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再次被戏耍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7113  |  更新时间:2022-06-25 23:23:29 全文阅读

一个黑洞自祖小一的身后出现,如同一个无底漩涡,散发着强大的吸力,就连周围的光线也被吞噬。

在赵心馨震惊的目光中,圆台上的阵法枢纽竟然直接被吸了进去!

“你那是什么?”她问道。

祖小一笑了笑,说道:“不足为外人道也,一个小秘密,希望你能替我保守!”

赵心馨点了点头,或许是某件强大的法宝吧!

...

外面,得到阵法力量加持的血喰如魔神降世,力量直接突破至命魂境九层巅峰!

恐怖的的威压让整个遗址都在摇晃,那令人窒息的气息弥漫在每一个角落。

仅仅是一招血海漫天就吸收掉了吕溪那狂暴的刀意,更是将其打飞并利用血海形成囚牢将其困于其中。

血藤树的根系直接扎根在了吕溪的身上,穿透躯体,开始吸收其命海的力量之源!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吧?”

“可惜,你已经没有悔过的机会了!今日过后,我血煞宗将再次现世,成为真正的一级势力,称霸整个神火大陆!”

“桀桀桀!”

宽阔的地下空间传来了血喰那令人生寒的狂笑声。

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力量!

吕溪的脸色苍白,如此这般跨越数个小境界的实力差距,让他无力对抗。

但是他也不会就此放弃,任人宰割!

气势再次提起,双手作刀,灵力汇聚,用力挥下斩断身上所有的血藤树根。

无数明亮的刀芒从体内飞出,击碎囚笼,将血海劈出一道道痕迹,摆脱束缚纵身一跃飞入高空。

“血喰,魔道气数已尽,你不用再妄想了!”

“百年时间,你可知这世上诞生了多少强者?我只不过是这其中最不起眼的那一批人而已!”

“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吕溪双手持刀,全身开始散发出冰冷的黑光。

刀意在周身流转,不再那么霸道,而是内敛其中!

他在积势。

空间结霜,一股万物寂灭凋零的气息从他的体内缓缓传出。

“哼,鼠目寸光的小辈,魔道的可怕岂是你能了解,我的宏图霸业将会踩着你的尸体迈出第一步!”

“来吧!”

血藤树上红光照耀,灵力震荡,树枝挥舞再次搅动血海波涛,里面是一个又一个破碎之后又合体的终极死尸,它们不会死,只会更强!

树干上的猩红血眼眸光炽烈,强盛的灵魂之力如同箭矢瞬间射出,直击吕溪的识海。

同时,无数藤条带着血色的灵气,化作最锋利的宝剑割裂虚空向他刺来。

面对这致命的攻击,吕溪高举狂刀,面色冷凝,用力挥下。

“天地寂灭斩!”

一道寒芒无视大阵破土而出,冲开地表,将整个地面连同下方的血煞宗遗址大地一并劈成两半!

阳光终于照了下来。

这一次死尸直接消亡,没有再组合!

血河从中间断开,虚空被隔断,寂灭的力量在阻止它愈合。

灵魂攻击在遇到斩击后直接消散,寂灭的力量不仅针对肉身,还针对灵魂!

藤条在空中像是静止了一般,灵力消散,瞬间枯萎!

这一刀足够惊艳,因为它将血藤树树干劈成两截,并且让其在短时间内无法复原。

那寂灭之力在不断吞噬血海,也就是血喰的生命!

吕溪的身躯从高空坠落。

寂灭斩不仅消耗了他所剩不多的力量,就连精气神在一瞬间都被抽走大半,整个人变得老态龙钟。

这是压箱底的绝招,不到生死关头绝不会动用,只是似乎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轰!”

血海合拢,血藤树恢复原样,这仅仅持续了半分钟而已。

只要大阵一直在运转,他的力量就源源不绝。寂灭斩再强,也挡不住血海的侵蚀之力,境界的差距不是杀招可以弥补的。

“桀桀桀!”血喰发出了阴森的笑声。

“倘若你我身处同一境界,刚刚那一刀我绝不可能抵挡,可惜啊可惜!”

“成为我的养分吧!”

