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血喰的手段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271  |  更新时间:2022-06-24 15:01:48 全文阅读

禁地的地面之上,飞云皇朝的人渐成败势。

阵法悄然运转,越来越多死去之人的尸体被抽成人干,终于有人发现不对劲了,他们想离开,但是此刻已经迟了。

勾魂玉柱散发出镇魂夺魄的力量,白光如水波一般穿透了所有人的脑海。

无人能反抗,就是化血境的修士也被压制的死死的。他们一边拼命抵抗,一边也在想办法求援。

可惜这里就是一个陷阱!

后来的鲁莽之人看着这些居然动弹不得,顿起歹心,想杀人夺宝,但是一进来就着了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所有人恐惧的目光中,血藤树血色冲天,暴露了它真正的模样!

通红如血的树干,那颗血菩提如一颗心脏般在不断跳动。满天都是藤条的虚影,竖眼转动,修为弱小之人的灵魂瞬间被吸走!

“啊,救命!”

...

哀嚎声不断。

地下的空间内,祖小一时刻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增强,血藤树按照自己的本能在行动,不过这只是徒做嫁衣而已!

手握黑剑,他准备彻底终结这个百年前的大魔头。

血喰冷笑道:“呵呵,小辈,不要得意忘形了,纵然你得到了我大半的魂力,又能如何,我自然会从你身上拿回来让我重回巅峰!”

“还想重回巅峰,门都没有!”

祖小一不跟他废话,果断地将手中的黑剑刺向血喰的心脏,剑气爆发,将他的胸膛毁了个稀巴烂。

如果让他再次掌握曾经那恐怖的力量,今天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噗呲!”

眼睁睁地看着剑穿过血气的阻碍,直接插在了心脏处!

“你!”血喰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在疑惑自己的防御为何没起到作用。

眼眶中的红光消失,头颅缓缓低下,气息在消散。

就在祖小一以为事情已经解决,拔剑的时候,那垂落形如枯槁的鬼手再一次抬起,狠狠抓住了他的手臂。

祖小一眉头紧皱,后方的赵心馨也摆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庞大的血色精华从王座下升起,将血喰包括在内,他那干瘪身躯竟然开始慢慢变得肿胀起来,枯萎的身躯,死掉的肌肉在重新恢复生机!

白发在飞舞!

“没用的,当年重伤濒死,百年来我一直在研究我宗的最高功法《血神功》,现已修炼至最高境界,不死不灭的地步,没有人能杀得死我!”

“桀桀桀!”

低下头的血喰发出阵阵魔音,仿佛是从地狱深处传来的绝望之语。

“吼!”

祖龙虚影缠绕身躯,一拳轰出,金色的光芒直接将血色淹没!

龙威降临,咆哮震天,大地震颤,轰隆巨响瞬间传遍了整个血煞宗。

禁地之上,阵法直接被这恐怖的力道从内部突破,地面四分五裂,血光爆散,玉柱折断倒塌,被禁锢灵魂的人们纷纷得救,慌忙逃离这里。

“发生了什么?”有化血境的修士惊疑不定,以他化血二层的实力都差点就被这妖树炼化。

心有余悸!

...

祖小一在刹那间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当即出手,只是似乎并未打中目标,他的拳头被挡下了!

“小子,你居然能调动如此磅礴浑厚的龙气,赵皇道是你什么人?”

血喰心中惊讶极了,当年灭宗一战,飞云皇朝的皇主也就是赵皇道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他利用整个龙脉的龙气硬生生磨灭了守护宗门大阵的血煞气,使得坚固无比的防御大阵出现了致命的缺口!

血喰印象极深,此人实力虽不及他,但是借助大地龙脉的力量却能和他分庭抗礼!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祖小一的拳头停在了血喰的面前,那里有一层无色的屏障挡住了他。一击未成,他立刻后退。

“你不说也罢!看来你也是个气运之子,可惜今日就要葬身在此地!炼化你的血脉,我或许会更上一层楼!”

血喰冷笑,低头看向自己胸膛的黑剑,似乎在诉说着一件必然的事情。右手抓住剑身,顿时神色微变,这剑有古怪,怎么如此之重?他费力地将其抽出。

想握住,却被其中恐怖的力量直接震碎整条手臂,随后自主飞回到祖小一的手中。

“你的这把剑似乎是一件不得了的宝物!”他看着黑剑,眼中露出了贪婪地神色,这似乎比他曾经得到的玄道之兵三千血魂幡更厉害。

手臂断裂处,大量的血丝自体内渗出,相互缠绕生成肌肉,骸骨再生,血气包裹,一条崭新的手臂再次出现。

“这把剑?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

祖小一看着缓缓起身地血喰,持剑守护在赵心馨的身前。

“桀桀桀,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们俩的小命!”说着,他伸开双臂,一声怒吼。

“血来!”

