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八章 五年时间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4586  |  更新时间:2022-06-10 22:38:59 全文阅读

一座小塔在混沌中漫无目的飘荡着,时不时会创造一道虚无的缝隙,钻进去然后再跑出来,似乎在玩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祖小一终于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在塔里面吗?”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意识还是有些不清醒

环顾自身,肉身已经化成虚无,剩下只有那个神识小人,星空被纳于其体内。灵魂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削弱了很多,光芒都黯淡到了极致。

“前辈,你在吗?”

“前辈?”他朝着上方大声喊道。

...

过了很久上面才传来声音,“你喊什么,喊什么喊,我好不容易打个盹就让你吵醒了!”

“呃。”

“前辈,咱们现在这是在哪儿呢?”

他透过塔身看到外面一片混沌,时不时还会有大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巨兽在其中翻滚,一声声吼叫声让他胆颤心惊。

“这儿?”

“这儿是游离于世界之外的混沌海中,极其危险,当然你有葬天塔在身也不用担心。”

“那我睡了多长时间?”

“我怎么知道,你失去意识的时候我也无法观测到外界的情况,不过我估计应该过去几百上千年的时间了吧!”

“啊!这么长时间!”

祖小一惊得差点没跳起来。

“你瞎起什么劲,你以为我告诉你强行使用葬天塔所要付出的代价都是假的?”

“不过这里大道规则混乱,时间的流速有快有慢,最好的情况就是外面过去了几年,最坏的情况甚至外面已经过去了上万年!”

祖小一在一层飞来飞去,有些急躁。

“我还没找到妹妹呢!万一真的过去几千上万年,那岂不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不行我要赶紧出去!”

塔上的前辈听到后乐了。

“出去,你从哪儿出去!没有重新凝聚肉身之前你只能呆在这儿。”

祖小一不信邪,非要闯一闯,结果被塔的力量震的像皮球一样在塔内乱撞。

经过多番尝试无果后,他终于放弃了。

“哎!前辈,那我该如何凝聚肉身,还请指点。”他诚恳的求教。

前辈嗯了两声,显然他对祖小一的态度很满意。

“构造身躯首先要骨骼,而后才能骨生血,血生肉。”

“你走运了,这块破坟里面就有完整的骨骼,你把它给炼化了,自然就有了肉身!”

“虽然那不是人类的骨骼,但问题不大,大道终是殊途同归。”

祖小一看向那块让人窒息的墓碑,感觉自己就像在觊觎巨龙的蚂蚁一样不自量力,于是他思考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里面的东西就算是死了,也不是他能亵渎的存在。

这可是“天”之墓!

开玩笑,搞不好最后谁炼化谁都不知道,这塔里面的东西都太恐怖了。

“你看你那个怂样?”

塔上传来了前辈那鄙视的声音。

但祖小一并没有感到很丢人,他反而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很明智。

“前辈,有没有别的方法?这个都死了,我觉得很不吉利,怎么能用死人的骸骨来当我的身体呢?”

他随便找了个理由。

“不吉利?”

“哈哈哈,小子,你的这句话要是被传到某些人的耳朵里,他们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剥皮抽筋点天灯!”

“...”

“别的方法肯定有,但我想你不会喜欢的。”

“第一种是回到大世界中,选一具身躯进行夺舍,因为你说了死人的身体不要。这种方法最简单,但是这种身体是不能满足虚无体的要求的,无论多么优秀以后还得换。”

“第二种是利用这座塔逆转时间将你化为虚无的身躯还原,不过我想等你修炼到能操控这座塔的时候,应该已经过去几十万年了吧!”

“选一个?”

祖小一听,心中顿时嘀咕了起来。

这还选个屁,那肯定是选这个坟墓中的骸骨重塑真身,那两个方法他会做就见鬼了!

“嗯...”

“我还是选这个坟墓好了!”

他来到墓碑前面,那残留的威势仍旧让他感到莫名的心慌,一种深深地负罪感!

“你现在倒是不糊涂了!”

“将这座坟墓打开,我教你如何炼化!”

“好吧,前辈,万一出了什么事,您一定要罩着我!”祖小一开始祈祷。

“你在磨叽什么,麻溜点。”一道骂声传出。

“哦!”

祖小一颤巍巍的伸出手放在了碑文上。

...

无尽混沌海中,杀戮永无止境。

某处,巨兽在咆哮,空间在塌陷,法则就像玩具一样被玩弄在手,出手即是大道级别的攻击!

直击寰宇!

