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阴险潘见鬼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22-06-20 18:41:59 全文阅读

燕汉军军营之中,小乘教事发,燕军统帅慕容勃烈雷霆震怒,众人是噤若寒蝉,生怕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慕容勃烈忽然问及周富贵,顿将周富贵吓得够呛,不过周富贵神色并未慌张,出列后表情平淡的问向慕容勃烈。

此时此刻,就算周富贵等人的城隍庙之行,被慕容勃烈等人知晓,周富贵也必须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所谓做贼心虚,而心虚也许就是贼,因此周富贵万不能露怯。

不料慕容勃烈却是面色温和的问向周富贵道:“本督听说你白虎旗约束手下,这些日子并未有人外出,所为者何也?”

慕容勃烈此问有两个用意,其一就是询问周富贵此举是为了什么,其二就是询问周富贵到底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提前知道了风声,还是与小乘教有瓜葛?

周富贵也听出来了,于是默默思考着对策,否则稍有不慎,引起慕容勃烈的疑心,那么周富贵及其一众同乡必将会是凶多吉少。

不过此时此刻,容不得周富贵思考太久,于是周富贵略一思索,便开口大声答道:“都督,大战在即,小将一直在教阅士卒苦练,以备战场厮杀,此为有目共睹之事,许多人都是知道的。而约束手下,不许外出,也是为了此事,否则来来往往的,如市集一般,如何能够苦练?”

“哈哈!”慕容勃烈闻言顿时大为满意,大笑一声,转头问向唐庆嗣道:“世袭,你觉得如何?”

“恭喜都督麾下还有如此明事之人!”唐庆嗣看了周富贵一眼后微笑着说道。

“腾戈,你有周旗将如此手下,你该当庆幸。”慕容勃烈点点头后对慕容腾戈说道。

慕容勃烈身旁的青年将军此时终于将目光,从慕容慧莹的身上挪到了周富贵的身上,并细细的打量着他

...............

“姓名?”

“郑昌顺...”

“拿下!”

“何故拿我?”

“噗!”

“奉都督令,拒捕者杀无赦!”

“姓名?”

“王...为...谷。”

“最近是否有过外出?”

“去...去过...去了城外庙中烧过香!”

“拿下,羁入死牢!”

“......”

汉军军营之中,无数燕军兵马一营一营或一旗一旗的挨个仔细盘查,一旦有可疑之人,便立即羁入军牢之中,而羁入军牢之后,基本上就是个死字,燕刑罚残酷,入了军牢,有罪的当然逃不过一死,甚至比死还难过,而无罪被冤枉的,大都也是屈打成招,最后也是死,能够活着从军牢出来的,实为凤毛麟角,且是受尽折磨,心如死灰,身体也是残缺不全的。

一些汉军欲反抗,却怎敌燕军精锐?又是以寡敌众的,反抗者被当场斩杀,汉军军营之中顿时陷入了一片血雨腥风之中,众皆悚然,惴惴不安的。

“周旗将,为何不动?”

周富贵所部白虎旗也是此次盘查汉营的燕军之一,周富贵带着手下百余号人马,手持各种兵刃,列队完毕,却磨磨蹭蹭的,半天没有动静,于是营将阿尔布谷大声呵斥周富贵道。

叫,叫你大爷啊,周富贵心中大骂一句后开口应道:“阿什么营主来着?军主可曾规定时辰?”

“并未规定时辰,可逆贼造反,岂敢耽搁片刻?”阿尔布谷闻言怒道。

阿尔布谷领军打仗不行,可拿人抢功,却是他的拿手好戏,多拿些“逆贼”,那么他的功劳就越大。

“既然未规定时辰,你又慌什么?”周富贵摇头道:“逆贼造反?大都督可是说了,尽拿可疑之人,听明白了吗?是可疑之人,并未笃定为造反逆贼呢,既然不定,又为何如此着急忙慌的?跟火烧猴屁股似的。”

白虎旗之人闻言顿时忍俊不禁的,一些人还笑出了声。

“我...你...好你个伶牙利齿的小狐狸...”周富贵将阿尔布谷比作马猴,使得阿尔布谷脸色通红,真如猴屁股一般,气得大骂一句后,便带着手下急急奔了出去。

去晚了,“逆贼”被别人拿完了,就没阿尔布谷什么事了。

伶牙利齿的小狐狸,花言巧语的,哄得慕容勃烈、慕容腾戈等人团团转,并博得他们的欢心,阿尔布谷边跑边心中郁闷的想到,此次周富贵替慕容腾戈争了脸,更使得慕容腾戈将周富贵视作宝贝似的。

