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十五章 于厮杀中成长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5250  |  更新时间:2022-06-17 23:36:21 全文阅读

圆台上两道身影不断交错,伴随着“锵锵”之音,黑剑与冷幽不断相碰,火星四溅,这已经不止一招了!

坚硬的台面上都是无数可怕的剑痕,随着两人的一记猛烈对轰,气浪翻滚,灵力汇聚冲上天空,激散了大片的云彩。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上接着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无数乱石飞起,圆台直接被摧毁了!

两人飞出,站在烟尘中,剑气如虹。

围观的众人此时都不知道该如何表示自己的震惊之情了,只能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看。

如果说孔令杰是一个了不得天才,那与他对战的祖小一就是一个怪胎!

先不说那无法被人看穿的境界却有着如此惊人的战力,就是与孔令杰相处同一实力,不仅能完全接下所有的剑招吗,甚至还有反压制之势。

在旁边一直观战的文长老,此刻也是神色凝重。

孔令杰虽然现在略胜一筹,看似强盛,但是明显后劲不足,在这短时间内的对拼就消耗了大半的精力,而对面似乎还游刃有余。

居然在使出了族内的最强剑法《傲剑决》后依旧无法战胜对方,苍岚城何时多了一个如此强大又默默无名的天才少年,难不成是从城外来的?

烟尘散去,祖小一也无法保持之前超然的姿态,孔令杰的将确实强,最起码是他目前遇到的同辈之中最强的人。

纵有黑剑在手,他依旧被其洞穿数次,身体就好像要被无匹的剑气撕裂一样,不断散发着阵阵刺痛感,那股阴寒之气甚至随剑入侵体内想要冻结一切力量源头。

他不知道孔令杰用的是什么剑法,有种傲绝天下的意味,剑威不断递增,不仅在力量上进行绝对的压制,更厉害的是对内心进行的镇压,让与之对战之人先行崩溃。

如果是别人,除非境界超过孔令吉两三个境界,否则绝对不可能将他打败。

但可惜今天他今天碰到的是祖小一。

黑剑随手一挥,沉重的力量压迫着空间,灵力倾泻,地面直接裂开了一条绵延数米的裂缝。

围观的众人被波及了一片,很多来不及反应的更是直接掉了进去,一片骂声,他们再次后退。

“孔令杰!你的剑法很强,但是还不够!剑修居然有这么强的攻击,让我都有的一点心动!要不我以后跟你改学剑算了!”

祖小一笑道,这么说因为他还没有用上全力。

看着谈笑风生的祖小一,孔令杰的手都在忍不住的颤抖,虎口发麻,甚至有种连剑都握不住的感觉。

他死死盯着那把黑剑,那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剑?怎么如此沉重?连像冷幽这种高阶的灵器都被打的光芒暗淡,灵辉消失!

初次交锋,他差点没被打飞出去,后面每一次双剑对碰他都不得不使出全力才堪堪抵住,《傲剑决》的力量也根本无法发挥到极致。

这家伙就好像是一头猛兽,仿佛不会疲惫,精力无穷无尽!

没有任何高明的剑法,只靠力量的对碰和剑气的使用就和他战平!

想至此处,他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挫败感,之前在考核比试中先是输给了那个丫头,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了一个如此难缠的人!

“你也不差!”

说着,调整心态,调起全身的力气,准备继续战斗。

一旁观战文长老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带着严肃的口吻:“令杰,够了,你打不赢他的。”

“不可能,我还有剑法没使用,也还有余力,只要战到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文长老,不要阻拦我!”

他的眼神中透露着坚定不屈的光芒,似乎并不甘心放弃。

“那你认为你一定能赢吗,我看这小子和你战斗过后仍然精气神很足,而你?你自己知道,如果你输了,我孔家将颜面扫地,纵然你是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也难辞其咎,你确定要继续?”

“这...”

他犹豫了,家族中竞争十分激烈,虽然明面上自己最强,但是暗地里也有那么一两个家伙不逊于自己。

一旦自己战败在一个不知名的家伙手上,族内的长辈定然不会饶了自己。

...

另一边的祖小一看孔令杰还想打,当即摩拳擦掌,准备展现自己的全部实力,一招击败他。

这时,云月儿小跑到他的身边,在他耳边悄悄说道:“祖哥哥,差不多就行了,不要打了。”

“为啥,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他感到有些疑惑。

“我纳海楼和孔家是朋友的关系,我娘说过,尽量不要和他们有冲突,因为我们需要孔家的支持才能对抗金龙大商会!”

“祖哥哥,你虽然不是我们的人,但是现在要以纳海楼的名义参加考核,万一起了什么大矛盾,很可能直接会影响到娘经营多年的关系!”

她别的事情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这些有关纳海楼事业根基的她都牢记于心。

祖小一点了点头,这个他还真不知道,既然和纳海楼的利益有关,那不打就不打了呗!

“孔令杰,这一场比试将当是你赢了,我看这里破破烂烂的也没心情再听讲道了,先告辞了!”

