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美人的特别要求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7082  |  更新时间:2022-07-07 22:50:09 全文阅读

在台下众人那震惊地目光中,双刀脱手,刘波直接被打飞出演武台,落地后翻滚了上百米才停下来,最后跟死尸一样躺在那儿。

欢呼声顿时消失,现场变得一片寂静。

真的只是一招!

台下的铁生在经历了短暂地失神后立马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本想看着祖小一出丑,好出一口恶气,但没想到小丑竟是他自己!

真是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他不仅在心中骂起刘波来,一个废物还故意出来逞能,简直是给他们丢脸!

两女都捂着小嘴,一脸不可思议地表情,这太惊人!

战力榜十三的刘波就这么被击败了。

同时通脉境三层的王糖也不过排名战力榜的三十六名,可见两人的战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但是在祖小一面前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这家伙到底有多厉害?

“看到了没,我是不是没骗你们,一招他都接不下!所以你们就别来烦我了,有时间不如去好好修炼。挨打的又不是你们,连受害者都没来找我,你们真是闲得蛋疼!”

“散了散了!”

他伸手对着人群晃了两下,像是在赶苍蝇。

“想走,没那么容易?”铁生身形闪过瞬间来到演武台上,挡在了他的面前。

祖小一看着他笑了笑,说道:“怎么着,现在轮到你反悔了,没事儿,不服你也可以上,别看你是通脉境五层的境界,在我看来跟那个飞出去的家伙没什么区别!”

只见铁生冷笑一声,“哼,我看你是做了弊才能一拳打败刘波的吧!别人看没看清楚不知道,但是我看的一清二楚,那交手的那一刻,你的身上发出了莫名的金光,你敢说你不是借助了某种外力?”

听到他的这句话,下面的人顿时又嘈杂起来,群情激奋。

“对,他一定使用了某种见不得人的作弊手段才能一招打败刘兄!”

“真是不知羞耻,要是武器就直接拿出来,藏着掖着装高手?”

“不要脸,不讲武德!”

...

祖小一听到这话都被逗笑了,“外力?什么外力?这是纯粹的肉身力量!”

“再说了,就算有外力相助,那也是自身实力的一部分!哎,我也懒得跟你解释。你会看错,我能理解,毕竟你一直都在苍岚城,都没有走出去的机会,眼界太狭小了!”

他摇了摇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铁生,这么明显居然诬陷他作弊?

这就是赤裸裸的鄙视,嘲笑他是井底之蛙。

而这句话深深刺痛了铁生那脆弱的内心,仿佛失去了理智,双眼中布满血丝,用怨恨的目光盯着祖小一,张口就是一声大骂,“狗屎!既然你不想解释,那就是承认了,我看你这借用来的力量能用几次?”

随后他转身看向台下众人,开始鼓动人心。

“各位,不用惊慌!此人自身的战力绝对没有到那般强大的地步,说不定是用了某种秘法强行提升了修为,绝不可能持久!可有愿意出手将他打回原形,替被暗算的刘波报仇?为那些被他残害的学生们找回公道?”

“我来!”

一声粗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只见一个浑身肌肉的家伙背着把黑色的重剑跳上了台,轰隆一声,双脚踏地竟直接踩出了一个小坑。

上身是白色的背心,下身是一条棕色的短裤,脚上是一双布鞋,全身上下都透露着简朴的气息。

祖小一看了一眼,通脉境五层,身上有股淡黄色的气息在流动。这感觉,好像有些和万筱的火灵体有点相似,不过充满了厚重的气息。

“是陈龙,他是陈家分家的人!”

“有好戏看了!”

...

“陈家?”

他皱起了眉头,四大家族的人来凑什么热闹?

缺吃穿还是缺地位?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是敌人,他是不会留情的。对于这些自己找虐的人,他非常愿意满足他们的愿望。

这时,台下又传来了声音。

“陈龙,稳着点儿力量,我还没上场呢!”

“就是,我也等着上去会会这个小子呢,这次算你跑的快。”

...

