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我也跟你们回去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892  |  更新时间:2022-07-14 23:08:53 全文阅读

祖小一看着面前躺着的云霜语,在经过一番交谈后,他才得知这并非是普通的魔化,而是有魔狐的力量入侵体内,想彻底解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过他们已经借助九圣灵珠的力量压制了魔狐的进一步行动,并不会出现什么生命安全,就是下一步如何将魔狐的力量引回九圣灵珠成了难题。

两人虽然一个是妖王一个是妖皇,但是在魔狐的面前还是根本不够看,尽管这只是残存的魔狐的力量!

不谈修为,就是在精神领域也足以摧毁他们。

在圣狐不出的年代,魔狐就是无敌的存在!

他们最起码也是妖尊的境界,甚至最强可以达到妖族大能的境界,都属于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会出现这么明显的差距完全是因为魔狐这一特殊的境界!

....

这一番说辞让祖小一有些摸不着头脑,甚至是一头雾水,他不懂后面妖族和人类的实力对比,更不明白魔狐是个怎么样的存在,所以青丘珏就给他普及了一下妖族的修炼常识和他们九尾狐一族的修炼情况。

他看着祖小一。

“人类修行的前面四个修行境界,聚气、通脉,锻骨和化血,都是体质的基本修炼和强化,所以与妖族的前面四个境界小妖、大妖、妖统、妖君,差距并不大。”

“真正产生本质性变化的就是从成为妖王开始!”

“这一境界开始有三个最为显著的变化,一是能够御空飞行,这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二是体内诞生王者之气,这对妖王境以下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按照你们人类的话来说,那就是以势対敌,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地步!”

祖小一有些惊讶他的文采,但青丘珏则是淡然一笑,他在人类世界呆了很多年,可以说是学到了很多东西。

“第三是最大的变化,那就是开始接触天地规则,感悟领会并且能用规则来进行进行最基本的对敌!”

“这一境界没有外物的辅助或者是极高的天赋,对很多妖族来说几乎要修炼一辈子!”

祖小一有些疑惑,问道:“天地规则?什么是天地规则?”

话音刚落,一道杀伐之气凝聚成的利刃直接划过他的脸颊劈在了他侧前方的地面上,一声轰响,威力惊人。

监戈在一旁插话到:“这就是天地规则的最简单地表现,刚刚你躺在那儿不知道,现在给你直观的感受一下!”

祖小一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瞄了一眼白虎笑了笑,心中暗骂这家伙在显摆什么?刚给他几瓶丹药又开始摆姿态了!

青丘珏点着头说道:“他所修行的乃是杀戮规则,杀意越强,战力越强。是属于威力十分强悍的几种规则之一,也是他们白虎一脉的天生就能掌握的规则!”

祖小一听了之后表示很羡慕!

这规则的领悟一看就很难,杀戮规则居然还是天生的,这一族可真是天地的宠儿!

“而这一步对你们人类来说,基本上到了天轮境以上才能接触到,所以这境界的跨度就很长,妖王可以是你们的命海境也可是你们的天轮境,并不是一一对应。而妖皇,妖尊也同如此,明白了吧!”

祖小一点了点头,可是又有点疑惑,看上去妖兽在修炼上似乎有不少优势,可是为什么又会打不过人类呢?

“至于下一个问题,我狐族的修炼情况,这个一般是不会对外人说的,尤其是人类,不过我看云儿和你很亲密,以后就算我不跟你说,她也会跟你说,那我所幸就提一下好了!”

只见青丘珏身后红光乍现,九条狐尾出现在身后,一股异常凶悍地气息迎面而来,仿佛坐在面前是一头上古凶兽!

祖小一震惊的看着这九根尾巴,每一个都比云霜语的尾巴要粗要长,里面蕴含着无与伦比的磅礴妖力,轻晃间带起阵阵波动。似乎能轻易击碎虚空!

