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抢功内讧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22-06-21 19:24:41 全文阅读

“周富贵?周旗将,你个疯狗,你想干什么?”

汉军果敢营关屯旗旗将图伯颜捂着兀自在流血的鼻子,指着周富贵大声咒骂道。

关屯旗图伯颜等人简直是莫名其妙的,大家捉了不少“反贼”,正高高兴兴的打算去邀功之时,迎面便撞上了白虎旗,而白虎旗周富贵及其手下之人二话不说,便将关屯旗撂翻了数人,包括图伯颜,图伯颜等人当然是怒火中烧,并大感莫名其妙的。

关屯旗与白虎旗同属果敢营,虽关屯旗旗主图伯颜知道周富贵与营将阿尔布谷不对付,但关屯旗与白虎旗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几乎没有任何来往,此刻上来就动手,顿使图伯颜大感莫名其妙的。

难道周富贵这条疯狗将自己认成了阿尔布谷?图伯颜心中暗道,可阿尔布谷长得像个老乌龟似的,而自己如此玉树临风的,怎能认错人啊?

“呵呵,原来是图伯颜旗主!”图伯颜等人大声咒骂,周富贵倒也没生气,走上前后笑道:“久仰,久仰,周某久仰图伯颜旗主大名久矣!”

“哪里,哪里,周旗主舌灿莲花,图伯颜也是颇为敬佩呢。”周富贵客客气气的,图伯颜气才稍消,也是客气的说道,不过莫名其妙的吃了几拳头,这口气总是要出的,于是就讽刺周富贵是靠嘴巴上位的。

“呵呵,好说,好说。”周富贵笑了笑后,脸色忽然一沉,指着关屯旗之人牵着的,五花大绑的十数名“反贼”说道:“他们这些个逆贼是我白虎旗的,何故到了你手中?”

“啥?你的?”图伯颜闻言气极而笑道:“呵呵,本旗主带人拿人之时,你与你手下在哪里?凭啥说是你的?哎,周旗主,你要抢功,自己带人去拿人便是,人多得是呢,又何必为难于我?”

周富贵等人来者不善,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将这些个“反贼”送到慕容勃烈那里邀功再说,因而图伯颜先认个怂,今后找机会再出这口恶气也不迟。

“放屁!”周富贵毫不客气指着图伯颜红鲜鲜,流血的鼻子大骂道:“爷爷们早就布控,就准备下手了,却被你们抢了先。”

“兄弟们,你们说,是不?”周富贵随后转头望向白虎旗众人道。

“旗主所言大是!”白虎旗众人一起大声应道。

“爷爷们下了饵,撒了网,准备捞鱼了,鱼却到了你们手中,这口气我等怎咽得下?”猎户出身的冯成大声说道。

“快快交出人来,否则你鼻子难保!”周富贵也是大喝道。

“我...你...好你个周富贵,抢功居然抢到爷爷头上来了?好,好,周富贵,你真当爷爷怕你吗?兄弟们,给我上,打死这些个疯狗!”图伯颜是怒火中烧,大声吼道。

图伯颜身为鲜卑本族人,可从来未受过汉人如此鸟气,于是乎,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子也不能忍,挥手命手下上前与白虎旗之人群殴。

“他大爷的关屯旗,欺人太甚!兄弟们上啊!”周富贵也是振臂大呼道。

于是两旗数百人群殴在了一起,不过无论是周富贵的白虎旗还是图伯颜的关屯旗,均是明白,此时此刻不能够动刀枪,动了刀枪,事情就闹大了,于是双方极为默契的丢去兵器,赤手空拳的斗在了一起。

除非是斗急眼了...就会不管不顾的。

“砰!砰!砰!”

“哎哟,真他娘的狠啊!”

“崔老五,俺可是你的...砰!哎哟!”

“你是俺什么?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今日也揍你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双方恶斗在了一起,击打声、拳脚声、呼痛声不断响起,此起彼伏的,而白虎旗的典猛、许满仓、索达成三名猛将,又是当先开路,冲在了最前面,典猛力大无穷,一手一个揪住两人,抡起来,甩入了对方人群之中,顿时砸翻了数人,滚做一团,大声呼痛,而许满仓双臂环抱,做了个拦门栓,飞奔上去,又是推倒了数人,索达成滚倒在地,飞腿连踢,接连踢倒了不少人。

典猛、许满仓、索达成三员猛将一马当先,如劈波斩浪般的,在关屯旗人群当中冲出了三道豁口,关屯旗阵型顿时大乱,白虎旗诸旗卒也顿时士气大振,将关屯旗之人揍得鼻青脸肿的,纷纷败退下来,最后抱头鼠窜的,溃不成军。

“砰!砰!砰!”