话音刚落,上方的血藤树直接飞出地面,爆出漫天的血光,根系全部插入血喰的身躯,将积攒了百年多的力量全部灌入到血喰体内。

他的气势节节攀升,境界在不断突破,一直达到命海境才停下,强横的威压横扫整个禁地!

但这还不够,血喰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舔了舔嘴唇,望着下方的修士,露出了森然的杀意!

“如果再加上被你吞掉的魂力和这里所有人的血气,我勉强可以重回天轮境巅峰,让我来一一收割吧!”

“小子,好好享受这最后的余光吧!”

在猖狂的大笑声中,他居然没有朝祖小一下死手,而是朝着主殿山峰飞了过去。

狂暴的血气席卷四方,沿途所有活着的人全部被他击毙炼化!

山峰脚下的一众强者也感受到了这股惊人又强大的力量,无不心慌色变,这遗迹中怎么会出现如此强者!

等到看到那邪恶滔天的血气之时,才意识情况不妙,魔道修士!

血喰看到这群打主殿的家伙们,露出了渗人的笑容,“就凭你们这群蝼蚁也想打血煞神殿的主意,不自量力!”

说着,一掌拍下,。

...

“祖公子,你没受伤吧?”赵心馨关切地问道。

“没关系!”

“失算了,本想着借他虚弱期彻底了结他,谁知他倒是直接恢复了大半的力量!”祖小一看着那道血色流光,眼神很是凝重。

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但是命海境的强者,他也无能为力!

“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儿,这个老家伙出世就要大开杀戒,除了皇朝内的高手,没人能解决他。”

赵心馨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恐怕我们已经无法离开了,我感受到血煞宗的的护宗大阵已经开启了。”

“虽然已经破烂不堪,但也不是我们能够解开的...”

“我想他去主殿的方向,应该就是要操控阵法的主枢纽将所有人消灭,所以我想我们唯一的活路就是联合其所有人,夺取阵法的控制权!”

祖小一听后,跃向高处。

果然,街道上,山川河流间,无数细密的红色符文亮起,阵纹一道一道出现,将整个遗址包裹。

在考虑片刻后,他决定前往主殿去找那些化血境的高手联手。

...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异常,死尸们不再进攻,纷纷沉入地下,阵法轻响,肃杀之力游荡在整个空间。

两大皇朝的人开始各自汇聚到一起。

“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大型阵法开启的迹象,难道是有人掌控了血煞宗的大阵!”

“不好,这是陷阱,我们快撤!”

所有人都开始撤退,阵法动静越来越大,镇杀之力也越来越浓郁。

有人踩到地上的符号瞬间化成血水消失,有人被突然被从天而降的血光笼罩,直接成为一堆枯骨,大阵已然开始炼化生命。

大家疯狂的涌向入口,可是那通道前的升起的屏障却让他们感受到了绝望。无论多么强大的攻击,屏障纹丝不动。

他们晚了一步!

祖小一沿途发现了万筱和孔令杰,在几位化血境前辈的带领下,大部队向着出口移动。

他将众人拦了下来,简单说明了一下事情的缘由后,想借用他们的力量。

但是在这等紧急的情况下,很多人并不相信他的办法能够成功,甚至有人大声叫嚣让他滚开!

没办法,言以至此,不再多说,生死各安天命!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的人相信他,大概有十来人左右,其中就包括了万筱和孔令杰。

“走吧!”

祖小一带着他们飞速前往主殿。

“那可是命海境的魔道宗主,其战力最起码比同阶强者高上许多,残忍嗜血,杀招无数,我们真不是在送死?”

孔令杰在后面问道。

“他虽然强,但毕竟刚刚恢复,一定有办法能解决他。”

说着,前方便传来一声巨响,又一股强大的灵威出现,居然也是命海境的高手!

他们在一处较为安全的建筑角落停了下来,看着主峰之上两道不断交手的人影,血光与刀芒接连碰撞,将虚空都撕裂出道道缝隙!

“我想那应该是黑龙皇朝的强者!”

赵心馨语出惊人!

“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进来的?不对,难道是一开始就隐藏在人群中混进来的?”

祖小一立刻反应了过来。

“怕是想在最后将我等一网打尽,好获得这遗迹中的全部宝物,黑龙皇朝的人果然不守信用!”