祖小一看着下面那些人,一脸挑衅地看着他,看上去刚刚的震慑根本没被他们放在眼里。

想打车轮战?他笑了,要不是明天就要离开这儿了,他一定会好好修理在场的每个人,只是现在的时间不允许他这么做!

“老子叫陈龙,外府战力榜第九。来这儿没有别的原因,纯粹是看你不爽!”

说着,他抽出了身后的重剑,没有开锋,就是一块剑形的铁疙瘩,但却是一把实实在在的灵器。

“哈哈,好一个不爽,你来找我的麻烦,你陈家的家主知道吗?看你修炼也不容易,给你句忠告,如果你离开这儿不与我为敌,也许我可以交你个朋友!到时候陈亮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说这句话确实是真的,如果是普通人,他都懒得理,但是塔内的前辈刚刚告诉他,这个家伙是个土灵体。只是因为曾经丹田受过伤,灵体被毁了大半,现在只能发挥出三分之一的力量。

想修复好,还是有可能的。

岂知,祖小一的这一番话却让陈龙大怒。

“大胆,竟然敢直呼我陈家家主的名讳,还出言不逊,家主又怎么会在意你这种狂妄的小辈!吃我一剑!”

说着就提着重剑冲了上来。

重剑无锋,却在地上摩擦出了无数火花,一道凹痕在后面出现。

祖小一摇了摇头,“给你机会,你却不知道把握,那就没办法了!”

他抬起手,说道:“慢着!”然后看向演武台下方的其他人,“一个个的上来挑战我多麻烦,我给你们机会,一起上吧!”

“时候也晚了,我打完要回家吃饭了!”

“什么?”陈龙直接停在了他的跟前,脸上神情惊异,就像是在看傻子?

众人震惊,沉默了片刻后爆发出了震天的嘲笑。

“这小子是不是傻了?”

“他居然想一个人挑战我们一群?在找死吗?”

“哈哈哈,他这是想赌一把,好激怒我们一起上,然后受到学府的处罚!然后趁此机会逃离这里!”

“打不过陈龙就直接说,不用找借口,我可以换上!”

铁生眼神冷峻,不知道祖小一想干什么

台下的两女也是一脸惊愕的看着他,这是什么操作?

...

远处,江文则是在暗中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校长,要不要出面制止一下,万一那群小子真上了,搞不好祖小一会受伤,我们也不好跟九公主交代。”他身旁传来一句话。

“嗯...暂时不用,先看看情况!他也不是蠢货,我倒要他的目的是什么?”

“是!”

...

“我是说真的,别墨迹了。铁生,你,你,还有你,不是叫嚣的很凶吗,带个头赶紧上来,别在下面当孙子!”

祖小一伸手在人群中点了几个人,有聚气境的,通脉境的,甚至有锻骨境的!

“哦,上!”

“上啊!”

无数人在起哄。

“马德,敢骂我们,真当我们不敢上?”被祖小一点到的一个人怒骂。

“这是你自找的,这里所有人都可以作证,他日就算高层想追究,我们也有理由不认错。

“小子,别后悔,看我不把你打的连你爹娘都不认识你!”

唰!

人影闪动,五个人瞬间出现在台上,加上陈龙,现在就是六对一!

祖小一拿出黑剑扛在肩膀上,狂风吹过,黑发扬起。脸上带着笑容,抬起左手向六人招了招,“别杵那儿了,动手吧?”

带着揶揄的语气说着不着调的话,凤凰之火瞬间将他包围,恐怖绝伦的气息直接镇压了整个演武台,那焚尽一切的架势下的众人不断后退。

所有人的眼中都浮现出惊骇之色,这是什么力量?

感觉就像是某个强大的存在突然苏醒了一样,竟然连虚空都在这火焰下发生扭曲变形!

对面的六人脸色剧变,这火焰带来的压迫感他们首当其冲,这是他们这个阶段的人能拥有的?

“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祖小一见几人还站在原地,直接挥剑上前。

“怕什么,他就一个人,我们有六个人!”

“干掉他!”

