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血战广陵郡(下)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22-07-04 17:38:06 全文阅读

“杀!杀啊!”

“后退半步者斩!”

“杀虏!杀虏!杀虏!”

“血战到底,决不降虏!”

广陵郡城池上下,燕、夏双方交战正炙,燕军势必攻取广陵郡,夏军誓死与燕军血战到底,双方互不相让,厮杀在了一起,喊杀声震耳欲聋,直冲云霄。

夏军投掷的巨大石块,挟着“呼呼”风声,将燕军人群砸出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缺口,而缺口处便是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遮天蔽日的箭雨落下,便是声声惨叫,无数燕军士卒中箭,滚倒在地,死了的就死了,死了就一了百了了,而受伤未死之人,就活受罪了,或被活活踩为肉泥,或倒在地上,痛苦挣扎,大声哀嚎。

而夏军最厉害的就是箭车,箭车一发便是百余支利箭,因箭镞有限,还专挑骑马的燕军将领,箭如雨下,铺天盖地的,将燕军将领及其周围的燕军一并射死,以至于最后燕军将领几乎都不敢靠前指挥了。

燕军为了扭转颓势,使数千骑兵纵马疾驰,驰至城下,便开弓放箭,这数千燕军铁骑均善骑射,骑在马上,皆不影响其精绝的箭术,箭如飞蝗,射到了城墙之上,将一个个夏军,或射翻在了城墙之内,或射下城墙。

“推上去,快,快,推上去!”

燕军数千铁骑,再配合城墙下的燕军弓箭手,暂时压制住了城上的燕军,于是签军汉军统领慕容腾戈大声吼道。

鲜卑人基本为骑兵,签军汉军基本为步兵,而在攻城战中,骑兵的作用就远逊于步兵了,骑兵可是上不了城墙,除非城门被打开,便可长驱直入了。

况且大燕国的精锐铁骑岂能投入如此如绞肉机般的血腥战场之中?

因此此次燕军攻城主力便是以汉人为主的签军汉军了。

慕容腾戈推开挡在面前的两名高举大盾的燕军士卒后,焦急的大声下令众军,将攻城冲车、云梯、井阑、巢车、渡壕车等攻城器械推上前去。

特别是渡壕车或称为壕桥,为通过护城壕沟之利器。

广陵郡的护城壕沟宽达两丈余,沟内当然是河水,可在河水之下却铺满了荆棘、削尖的木桩、铁钩等,河水之中也是灌满了粪汁等,以防敌军泅渡,落入护城壕沟之中,是必死无疑。

渡壕车或称为壕桥,桥下前面有两个大轮,后面是两个小轮,推至壕前,轮陷则桥平可渡。如果壕阔,则用折迭桥,就是把两个濠桥接起来,中间有转轴,士卒便可通过濠桥直抵城墙了。

可夏军岂能不防燕军渡壕?投石车掉转方向,专攻壕桥,百余具壕桥还未靠近壕沟,便被击毁了二十余具。

“填土,填土,填平壕沟!”

慕容腾戈急得嘴角已经长出了数个大燎泡,挥舞兵器大声吼道。

于是无数燕军推着装满泥土的小车,冒着对方如雨的矢石,奔跑如飞,将泥土倒入壕沟之中。

矢石如雨,将无数燕军射倒在了路上,射倒在了壕沟之内,落入壕沟的燕军士卒是大声惨叫,在水中拼命挣扎,但就很快淹没在了黑水之中。

没过多久,泥土与燕军士卒的尸体就几乎填平了壕沟,在付出惨烈伤亡之后,壕桥也推至壕便,大批燕军士卒便直驱广陵郡城下,面对的却是高耸入云的城墙。

“嗵嗵嗵!”的巨响不断响起,攻城冲车不断的撞击着已被堵得死死的城门,燕军号旗摇动,数十个巨大的云梯也被推至城墙根下。

这种云梯不是简易云梯,而是一种专门的攻城云梯,周围全部包上了两层蒙皮,并且最外面用薄铁皮包裹,弩箭、石块不能伤,云梯上墙之梯非常宽敞,三人可以并肩上梯。

在云梯推过壕沟靠近城墙之时,后面跟着一群又一群重甲燕军士卒,高举着铁盾,冒着箭雨、石块冲上了云梯。

也有冲车推至墙根,车中的撞木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城墙,城墙砖石被撞木被撞松之后,就有燕军士卒挥锄拼命挖着墙砖。

并非所有燕军士卒都能挤上这种特制云梯的,大多数使用的却是普通云梯,也就是加长了的木梯。

木梯上的铁钩勾住城墙墙垛之后,大批燕军士卒便咬着兵刃,攀爬而上,蚁附攻城。

若夏军不想办法破解,城破人亡只在旦夕之间。

而驻守广陵郡的夏军,与燕军拼杀了数月,早已成为了一支百战之师,作战经验极为丰富,夏军窥准冲车位置之后,在内墙与外面之间放置了无数个大型风箱,风箱之前点燃了无数个熊熊燃烧的火堆,一旦城墙被凿穿,立即拉动风箱,于是大火就顺着被凿穿的墙洞,顺着冲车前面的洞口就烧了进去,冲车内部都是木质结构,根本就抵挡不住熊熊大火,顿时就将冲车烧成了一个火炉,壕车之中的燕军士卒被烧成了焦炭,少数跑出来的也被烧的七零八落的。