其中三条尾巴呈现一种深沉的红色,根部向上有一些黑纹,散发着暗色的光芒,而那剩下的六根则是呈现一种纯净地白色,根部向上有着一些红纹,散发着亮眼的白光。

与那红尾的妖邪之感相比,白尾更多的是一种神圣!

一边的监戈看到这一幕,脸上涌现出复杂的神色,他虽然曾经也是白虎一族的天才,但是比起青丘珏这个家伙还是差了不少!

他居然将每一根狐尾都修炼到了极尽,仅是四根深红尾就到巅峰妖王。自己虽然也觉醒了七大星宿的力量,但是很显然还是没有他修炼的速度快!

不过他也没有沮丧,他知道凭借着七大星宿的加持之力,迟早会超过青丘珏!

...

这两种截然相反地异样之感居然会同时出现,不得不让祖小一感到惊奇。

“前辈,你这九尾似乎比我媳妇儿的八尾强太多了!而且颜色更深更亮,这是怎么做到的?”

他对青丘珏的修炼方法很感兴趣,如果可以传授给云霜语的话,那岂不是美事一件?

青丘珏看出了祖小一的意思,但是这是他自己的秘密,又怎么会告诉别人呢?

“我的方法并不适合云儿,所以你就别想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出现告诉她也有这个原因。我只能告诉说,狐尾的修炼不仅仅是将它修出来这么简单,还有要再对它进行深层次的挖掘,否则未来的路是走不长的!”

他对于这个一带而过,因为并不重要,下面的才是重要的,有关如何才能救治云霜语。

青丘珏又收起了尾巴,正色道:“魔狐虽然被称为魔狐,但并不是真正的魔,也不是堕入魔道,只是因为在神狐突破时会产生心魔,从而让自己模样大变,像是恶魔一般,才得到此名。”

“心魔的出现,会将体内最黑暗的力量引出来吞噬本体。它将红尾染成黑尾,力量暴增的同时会带来无尽的混乱和杀戮,而此时就需要一个强大的意识灵魂与心魔进行斗争!”

“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九尾只有一根根蜕全部变成金色才意味着心魔被彻底消除,那时候实力也将暴涨到一个极限,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是魔狐,实力却差很多的原因。可惜这一步可以说是千难万难,无数狐族的先辈都倒在了这儿,甚至有人只差一条尾巴!”

青丘珏说完,叹气一声,有些不胜唏嘘之感。

他们狐族内有魔狐的存在,但是每一个都将自己镇压在禁地之中,不敢出世,因为他们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失去意识残害同类。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圣狐的出现了,否则加上白虎一族和青鸾一族的老祖,群妖祖地怎么会仅仅是这神火大陆上的二级势力!

...

祖小一虽然不是狐族,但是从他的语气中也能感受九尾狐在修炼至魔狐这一境界时的惨烈。

他不由地开始替云霜语担心起来,心魔就像一道天堑,隔断了再进一步的可能,他要怎么办才能帮助自己的老婆呢?

青丘珏看着祖小眉宇间一副忧愁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出言提醒他一下。

“侵入云儿体内的魔狐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出现在这九圣灵珠中的,但很显然是从禁地中跑出来,而且极有可能是被心魔击败,身躯被毁的某位前辈。”

“想要救云儿,只能以神识的进入她的脑海,将其赶回灵珠中。等到你们前去祖地后,我再将其带去禁地中封印起来!”

耳尖的监戈听到最后一句话,赶忙走了过来,一脸不敢相信地看向祖小一。

“你小子带着她是想去九尾狐的祖地?怎么的,你活够了,想去找死?”

祖小一无奈,刚要解释,就被青丘珏打断了。“你别打岔,这件事情等会儿再说。”

被怼了一句,白虎嚷了一声,很没趣儿的又离开了。要不是跟他说话的人是青丘珏,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要靠神识的力量?”

感情说了那么多,解决方法就这么简单?那早说不完了,他的神识到现在都没有遇到过敌手!

青丘珏有些遗憾地说道:“魔狐不仅在力量上,就是在神识上也远超我们二人,所以我们二人就算进入云儿的识海也不能将她带回来,更别说将魔狐驱赶回灵珠了!”