破灭的光芒四射,混沌鼓荡,惨烈的战斗一直在持续。

肉身的极致对碰,黑色的血液在挥洒!

九霄雷海在疯狂炸裂,天道降下的惩罚劈在巨兽身上就好像在挠痒痒,它们代表着这世间力量与防御的极限!

基本上是无敌的存在。

但是现在却有东西能将它打伤,这是何等力量。

一道贯穿古今的龙吟声响起,时间在刹那间停止,。一条无边无际的骨龙飞了出来,口中还咬着凶威滔天的断臂。

瞬间,时间恢复,黑血飞溅,一声震动大半个混沌海的嚎叫发出。

巨兽怒了,它也显露了身形,一只同样遮天蔽日的混沌魔犼!

它与龙族可以说是死敌,无论对方是谁,今日居然将它伤到如此地步,都不能善罢甘休!

体内的血气蒸腾,黑色的毛发开始逐渐转变为猩红之色,身体开始增长,气息变得更加深沉可怕,口中酝酿着专门针对龙族的禁制之力。

骨龙也感受到了危险,一座高塔凭空出现,锁链甩出,直接将正在蓄力的魔犼打的身形龟裂,滚落到混沌深处。

它飞入塔中,努力地转化成人形。

是祖小一,天之墓中埋葬的正是祖龙的尸体!

他以万龙之祖的身躯承载虚无体,这是何等的机缘,怪不得塔内的前辈会嘲笑他不识货。

可惜变形最后还是没成功,头颅没有变,尾巴也没有收起。

他变成了只有骨架的小龙人。

张开巨口将魔犼的断臂给吞入腹中,旺盛的生命精华开始炼化。

时间在流逝,小塔悬于头顶垂落金光,在它的帮助下龙头和龙尾逐渐消失,最终人形的骷髅出现!

意识终于彻底融合,强大的气势混合着龙威猛的冲出,一条散发着无尽威严的祖龙虚影环绕在身,最后一头扎入骷髅的眉心。

顷刻间,肉身便成!

祖小一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塔内。

除了今日遇到的魔犼太强之外,他已经借助祖龙的身躯击败并炼化了足足四十九只混沌巨兽,加上这手臂,竟才堪堪化成人身。

“如此强大的生物居然也会陨落,真是可怕!”

祖小一捏着自己的手臂,强悍的身躯下隐藏着惊涛骇浪般的力量。

这可是龙啊!

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变成这传说中最强的神兽,想想都像是在做梦。

“小子,臭美完了就赶紧出去,别在这儿碍着我的眼了!”

祖小一看了看自己,顿感尴尬,急忙捂住自己的小弟弟。

“前辈,我没有衣服穿啊,这怎么能出去!”

“关我屁事!”

...

祖小一通过葬天塔在神火大陆留下的坐标,再次传送了回去。

他一直等到深夜,才鬼鬼祟祟的从虚空中钻出来,这就是他当初在钱府消失的地方。

可惜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一处废弃的鬼宅,据说有人曾亲眼在深夜中看到这里面有无数惨死的阴魂在飘荡。

恐怖而阴森!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当然祖小一什么都没感觉到,就算再强大的鬼魂碰见他也会瞬间融化。

祖龙之躯可以震慑一切邪恶宵小。

他只是大骂了一声晦气。

不过看这建筑的模样,想来应该没有过去很多年,没有出现时间跨度很大的情况,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钱府闹鬼,附近的居民都搬走了,空下来的房屋有的被改成了青楼妓院,有的被改成了酒肆赌场,还有的成了乞丐窝。

祖小一头偷偷摸摸的翻进妓院,神识扫过,找了个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的公子哥,穿上他的衣服,然后悄悄溜了。

床上的公子哥左拥右抱,美人在怀,睡得深沉,显然是经历过一场大战,他丝毫不会预料到明日起床时会发生怎样的糗事。

深夜的大街上,光线暗淡,空无一人,秋石城的夜晚还是十分宁静的。

只有打更人时不时会发出一声吆喝。

“天干易燥,小心火烛!”

“铛!”一声清脆的锣声。

祖小一快步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大叔,今天是何年何月啊!”

打更人显然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吓了一大跳,“啊”的一声,直接瘫坐在地。

“鬼啊,鬼啊,钱家的鬼出来了!”

“来人啊,救命啊!”

他眼睛瞪得老大,嘴唇发白,双手撑地快速后撤。

“大叔,我是人,是人,什么鬼?你看清楚点,好不好,我真服了你!”

