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狡诈多变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116  |  更新时间:2022-06-30 16:39:49 全文阅读

周富贵来到这个不知是何朝代的地方,被段家一闷棍敲晕过去,随后秦家悔婚,被签军入了燕军。

周富贵心中当然有气也有恨,恨段家仗势欺人,气秦家狗眼看人低,恨燕朝廷强逼自己入了燕军,不过此时要说有多大仇恨或者深仇大恨,也并非如此。

周富贵真正痛恨的就是燕军的大肆杀戮,滥杀无辜,恨自己为人鱼肉,恨自己被逼与夏军作战,而此时此刻,逼自己攻打广陵郡的罪魁祸首,便是慕容慧莹之父慕容勃烈,因此周富贵是恨慕容勃烈,恨乌及屋,自然也将慕容慧莹恨上了。

可周富贵杀胡人之案,却是慕容慧莹替他遮掩下来了,并救了小青,因而此时周富贵不知是该恨她,还是该感激她,慕容慧莹此问,周富贵也是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加上慕容慧莹为如此天仙般的少女,而周富贵又是个好色之徒...因而此时,对于慕容慧莹,周富贵是感激多于憎恨的。

“公主,周某并不恨你。”于是周富贵对慕容慧莹说道:“公主大恩,周某感激还来不及呢,何来憎恨之说?要说恨,周某是恨天恨地,恨命运的不公!”

“恨天恨地,恨命运的不公?天地你都敢恨?真是的...”慕容慧莹闻言看着周富贵,想分辨他这几句话的真假,轻声问道:“你的命运又如何不公了?周副将,你短短时间之内,便由一名小卒升为我大燕国副将,旁人定是艳羡不已,因而你...在这个世上,比你命运凄惨之人太多了,他们又何叹命运之不公?周副将,你为何总是一副永不知足的模样?”

“你以为我在意这个什么劳什子副将?”周富贵闻言顿时有些生气,用马鞭指着远方说道:“老...周某根本不在乎,周某在乎的是,他们这帮老爷高高在上,整日里花天酒地、鱼肉百姓的,却逼得我等来到血腥战场,周某还被逼着忍受这血腥、残暴!”

“你是指何人啊?朝堂之事,你又了解多少?”慕容慧莹闻言白了周富贵一眼后,轻轻的说道:“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万不可被他人知晓。周副将,你又是说我大军残暴,手段狠毒吧?可周副将,两军交战,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我大军残暴,手段狠毒,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啊?昨日,他们杀了我燕军之人,多达三百余人,此刻首级仍是高高挂在广陵郡城池之上。”

活该!周富贵闻言不禁冷笑一声。

燕将兵南侵,夏人奋起抵抗,使用任何手段都是无可厚非的,不过两军交战,确如慕容慧莹所言,是无所不用其极。

“哼,你笑什么?”慕容慧莹见周富贵冷笑,于是有些生气的问道。

“我笑你们只知残暴、血腥...”周富贵接着冷笑道:“殊不知,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还有就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哼,孙子兵法,有何稀奇的?”慕容慧莹闻言也是冷哼道:“你们中原人只知什么善啊,德啊什么的,就如宋襄公仁义让兵,却落个大败而归,贻笑千古。”

“仁义怎么了?”周富贵反驳道:“周某只知仁、德、义、善、礼方能长久,而血腥、残暴只能呈一时之凶,并非长久之计,自古到今,莫过于此!至于宋襄公...噗...哈哈...”

周富贵说起宋襄公,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并喷出了一些口水,有几滴居然喷到了慕容慧莹的俏脸之上...

“呀,你又在笑什么啊?笑就笑嘛,喷什么...水啊?臭也臭死了...”慕容慧莹慌得用衣袖拼命擦着俏脸,边擦边埋怨道。

男女授受不亲,像这样的情形,若是换成江南女子,定是羞愤欲死...

“抱歉,抱歉,一时没忍住...”周富贵连连致歉道:“要不然小将替你擦擦?”

“不劳你费神了...”慕容慧莹虽是个草原女儿,但也知道周富贵这是想占她便宜,于是狠狠的白了周富贵一眼后问道:“你没忍住什么?”

“我要是宋襄公,就先将楚军杀个落花流水,大败而逃,绝不会手下留情,取得大胜之后,再大谈仁义不迟。”周富贵又笑道。

慕容慧莹见周富贵又笑了起来,慌得抬起衣袖,遮住了面目,只露出两只眼睛后哼道:“哼,假仁假义!”

“哈哈!”周富贵见慕容慧莹滑稽的模样,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当然唾沫星子也是四处乱飞,周富贵大笑道:“真心真意也好,假仁假义也罢,今日我们不谈此等沉重话题好吗?紫月公主,贵庚啊?”

