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十二章 太初凤凰的力量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482  |  更新时间:2022-06-14 22:50:55 全文阅读

凤凰的火焰引起了一些轰动,但毕竟是在城池边缘之地,又是出现在陆家府内,大家也就没有过于在意,谁都知道这妖兽经常会出现一些意外。

不过兽舍倒是被火焰摧毁了一块,连带着一些附近的妖兽也被烧死,这就让祖小一有些过意不去了。

但是陆临海并没有在意,财大气粗的他死几个灵兽怕什么,最后他亲自给祖小一挑了一只飞得快而且很温顺的四翼白鹰,看上去也很漂亮。

祖小一道过谢后,便骑着白鹰去了秦府。

府内的侍卫们现在基本上都认识他,毕竟都打过一回了,也没人拦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

应该是秦傲山吩咐过了,来了一个小侍女将他带到了房屋后面的花园中,风景别致,很安静,适合谈话。

不一会儿,秦傲山就来了。

后面还跟着换了一身淡紫色束腰长裙的秦时雪,在胭脂银饰的点缀下,看上去很漂亮。

之前她穿着松松垮垮的练功服还真没看出来,她的身材这么有料!

洁白的鹅颈,诱人的锁骨,饱满的胸部透过轻纱衣领能看见一道深深的沟壑,纤细的腰身,挺翘的臀部,脚上穿的是一双高跟水晶凉鞋。

真是女大十八变!

不过就算秦时雪很迷人,祖小一也没什么想法,估计是因为小时候在一块儿玩过的缘故,知道很多她的糗事。

即使多年不见,心中也只有朋友之情。

“秦伯伯!”

他朝着秦傲山俯首拜了拜,但是面对后面的秦时雪却不知道怎么称呼了。

叫以前的玩伴名儿雪雪的话似乎有些尴尬,但是若是喊她秦姑娘似乎显得有些生分了。

思来想去,电光火石之间,他说道:“雪雪姑娘,好久不见了!之前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不要见怪!”

秦傲山笑了起来:“不用这么拘礼,坐吧!”

秦时雪眨着明亮的眼眸,捂着嘴笑了起来,说道:“你还是和小时候喊我雪雪一样好了,雪雪姑娘听着怪怪的。”

“也好!”

...

“想不到以前爷爷身上还发生过这么多的事情!”

祖小一的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他现在能理解为什么技艺高超,鼎鼎有名的牛千锤会隐身在一个小村子中了。

总结一下就是情之一字误终身啊!

“离开了秋石城,离开了村子,外面的世界也会更加残酷,你可有什么方向?”秦傲山问道。

祖小一摇了摇头,他只知道自己应该往前走。

“那我给你指个方向好了,叶族,一个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古族,当年你爷爷跟我描述,那将叶梦托付给他的人,曾一拳打破苍穹,横渡星空而去。”

“现在听起来还是有点扯,但是你可以去追寻,验证,总比自己一个人像无头苍蝇样乱转的好!”

祖小一单手撑着脑袋,翘着腿,目光看向遥远的天边,嘴唇微动似乎在自语。

“叶族吗...”

太阳的余辉渐渐消失,黯淡的天空,暮色渐渐降临。

街道上人头攒动,小贩们都出摊了。城内各个酒馆,饭馆,亦或是青楼,赌场内都十分热闹,劳作一天的人们开始放松的享受起了生活。

宴客居三楼最豪华的包厢内,祖小一和秦傲山和陆临海在愉快的交谈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除了秦时雪外,还有一位青年和一个小女孩,都是陆临海的孩子,带他们来的意思也是为了让年轻一辈之间互相认识认识。

男的名为陆司命,性格似乎有些内敛,修为在聚气五层。

来了之后,只是和祖小一随意交流了两句,看上去毫不在意,倒是会时不时和秦时雪说上几句,眼中闪烁着光芒,似乎是喜欢她。

女孩名为陆紫嫣,性格很活泼,大概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房间里面跑来跑去。一会儿坐到她哥哥的腿上,一会儿又腻歪在秦时雪的身边,甚至还想拉着组小一玩,不过被陆临海一蹬,就没趣儿的跑一边去了。

这是,房间的门响了,进来两人,后面还跟着几个小辈。

“原来是墨城主和赵家主,不知两位前来有何指教!”

祖小一站起身,笑着看着这俩人,白天的伤势并未完全痊愈,气息仍然有些 萎靡,又来找麻烦?

“哈哈哈,祖公子似乎误会了。指教谈不上,我和赵家主只是来赔礼道歉的!”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后面的赵武极那僵硬的老脸狠狠一抽,也是跟着挤出了一丝笑容。

一个上去就像是个老狐狸,另一个看上去就像是吃了一坨大便样不情不愿。

“祖公子灭了钱家也是替我秋石城除了一大害,我是特意来感激你的!”