祖小一拾起地上的小灯笼,凑到近前,照亮了在自己的脸。

打更的大叔在仔细瞧了瞧后,依然有些惊魂不定。

祖小一走过去,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男人感受到那掌心的温度后,才定下神,接过灯笼,走过去捡起小锣,然后就开始骂了起来。

“小王八蛋,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儿吓人呢,啊!”

“走路都没声音,你扮鬼呢你!”

“差点没吓死老子,早知道就不来这条街了!”

他拍了拍裤腿,一脸怒容的盯着祖小一,就差没把这铜锣砸在他的脑袋上。

“额...”

“大叔,别激动别激动,我就想问下今天什么日子,之前不小心跌倒昏睡了好几天,现在才醒,出来透透气正好看见您,嘿嘿!”

男人看了他一眼,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今天是九月初六,知道了就赶紧回去,别在这儿吓人,我还要巡逻呢!”

“走走走!”

说着就推开了祖小一。

“大叔,你还没告诉我这是哪一年呢!”

“你傻了吧你,今年是飞云历六百一十年,混的日子都不记得了,我看你是废了!”

骂完继续吆喝着离开了。

祖小一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喃语道:“六百一十年,过去五年了吗!”

一时间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了,五年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他从南边的小门走出,过了一会儿来到了那记忆中熟悉的村口,但是当他看到后却不由得揉了揉眼睛。

再三确认自己没走错后,才上前看个清楚。

村口原来只有块烂掉的牌子,上面写着村名,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扇厚重的铁门。

村子周围原来只有一圈篱笆,用来防一些野猪之类的野兽,现在却变成了一人多高十分厚实的土墙,上面还挂着密密麻麻的铁荆棘。

土墙内好像还有着一些像瞭望塔之类的小高台。

祖小一看了有些奇怪,村子搞得好像个堡垒,这是在防谁呢!

村里的人不知道他回来了,他也没想去吵醒他们,轻轻一跃就跳过了土墙。只是没想到墙边的角落处还有守夜的人,他差点踩到一个人的手上。

这人听到响声,但是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躺在地上,转个身又睡了过去。

祖小一看到后摇了摇头。

他想先回家一趟,然后去找一找爷爷的坟墓,当年因为急于报仇,都没来得及问爷爷被葬在了什么地方。

但是等他走到铁匠铺门口的身后,眼神却冷了下来。

原来的铁匠铺现在已经模样大变,居然变成了一个小商铺,屋外的柳树也被砍掉换成了一尊威武的石狮子。

村子中故人已逝,连一点痕迹没有保留吗!

他的内心感觉很伤感也感觉很气愤,拿出黑剑就准备将这商铺连同这石狮子一起扫平,但这时耳边却突然传来恍惚又熟悉的声音。

“小一啊,我交给你的半成品都打完了吗,又在这儿摆弄这破剑,赶明儿我给你扔河里去!”

“村里人的东西优先完成,完不成小心我抽你!”

“我才不打,我打个锤子。”

祖小一扭过头,村道上跑着一个八九岁抱着把小木剑的孩子,后面则是跟着一个瘸腿的老人,手中拿着一条刚从柳树上扯下来的枝条。

他眨了眨眼,人影忽的消散,化作淡淡的蓝光,向远处飘去。

祖小一的脸上尽是苦涩,沉默了一会儿,收起了黑剑,跟随蓝光向远处走去。

一路向西,离开了村子,最后停在一处小山脚下,蓝光冲向星空散开,像烟花一样美丽,最后慢慢消失不见。

小山不高,大概只有百米左右。

祖小一环顾四周,这里离村子不远,小的时候经常会和妹妹在山上玩,他记这山顶应该还有一座用石头搭成的小房子,仅仅能藏两个人。

后来牛老头觉得上山下山的太危险,于是就禁止两人再上山,后来渐渐的两人就不来了。

想起过往总是令人怀念,但也让他更加悲伤。

如今三口之家,却只剩下他一个人!

借着微弱的星光,他慢慢的顺着山道爬了上去,小道蜿蜒曲折,路边还有扎人的花草,但如今他已不会再流血。

一会儿的功夫他就上了山顶,远处的村落一览无余。

他看到了那个小房子,还意外的看到了那棵熟悉的柳树,在小房子的右边。

树下就是牛老头的墓!

原来爷爷的墓在这里,是他自己的意思吗?

他应该知道自己和妹妹早就不来这儿了!

坟墓周围没什么杂草,想来应该是有人经常来打扫。

祖小一走上前摩挲着墓碑,跪了下来,磕了四个头,又是四个头。

“爷爷,我回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