铁生脸色已经扭曲,这小子不仅有高层给他撑腰,还有如此的实力,这让出身低微一无所有的他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心,他已经接近疯狂。

五人相视一眼,纷纷爆发出强大的灵力。

火焰将整个演武台包裹,台下的众人无法看清其中的战况,只能静静等待。

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还没过几分钟呢,就有人从火焰中飞了出来,一道两道三道...最后六道身影全部飞了出来。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道深深地剑痕,零星的金黄色火焰在他们身上燃烧。

众人已经震惊到不知道说什么话了。

“让你们全上就是不上,现在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了吧!”

火焰消失,祖小一的身影出现在台上。

黑剑被他插在地上,腾出双手在整理着在战斗中被损坏的衣服。

“不会吧,他居然没有受伤!”王糖张着小嘴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家伙真变态!”

张莹附和了一句,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祖小一说她爷爷会收他当徒弟,是不是因为他拥有这种火焰的原因?

她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操控如此可怕的火,这不像是灵力功法催生出来的力量,更像是天生的!

远处在观战的校长也面露震惊,他竟看不出这火焰是何物!

...

“怎么样,还有没有人有胆量上来挑战?别担心,在这学府内,我又不会杀了你们!”

他拿起剑,咧着嘴看着下面的一众人。

但凡是被他目光触及的人,哪怕是内府的学生也不由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没有一个人再发声。没有人是傻子,为了一些跟自己没关系的人去受无谓的伤?

不值?

口号要喊,道理要说,公道要求,但是架不一定值得打。

而且刚刚飞出去的可是有一个锻骨二层的内府学生!

“看来大家并不想理会我,那我就...走了?”

还是没有人说话,他大摇大摆地从演武台走下,穿过人群,向着学府的大门方向走去,两女自然也跟在身后。

待他离开演武台大概十米左右的距离的时候,一道声音从背后响起,“祖小一,你不要得意,我外府战力榜的前三人还没有出手,你嚣张不了多久的!”

祖小一头都懒的回,向他挥了挥手。

...

夜幕刚刚降临,学府外的大街上已经很热闹了,小贩们早支起了自己的摊子。有卖吃的,有卖玩具的,还有卖首饰,花灯,甚至还有卖艺的!很多。

“你们俩还跟着我干什么?”

他疑惑地看着王糖和张莹,站在白鹰的前面问。

“陪你在这学府内走了大半天,怎么不准备请我们吃个晚饭?”

“就是!”

两女嘻嘻笑道。

“吃饭?确实应该,但是今天不巧,我回去还有事儿!本来想早点回去的,现在已经迟了。这样吧,你们来等我一下。”

他看了看四周,随即跑向一边的小摊上买了两份甜点,摊主是个妇人,还带着个小女孩,看样子挺艰苦的。

不到一个金币,只收银币,但他还是给了一个金币,看在女孩乖巧又喊了声他大哥哥的份上又给了一个。

这让妇人很感激。

当然这一切都被两女看在眼里。

“这个就当是我请你们吃的晚饭了!”他将两份甜点放在了两女的手上,顺便还贴心的在下面垫了一层纸。

她们无语了,就这!

“哎?你们这么看我干什么,这顿先欠着吧,下次有机会见面再请你们吃大餐吧!哈哈。”

“我走了,拜拜!”

他骑着白鹰飞上高空。

“小气鬼,这才值几个钱。”

“一点风情都没有,走吧走吧。”

...

两女一边吃一边嘟囔着,身形渐行渐远。

纳海楼。

“娘,你真的明天就走啊,那么多天,我会想你的!”云月儿站在云霜语的面前,十分不舍地说道。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待在家不要乱跑,也不要和别人打架,知不知道!我让孔鸣暂时帮我看管纳海楼,也会让他时刻盯着你的!”

“好好上课,努力修炼,我回来是要检查的!”

云霜语看见了她隐藏起来的一丝笑容,立刻板起了脸。

“哦!放心吧,娘,我会跟你在的时候一样听话的!”