夏军就这样破了燕军的冲车攻击,使燕军损失是愈发惨重。

夏军对付云梯的办法就是,对付大型、特制的云梯,就是点燃一个大火球,将大火球顺着云梯口推下去,大火球居高临下,滚滚而落,将一个个燕军士卒撞下了云梯。

浑身着火的燕军士卒,纷纷惨叫着落下云梯。

夏军对付普通、简易云梯的办法就是,或冒着对方箭雨,拼命砍断云梯上的铁钩,用长枪或竹竿将云梯推离城墙,或数人抬着一锅煮沸的金汤,对着正在攀爬云梯的燕军士卒,劈头盖脸的倒了下去。

所谓金汤,或称金汁,就是煮开了的粪水,其中甚至还掺和着毒草,浇在人身上,立刻就会皮开肉绽,就算是侥幸不死,身上的伤口也会发炎溃烂,从而活活痛死,端的是厉害无比。

金汤劈头盖脸的浇下,发出阵阵“滋滋”声响,无数燕军士卒便惨叫的自云梯上掉了下来,就算是不被金汤烫死,也会跌成一团肉泥。

“杀!冲上去啊!”

“大都督有令,首蹬城者,擢万户,赏万金!”

一名燕军将领高举战刀,大声吼道,催促着燕军士卒拼命蹬城。

壕车内部都是木质结构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无论在任何时候,敢第一个冲上城墙的的士卒都必定会受到巨大的奖赏,这种赏赐不是小恩小惠,而是能够改变一个士卒一生命运的奖赏,而燕军之中也不乏有这种不怕死的赌徒。

再加上燕军督战队,一直虎视眈眈的站在后面,一旦有人胆怯逃跑,捉住后立即斩首,并悬首示众。

于是无数燕军士卒咬着利刃,举着盾牌,攀爬云梯。

激战良久之后,无数云梯已经死死的靠上了城墙,数名悍勇的燕军士卒从宽敞的云梯之中冲上了城墙,疯狂的砍杀着夏军,一个又一个夏军被砍死在地,鲜血在广陵郡城池上下流淌着,将一座素城染成了血红色。

“杀啊,杀上去!”

燕军见状大喜,挥舞着各种兵器狂呼呐喊。

一旦有一人冲上城墙,只要不死,能够抵挡片刻,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冲上城墙,一旦冲上城墙的燕军多于夏军,形成优势,那么广陵郡城池就会告破。

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夏军在统帅的指挥之下,又退守内墙,并放火烧断了内墙与外墙之间的木桥。

冲上外墙的燕军士卒顿时就傻了眼,两道城墙相距有两丈宽,冲上外墙的燕军士卒根本没办法了,跳下外墙怎么能够攀上内墙?况且内外墙之间是一片火海,跳下去就会被烧成烤猪。

内城之上的夏军躲在城墙之内不断的攻击冲上外墙的燕军士卒,燕军士卒不断被击中,掉下了城墙,真的被烧成烤猪了。

此时燕、夏大军已经激战了五、六个时辰了,双方均是损失惨重,战况也是异常惨烈,作为攻城的一方,燕军损失是更加惨重,折损了上万名士卒,而广陵郡城池仍是牢牢掌握在夏军手中。

“报...大都督...”一名燕军探马,纵马飞奔至燕军统帅慕容勃烈面前,也不下马,于马上大声禀报道:“南朝来了三路援军,距离广陵郡已不足十里了。”

“嗯?”慕容勃烈闻言转头疑惑的看着燕军探马,感到万般难解。

广陵郡等郡被围困许久,夏当然是派了援军,而且也是一派就是三路援军,三路援军总计三十余万,却被慕容勃烈采取“围城打援”之策,采取了“各个击破”之计,将三路援军全部击溃,自此,夏就再也没有大规模的援军前来增援广陵郡了。

而此刻的三路援军,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都督勿忧!”通事兼幕僚的唐庆嗣微微一笑后,对慕容勃烈说道:“在下料此三路援军非南朝正军,而是乡军乡兵,就算他们人多势众,也为乌合之众也,使人击退便是。”

“好!”慕容勃烈闻言大喜,连连下令道:“命巴图恩、那日格、莫而固三位将军各领本部龙骧、骁武、神锐三军,前去迎敌,切记,只需击溃,不许他们靠近广陵郡即可,无需全歼!”

“末将遵大都督将令!”巴图恩、那日格、莫而固三名重将一起大声应道。

“伯父大人,小侄请令出战!”一旁的慕容康忽然开口请令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