“一旦发生争斗,我们极有可能遭受重创不说,连云儿的安全也无法保证!”

“...”

祖小一还没听他说完,就挥手止住了他。

“前辈,我知道怎么做了。这个你们担心的话,我不担心,可以一试!”

青丘珏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本以为这小子会提出什么建设性的建议或者是什么别的方法,结果就是他亲自上?

他知道祖小一的战力很逆天,但是他不相信这小子的神识修炼也很强。在这一点上,人类虽然会比妖兽强一点,但是也不会强太多。

这个世界,修炼神识的法门少之又少,很多情况下都只能靠自己不断温养,感悟!

“放心!只是我的神识进去之后要怎么做呢?是直接将那魔狐的意识打败将它逼出来吗?”祖小一为了安全起见,不得不多问几句。

“你真的要进去对抗魔狐?小子,别说我没提醒你,魔狐没有对云儿下死手是因为需要她,但她是不会对你客气的!不要鲁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这其中的危险不是你想的那样很简单。”

青丘珏听到他这话感觉有些可笑,觉得他一定是在逞能说笑。

一个人类的小辈居然想用神识的力量打败曾经妖族的巅峰强者,到底是无知者无畏还是勇者无敌呢?

很显然是前者!

祖小一向来时能动手就不多说,“前辈,我去了,如果我将那魔狐给逼出来了,还请二位做好准备!”

“嗯?”

青丘珏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就看祖小一眉心一道光芒闪过直接钻进了云霜语的脑海。

青丘珏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能伸手将九圣灵珠召了过来,继续施加压力去压制魔狐的力量。

希望这样有用吧!

在旁边一直无聊的监戈走了过来,看着沉寂的祖小一,说道:“这小子还挺放心咱俩!云儿真的要带他去祖地,为什么?”

青丘珏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我只知道是这小子自己要求的!”

“什么?自己要求的?居然还真的有人类会跑去妖兽的老巢送死!”监戈觉得祖小一的脑子很可能有问题。

“不知道,也有可能是为了云儿!”

“哼,情情爱爱,尽是这些玩意儿。一厢情愿而已,如果回去了,云儿最后也会向琳一样身不由己的。没用,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

“你们狐族的那些老东西趁早死了算了,祸害了多少人,马德!”

监戈突然破口大骂,然后就坐到一旁沉默不语。

青丘珏没有发怒,只是轻叹了一口气。

....

事情还要从一百五六十年前说起。

数十年的时间,血煞宗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小门派一跃而起,成为强大到可以和巅峰势力—雷域相抗衡的地步。

起先一切安好,后来血煞宗发动了对将近半个大陆的攻击。

除了他们不敢攻打的一级势力和顶级势力外,剩下的无论大小,几乎都遭到了他们的围剿。

知道消息的人当这是个笑话,但是当他们看到这进攻的队伍中不仅有活人参战,还有死人参战的时候,彻底傻眼了!

小门小派基本上全灭,三大皇朝更是损失惨重,尤其是飞云皇朝。因为血煞宗的地址就在其境内,第一个攻击的就是他!

元气大伤,以至于百年后,飞云皇朝依旧无法恢复到能和其余两大皇朝相抗衡的地步。

上面二级势力—雷域,药谷,百兵道场,也受到了猛烈的攻击,虽不说血流成河,那也是尸横遍野。

唯有同为二级势力的群妖祖地受到的影响不大。

血煞宗之所以没有对他们进行大规模的攻击,根据后来了解到的情况:一是因为在所有的二级势力中,只有群妖祖地的位置在大陆的边缘,东北沿海,十分偏僻。而血煞宗宗的地址是在西南部,相隔十分遥远。

二是因为当时的血煞宗的高端战力不是很多,在偷袭了药谷和百兵道场后,将主力放在了攻打同为二级势力的雷域上,分身无术。

后来等众人合力灭掉血煞宗的时候,祖地的一群老家伙看着这大陆上的修罗惨像,陷入了沉思。

他们觉得是时候提升祖地的实力了,否则一旦有第二个血煞宗出现,他们就会像其他几个二级势力一样被打的那么惨。

所以三大王族就开始了各自的“觉醒计划”!