她正在幻想着她娘离开之后的快乐生活,并没有注意到云霜语已经发现了她的小心思。

“行了,出去玩吧!”云霜语摸了摸她的脑袋。

“嘿嘿!”她一溜烟跑了出去。

祖小一飞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她从大门出去,于是就开口喊住了她。

“月儿,你干嘛去?”

“祖哥哥!”

她看到祖小一也很高兴,一天也没见到他的人影,跑过来热情地拥抱了一下他。

“我准备去找我的姐妹玩呢!你今天干啥去了?”

“哦,我去江南学府看了看,纳海楼今天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有,一切正常。”她摇了摇脑袋。

“倒是娘要见你,但又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对了,你要和娘去什么地方做生意呀,她就告诉我少则十几天多则几个月。”

“做生意?”祖小一一愣,然后就反应了过来,云霜语看来并没有告诉她两人真正要去的地方。

“哦,那得老远了,你娘跟你说去什么地方了没有?”

“没有。”

祖小一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脸说道:“那得去好几个地方了,不停辗转,跑来跑去,所以时间就难定了!”

“哦,好吧!不管了,我出去玩了。”说完,她就兴冲冲地离开了。

祖小一笑着看着她的背影,喊道:“路上小心点儿,早点回来!”

“知道啦!”

他跟里面的人打了声招呼就去了云霜语的办公厅。

推开门,一股清香,只见她正在认真的看着桌子上的什么东西。身上裹着深红色的长袍,头发有些湿漉漉的,看上去应该是刚刚洗完澡。

“云姐,找我啥事儿,是不是明天出发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他笑着来到了桌子前面。

她一声轻哼,“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派人去找你了,今天一天去哪儿?”抬起头,带着迷人的笑容,眼中流露出一丝绵绵情意。

“这不是成了江南学府的内府弟子了吗,总要去看看,认认路,交交朋友啥的,是不是!最大的收获就是见到了学府内的炼器大师,张天工了!”

“不虚此行,嘿嘿!”

祖小一自动忽略了那些挑衅他的蠢蛋。

云霜语讶然,她知道这个人,在苍岚城甚至在这一片都非常出名。无数人慕名而来,都想找他替自己打造一把适合灵器,可惜几十年的时间只有一个人成功,听说是张天工的某位红颜知己,至于更具体的情况就没人知道了。

“你可真厉害!看看这地图上我画的路线,就是明天我们要走的路。”

祖小一扫了一眼,目的地居然是在大陆的正东偏北一点。

他指着地图中间横着的一条蓝色的地势线,有点奇怪,问道:“这是什么?”

云霜语轻声道:“这是将大陆南北分割开的天河,可以说是这个大陆最壮观也是最不可思议的景象。因为这条河的源头不是大陆周围的海洋,而是从天上落下来,就像瀑布一样!”

“啊?还有这种事?”

祖小一听后一脸的不相信,难道是传说中的银河落九天?这不都是前人臆想出来的场景嘛!

“等你看了之后就知道了,单凭我的言语是无法描绘出它的神奇的!”她笑嘻嘻地站起身将地图折叠好放在一旁,然后走向了里面的房间。

“我们明天中午走吧!”

“为啥不早上走?”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在跟着她移动,最后落在了那双洁白且充满诱惑的脚丫上。就像有什么魔力一样,让他的心痒痒的!

“因为...我怕你明早起不来!”她扭头嫣然一笑,顿时媚态横生,风情万种!

祖小一只感觉自己好像触电了一样!

空气中似乎突然出现了一种让人失去理智陷入疯狂的味道,就像是酒香,但又夹杂着体香!今天可是没喝酒!

“啥...啥意思?”他口干舌燥地开口问。

只见云霜语媚笑一声,似惑人心神的魔音回响在耳边,“跟我来!”

他像失了魂跟在后面走进了房间,凤凰之力在体内缓缓流淌,灵台通明,他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的感觉。

心中大感惊讶,刚刚这是怎么回事儿?

