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留得残荷听雨声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2022-07-05 18:16:49 全文阅读

“哥哥,此为何处啊?”

“是槐泗坳。”

“哦,槐泗坳,走了这么半天了,何故半个人影都见不到啊?再寻不到人或村镇,我等可是要饿死了啊。”

“哎,这里打了这么多年仗了,哪里还会有人?村镇?村镇不是被毁了就是荒废了。”

“嗯,天杀的胡虏,不得好死!”

“胡虏是该千刀万剐,可他们...哼...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哥哥此话怎讲?”

“乱世之中,贼盗丛生啊,许多还是官兵化身为盗的,他们劫掠起百姓,甚至比胡虏还狠呢。”

距离广陵郡西北约十里处,有处地名,名曰槐泗坳。

槐泗坳多山多水多树林,郁郁葱葱,景色清幽,人们生活在此处,宛如世外桃源一般。可燕、夏连年大战,战火的摧残,早已破坏了槐泗坳秀丽的风光,槐泗坳的百姓们死的死,逃的逃,没死没逃的便躲进了深山老林。

此日槐泗坳一条小路上,来了四、五名兵不像兵,民不像民之人,说他们是兵吧,他们身上却是穿着普通百姓的衣衫,破破烂烂的,宛如叫花子一般,说他们是民吧,可他们却扛着刀枪等。

“啊?不好!”

所谓说曹操,曹操到,这些兵不像兵,民不像民之人正谈论着贼盗之时,树林中忽然飞出一块飞石,“砰”的一声,将一人击倒在地,其他四人顿时慌得抱着刀枪,紧张的看着四周。

“嗖...嗖...嗖...”

刹那间,树林中不断有石块飞出,砸向四人,树上也是鬼影绰绰的,似人又似兽,在树木之间穿行。

“妈呀!”

四人分不清这些影子是人还是兽,亦或是山中山魈,于是吓得发一声喊,转身就往回跑,也顾不上受伤倒地的同伴了。

四人逃走之后,林中便跃出十余人,均是穿着兽皮,先是一棍子将受伤倒地之人敲晕之后,便在其身上搜刮,可搜刮来搜刮去的,却是一无所获,众人脸上均是露出了大失所望之色。

受伤倒地之人身上既无钱也无吃的,唯一值钱之物大概就是他的一根劣质长矛。

一名披着兽皮之人拿起了劣质长矛,横放在手中,细细端详着。

“砰!”

正在此时,羽箭破空之声忽然响起,一箭飞来,不但准头极佳,力量也极大,一箭正中“兽人”手中劣质长矛的矛尖,火星四溅,“兽人”手中的劣质长矛便落在了地上。

一众“兽人”顿时吓了一跳,慌忙转头看去,只见林中跃出一人一骑,马为白马,白马上骑着一名年轻的红袍将领。

“尔等何许人?快快束手就擒,否则休怪某箭下无情!”年轻的红袍将领指着一众“兽人”大喝一声后,又是一箭射去,钉在了树干上,箭尾颤动,“嗡嗡”作响。

年轻的红袍将领如此神箭,确实是手下留情了,否则“兽人”们定有人横尸于此。

“兽人”们大惊失色,欲待逃跑,却已被人持刀枪围上了。

“将军饶命,我等乃是槐泗坳梅雨村之人,村子被胡人烧了,就躲进了山里,实在捱不住饿,就出来寻些吃喝。”“兽人”们既无奈,又害怕,只好跪下来求饶。

“嗯,起来吧,你何名何姓?”年轻的红袍将领所料不差,因而才手下留情的,于是指着一名“兽人”问道。

“小的王福顺。”王福顺站起身来答道:“将军大名啊?是...是...哪路人马?”

围过来的红袍将领手下兵马密密麻麻的,至少有上千人之多。

“河东闵武彦。”红袍将领闵武彦看了一眼一众手下后答道:“我等为河东、河北等地的义军。”

二十岁出头的闵武彦为河东郡杨县之人,少年时期,便喜读《左氏春秋》、《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六韬》等书,并拜名师,习武艺。

鲜卑铁骑饮马中原,山河破碎,当时只有十六岁的闵武彦便愤而投戎,先后投于征虏将军司马钦、折冲将军侯宗等将麾下。

十六岁的闵武彦虽然年少,但却是骁勇善战,不久之后便被擢为军中偏校,此时闵武彦积功被夏朝廷擢为武猛校尉,一名九品小武臣。

品秩为末等,但总算是有了品级。

夏折冲将军侯宗领军北上增援广陵郡,却被慕容勃烈击败,侯宗战死,所部也被打散。闵武彦领部分兵马一直在河东、河北等地与燕军作战,此时广陵郡势危,闵武彦便招募了两千余乡勇前来助战。