说着就打了个招呼,在众人的惊异的目光中带着云月儿就准备离开这里。

一声口哨,白鹰从天上飞了下来。

孔令杰听到后,顿时心生不满,这话是什么意思,故意让他?

“祖小一,今日你我一战并未分出胜负,不必谦虚,下一次见面,再分高下!”他一声冷哼。

经过一番思量,此战确实不宜再继续,等进入学府后要加倍修炼才行,他感受到了压力。

祖小一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离开了这里。

...

文长老看着远去的白鹰,他决定去查一查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如果能将其拉至麾下,日后绝对是年轻一辈的主力军,到时候就算是万家的那个少女也不一定敌得过他。

至于一直在围观的吃瓜群众,恨不得立刻将祖小一和孔令杰战平的消息传出去,这可是个天大的新闻。

四大家族虽然实力稍有差距,但是年轻一辈之间并没有相差太多,他们基本上就代表着整个苍岚城的巅峰战力,但是现在又多出来了一个人!

...

高空中,云月儿坐在祖小一的怀中,看着那近乎完美的的侧脸,还有那种莫名的气息,不自觉地让她沉迷其中。

“祖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孔令杰的剑,我感受到了一种纯粹的力量。除了手中之剑,再无其他,这让他就算是只有通脉境四层的实力,却能发挥出通脉境六七层的实力。”

“专一而精,不像我,力量很多,没办法专一!”

“祖哥哥,那你现在是什么境界?”她仰着头问。

“聚气二层。”

“啊?不会吧!”

...

白鹰上传来一阵阵夸张的惊呼声。

此时的秋石城上空,一只实力恐怖,妖气磅礴的青鸾在盘旋。

城主府中,墨毫正跪在地上回答着面前两女的问话,额头上都是冷汗,连动都不敢动。

片刻之后,她们直接飞上青鸾,一声清脆的啼鸣,载着他们向着苍岚城飞去。

在外面等候的三大家主走了进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畏惧之色,秦傲山扶起墨毫,让他在一旁坐下。

“皇朝居然派了她来!这小子不知道是福是祸!”

...

回到纳海楼后,祖小一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云月儿则是被下人喊住,原来是她的私教老师又回来了,要接着给她上课。

她不情不愿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前辈,我总感觉还是差点什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能够尽快领悟修剑的奥妙!”

那一丝灵感来之不易,他只能厚着脸皮去求塔内前辈的帮助。

“剑修只有通过不断的战斗积累经验和感悟才能升华,正如你刚刚和那个小家伙的战斗给你带来的感觉一样。”

“去厮杀吧!你会明悟的,还记的你初次踏入塔内进入的那个地方吗?那里你会得到帮助的!”

祖小一有些摸不着头脑,问:“前辈,那个地方,那是个什么地方?”

“曾经某个强者的一段记忆,当然你也可以将他看做一片单独的小世界,里面蕴藏着无穷的奥妙,尤其是对剑道的修炼。”

“那我要咋进去?”

“感受记忆的痕迹所在,然后让葬天塔将你的意识拉进去就行了。因为你第一次进来是无意识的存在,它会自动将你吸进去,现在就不行了。”

“哦!”

祖小一听的云里雾里,原地坐下,招来小塔。

光芒闪过,他的意识之身直接消失在原地,再次睁眼,又是那条熟悉的街道,他再一次碰到了那个背剑的青年。

还未等他先开口,青年便说话了:“兄台我们又见面了!”

祖小一有些懵,这些不是说是记忆吗,怎么这里的人会和他说话呢?原先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活生生的人,现在再看就好像是见鬼了!

“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来此是为了什么?”

“有位前辈说,我可以在这里学到剑道...”

只见青年一声大笑,说道:“剑道,虽然号称天下最强的攻伐之道,但最终不过是昙花一现,无法助己,更无法救人,你学他干啥?”

祖小一摇了摇头表示听不懂。

“或许现在的你不会明白,这样好了,如果你能说出一条理由来让我觉得值得,我可以教你剑道的修炼之法。”

“你教我?”

“不然呢,你说的那个人就是让你来找我的!”青年带着玩味儿的笑容看着祖小一。

看着眼前这个玩世不恭的青年,祖小一觉得他是不是多少有点不靠谱。记忆就是人的一生,对修炼要求如此随意,真的是个高手?

...

虽然有疑问,但他还是选择相信塔内的那位前辈,既然他说自己能在这儿找到答案,那便不会有错。

以后暂且不谈,现在能变强就行。

“嗯...我觉得耍剑很帅!!”他挠了挠头,半天憋出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

青年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这句话听的何其熟悉,想当初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帅”字才踏上的剑道,可惜最后违背了“初衷”,肩负起了责任,也把自己弄成了这般境地。

几万年,又或者是十几万年,上百万年,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听过这个字了。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说耍剑很帅,因为那会被人耻笑!

青年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对祖小一说:“错!”

“啊?”