“千卫,把我准备的道歉礼物拿出来!”

他一招后,身后一个青年站了出来,容貌颇为英俊,就是脸色有些白,眼眶有些黑,一看就很虚。

纵欲过度!

他用仇恨地目光盯着祖小一,似乎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祖小一也感受到了他的敌意,但是丝毫不以为意,他爹都不行,一个区区聚气三层的家伙能把他怎么样。

“哈哈,那墨城主真是太客气了!”他按住了墨毫即将打开盒子的手。

“心意无论大小我都收下了,既然来了,那就请吧!”说着,祖小一就招呼墨毫坐下。

赵武极过来寒暄两句后,也被招呼坐了下来,他并没有带孩子赴宴,只是带了两个下人,似乎是感觉这太丢人了。

包厢多了几个人,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

深夜,葬天塔内,祖小一看着那颗被金红色火焰包裹,散发着神异气息的蛋,他记得当时这颗蛋应该是黑不溜秋的才对,这是怎么回事儿?

“嗯...这确实是太初凤凰的蛋,没想到啊!当年它可是拥有着能和祖龙媲美的实力,凶威滔天,火焰就算是天上仙也难以抵挡。浴后重生不死不灭,没想到居然会在这儿看见它的蛋!”

“最终还是陨落了,可惜啊!”

前辈的话语中带着些许遗憾。

“前辈,啥意思,死了?我看的跟活着的一样。那这颗蛋对我有用吗?没用我就把它砸了吃了!”

祖小一就像个乡巴佬,以看食材的眼光看着它

“吃什么吃,你是猪吗?”一声怒骂。

“...”

“这个蛋...对你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机缘。原本是不可能再诞生生命的,但是在祖龙之血和葬天塔的力量下,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逆转因果,赐下造化,实现了再生!”

“里面原本的生命烙印已经消失了,你可以在其中刻下自己的生命烙印,将它炼化成自己的凤凰真身,日后若是能破壳而出,成就不可限量!”

停顿了一下,这位前辈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有意思...”

祖小一有些懵逼,问:“前辈,您在笑什么,难道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反正这个对你没坏处,去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哦,好吧!”

...

他的生命烙印和其他人不一样,不在天道的掌握之内,而是在这塔中。祖小一在与葬天塔沟通良久之后,才获得了回应。

小塔慢慢出现,凤凰的火焰直接被其逼到了蛋里面,墨迹了半天后才伸出一根锁链插进了蛋壳。

一小股的生命烙印被注入其中,然后甩了甩锁链,消失了,它好像很嫌弃这颗蛋!

“蓬!”

他的身上冒起了恐怖的金红色火焰,身后一只凤凰若隐若现,双翼伸展直接遮蔽了无数星空。

一种血脉相融的感觉浮上心头,他看着这颗蛋,却“看见”这颗蛋在看着自己!生命烙印已经成功刻下痕迹,从此他就是太初凤凰!

里蛋壳面有微弱的意识在诞生,他感觉自己如初生婴儿一般徜徉在温暖的海洋中,似乎重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嗯..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能否破壳而出就看你日后的造化了,不过你也拥有了凤凰的部分力量,也算是不亏!”

“嘿嘿,这感觉真不错!”

祖小一张开手,一团金红色的火焰出现在掌中,散发着可怕的毁灭气息。

除了境界一直停留在聚气一层,他的战力变得更强了,活脱脱的一个怪胎!

刚嘀咕完,体内就传出了龙吟凤鸣,丹田的泉眼内光华凝聚,出现了一条小龙和一只小凤凰,两个家伙在泉眼里面飞来飞去。

“前辈,这是啥情况?”

“‘灵’已经诞生,小子,你真是够逆天啊!这可是它们所代表的的大道本源,你的胃口也太大了点!”

“那我岂不是要突破了,我太高兴了!”

祖小一都没管别的,听到这个好消息,差点没有痛哭流涕,这都过了多长时间了!混沌海中简直是度日如年,现在他终于要到二层了。

这一次是将近五万公里内的灵气全部消失,丹田被一次又一次无情的摧毁,金线则是一次又一次的将丹田修补。

说不尽的痛苦一波接一波,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他硬是撑住了,祖龙的强悍身躯让丹田破碎带来的影响降至最低,凤凰的火焰将丹田完全包裹,让痛苦减轻了数倍。

终于,境界突破,气势散开,他突破到了聚气二层!