阿尔布谷感到无力之极,甚至都有些害怕周富贵了。

“旗主,接下来该当怎样?”潘见鬼问道。

周富贵领着白虎旗,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出营,使得慕容腾戈接连下了两道军令,命其立即率部出营拿人,于是白虎旗实在是捱不过了,周富贵才领人慢吞吞的出了营地,行走路上,典猛、许满仓、索达成、潘见鬼、李清等人均是看着周富贵,等待他的答复。

典猛、许满仓、索达成、潘见鬼等一众同乡,此时此刻,对周富贵佩服得简直五体投地了,恨不得跪在地上,喊声“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跃马河,周富贵提前察觉了异状,从而使得鹿鸣乡的一众同乡大都免于被大水淹死,此时小乘教事发,又是周富贵提前感到事情不妙,并约束他们,小心行事,否则此时此刻,那些个凄惨之人就会是他们了。

“还能怎样?”周富贵闻言叹道:“只能够见机行事了。”

“尽心力而为之,以天命而安之。”李清也叹道。

酸秀才又开始掉书袋了,不过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周富贵点头赞许。

...............

“砰!”周富贵手下一名旗卒一脚踹开了营门,营门之内数十名旗卒,均是脸露惊惶之色。

“姓名?”一名白虎旗旗卒大声喝问道。

“钱...”一人结结巴巴的答道。

“钱什么钱?你欠老子的钱,居然跑到这里来了?还有脸提钱?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周富贵一眼就认出了此人为城隍庙之中,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钱六,于是灵机一动,一把将钱六拖了过来,扔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

钱六当即明白了周富贵的用意,感激的看了周富贵一眼后,就混进了白虎旗。

“兄弟们,给老子好好瞅瞅,是否有可疑之人?没有吗?没有就走,去下一个营地。”周富贵随后下令道。

“遵旗主将令!”众人哄然应道。

周富贵及其手下心照不宣的,照此行事,一连转了三个营地,救下了不少人。

“周旗主...”周富贵及其白虎旗一连转了三个营地,却一人没捉到,倒多了不少“自己人”,于是李清愁眉苦脸的对周富贵说道:“如此下去不妥啊,这这这...如何向上交代啊?”

“嗯...”周富贵闻言摸着下巴稀疏的胡须沉吟道:“确实不妥,可你有何良策啊?”

“我想想,我想想。”李清搜肠刮肚良久,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于是苦逼的摇了摇头。

上命拿人,可周富贵等人又不想拿人,一人拿不到,那就会违抗军令的,而违抗军令的后果自不必多说,也许还会引起慕容勃烈、慕容腾戈等人的疑心呢。

“我有主意!”周富贵几个最要好的同乡,均聚在一起给周富贵拿主意,众人一起搜肠刮肚,终于潘见鬼开口叫唤道。

“你大爷的老鬼,声音小点,你有何主意啊?”周富贵低声问向潘见鬼。

“抢人!”潘见鬼有些得意洋洋的答道。

“抢人?何解?快点说,你想急死本旗主吗?”周富贵焦急的问道。

“旗主勿急...”潘见鬼凑到周富贵面前后低声说道:“他营或他旗不是也在拿人吗?那么我等就从他们手中抢人,抢到当然就算我白虎旗的,反正他们已经遭了难,落在谁手中,还不是一样?落在我等手中,他们也许还好过些呢。”

“好主意!”典猛、许满仓、索达成、易季生等人闻言一起低声大赞道。

“妙!妙哉!大妙也!”李清也赞道。

周富贵闻言瞪了李清一样后对潘见鬼说道:“好你个老鬼,果然阴险毒辣!”

“嘿嘿,多谢旗主夸赞!”潘见鬼嘿嘿笑道。

“就依老鬼的主意,他大爷的去抢人,兄弟们,给老子打起精神来,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咱们训练也有不少日子了,今日就看哥几个了。”周富贵随后对潘见鬼等人下令道。

“旗主您就瞧好吧。”众人一起应道。

典猛、许满仓、索达成三个黑塔般的虎将,便撸起袖子,当先开路,哪热闹就奔向哪里。

“图伯颜旗主,今日可是拿了不少人啊,定是大功一件啊!升官发财,是指日可待啊!”

“哈哈哈哈,你这王八犊子,什么大功?逆贼造反,我等奉命擒贼,乃是为我大燕国,为了大单于!”

“对,对,图伯颜旗主果然忠心赤胆啊,乃是一心为国为陛下,可谓碧血丹心是也!”

“哈哈!”

“砰!哎哟!”

正当图伯颜等人得意洋洋的自吹自擂之时,迎面冲过来三名黑塔般的大汉,一名大汉二话不说,迎面就是一拳,击打在了图伯颜的面门上,力量极大,揍得图伯颜仰面朝天,一丛鼻血便飚了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