“我...”慕容慧莹差点上当,于是又白了周富贵一眼后说道:“本宫才不告诉你呢。”

“周副将...”周富贵都开始调戏自己了,慕容慧莹当然不肯示弱,如点漆般的眼珠子转了转后说道:“不过,你陪我做一件事情,本宫就告诉你,如何?”

“何事啊?公主吩咐便是。”周富贵闻言问道。

“赛马!”慕容慧莹双手抖了抖马缰,又挺起颇具规矩的胸脯后笑道。

周富贵不是马术太过稀松平常吗?刚才还跌落马下,如此慕容慧莹便击敌之虚,想让周富贵再丢个大丑。

“赛马?”周富贵嘿嘿一笑,倒也不惧,两道目光像个扫描仪一般,在慕容慧莹身上,从头到脚的扫了一遍后笑道:“但凡赌赛,必有彩物,胜又如何,败又如何?你总得给些彩物吧?”

此女果然是个天赐尤物啊!周富贵扫完后,心中暗叹道。

刚才两人激烈争论,周富贵没有心情仔细瞧瞧慕容慧莹,此刻终于有机会了,岂能不饱餐一顿?

慕容慧莹被周富贵看得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发火也不是,不发火也不是,总之是浑身不自在,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恶狠狠的瞪了周富贵一眼后说道:“这彩物嘛,你要什么?”

今日慕容慧莹不知白了周富贵多少眼了,可慕容慧莹的白眼,周富贵只当做媚眼...

“两匹战马,不,五匹战马,外加五头肥羊如何?”周富贵想了想后说道。

“可以,若是你败了呢?”慕容慧莹毫不犹豫的点头道。

周富贵要的,对于他来说,是一大笔财物,可对于慕容慧莹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哈哈,你觉得我有什么?”周富贵两手一摊后笑道。

“哼,料你也没什么好物件。”慕容慧莹哼道:“你输了就不许娶小青。”

“小青?为何?”周富贵闻言顿时大感诧异的问道。

周富贵一直将小青视作是自己的妹子,根本就没想过娶她过门什么的,而周富贵感到纳闷的是,慕容慧莹为何忽然提起她?还不许自己娶小青?

你管得着吗你?周富贵心中暗暗好笑道。

其实就周富贵目前的情形,还想娶妻生子?有条命活着回幽州,就算他老周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不许就不许。”慕容慧莹挑了挑如莲花般的下巴说道。

“好,好,公主之命,小将怎敢不从?”周富贵闻言右手托在下巴上后沉吟道:“不过这样看来,周某岂不是吃了个大亏?嗯,不行,这彩物数目得改改了。”

“周富贵,你出尔反尔!”慕容慧莹闻言大怒道。

“你我写了契书了吗?还出尔反尔?”周富贵笑着摇头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慕容慧莹怒道。

“君子?嘿嘿,周某自诩并非什么君子,既然非君子,就没有驷马一说咯。”周富贵嘿嘿笑道。

“你...你说,还要什么?”慕容慧莹简直快被周富贵气死了,指着他问道。

这是什么人啊?慕容慧莹心中暗道,刚才谈大道理之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转眼间就变成奸诈无比的小人,这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这就对咯,公主,请听小将细细道来...”周富贵说道。

于是乎,两人讨价还价的,将赌赛的彩物数量提升到了二十匹战马,牛羊各五十头。

“君子一言?”赌赛财物笃定,周富贵又变成君子了...

“哼,驷马难追!”慕容慧莹哼道:“看见前方那棵树了吗?本宫让你先行一步,后到者败,如何?败了可不许耍赖!”

慕容慧莹用马鞭指的这颗柳树,距离两人足有三百余步。

“哈哈,耍赖?”周富贵闻言哈哈笑道:“耍赖非周某的风格,不过...”

“你又出什么幺蛾子啊?不过什么?”慕容慧莹问道。

“不过...哈哈...”周富贵闻言哈哈一笑道:“不过不比了...”

周富贵说罢,挥鞭打马而回。

明知不敌,为何要跟她比?丢人现眼的可不是她,而是自己,周富贵心中暗道。

不远处还有百余火烈营铁骑正看着两人呢。

“周富贵,你给本宫站住!”

这讨价还价了半天,还不容易笃定了赌赛之物,周富贵居然不玩了?这不是欺负人吗?

慕容慧莹差点被气哭了,恨不得拔出弯刀,将周富贵劈下马去。

人言汉人狡诈多变,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慕容慧莹边追边心中暗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