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见如故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2-05-25 20:42:33 全文阅读

“唐二公子,你跟来做什么?”

拍周富贵肩膀的是唐家二公子唐遥,周富贵没想到他居然追了过来,而且是一个人。

“设下骗局,巧取百姓之财,好小子,你做的好事,随唐某见官吧。”唐遥笑吟吟的答道。

唐遥年龄比唐明远更年轻,皮肤白皙,身体较为单薄,眉清目秀的,笑起来像个女人。

“见官?哈哈,兄弟们,他要拉我去见官?”周富贵闻言不禁回头看着一众同乡大笑道。

唐遥只一人,并且此处为一处偏僻之地,天色已黑,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周富贵已起了杀人灭口之心了。

“嘿嘿...”

“哈哈...”

“呵呵...”

一众同乡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各种笑声。

“光天化日之下,天子脚下,尔等意欲何为?”唐遥似乎是吃了一惊,慌忙说道。

“唐二...公子...”周富贵故意将二字发音拉得很长,恶狠狠的说道:“天色已黑,何谈光天化日?天子脚下?大爷的,哥几个都是脑袋栓在裤腰带上之人,还怕什么天子脚下?”

“好...”唐遥岂能看不出周富贵等人的身份?一群燕军中的“敢死队”...又称死士,他们又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唐遥也不是真的来拿周富贵等人的,否则也不会孤身前来,于是唐遥喝了声彩后说道:“小子此前所为,嘿嘿,算是豪杰之士,唐某此生最喜与豪杰之士结交。”

你看起来比我还小,一口一个小子的,况且老子个头可比你高得多,料武艺也不逊于你,周富贵心里嘀咕一句后,诧异的问道:“唐二公子谬赞了,什么豪杰之士?不过是兄弟们临死前想吃些好的罢了,唐二公子为豪门贵公子,特意前来结交?休要戏耍小的们了。”

豪门贵公子降尊与泥腿子们交往,周富贵打死都不信,他必有其他目的,周富贵心中暗暗琢磨道。

“富贵是吧?我听他们称呼你为富贵,不知你尊姓?还是你姓富名贵?”唐遥闻言摇头道:“富贵,方才在闹市之中,若是唐某不依不饶,尔等还能来到此地吗?”

“哦...”周富贵拖着长长的鼻音点头道:“不知二公子何故前来啊?就请直言吧,我等乡野小民,听不懂那些个弯弯绕。”

刚才闹市之中,确如唐遥所言,就算周富贵等人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当众杀人放火的。

“钱,挣钱。”唐遥看了周富贵片刻后老实说道:“小子闹事所为,其中必有门道,不才特意前来请教呢。”

“钱?挣钱?你一介豪门贵公子还缺钱吗?”周富贵闻言顿时大感诧异,哭笑不得的问道。

不过唐遥身上的粗布长衫,也看不出他为幽州大户唐家之人,周富贵此刻终于注意到了唐遥的模样,一副穷酸秀才模样。

果然唐遥抖了抖粗布长衫后说道:“什么豪门贵公子?小子,我可比你惨。”

“在下姓周名富贵,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休要小子小子的乱叫了...”既然唐遥前来是有所求,那么周富贵就挺了挺胸膛后说道:“你比我惨?老子...我被人打破了头,还被秦家退婚,现在被抓了壮丁,马上就去南面了,死生难料,你能比我惨?”

“这有什么?”唐遥摇头道。

于是两人开始卖惨,一众同乡看见两人大卖其惨,不禁目瞪口呆的。

“呼...呼...”两人卖了半天的惨,结果还是周富贵落了下风,就连大恨苍天不公的周富贵也不禁同情唐遥的遭遇了,于是呼出两口长气后叹道:“唐公子之事,在下只能是深表同情啊。”

命运多舛的两人之间的距离,在卖惨当中,不知不觉的拉近了几分

唐家大公子一掷千金的,而唐家二公子唐遥生活居然如此拮据,使得周富贵是大感惊讶。

唐遥之母为一名侍女,唐遥之父唐长翼酒醉之后,便凌辱了她。

在这个世上,一名家婢被男主人凌辱,也并非是件大事,唐遥之母甚至都不敢声张此事,生怕引起主母的嫉恨,而唐长翼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只当没发生此事,也不提升唐遥之母在家中的地位,如将她纳为妾室等等。

可仅仅这一次,唐遥之母却怀了孕,十月怀胎偷偷的生下了唐遥,这下子纸就包不住火了,唐家主母大怒,嫉恨之心无法遏制,就长年累月的不断折磨唐遥母子,直至将唐遥之母威逼至死。