“可惜他遇到了这魔道宗主,现在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只是不知道我飞云皇朝是否也有这番考虑?”万筱的话中既有忧虑也有一丝幸灾乐祸。

“嗯?之前围攻此地那些人呢?”

祖小一发现,数十位化血境的高手和锻骨境的修士都不见了,地面上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手掌印。

“被杀了?”后面传来一道声音。

“不,没那么容易!”

“也许是暂时被血喰给囚禁起来了!”赵心馨双眼再次闪过银色的符文,她看向了前方的五座山峰,上面有一些被铁链锁住的身影。

祖小一看着赵心馨,心中感到有些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样好了,等一下我将这护山阵法打开一道口子,烦请各位前往山上看一看是不是有人被困,我去主殿试试看能不能掌握这个护宗大阵的的核心枢纽。一旦成功,逃走自然不是问题!”

“你既然能打开这阵法,为何不将它彻底关闭?”一位化血境的中年人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这位前辈,如果我将它给关闭了,血喰岂不是立刻就能查觉,到时候我们没被这大阵给熬死就先被他给杀了!”

祖小一看着这个脑子少根筋的家伙,真是好奇他是怎么修炼到这个境界的。

“好了,我要动手了!”

只见他双手结出印记,一道血色光芒打在前方阵法的某一处,光晕散开,一道门户悄然出现。

众人隐藏气息,悄摸摸地走了进去。

“我跟你一起去吧!”

赵心馨和万筱同时开口,两人相视一眼,能看到各自眼神中的诧异。

“不,万姑娘你还是跟着他们一起去解救被困的人,万一出现一些妖邪之物,你的火对它们有很大的作用!”

祖小一按住了万筱的肩膀说道。

她迟疑了片刻,看了看祖小一身后笑着点头的赵心馨,有些不情愿地说道:“那好吧!”

“万筱,走了!”在一旁等待的孔令杰开口道。

他们都是四大家族的人,在此等情况下自然要齐心协力。

等所有人都进去后,祖小一双手再变,另一道门户缓缓成型,里面似乎是大殿内部!

“你这是?”赵心馨问。

“主殿只有传送进去才不会被发现!这都是来自血藤树元神的记忆!”

说完,祖小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率先走了进去。

两人穿过传送门,直接出现在了血煞神殿的正堂。

一进来就感受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那是无数强者在此修炼留下的残存意念,在考验着每一个进入大殿内部的人。

十分空旷,几根石柱支撑着大殿,正中央伫立着一尊人形雕像,气势傲人,应该是血煞宗某位前任宗主,正前方则是一把血色的高座,上面刻画着各种狰狞的异兽。

两侧分布着几个坐垫,后面挂着血煞宗的旗帜,青铜灯火在四方缓缓燃烧。

他不太懂关于阵法的东西,所以只好请教身后的赵心馨。

“赵姑娘,我看这里面好像什么也没有?这护宗大阵的核心枢纽真的在这儿?”

她肯定地点了点头,在大殿内转了一圈后,站在那血色高座的面前,伸出两根手指点在了椅背上的血纹的狼眼上。

灵力进入狼眼内,化作一道流光点亮了高座上所有的纹路,最后化作一道笔直的细线通向中央的雕像。

咔嚓!

细线裂开,一个圆台浮了上来,上面是整个血煞宗的地貌,是缩略版的地图。上方是一个庞大到将整个宗门全部包裹起来的超大型阵法,里面纹路符号十分复杂。

阵法的上方是一块像破布一样的东西,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有一块殷红的图案,像是从某件东西上撕下来的。

它不断旋转,阵法的力量就是来源于它!

“就是这个?”祖小一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感到十分惊奇,如此庞大的阵法居然是靠这么小的一块布?

赵心馨脸上也有一些疑惑,凑上前看了看,“这难不成是某种阵图,可是这上面什么也没有...”

“我是不是把这个东西拿走就行了?”祖小一指着那块布问。

赵心馨摇了摇头,说道:“想拿走它不容易,这个东西既然敢放在这里而又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那就说明它不怕被偷,我要研究一下...”

“哦,好吧,你先看看!”

...

外面,血喰面对黑龙皇朝的强者,久攻不下,内心不由有些烦躁。这要是放在以前,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杀这个命海境三层的家伙!

“血煞宗宗主看来也不过如此,百年后已经不是你可以肆意横行的世界了,还是好好沉睡在此吧!”