就是每年都要挑选一些最杰出的后辈,利用禁地中陨落的先辈,先祖,甚至不惜危险从禁地深处取来传说中始祖的传承或者血脉,来刺激他们,让他们蜕变出更强甚至无限接近始祖的力量。

原本应该恭恭敬敬顶礼膜拜地前人墓碑,现在却被他们当成了增强自身实力的工具。很多种族持反对意见,但是在三大王族的威严下,他们不敢再吭声。

九尾狐青丘一脉中的青丘珏,涂山一脉的涂山琳,还有白虎一族的监戈,他们三人乃是同一批接受这场实验的人。

他们这一年是计划实施后的第十年,三大王族在这十年内出现了不少强者。

表面上是一片繁荣景象,但是背地里却是无数人扛不住觉醒之力爆体而亡的残忍事实!

其中以九尾狐一族最为疯狂,她们的生育能力强,参加的实验人数是其余两族的三倍之多,死亡的人数也是正常的三倍多!

残忍!

妖族的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没有人敢说,其余两大王族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不担心九尾狐一族一家独大,因为越到后面九尾狐一族觉醒的就越少,或许这是上天对他们这一族的惩罚。

数年时间,始终没有出现一个能承受地了那传说中的三大王族始祖力量的人。

但是今年,令三大王族震惊地事情发生了,涂山琳在接受了狐族一位始祖的血液后,发生了返祖的现象。

妖力横天,圣威浩荡,金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妖族祖地!

她不仅实力暴涨,而且除了吐血之外没有产生任何地副作用,融合堪称完美。

狐族的老人们都十分高兴,认为这是狐族崛起的机会,也是整个妖族崛起的机会,因为那位始祖生前的实力达到了圣狐巅峰,甚至半只脚都已经迈进了天狐的境界!

涂山琳觉醒之后一定能真正踏入天妖之境!

白虎和青鸾两族只有羡慕的份,这还真给九尾狐给试验出来了!

至于监戈,他觉醒了一位曾达到妖尊初阶妖尊远祖的血脉,而同为狐族的青丘珏则是觉醒了一位曾达到初入圣狐之境的远祖血脉。

两人都很不错,但是在涂山琳的光芒下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本以为这次的觉醒实验已经落下帷幕,妖族崛起触手可及,结果当天夜里就出事了!

觉醒了始祖血脉,被当做重点保护对象保护起来的涂山琳在修炼时不知因何原因突然发狂,六亲不认。血脉带给了她强大的力量,一度将她的实力提升到妖尊的境界,见人就杀。

那一夜是异常的惨烈,为了制止拥有始祖血脉的涂山琳,三大王族仅剩的几名老妖尊不得不出手,结果却尽数被打伤。

最后在无数人齐心协力的出手下,耗尽体力的涂山琳终于倒了下来,但是此刻的她形如枯槁,已经变得如同垂死的老妇一样,始祖血脉严重透支了她的生命。

没有到第二天清晨,她就死了!

陪伴她最后时光的只有当时还年幼的青丘云和屋外的争吵声。

她一直暗恋的青丘珏不敢相信,一直向她表白但是被拒绝无数次也不放弃的监戈也不敢相信,而狐族的那些老家伙更加不能接受。

十年来唯一一个接受得了始祖血脉的人就这么死了,她们觉得一定是某个环节没做好,所以在商量好并做出了决定后,不顾众人反对带走了涂山琳同父异母的妹妹青丘云进行第二次实验。

因为这是族内唯一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有机会再次觉醒始祖血脉的人!

涂山琳的死亡让那时的青丘珏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他一直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看待,白天还高高兴兴地向他炫耀,结果晚上就死了!