房内被昏暗的橘色光芒笼罩,窗帘也被拉下,房门自动闭合。

云霜语回过身,看着站在那儿神色清明的祖小一,眼中带着惊讶的神色,不过这似乎在她的意料之内。

“墙后有淋浴的房间,你去洗一下!”她的脸上泛起了诱人的红晕。

祖小一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踌躇了片刻后,推开一道隐形门走了进去。

片刻后他走了出来,身上裹着白色的浴巾,而云霜语已经解下暗红色的长袍露出了曼妙的身躯,在床上盘膝而坐。

“昨天我们...嗯...不说了,无法避免...,这一次是因为什么呢?”他盯着云霜语的双眼,缓缓开口。

云霜语罕见地露出了小女儿娇羞的神情,俏脸已然红透,呼吸有些急促,带着略微颤抖的语气开口。

“你先坐在我跟前,我慢慢跟你说!”

“嗯,好!”

依她言,他坐在了对面,面对这具能勾出男人体内最原始欲望的身躯,现在就算再怎么看也不会有任何的事失态。

“今天早上你应该也发现了吧!我的修为一夜之间从化血境二层突破到了化血境四层!”她说话的时候有些激动。

“嗯,我发现了,应该我们两个昨晚那个了....的原因吧!”

“嗯,你体内的精华之力让我停滞已久的境界再次突破,那是一股我从未见过的能量。不仅让我体内的血脉变得更强大,甚至将它改造进化,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你看,我的一根尾巴居然提前变成了红色!”说着,她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将那一条毛茸茸的尾巴露了出来。

祖小一有些懵圈,“我没听懂你什么意思!”

“我们九尾天狐一脉想要达最后的天狐境界,要经历数次蜕变,你既然说知晓我的一切,那你应该知道分为哪几个层次吧?”她的眼中带着希望地光芒。

祖小一点了点头,“妖狐,尾巴是白色;神狐,尾巴是红色;魔狐,尾巴是黑色;圣狐,尾巴是金色;天狐,尾巴是紫色。”

云霜语继续说道:“别看我现在已经修炼出八条白尾,距离红尾只差一条尾巴。但想迈出这一步是千难万难,因为我们每蜕变一次就会经历一次天劫,只有成功度过天劫才能继续修炼!”

“但是天劫力量对我们妖族来说是致命的,没有族内前辈的庇佑基本上绝无生还的可能,即便是有这一层保障那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唯一能保全自己的只有彻底觉醒妖狐远祖的血脉,它可以庇佑我们!”

“哦!”祖小一点了点头,他体内的祖龙力量就是属于此类。

“但是现在我发现另外一条似乎可以规避天劫的成长道路,那就是和你...和你双修!”

“借助这股力量,我在没有修成第九条尾巴的情况下就发生了蜕变!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她感到十分害臊,她红着脸鼓起勇气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祖小一听了之后有些傻眼,他还能这么用!

“所以我就...就...就想和你再试一次!”说到最后,双腿屈起,她直接将自己的脸埋了下去。

“呃...你稍等一下,我缓一缓!”

祖小一的心神来到了葬天塔内,大声抱怨道:“前辈,这是个啥情况,我跟她双修还能帮她渡天劫?这么好的事情怎么没我的份?那我的损失不是太大了,纯纯工具人了都!”

“...”

“九尾天狐一族虽然强大,但是远比不上祖龙和凤凰。你身具二者血脉更是高过她无数个等级,她有的你都有,你想从她那儿得到什么?”

“除非她能成长到天狐并且得道成仙,才能给你带来真正的利益,不过据我所知她们这一族没有人能走到最后一步。”

“当然你也可以现实一点,培养她当你的打手,毕竟她们一族的天赋神通还是很厉害的,单是魅惑和变化就能让很多强者防不胜防了!你取一滴精血再融合你的一丝魂力给她吞下,可以保证完全控制她。”

“当打手!这个说法不太好听。老婆!这个词就很好听了!”

...

回过神来,他直接一个猛虎飞扑将云霜语压在身下,然后按住她的两只手。

“啊!”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粗鲁吓了一下,然后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

祖小一带着邪魅的笑容说道:“试肯定要试,而且要经常试,一定会有效果。不过,云姐,你也要付出代价才行!”说完就吻上了那性感的红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