所谓兵对兵,将对将,于是周富贵便找上了图伯颜,挥拳殴击图伯颜,还专冲着他的鼻子招呼,这一拳接着一拳,拳拳击打在图伯颜的大鼻子之上,将他的大鼻子揍得是左过来,右过去,凸起来,凹下去的,从而令图伯颜的大鼻子如水龙头般的,鼻血就没断过...

图伯颜也算是员勇将,也算是条好汉,刚开始还与周富贵斗了个有来有回的,可周富贵专挑他的受伤的大鼻子下手,这谁受得了?

周富贵也是个斗殴高手,知道多点出击不如专攻一路,因此招招瞄准的就是图伯颜的大鼻头...

连续受到暴击,图伯颜大鼻子被揍得已经麻木了,鼻血如小溪般的往下流,最后图伯颜干脆将头埋了下去,抱着周富贵,其他地方任周富贵捶打,反正自己身子是皮粗肉厚的。

“砰!”可怎料,周富贵使了招左勾拳,一拳自下而上,又是击打在了图伯颜刚刚凸起来的大鼻头上...

“我...腾格里神呀...”图伯颜被揍得眼泪都下来了,大喊一声,扭头撒腿便跑,便跑便嚎道:“快来人啊,周疯子造反了,杀人啦!”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旗主图伯颜这一跑,关屯旗还在抵抗的旗卒,顿时气泄,跟着图伯颜溃败了下去。

白虎旗士气大振,大声呐喊着追着关屯旗旗卒猛打,十余名“反贼”也就落入了白虎旗手中,捉拿“反贼”之功当然也落入了周富贵等人的手中。

“乌兰思、巴尔虎,你二人来的正好,快快,有人造反!”图伯颜被周富贵揍得落荒而逃,夺路狂奔,正好遇到了押着数十名“反贼”过来的飞鹫、铁狐两旗,于是图伯颜大声呼救道。

“何人造反?是那些个反贼吗?”乌兰思、巴尔虎两位旗主见状吃了一惊,齐声问道。

“不是...”图伯颜气喘吁吁的答道:“是白虎旗的周疯子,他他他...伯颜拿了十余名逆贼,可半路却被他抢了,说是他先相中的...”

“哈哈,原来是抢功?”飞鹫旗旗主乌兰思闻言大乐道:“他一个汉人,居然敢抢我等之功?”

抢功之事,是时有发生的,可大都是口角之争,像这种大打出手,还是汉人抢鲜卑人之功的事情,却是极为少见的。

“还反了他了?走,去看看。”巴尔虎闻言怒道。

于是三旗合兵一处,人数约有六七百人之多,气势汹汹的向着周富贵的白虎旗反攻而来。

乌兰思、巴尔虎领人冲在了最前面,图伯颜也是由忧转喜,跟着乌兰思、巴尔虎冲了回来,不过取了顶兜盔戴在了头上,并放下面甲,这下他的大鼻头就安全了...

“富贵哥...”开路先锋之一许满仓见势不妙,慌忙飞奔回来禀报道:“图伯颜这老小子叫了人过来了。”

“多少人马?”正在寻思如何处置这些“战利品”的周富贵闻言问道。

“人数约六、七百人,是我三倍之多啊!”许满仓焦急的答道。

“慌什么?”周富贵瞪了许满仓一眼后又问道:“他们手中可有兵器?”

“似乎未持...”许满仓答道:“未见兵器,最多有些木棍。”

“好!”周富贵闻言略一思索,连连大声下令道:“命兄弟们抄家伙,切记,只许拿木棍,这叫他敬我一丈,我敬他一尺,嘿嘿,命典猛所部为前锋尖刀,给老子顶在最前面,不许后退半步!命索达成所部护卫左翼,满仓你领人护卫右翼,潘见鬼所部断后,冯成所部于阵外游弋,寻机袭敌、扰敌!”

“诺!”众人一起大声应道。

前锋、两翼、断后、扰敌等均已安排妥当,周富贵居中指挥。

周富贵拾起一根木棍,在手中掂了掂后,高举木棍大声下令道:“白虎旗!全军布阵!”

“吼!吼!吼!”近二百白虎旗将士手持木棍,按照平时的训练,低吼着列成一个个的三人阵,两个三人阵加上一人,便组成了“七星北斗阵”,而大阵就是由一个个“七星北斗阵”组成。

“白虎旗的儿郎们,让他们瞧瞧我白虎旗的厉害!”周富贵又是举棍大吼道。

“万胜!万胜!万胜!”

白虎旗的儿郎们便高举木棍,大声呐喊应和。

“冲啊,冲回去,给我往死里打!”燕军旗将乌兰思、巴尔虎、图伯颜领三旗六、七百人马,一窝蜂的冲了过来,见白虎旗人少,更是气势大盛,大吼着向着白虎旗杀了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