持刀的男人哈哈大笑,狂猛一刀如同九天惊雷落下,直接将血喰创造出的血海劈成两半!就连在隐藏在血海中的那只时不时发动灵魂攻击的血瞳也被一分为二。

血喰吐血飞出,直接撞击在主峰上!

男人持刀立于虚空,他名为吕溪,乃是黑龙皇朝黑龙卫中的一员。此行前来的目的便是为了保证己方夺宝能够万无一失,必要的时候可以展现出实力将飞云皇朝的东西也带走。

血喰的出现确实令他大吃一惊,但是在试过他的实力后就放下了悬着的心,毕竟百年前血煞宗威名赫赫,他的宗主岂是弱者。

但一打就发现了,这家伙实力不仅只有命海境四层,而且灵魂之力也是十分孱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咳,咳!”

“若不是老夫的修为还未完全回归,岂能容你放肆!”血喰再次踏上虚空,站在血煞神殿的上方,脸色阴沉如水。

“血喰,今天你不复活也就罢了,但是你今天不仅复活还残害了这么多人的性命,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百年前,你侥幸未死,今天就让我来替天行道,彻底除掉你这个魔道恶徒!”

吕溪刀指血喰,横眉怒目,高声喝道。

声浪滚滚,传遍了大半个遗址

“哈哈,知道为什么百年前我血煞宗能在短时间内崛起吗,知道为什么当年在半个大陆强者的进攻下我还能活下来吗?”

“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护宗大阵,血色地狱!虽然已经毁了大半,但是想灭掉你一个命海境三层的蝼蚁还是轻而易举!”

血喰猖狂大笑,识海内的一个符号亮了起来,细看之下和沙盘大阵上中央的一个是很相似,但是这一个符号与大阵中的其他符号相比有些别扭,似乎是强行安上去的。

同时,主殿内,大阵开始变换,一道血色的能量自破布中垂落,像一根发丝落入大阵的阵眼。

轰!

整个大阵的纹路瞬间变成了暗红色,无数红点出现在沙盘上,带着滔天的煞气,似乎要将众生灭绝。

祖小一赶忙跑到门边,打开一条缝隙,倒吸一口凉气。

那无数红点居然是之前消失的死尸,但此刻它们全部身披血色盔甲,手拿武器,双眼泛红,体型增长数倍不止。

每一个的力量最起码都在通脉境五层以上,而这里足有上千!

浑身煞气,将整个空间都染成了黑色,极致的杀意,将这里变成了修罗场!

血喰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命海显化出现在虚空之中,波浪翻涌竟是红色的灵液,中央是一棵数十米高的血藤树,大半的树干隐藏在血海中。

这就是他命海中的生命之种!

在大阵的力量的支撑之下,血海迎风暴涨,整个遗址被血海吞噬。血藤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最终直至百米高才停下来!

巍然屹立!

血喰的身影已经消失,他的声音在整个天地溶洞中回荡!

“这还仅是第一层而已,来吧,让我看看百年后的后辈到底有强!”

吕溪的内心震惊无比,他感觉自己此刻好像在对阵这片天地,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但是瞬间,他就醒悟了过来,一声怒喝:“想破我道心,在我的北冥狂刀下,就是这天也拦不住我!”

随即全身灵力疯狂暴涨,战意激昂,刀意破天。就连这阵法似乎也抵挡不住这股绝天霸道的刀,阵纹在不断扭曲,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捅破!

在祖小一惊讶的眼神中,吕溪整个人化作一柄只剩利刃的狂刀,寒光闪过,空间直接炸裂!

他冲向了那棵血藤树!

死尸高高跃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不断冲上。

后面是藤条掀起的滔天血浪,血光侵蚀一切,似要炼化这柄孤傲的狂刀!

...

祖小一转过头,快步来到赵心馨的旁边,问道:“赵姑娘,可看出什么门道来?”

“这块破布血煞宗应该并没有完全掌握它,只是强者将它和这护宗大阵联系在了一起。如果我没猜错,大阵中间的这个符号就是媒介,如果你能将它炼化或者说将它磨灭的话,大阵自破!”

“但是...”

说着她又看了一眼祖小一,带着一丝无奈。

“怎么了?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时候,你说话吞吞吐吐的的干啥,爽快点!”

赵心馨白了他一眼,说道:“着什么急!这符号内有好几代血煞宗宗主留下的印记,想炼化或者磨灭它,不可能做到。当下除非得到这些印记的认可,要不然就是能找到什么东西来屏蔽他们的印记。”

祖小一皱着眉头,“这么麻烦,怎么可能来得及?一旦吕溪落败,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们!”

...

“我有办法!”

说着,他沟通起了葬天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