血海之中伸出一只血红大手,将吕溪抓在掌心,一道粗壮的树根瞬间将他洞穿,鲜血滴落在血海中,形成一道道涟漪!

此刻的吕溪无法还手,因为已经没有了力气,只能在绝望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吕前辈!”

下方的遗址中传来几道悲痛的呼喊声,他们都是知晓其身份的人。

吕溪盯着那只竖眼,用最后的力气说道:“血喰,纵然你杀光这里所有人也逃不走!刚刚的动静一定会吸引我朝的强者前来,你死定了!”

“哼!”

血喰一声冷笑,“我血煞宗的护宗大阵绝非浪得虚名,只要不是天轮境的强者前来,无人能阻止我,你去死吧!”

一根藤条直接插入吕溪的眉心,他要将此人的魂力榨的干干净净,接下来就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小鬼!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血海竟一下全部消失,幻化的血藤树也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境界跌落,气势消散,又回到了命魂境四层!

遗迹内红光敛去,屏障解开,地面的符号也失去了光泽,阵法被破了!

这怎么可能?

血喰站在半空,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下方,一脸的不可思议。

到底是谁?

瞬间他将目光转向了主殿,是谁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破解护山阵法,偷溜进去了!

神识扫过,四峰上被囚禁起来的人竟然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救走了!

下方的众人看见遗迹又恢复了平静,顿时反应了过来,疯狂向外逃窜。进来时足有一千多人,但是现在只剩下四五百人!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万筱他们也混在其中,进去没多久后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解救了所有被囚禁在四座山峰上的人。

孔令杰看着时不时向主峰大殿望去的万筱,安慰道:“不用太担心祖小一,那个家伙一定有方法可以逃出来,他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嗯,希望如此吧!”

...

计划再一次破灭,怒火中烧的血喰瞬间出现在主峰上,一脚踹开了主殿的大门。目光扫过,没有人?

随即一指灵力激射在高座上,地面分开,空无一物!

枢纽居然被盗走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谁有这个能力?

“是谁!给我滚出来!”

他一声怒吼,灵力轰然爆散,将这血煞宗的象征,血煞神殿直接摧毁。

血色灵力冲天而起,血喰从废墟中飞出,滔天的愤怒,他誓要将那小贼剥皮抽筋。

他试着感应到那大阵上历代宗主所凝练的印记,但是却一无所获,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回音!

阴毒的眼神扫过正在不断往出口跑的蝼蚁,他瞬间冲了过去,直接将一个又一个人撕成两半。

张口一吸,所有的血液全部被他吞入腹中炼化,《万化血灵典》在体内运转,将血脉中的力量全部掠夺。

他的修为在缓慢增加,但是这么点还不够!

“是谁偷走了我血煞宗的大阵,立刻交出来,我饶他不死!”

血喰双眼直接化为血色,吼声震天,顶上大裂缝的碎石泥块不断落下。身形迅速闪动瞬间来到在出口处,拦住了撤退的大部队,那狰狞的模样直接将前方几人吓得跌倒在地。

众人一脸的惊恐看着眼前这个浑身血气缭绕的男人,强大的威压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后退。

“魔头休要嚣张,我黑龙皇朝的人肯定已经收到消息,在赶来的路上,立刻放了我们,要不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飞云皇朝的强者也在赶来的路上,你得意不了多久!”

...

“这位魔道前辈,我们只是前来寻宝,并无冒犯,还请您放我们一条生路!”

“我们不知道您说的什么,还是放我们走吧,我愿意把搜到的东西全部交出来!”

有人怒斥高呵,也有人低声下气委曲求全!

血喰大手一伸,一个在不断叫嚣的男人被吸到近前,右手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鲜血被瞬间抽尽化作干尸!

临死之际还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

“你们好像还不明白现在的局势?”

“我再问一遍,是谁盗走了我血煞宗的大阵,如果不交出来,你们今天绝无活路!”

血喰浑身煞气,目光在这几百人中来回扫视。

嘈杂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与之对视之人,心中皆是一颤。

“哼!没人说?”