看到那被白布盖住尸体,当时只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而一直喜欢她的监戈在看到涂山琳的尸体后直接变得暴怒,对那些坚持让涂山琳承受血脉觉醒的人大声呵责,他大骂狐族的那些老家伙一意孤行!

白天他看到涂山琳在接受始祖血脉的时候不断吐血,就意识到这是不能完全融合的表现,他告诉了狐族的那些老家伙,但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警告。

他跑去告知青丘珏,但是青丘珏却觉得他是在大题小做,也没有过多在意。

没有一个人重视他的话!

如果有一个人能听他的,涂山琳就不会死!

他恨!

在得知涂山琳的妹妹青丘云也被拉去做觉醒的试验后,那被压抑在内心的暴怒终于忍不住了!

他带着偷偷拿来的白虎一族的至宝—白虎凶甲和杀戮利爪,直接闯进了禁地中,打断了正进行一般的觉醒实验,救下了青丘云。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试验失败,狐族的那些老人大怒之下把监戈也打成重伤囚禁起来,最后因为这件事情差点让白虎一族和九尾狐一族彻底闹翻。

最后在青鸾一族的协调下,监戈被带回白虎一族囚禁,并被警告永远不得踏入九尾狐的领地。

对于年幼的青丘云,那些老人们依旧不死心。既然血脉觉醒的实验被打断,那就换上他们的至宝—九圣灵珠!

这里面也拥有着那位始祖的力量,如果能融合并炼化她体内那一半的血脉,也能让她觉醒!

于是这群疯狂的老家伙们在某一个夜晚实施了他们的计划,不知道是老天在安慰他们的努力还是在惩罚他们的愚蠢,刚开始的时候进展顺利,后来情况再一次失控了。

青丘云也陷入了疯狂的境地,就像是入了魔一样疯狂杀戮,和她姐姐如出一辙,只是这一次她仅是被提升到了妖皇的境界,没有那么难对付。

失败的青丘云被阻止,像一只野兽被关在笼子中。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青丘珏也难耐不住自身地愤怒之情了,这一切就像是有一把刀子在他的心头划过,让他对这祖地失望到了极点。

他趁着众人还在处理被破坏的家园的时候,带走了青丘云,离开了妖族祖地,自此再也没有回去过。

如果他们对涂山琳是不甘心,那他们对青丘云就是极致的冷血,无情!

因为在发现青丘云被带走后,九尾狐族的那些老家伙们仍然不打算放过她,派出人手进行拘捕,数个日夜不眠不休。

最终,他带着青丘云在一处断崖边被堵,在数人的围攻下身受重伤,坠落在一处未知地秘境内。

幸运的是,他不仅没死还在那里得到了机缘,不仅伤势痊愈,修为也有了大大的突破,但却被困在了那里。

岁月蹉跎,那里的时间似乎是静止的。

终于,有一个雷电交加的暴雨天,他意外发现了一个出口,带着青丘云逃了出来。

才知,这世道已经过去将近百年。

他去打听妖族祖地的消息,却意外得知了监戈在百年前被逐出祖地的消息,而九尾狐一族依旧在进行着那残忍的实验,过去的意外已经被掩盖,现在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传统!

彻底绝望的青丘珏自此带着青丘云来到了人类的世界,并在此定居!

等到青丘云长大懂事后,他就离开了她的身边,转为在暗中保护她,算是对曾经死去的涂山琳一种思念和补偿!

...

过了一会儿。

监戈低沉着声音开口到:“我也跟你们回去!”

“为什么?你已经被禁止踏入祖地了!”

“因为我喜欢琳,所以不会让她的妹妹受伤。当初我什么都做不了,现在我起码可以做一些我可以做到的事情!”

说完,他突然将刚刚祖小一给他的那些丹药全部吞入口中,然后又掏出了一颗巅峰妖王的内丹吞了下去。

“你疯了!”青丘珏脸色一变,猛然站起,来到他的身边,全力出手助他压制体内瞬间暴涨的妖力。

“青丘珏,现在的祖地和百年前不一样了,如果回去,巅峰妖王还不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