这一次没有再花费一夜的时间,仅花了五个时辰,应该是四更天左右。

由于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就连床上也都是。觉得很黏还有一股味道,于是他走到了洗浴房内准备洗个澡。

秦府的设施就是不一样,比村子里好多了,有香皂还有淋浴!

突然,门外传来动静,脚步声很轻,在来回走动,接着传来一阵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

祖小一疑惑了,这个点不是睡觉的的时候吗,除了他还有人洗澡?真是大家族怪人多?或许是下人起早要干活,他也没在意。

淋浴房内空间不是很大,所以大量的蒸汽聚集在这狭小的空间,视线都变的模糊了起来。

门被拉开,来人赤着脚走了进来。

祖小一一边冲洗掉身上的泡沫,一边转过身准备打个招呼。

“兄弟,起的真早...啊!”

谁知抬头一看,竟然是秦时雪!

雪白的香肩上挂着白色的毛巾,就这么光溜溜的站在他的面前。由于两人站的不是很远,视线扫过,那青春饱满的身子从上到下被看了个遍,鼻血瞬间喷涌而出。

这时秦时雪也呆住了,她没想到在里面洗澡的居然是祖小一,眼神上下飘忽,顿时小脸变得通红,一声尖叫。

“啊!”

她赶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部和下身,转身就想逃离,但是慌乱之下,没注意到脚下都是滑腻腻的肥皂水,脚一滑身子直接向后仰去。

又是一声惊呼!

眼看她即将摔倒在地,祖小一瞬间上前扶住了她的身躯,两人直接贴在了一块。感受到身前的柔软,等她站稳后,立刻放开了自己的手。

“小心点!这摔一下可不轻。”

秦时雪听到后耳根子都红透了,拉开门后猛地带上,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然后就跑开了。

洗完后,等了一小会儿,确认周围没人看到后,才悄摸摸的离开。

清晨。

祖小一看着站在门口的秦傲山说道:“秦伯伯,那我就离开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以后有机会回来看看!”

“嗯!”

随即纵身飞上白鹰,白鹰展翅展翅直冲云霄。

看向下方越来越小的秋石城,他有些感慨,下一次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准备先去苍岚城一趟,因为他的目的地是皇朝中央,既然是强大的古族,那么十有八九会在皇朝中央,只是一路北行正好经过此地。

...看到祖小一走了,秦时雪才从门后走了出来,小脸红彤彤的。

“你不是说今早要起来送一送的嘛,是不是睡过头了?”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仰头看向天空,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嘀嘀咕咕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秦傲山摇头笑了笑,回身走进了家中。

...

乘坐白鹰赶路的速度可是比骑马要快多了,只花了大半天的功夫就到了苍岚城,往下看去,城门口人来人往似乎有什么热闹的事情。

祖小一落下后,凑上前去看了看,原来是苍岚城的三大学府就要招生了。

这对以前的他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但现在绝对是轻而易举!他直接挤了进去,这可惹得周围人一片骂声,但他可不管这些,结果定睛一看,直接傻了眼。

大城池的学府就是不一样,这还不包括三大学府各自的入学要求,仅是初选的条件就如此苛刻!

城墙外张贴的公告上写着:三大学府联合招生,初选流程一共有三道,如不满足任何一项都无法成为三大学府的学生,试图作弊者,绝不留情!

一、年龄及实力要求:男二十岁之前包括二十岁,需达到聚气五层;女二十二岁之前包括二十二岁,需达到聚气五层。如未达到者,不收!!!

二、心术不正者,大奸大恶者,来历不明者以及犯下无辜杀戮者,不收!!!

三、无法负担起学费者不收!!!(注:一年十万金币,六年一共六十万金币,每年学费需一次性付清。每学年开学前三日收,如中途负担不起,将自动退学。)

另附:如有异议,请找联合招生处。

看到最后,他直接倒吸一口凉气,一年十万金币除了家族势力,寻常人家谁能一年掏的出十万,简直就是抢劫!

单是这一条,估计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要被刷下来!

“可恶,看不起老百姓!”

他暗暗骂了一声,再次挤了出去,这鬼学府不上也罢!秋石城的学院一年也只不过只要五千金币,而且还能分期付款!

他在葬天塔里面翻了起来,角落处有一些墨毫还有三大家主送的礼物,有兵器,盔甲,丹药,还有一些字画,瓷器之类的小玩意儿。

不过他基本上都用不到,在这儿上个学都要这么多钱,那以后到了皇朝中央还得了,开销更是难以想象,还是先想办法赚点钱再说。

他准备去纳海楼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卖了,先准备着以备日后所需!

