笔报酬,但是你永远不可以对别人说起这件事情,也永远不可以出现在小姐的面前。这一条,如果你敢违背,就算你是飞云皇朝的人,也难逃厄运!无论你在哪儿,我摘月皇朝也能找到你将你铲除!”

“最后一点,治疗时戴上这个面具,万一小姐中途醒来不可以让她看见你的样子。”

男人的话很严肃,散发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息。

祖小一听后笑了笑,“两位前辈完全可以放心,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也能看得出来你们身份尊贵,为了自家小姐考虑的周到一点没什么问题。”

“还请两位前辈移步!”他侧身拉开了帷门。

中年女人站起身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又是一声警告:“小子,如果你治不了还敢大放厥词的话,我们也不会饶了你。手别乱动,眼睛别乱瞟,我们会在外面盯着你!”

“自然!”他笑着点了点头。

等到两人走了之后,祖小一一屁股坐在了女子的身边。这两人虽然不在里面,但难保会利用神识偷看,所以只能先利用秘术的力量迷惑他们一下。

识海中小人开始施法,将这里笼罩上了一层神识迷雾。

如果外面的人想往里面看的话,只能看到人影的大概轮廓,而不能清晰地看清楚他在做什么。

没有完全阻拦他们的神识,也是为了让他们放心一点。

准备完毕后,戴上面具,伸出手掌,光芒闪过,一片充满生机的绿叶出现,上面有着万道光芒流转,似有一个小世界在不断轮回。

一花一菩提,一叶一世界!

道法齐现,极尽灿烂,那是凌驾众生之上的力量!

绿叶悬在女子的上方,光辉洒落将她笼罩在内。

那全身的毒在触碰到的瞬间消散,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她的毒就解了。

结束了!

绿叶消失在体内,祖小一也开始帐篷里面忙碌了起来。

站起身走来走去,然后又蹲下站起,双手撑地做了几个俯卧撑,像是在热身。

接着拉着女子那白嫩的小手晃来晃去,伸直弯曲,再伸直弯曲。随后看了看那一根根宛若葱根,纤细柔滑的手指,很漂亮,与自己的手贴在一块比了比,要小上不少。

又抓住女子的脚腕帮她做一些伸展运动,抬起落下,弯曲掰直。不得不说这女孩子的柔韧性就是好,一直可以压到胸前。

然后双手成拳在大腿上面不断敲打,看上去好像是给她按摩。

完了之后又抓起她的小脚丫,在上面捏来捏去,然后又揉来揉去,原本白皙的脚掌都被他玩成了红色。

柔弱无骨似乎就是为了形容这脚丫而存在的,没什么让人厌恶的味道,反倒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他将脚丫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好像是栀子花和桃花混合的味道,有点像以前吃过的某种糖果,忍不住舔了一口。

然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这真是太变态了。

“呸呸呸!”

这时,一声抑制不住的嘻笑传了出来。

租小一动作一僵,顿感不妙,立刻放下手中的脚丫,然后咳咳两声站在一旁。

女子居然醒了过来,真是大意了!

只见她美眸含笑,嘴角扬起,面色通红的悄声说道:“我的脚是不是很好玩?是你喜欢的味道吗?”

“额...这位姑娘莫要误会,我刚刚只是在给你治疗而已。”

干这种事被抓包简直让他无地自容,不过幸好脸上戴着面具,要不然他就要找个地缝钻进了。

既然戴着面具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他直接坐在了她的身边,见女子想要坐起来,直接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我答应给你治疗半个时辰,现在时间还没到你不能起来,外面有人在盯着!”

女子看到这个戴面具的家伙居然这么镇定,不由地有些好奇起来。

“那是我的两个长辈!不用太担心。”

“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女子的声音柔和中带着一些俏皮。

祖小一说道:“不好意思,我与那两位前辈有约定,只救你,以外的事情以外的话,我是都不会说的!”

他义正词严的拒绝回答。

“那我还没见过救人有摆弄人家手,腿,和舔脚的呢!你要是不说我就告诉外面的两人说你非礼我,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女子那漂亮的眼眸眨动,露出宛如小恶魔一般的露出了狡黠神色。

“这位姑娘,你这就有点儿不地道了!那真的就是一个误会,因为我闻到你的脚丫上有一种像我小时候吃的糖果的味道,再加上你的脚又十分迷人,只能说情不自禁!”

“男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你不要老是拿这个说事儿嘛!”

祖小一理直气壮的开口为自己辩解,只要他不摘面具,那就无所畏惧!

“嘻嘻,有嘛,为什么我自己闻不到,要不要再给你尝一尝?”说着她居然抬起脚送到了祖小一的嘴边。

这吓得他连忙伸手将她的腿按了下去。

“这位姑娘,请你自重一点!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居然想通过诱惑来挑衅男人的尊严,如果不是此刻情况特殊,我一定会办了你!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女子一愣,然后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起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调戏她,而且还是如此直白。

“你敢吗,我就躺在这儿哦!”说着挑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居然解开了亵衣后面的线!

...

帐篷外的两人则是眉头紧皱,他们的神识看不清祖小一在做什么,只能看到他在摆弄女子的身躯。

这显然是非礼,吃豆腐!

中年女人很愤怒,当场就要冲进去击毙祖小一,但是被男人拦了下来。

“就算是正常的治疗也会有身体接触,既然是特殊的化毒之法,自然有它的奇特之处!虽然有些过分,但也并未到不能忍受的地步,等等看!”

“哼!松手!”

...

就在和女子僵持了半个时辰后,他终于满头是汗的出来了。

“两位前辈,已经好了,我去休息一下,等天亮之时便会离开。”声音有些急促,也有些喘息声。

这在两人看来似乎是精疲力竭的表现,不过管他呢,又不是不给他报酬。

“嗯,去吧!如果你真的治好了,天亮时不必急着离开,我送你一程!”男人点了点头。

“感谢!”祖小一抱了抱,随即转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