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左右为难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2022-06-03 16:24:08 全文阅读

黄老爹、小青等并非什么紧要人物,因而燕朝廷看管并不是很严,时间久了,就许他们在幽州城内自由生活。

可自由是自由了,在幽州城内却是举目无亲的,因而日子过得异常艰难,可谓是度日如年,黄老爹病重,竟无钱医治,小青只好将自己卖入酒楼献艺,之后就是遇到周富贵及被周富贵等人干掉的那几个胡人,再之后发生的周富贵杀人越货、英雄救美的事情了。

“小青得蒙公子相救,赶回家中,老爹他...他...已经过世了,嘤嘤嘤...小青实在是无处可去了,只好寻到公子,求公子收留小青。”小青说到伤心处,又低声哭了起来。

“哎,可怜,真是可怜,世上可怜之人何其多也!”周富贵听完后不禁异常怜悯小青的身世,拉着小青冰凉的小手坐在自己床板上后,温言问道:“说了不要叫我公子。小青,你是哪里人?可是江南之人?家中还有人吗?”

小青久居军中,是极为不妥的,大军向南开拔,是要与夏国作战的,这仗一打起来,周富贵根本是无暇顾及她的,并且万一周富贵来个战死疆场或沙场捐躯什么的...小青又当何去何从?

同时周富贵只是燕军当中的一名小卒,还是签军汉人,是燕军之中地位最低下的,因而周富贵想帮助小青,根本是有心无力的。

为今之计,周富贵只有趁南下之后,偷偷送小青她返回故土,返回家中,才是最为妥当的,也是帮助小青最好的办法。

“公...富贵哥,小青是钱塘人,富贵哥哥,你这是要赶小青走吗?”小青双目含泪,瑟瑟发抖,情状极为可怜。

“你这是说哪里话?我心再狠,也不会的...”周富贵不怕天,不怕地,就怕女人哭,小青可怜兮兮的模样,使得周富贵都有些手足无措了,慌忙说道:“哎,也罢,周某就实话实说了,我的情况,想必你已知晓,此去黄泉路...啊呸...南下之后我等可是要打仗的,而刀枪无眼,打仗总要死人的,若是周某命丧黄泉,你又该怎么办?因此军中非你久留之地,你懂吗?找到你的家人,将你送到你家人手中,对你来说,岂不是最好的结果?”

赵匡胤千里送京娘,周富贵也打算来个千里送小青...

“不会的,不会的,富贵哥是个好人,好人有好报的,不会丧...丧什么的...”小青闻言急道。

小青与周富贵相识不久,但心中认定,周富贵看似心狠手辣,但却是个心善之人,否则周富贵也不会冒着如此之大的风险营救她了,他的手下还建议杀人灭口,可周富贵却是一口回绝,对此,小青是心怀感激,因此才寻上了周富贵。

其实幽州之事,大都是因为周富贵年轻气盛,忍不得一时之气,而痛下杀手...

“好人有好报?好报得了一百鞭?”周富贵自嘲了一句后沉吟道:“钱塘人?那么就是江南人氏了,家中还有人吗?周某看看能否传信过去。”

“奴五岁时,爹爹就过世了,娘就改嫁了,娘改嫁之前,将奴奴卖进了宫中,自此就再也没有出过宫了,也没有娘的任何消息,奴依稀记得还有个舅父,其他都不记得了。”小青难过的低声说道。

“混账王八蛋...”周富贵闻言不禁爆了句粗口,随后看了一眼惊讶的小青后说道:“我不是骂你娘...而是骂这个世道,百姓想在这个世上生存,是何其艰难也!小青,你不知道你家人的消息,这...事情就难办了。”

目前只有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了,周富贵无奈的想到。

“嗯...”小青默默的点头道。

“咴儿,咴儿...”正在此时,屋外的老马忽然发出两声欢快的嘶鸣声。

“满仓他们来了。”周富贵听见后微笑道。

周富贵的老马虽然又老又倔,还不堪骑乘,可它却是颇通人性,定是与周富贵要好的几个同乡到来,老马才会发出欢快的嘶鸣声,若是绿毛老乌龟等人到来,老马就会发出愤怒的嘶鸣声或悲鸣声...

“哎,富贵哥,你这...”来的人果然是许满仓、索达成、潘见鬼、李清四人,许满仓进屋之后,便煽动鼻子用力闻了闻,并咧开大嘴说道:“好香啊,富贵哥你有女人伺候着,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和和和...”