血藤树的身影在身后显现,一只妖异的血眼睁开,灵魂的威压降临在每个人头上,让他们动弹不得。

接着藤条伸出将所有人捆了起来,一根根尖刺自藤条上凸起,深深扎进了他们的血肉中开始吸食血液,并不断释放出能令他们意识保持清醒的毒素,好让这些人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产生休克。

血液的流失让众人感到一阵虚弱,他们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修为竟也在随之流失!眼看身边的人在一个一个的倒下,终于有人抵挡不住内心的恐惧了!

一个飞云皇朝的年轻后辈站出来结巴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知道哪个人最可疑。”

“说!”血喰一招手,这个年轻人直接飞了过来落在他的手中。

“如果你保证会放过我们,我就告诉你!”

被掐住脖子的年轻人涨红着脸,手脚在不断挣扎。

“跟我谈条件?你有资格吗?”血喰冷笑,手指用力,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捏死。

血瞳的目光凝视在他的身上,瞬间他的识海就被掌控,里面的记忆浮现,他看到了那个让他恨的咬牙切齿的人!

又是他,原来叫祖小一!

右手微微用力,年轻人直接毙命,又是一具干尸!

“你...居然不守信用,滥杀无辜?”

飞云皇朝的一位化血境的中年人怒声骂道,但是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血喰不屑地看着他冷笑:“信用?我魔道之人和你们这些自诩正道人士不需要讲信用,再说我也没有答应那个小子!蠢货!”

“看样子那小子应该还在里面,既然如此,你们也就没用了,全部死在这儿吧!”血喰双眼凶光毕露,杀意十足。

“魔头,你不得好死!”

“啊!”

“救命!”

...

几名化血境的老者为了争取一线生机,直接引爆自身的躯体来换取众人的行动能力,轰隆之声响彻在整个遗址。

血雾漫天,强大的灵力波动将所有人都震飞了出去,就连血喰也不得不后退两步,血藤的禁锢被迫解开!

“快逃!”

出口被堵,他们只能调转方向向遗迹内部奔去。

血喰没有再管这些人,当下最要紧的是找到祖小一,拿回大阵的枢纽,否则一旦再有几个命海境的强者赶来,他难逃一死!

但是事实总是不会如人所愿,四股强悍的气息直接从天际划过,瞬间降临在这裂缝之上,然后垂直落下来到这遗址内。

在感受到来人的气息后,正在逃跑的众人纷纷停下脚步,大声地高呼起来,他们认出来了这是两朝的命魂境强者!

终于来了!

“这儿发生何事?为什么只剩下你们这点人?”一位背着重剑的中年人开口说道。他一头银发,面色刚毅,裸露的双臂充满着爆炸性的肌肉。

周身气息鼓荡,一看就是骁勇善战的战士!

有黑龙皇朝的人认出了他,道:“回禀广大人,血煞宗的宗主还未死,在此地大开杀戮,就连吕前辈也惨遭其毒手!还请大人出手除魔,为我等主持公道!”

“血煞宗宗宗主?沙槐,你去看看吕溪怎么样?”广正皱起了眉头,他们没有得到消息说还有魔道妖孽存活。

“是!”旁边的男人应道。

另一边,两名飞云皇朝的强者也来到人群中进行询问,他们损失的人太多了,此番回去定然免不了被斥责!

但是当下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们面色阴沉,问道:“你们可曾看到天璇姑娘?”

众人一脸茫然,摇了摇头,天璇姑娘没有来啊!

两人小声言语一番后,将其中几名领头的化血境修士招到一旁,问道:“东西拿到了没有?”

他们一脸苦涩地摇了摇头。

“哼,一群废物!”

其中一名化血境的修士斗胆开口说道:“两位前辈,事情发生了实在太过突然,先是出现无数打不死的死尸,后来血煞宗宗主又突然出现,我们是在来不及破解阵法!”

“果然还是要我们出手,你们带人先出去!”

说话之人名为那提,而另一个身材瘦削者名为洪七,两人乃是飞云皇朝在边陲之地驻守的最强者。

那提看向对面黑龙皇朝两人,没有什么好脸色,都是战过多次的老熟人了。双方派人来的真正目的便是夺取这血煞宗曾经的至宝,玄道之兵三千血魂幡,至于其它一些财宝,不过都是用来掩人耳目的罢了。

玄道之兵,就是整个皇朝也没有几把,其珍稀程度可想而知!每一件都足以发挥出毁天灭地的力量,尤其是这曾经吸收了数万人精血与灵魂的三千血魂幡!