“可知广陵郡情形?”闵武彦随后问向王福顺道。

“具体情形,小的不知。”王福顺闻言摇头道:“不过小的们前些日子也去过广陵郡附近求食,见到胡虏大军铺天盖地的,因而小的猜测,广陵郡的情形实在不妙啊。”

“嗯,尔等可愿从军?”闵武彦点点头后又问道。闵武彦随后担忧的看了广陵郡方向一眼。

广陵郡一失,江北便门户大开,夏朝廷也就危险了,可闵武彦只是一名九品小武臣,所领兵马不但数量少,且是东拼西凑的,又如何是燕铁骑的对手?夏三路援军三十余万均被燕军击败,更何况闵武彦等人区区两千余乌合之众?

闵武彦等人鼓勇而来,将至广陵郡时,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王福顺闻言考虑片刻后说道:“小的们野惯了,可当不了兵呢。”

“嗯...”闵武彦闻言转头对军中录事参军洪无忌说道:“取些吃食给他们吧。”

夏军连败,不但夏军中士气低靡,夏百姓也同样如此,士气全无,信心全无,王福顺等人不愿意从军或者送死,闵武彦也就不勉强他们了。

“军主,这...”义军录事参军洪无忌闻言犹豫的说道:“军粮...粮已尽...”

洪无忌死里逃生,正好撞见伤愈归来的闵武彦,于是就投在闵武彦麾下,因他识文断字的,便暂时作为闵武彦军中的录事参军。

“给他们!”闵武彦脸色一沉后说道:“我等秉义而来,不就是为了百姓吗?岂能看着他们活活饿死?”

洪无忌无奈之下,只好命人将不多的粮食分给了他们一些。

王福顺等人也就千恩万谢的去了。

“命全军就地歇息,探马前去探听消息,再去打些野物回来。”闵武彦下令之后,便翻身下马,靠着一棵大树上闭目养神。

可闵武彦闭上眼睛后,却心绪如潮,于是便睁开眼睛,看着广陵郡城池方向。

“军主在担忧什么?可是广陵郡之事?”洪无忌坐在闵武彦身旁问道。

闵武彦救了无依无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洪无忌,洪无忌当然对他是感激涕零的。

“何止广陵郡?”闵武彦闻言叹道:“我大夏危矣!”

“军主勿忧!”洪无忌闻言劝慰道:“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我大夏命不该绝的。”

“嗯?此话何意?”闵武彦问道。

“胡虏残暴,烧杀掳掠的,令人发指,我大夏军民无不有与其死拚到底之心,横死贼,早晚被天收了去!”洪无忌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后,接着说道:“无忌听说辅国大将军张虎臣已集兵于大江南岸,因此无忌料大军反击之时已不远矣!”

“嗯,言之有理!”听到如此令人振奋的话,闵武彦精神稍振,看了一眼洪无忌后问道:“东邻之意,此刻我等不去、不援广陵郡了吗?”

洪无忌,姓洪名无忌,字东邻。

“然也!”洪无忌一直想劝说闵武彦放弃增援广陵郡,此刻终于找到机会了,于是点头道:“胡虏势大,广陵郡已坚守了四个月之久,陷落已不可避免,因而军主不应再去送死了。”

其实洪无忌也想去广陵郡,去了广陵郡,也许再能见到那名美若天仙的胡女,再多看一眼也是好的,可理智上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送死?”闵武彦闻言斜睨着洪无忌说道:“就算是送死,闵某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洪无忌闻言顿时气往上冲,大声说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考虑考虑这两千名活生生的人吧?缺衣少粮的,兵器等又匮乏又简陋,如何是胡虏的对手?如此冒失前去,与送死无异!”

“哼!”闵武炎无言以对,只能冷哼了一声。

“军主,留得残荷听雨声...”洪无忌又劝道:“待辅国大将军反击之时,就是我等报仇雪恨之日。”

洪无忌全家被胡人杀害了,当然对胡人是恨之入骨,特别是那个汉贼,周富贵...

“可是...可是...闵某...”洪无忌说的在理,可闵武彦鼓勇而来,就这么放弃了,却是心有不甘,任由广陵郡落入鲜卑人之手,却也是心有不忍,于是犹豫良久后,方才点头应允。

“东邻,害你全家之人,真的姓周名富贵吗?”良久之后,闵武彦忽然开口问道。

闵武彦已从龙潭寺主持哪里知道了救他的人为周富贵。

“就是他,就算他化作灰,我也识得他。”洪无忌咬牙切齿的答道。

“军主,军主,山下来了支胡虏骑军!”正在此时,一名探马急匆匆的奔来禀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