走在路上,前方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

路边摊,两个公子哥和身边的四五个姑娘正在刁难另外两个姑娘,言辞嚣张,甚至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周围看戏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

祖小一心神一动,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走过去看了看,其中一个少女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清纯俏丽的脸蛋却长着一双妩媚的大眼,如瀑般的长发披肩,散发着阵阵令人沉醉的香味。

是个男人看到她都不由心神荡漾。

他想了一会儿,总觉得曾经在哪儿见过。

“是那只小狐狸!五年的时间就修炼出了六条尾巴,天赋还不错!”塔内居然传出了前辈夸赞的声音。

祖小一想起来了,就说怎么熟悉呢,原来是云霜语的女儿,长得这么快!修为也到了聚气八层,上次看才聚气二层吧!

云月儿拉着身边的小姐妹,怒视着对面的男人,说道:“林龙,这个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干嘛要抢我的东西,这里这么多,你不能买别的吗?混蛋!”

“还有你这老板,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不懂先来后到,一点诚信也没有?活该你穷一辈子!”她又转过头骂起了路边摊的老板。

“这位姑娘,所言差矣!买卖讲究你情我愿,这位公子出价更高,我自然更愿意接受!嘿嘿!”

老板面对指责,依旧理直气壮。就算他以前穷,但这次交易的钱却能让他一辈子吃穿不愁。诚信?诚信能当饭吃吗?

虽然云月儿很生气,但是由于长得很可爱,并没有让他们感受到威胁。

一旁的姑娘拉了拉她的手说道:“月儿,要不算了吧,这个也不是非要不可,咱们走吧!”

“不行!我说买给你的就一定给你。”她斩钉截铁地摇着头。

对面的两个小年轻和身边的女孩都笑了起来。

“老板说的对!云月儿,你有钱吗?是你先看到的又怎么样,我可是出五十万的价格买下了它,现在老板收了我的钱,把你的钱退了给你,你还有什么理由在这儿跟我争?”

说话的是其中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青年,他就是林龙。

祖小一一听,乖乖,五十万就买个小玩意儿,这是哪家的败家子儿!

“林少说得对,没钱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亏你还是下任纳海楼的当家,活该你们没落,哈哈哈!”另一名男子嘲笑了起来。

“嘻嘻,一个姑娘家的不害臊,在大街上和男人争吵!”

“就是,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教的!林少,段少,教训教训这两个小丫头!”

他们边上的女子也捂着嘴随声附和。

“想动手?”云月儿冷笑,聚气八层的气势瞬间爆发,震退了一群路人。

“既然你想跟我死磕到底,那我不介意替你娘教训教训你!谁让你有娘生,没爹养,不知道谦让!哈哈哈。”

林龙大笑,也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聚气九层!

听到他竟然敢侮辱自己的父母,云月儿顿时怒了,挥舞着小拳头就冲了上去。

战斗一触即发。

这时,祖小一动了,他出现了两人之间,一手抓住云月儿的拳头,笑道:“女孩子怎么能打架呢?还是要以德服人才行!”

“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被抓住拳头的云月儿,很是愤怒,以为祖小一是对面的帮手。想抽手,但是却发现根本挣脱不出。怒极之下,体内的妖气开始蠢蠢欲动,最后竟然直接冲破了云霜语在她体内设下的封印,妖狐的力量开始出现!

眼见事情不妙,祖小一直接释放了凤凰的火焰,将云月儿的身躯全部包裹起来,妖狐的力量瞬间被压了下去。

心中的愤怒逐渐平息,云月儿看着眼前的男子,大大的眼睛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祖小一松开了抓住她拳头的手,然后一指点在她的心口,说道:“不要太激动,你娘应该告诉过你不可以轻易动手才对!”

“你是谁!”

云月儿双手抱胸,后退两步,带着一脸的警惕之色看着他。

“等会带我去见你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祖小一笑了笑。

“小子,你是什么人,想英雄救美?难道你是这小娘们的姘头?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看招!”

被搅了好事的林龙感到很愤怒,他此次就是为了专门教训云月儿才过来的,现在居然中途插进来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你...”云月儿怒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祖小一朝他竖起了一根手指,摇了摇:“既然是买卖纠纷,何必动手呢,出口成脏也是不好的,我们可以坐下来详谈!”

“谈你吗!”他一声怒吼,冲了过来。

面对气势汹汹的林龙,祖小一闪身躲过他的拳头,然后伸出左手,“噗呲”一声,燃起了金红色的火焰,猛地抽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林龙直接被抽飞,身体瞬间被火焰覆盖,烧的他不能自理,躺在地上不断哀嚎。

众人看到这一幕,直接惊呆!

就连云月儿的小嘴也变成了“o”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