“休要胡说八道!”周富贵恶狠狠的瞪了许满仓一眼并呵斥一句后,愁眉苦脸的说道:“我都快愁死了,你还有心戏弄于我?”

“你有何忧愁啊?”索达成不屑的,粗声粗气的问道。

不过受了些皮外伤,一路之上还有驴车可坐,养伤之时,还有个妙龄女子伺候,不知他还在愁什么?

索达成等人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女人伺候过,家人除外。

“哎,小青她不能在军中久留啊,这可愁死我了。”周富贵向着缩在一旁的小青努了努嘴后叹道。

四人闻言均是相对无语。

活该愁死你,潘见鬼闻言心中极为不屑的想到,那天若听自己的,将小青一刀两断,就省去了许多麻烦,又哪里会有现在的提心吊胆?

躲在一旁的小青极为恐惧的看着面目丑陋的潘见鬼,却将感激的目光投向了李清。

“嗯,确实有些麻烦。”李清看了一眼小青后问向周富贵:“富贵你有何主意?”

“我能有什么主意?”周富贵继续愁眉苦脸的:“小青她是江南钱塘人,家人与她失散已久了,因而无法寻得她的家人,你们几个有何主意?”

四人闻言整齐划一的一起摇头,就跟四个拨浪鼓似的...

最后还是李清脑瓜子灵光,想了想后说道:“这兵荒马乱的,就算是知道她家人的下落,她一名弱女子,如何前去寻找?当下之计,只有暂时让她继续混在军中,待我等到了南面之后,可寻个妥当之处,安顿下来,之后再寻找她的家人。”

“如此甚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周富贵只好点头称是。

“混在军中好是好,可就怕阿尔布谷那个老驴贼。”索达成说道。

“嗯,这厮确实不容易对付。”周富贵闻言点头道。

“富贵说的是。”李清也说道:“他最近可是不断找茬,逮着点机会,或非打即骂,或勒索财物,兄弟们均是敢怒而不敢言,因而今日我等兄弟前来,就是想向富贵你问策?”

“寻我问策?”周富贵闻言摇头道:“遇到这绿毛老乌龟,我能有啥法子?”

众人闻言均笑了起来,一旁的小青也是忍俊不禁的。

“富贵哥...”许满仓握紧拳头,用力挥舞了一下后说道:“不如就如幽州一般,宰了这老贼!”

“你想啥呐?”周富贵闻言大摇其头道:“此时非彼时也,幽州之事,我等与那几个胡人素不相识的,杀了就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杀了就拍屁股走人,他能奈我何?可现在不同了,现在这老贼可是军中一旗之主,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的话,定会有人追查,到时候,我等兄弟有一个算一个,都得人头落地。”

“还会牵连到家人。”李清点头道。

其他三人闻言一起猛点其头。

“那就任他欺辱到死吗?”许满仓嘟囔道。

“嘿嘿,那可不一定...”周富贵奸诈的笑了笑后说道:“山不转水转,老贼总有落到我手的那一日,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战场之上见分晓吧。”

周富贵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那就是到了战场上,一片混乱之中,自己偷偷施放冷箭,射死那个绿毛王八蛋。

到时候谁又知道他是战死的,还是被周富贵杀的,就算查出是周富贵所杀,周富贵也能以误伤推脱。

“你想让全旗同乡陪葬,你就杀了他。”潘见鬼又是阴阳怪气的冷笑道,给众人泼了盆冷水。

“嗯?此话怎讲?”周富贵闻言诧异的问道。

“燕军军法,战阵之中,押队死,全队处斩,旗将死,全旗处斩,营将死,全营陪葬,你说他能杀不能杀?”潘见鬼答道。

“卧槽ni玛的。”周富贵闻言大惊,爆了句这个世上无人听得懂的粗口后说道:“这么说,这仗打起来,我等还要护着他不成?”

看来今后有机会得好好研究研究燕军军法了,否则今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周富贵心中悲鸣道。

“可不就是吗?”李清叹道。

“哎,这叫什么事啊?”周富贵又是大摇其头,长叹道。

众人此时已是无可奈何,或是沉默不语,或是长吁短叹的,均是无计可施。

“是人总是有其破绽的,等他露出破绽,便可趁势致其死命!”正在此时,小青忽然轻轻的说道。

周富贵等五人闻言顿时大感惊异,小青看起来娇怯怯的,居然能够说出如此很有道理的话?

周富贵不知道或者没想到的是,宫中的争斗,是远甚军中的,其中的凶险、残酷、冷血、尔虞我诈,相比军中,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与宫中相比,军中反倒是简单得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