唐遥之母去世之时,唐遥年仅六岁,而一名失去母亲,又得不到父亲关怀、庇护的庶子之命运,就可想而知,是无比凄惨。

唐长翼惧怕唐家主母后家势力,同时对一名下贱的婢女及其所产子,根本是不在意的。

唐家一些老仆、老婢见唐遥可怜,才偷偷的将唐遥养大,唐遥也是几乎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唐遥想挣钱的主要目的,就是将草草埋葬的母亲,归葬他处。

“周富贵,我...我...”唐遥本不想提及此事的,可两人一通卖惨,便不禁说出了此事,此刻居然哽咽难耐,几乎就要哭出了声。

“哎,哎,挺大的一个爷们,哭啥嘛?”周富贵见状慌忙安慰道:“唐公子想赚钱,此事再容易不过了,赚钱对于周某来说,如探囊取物,周某腹中良策可不止这个呢。”

“坑蒙拐骗的下三滥良策?”唐遥闻言不由得破涕为笑道。

“下三滥良策?你说博票一事?”周富贵闻言大摇其头道:“朝廷也做这件事情呢,就算是坑蒙拐骗,也不止周某一人,如此一来,你敢说此事为下三滥吗?”

“朝廷也为此事?朝廷何时为此事了?唐某为何不知?看来周富贵你对朝廷之事还知道不少呢?愿闻其详。”

“呃...”周富贵说漏了嘴,慌忙胡乱掩饰道:“周某乡野村夫,哪里知道朝廷之事啊?”

唐遥疑惑的看了看周富贵,不禁笑了笑。

“我说你们两人嘀嘀咕咕,一会笑一会哭的,像两个小娘子,还有完没完啊?兄弟们可是等得不耐烦了。”周富贵与唐遥似乎是一见如故的,不停的低声谈笑,使得一众周富贵的同乡等不耐烦了,李虎大声嚷嚷道。

“哦,哦,急你大爷急!”周富贵瞪了李虎一眼后,对唐遥说道:“唐公子是否屈尊与小的们一乐?”

“呵呵,富贵请!”唐遥点点头后说道:“今日你做东,反正今日你也骗了不少,还有就是,休要称我什么唐公子。”

与大户人家的勾心斗角的日子相比,唐遥是宁愿与这些粗野的汉子厮混在一起。

“哦,那么称呼你什么?贤弟?”周富贵闻言问道。

“你看起来虽个头高大,但年龄并不大,你就能笃定我比你小?”唐遥反问道。

“废话,我这么大的个头,难道还称你这三寸丁为兄不成?”

“个头大也是个傻大个!”

“哈哈,多谢贤弟夸赞!”

刚刚相识的两人,似乎是一见如故,居然有说有笑的与一众落雁村的乡民向着幽州城内的一家酒家,春月楼走去。

......

“客来!客官里面请!”

幽州是座大城,城内当然是有酒楼、茶肆、酒肆、勾栏等,虽与南朝相比,相去甚远,但在整个北方来说,幽州的酒楼、茶肆、酒肆、勾栏等商业之地还是相对繁华的。

燕立国之初,战乱频繁,最苦的当然是普通百姓,那个时候,人的性命都是朝不保夕的,哪里还有人从什么商,做什么买卖?整个大江以北都是百业凋敝,民不聊生。

此时此刻,燕新帝登基,似乎是有些励精图治之心,整顿燕国上下,幽州城内方才恢复了些往日的气象。

春月楼楼前迎客的帮闲、小厮、伙计等见来了一大群“胡兵”,顿时感到一阵无奈,因而喊声不大,态度也不热情。

如此风花雪夜之地,当然喜欢的是,达官显贵、文人士子等挥金如土之人的,一群胡兵前来饮酒作乐,到了也许还收不到酒钱呢。

不过大燕国与夏国不用,夏国崇尚高雅,推崇文人士子,而大燕国以武力建国,当然推崇武力,武人遍地走,文人也有,但数量极少。

“怎么着?害怕哥几个不给钱吗?来人呐,看赏!”周富贵见春月楼之人一个个有气无力的模样,哭丧着脸,就跟家里死了人似的,于是哼了声后,命人打赏。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周富贵等人出手大方,顿使春月楼之人转变了态度,连连招呼着上酒、上菜,并安排歌舞伺候。

歌舞有胡人的,也有汉家歌舞。

周富贵及其一众同乡,嚷嚷的要去风月场合寻欢作乐,可真的到了后,却大都束手束脚的,拘束无比,不过喝了些酒后,情况就好上许多了,开始与胡娘或者假扮的胡娘有说有笑起来,胡娘粗旷彪悍,风月场合的胡娘更是粗野,倒弄得周富贵一个大红脸,慌忙躲到一边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