有传言说掌握此幡,就相当于掌握了数万恶鬼,犹如阴兵现世,所到之处皆是地狱!

等所有人撤离后,四人有默契地没有动手,而是在这遗址中搜寻起来。血煞宗宗主在他们来到此地之后就不见了踪影,他们必须先除掉这个祸害!

...

至于祖小一,他并没有离开,想得到的东西一个都没着落,他是不会走的。自从阵法被破之后,他就和赵心馨一直躲在血煞宗的某个角落。一边在研究着如何控制血煞宗的阵法,一边在静观局势发展。

就在当时众人被血喰抓住,生死危机的关头,他也是十分着急,就在要出手的时候却被赵心馨拦住了。

原因竟是她感觉到已经有帮手在往这边赶了!

她居然有这么敏锐的感知!

...

塔内,血煞宗阵法内的符号烙印被轻而易举的磨灭。

当然这是塔内的葬天之力在起作用,血煞宗宗主的印记在这儿就是异类,而异类是要被抹杀的。

刚刚那块破布落在了他的手中差点没把他弄死,突然出现的滔天杀意犹如神怒,他的意识瞬间龟裂成无数碎片。

就连一直在塔内的那位前辈也被惊动,所幸这破布很快就被葬天塔给镇压了下来。

前辈没有多言,只是说这块布乃是一至宝,不可以拿出塔外。

原本这上面有一层封印的存在,但是现在没有了,拿出去只会让这片小世界走向毁灭的道路!

祖小一当时听了冷汗就流了下来,最终破布在葬天塔的力量下飞入苍天的坟墓中沉睡。

大阵现在已经被他弄了个明白,简单来说,除了困、防、攻、还有其他三个功能。

一是聚天地灵力,大幅增强控阵者的力量,被封印的破布应该就是充当一个供给灵力的工具,如果是单凭灵晶和存储的灵力无法让大阵支撑太长的时间。

二是利用尸体进行非人化改造,练成强大的死尸,血魔和血妖。

三是对大阵进行献祭,将它转化为恐怖至极的血色地狱,诛杀一切强敌!

祖小一觉得,当年血煞宗所有人连同进攻者全部消失,可能就是使用了血色地狱的力量!

突然遗迹内传来一声怒喝,藏身在主殿阵法内的血喰被发现了,四人对他联手展开了攻击。

以一敌四,他瞬间就落在了下风,只能依靠功法的特殊和身法的诡异在这废墟之间来不断闪躲。

“血喰,你跑不了的!”身后传来大喝。

“可恶,只要我找回大阵,立刻杀了你们!”

血喰一边逃一边在心中暗骂,他的身上皆是可怕的伤口。手指光芒闪过,三颗血菩提出现直接被吞下恢复伤势

....

“你研究出什么东西了没有?你别告诉我说你在玩这的阵法?”赵心馨看着摆弄半天阵法的祖小一,无语的说道。

“什么?玩?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只不过是在进行阵法的功能测试而已!”他面不红心不跳的解释道。

“阵法运行需要庞大的灵力,没了那块布,你想靠它来击败血喰根本不现实。现在既然帮手已经来了,我们还是离开这儿吧!”

“不行,我要的东西还没拿到手,那个大殿中没有就一定在血喰的身上!我要想个办法才行!”

说着他眼前一亮,收起了阵法枢纽,让赵心馨在这里躲好后,自己则是向外面跑去!

“你干嘛?”

“我有办法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就行!”

结果没跑多远,又掉头跑了回来,有些尴尬的向赵心馨问道:“你的身上有灵晶没,如果有的话借我一点,我怕到时候不够用?”

赵心馨愕然,也没问他要干什么直接从怀中取出了一枚储物戒指,说道:“这里面有不少,你先拿去用!”

祖小一挠了挠头,惊讶的看着赵心馨。

这么相信他?

“多谢!”