“可是我真的想不到别的学剑的理由了,难道是为了独步天下,镇压一切强敌?”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单单是帅还不够,还要酷!!!”

“...”

“这不一个意思吗?”祖小一此时只是意识体,如果是本体,一定会看到他额头上冒出的无数黑线。

青年抓住祖小一的肩膀,说道:“你和刚踏入修行时的我简直如出一辙,没那么多花花肠子,说白了就是蠢。我要是不蠢,也不会修剑了...”

“哈哈!”

祖小一也跟着附和笑了两声。

还有人这么说自己的,难道这就是强者的幽默?

“走吧!”

祖小一眼前一花,他们出现在了那无尽的星空之中。青年一伸手,背上的剑就出现在了手中。

“拿好你的剑,传道现在就开始了!”还没等祖小一反应过来,青年就出剑了。

他的身影瞬间出现在祖小一的面前,挥剑向着他的天灵盖力劈而下,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却让他产生了死亡的危机感。

祖小一的本能反应就是后退,但是他发现这一剑无论他退到哪里,一直存在且以不可阻挡的势头往下落,。

“铿锵”一声,黑剑出现在手中,猛地向上挥去。

他敢保证,这一击绝对用上了全部的力量,但却被无情的劈飞了出去。黑剑直接脱手,意识体被毫不留情地劈成了两半。

“啊!”他发出了痛苦的呐喊声。

体内的轮回转生术自动运转,无数符号将他包裹在内,意识体在慢慢聚拢。

“嗯?你的身上居然有这等秘术,倒也省的浪费我的力气了,什么时候你能接的下我这一剑而不被打散身躯,你就能出去!”

刚刚凝聚身躯的祖小一,还没有握住黑剑就再一次被劈成了两半。

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熬哀嚎,他艰难发问:“前辈,我还没有准备好你就出手,我如何能接的下你的一剑?”

“准备?这世间哪儿会有那么多的机会和时间供你准备,真正想杀你的人会给你时间准备?你以为这是比试?”

青年的话音刚落,又是一剑斩下,逃跑的祖小一再次被分开,一次比一次更痛苦。

“你体内的轮回转生术乃是天地间至高秘术,不用担心你的灵魂会受到什么损伤。这既是你修炼剑道的机会,同时也是你利用此术锻炼灵魂的机会。”

“剑道,灵魂与肉身缺一不可,是为基本!专心致志,心中不要有杂念,等你能感悟到剑势的存在,就能挡住它!”

祖小一一边极力躲避着青年的剑,一边在努力运转秘术恢复身躯。黑剑在手,但很快又飞了出去,根本就握不住。

那磅礴的剑势让他感觉犹如一整个世界的力量压在身上,根本就无从防御。

“前辈,可否告知我何为剑势?”

他就像一个孩童刚拿起手中的剑就要与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士对决,什么都不懂,只能在战斗中摸索。

“剑势是迈入剑道的第一个门槛,挥剑带动天地大势,可以是山川河流,也可以是日月星辰。大自然的一切,感悟它们的气息,熟知它们的韵律,与它们融为一体!”

“天地藏于剑中,一剑挥出,天地倾轧,这就是剑势!”

“但这并不是重点,如果你能领悟自身大势,天地大势也挡不住你的剑,因为那终归是借来的,不是自己的!”

祖小一懂了,但却没有完全懂。

无数次的被劈成两截,在永无止境的痛苦中,不疯魔不成活!

他的意识由暗淡开始逐渐变的明亮起来,双眼光芒异常璀璨,这是明道心的领悟之力。

青年每一次挥剑,天地每一次变化都被看在眼里,刻在心里。星空之中,无数星芒闪烁,一种浩然大势开始凝聚。

手中的黑剑在飞出去一万次后,祖小一终于...明悟了!

他双手张开,没有去接,不再执着去抵挡即将到来的攻击,黑剑自动浮于身前,剑身一片通明,仿佛映照了整片星空。

在轮回转生术的催动下,神识瞬间散开去捕捉这天地之间的灵蕴,魂力在流淌,蔓延至每一处,永无止境。

渐渐地,一种无言的孤寂和苍茫之感浮上心头,这就是星空的气息,星辰的韵律吗?

亘古永存,万世不朽!

剑势,借着无尽星空之势,已成!

青年的剑再一次挥下,祖小一提剑冲上。

剑未触,势先出,星空现,大势压!

“轰!”

未坚持片刻,星空便彻底破碎,祖小一再一次飞了出去,他的大势被打散了...

“不错,已经有了样子,日后再多加磨炼即可,你过关了!”

青年收剑,笑着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前辈,这...我并没有接住您这一剑?”他有些疑惑,这也算是成功了。

“别想多了,就算你再修炼五百年也不一定能接住我的一剑,我跟你开玩笑的!哈哈哈!”

祖小一一脸黑线。

意识回归本身,双目猛地睁开,眼中有星辰转动,剑势猛然爆发却在半途收回,这儿可不是那虚空之地,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把房子给搞没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