祖小一趁着四人追杀血喰的功夫,偷偷摸摸又重新回到了主殿内,然后将沙盘取出放在空地处,升起大阵。

输入灵力将其启动,接着拿出好不容易在这遗址中搜到的一些灵晶,忍痛将它们全部放在阵眼内。

双手在阵法上不断变化,守护屏障再次出现,红光弥漫在整个空间,穹顶上方无数符文汇聚最终形成数个小圆圈,一道道红色的光芒向血喰射去。

地面的建筑直接熔化,一个个大坑出现!

那是能够瞬间将化血境修士融化的炼魔血光,不过现在威力小了很多,灵力供给不足,只能去骚扰一下,但这也足够了!

在外面激斗的五人立刻察觉到这个变化,心中一惊!

尤其是血喰,第一时间向着主殿的方向冲了过去,他感受到了阵法枢纽在运转!

那个可恶的小辈居然如此嚣张!

不仅光明正大地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想用宗门的阵法对付他!

真是岂有此理!

一声怒吼:“祖小一,我杀了你!”

顿时,他使出浑身解数避开后面四位强者的一击,然后身体猛然炸开化作一道血雾瞬间出现在山峰的废墟上。

但是这时祖小一已经借助葬天塔的力量隐藏在了虚空中,逃是肯定来不及的!

后面的四个人也是顷刻间赶到将山峰围了起来,他们有些疑惑,阵法是谁在操控?血喰又在叫谁的名字?这暗中之人到底是敌是友?

“血喰?你逃不掉的,如果你还有帮手尽管叫出来!”

...

看到沙盘的第一眼,血喰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那块象征着大阵本源的布怎么不见了?

被下了那么多的封印,留了那么多的手段,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啊!”

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没了布,大阵的力量根本无法正常发挥,单靠灵晶也撑不了多久!

混蛋!

他阴沉着脸,恨不得活吞了祖小一。

但是此刻也顾得上那么多了,伸手一掏,数千块极品灵晶全部落入阵眼。大阵有了灵力开始疯狂运转,他不敢使用大杀招。

可是对付这四个人,不来点厉害的也不行。

主峰的护山阵法开始和大阵接壤,分散的力量开始收缩,四道法阵在四座山峰上出现,阵法内四个血魔的身影出现!

那是和护宗血河中长得十分相似的生物,但是气息更强大,且每一个都是化血境九层的境界。

它们在血喰的操控下,咆哮着向空中的四人冲了过去。肉翅扇动,刮起一阵狂风,利爪猛然挥下。

“哼,不自量力,就凭这些东西也想阻止我们?”一人放声大笑。

“桀桀桀!”

“不自量力?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它们的厉害!”

四人同时出手,灿烂的力量席卷了整个地下溶洞。

血魔虽然是化血境的实力,但是有地利相助,天上的炼魔血光全部瞄准了四个人,一时间双方战成平手。

在交手了数招之后,几人也发现了不对劲,这血魔怎么打也打不死,被打坏的躯体能被其体内的大量血丝修复。

而且一旦被其黏住,这些血魔的身体会自动化作出巨口吸取他们的生命精华。

各自的身上因为血魔不要命的打法多了好几道疤痕和印记。

祖小一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如果有宝物那绝对应该是在血喰的储物戒指里,一个是戴在左手的中指上,另一个则是被他放在了腰间的贴身口袋中。

既然有了目标,他伸出手,一枚红色符文自掌中浮现。

这是他利用葬天塔从大阵上直接抠下来的,一个无伤大雅但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控制大阵灵力流向攻击阵纹的阀门。

于是,见时间差不多了,他开始利用符文的力量开始影响大阵。

慢慢地,血喰感到有一些奇怪,自己的灵晶在不断投入大阵中,除了维持运转的那一部分,攻击应该没这么弱才对!

血魔突然变得好打了起来,四人全力一击将血魔打爆,然后直接毁了那山峰上的阵法让它们无法再生。

一阵轰隆声中,山峰倒下,血魔也消失了,血喰被大阵反噬,心血逆转,瞬间栽倒在地。

他已经陷入了狂暴的边缘,一拳锤在地面上,面色扭曲,满是狰狞。

“不可能,这大阵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不可能的!”

四人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出手就是绝杀之力。

空间被封锁,

“嘭!”

血喰的身躯直接炸开,四分五裂就连灵魂也难以逃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