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冤家路窄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2-05-18 18:12:03 全文阅读

“刀枪不长眼,富贵,你可一定要小心在意啊!”

“二哥,二哥,我...呜呜呜...”

“二叔,这是奶奶给的过年钱,都给你啦。”

“回去吧,都回去吧,不必过于担心了。”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周家二小子周富贵从军的日子,这当然是他被迫从军,也就是抓壮丁,若是不从,等待周富贵及其全家的命运必将会是无比凄惨的。

无可奈何之下,周富贵只好一大早的准备赶往幽州,等候命运的安排。

周家老老少少的都来送行了,哭哭啼啼的,彷佛是送周富贵上刑场一般...不过周富贵此行基本上也是九死一生的。

只有周富贵神叨叨的老娘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富贵,这匹老马老是老点,可它却是颇知人意。”被抓了壮丁,还需自备马匹、干粮、军械等,因而周大山将家中唯一的耕田老马牵了过来。

军械就是家中的一副劣质弓箭,而燕朝廷只给了周家区区两百文钱。

要知道一匹健马在南面至少值百贯以上。

周富贵经三日勤练弓箭,已经可以开弓放箭了,甚至准头还不错。

周富贵点点头,接过缰绳,伸手轻抚马背。

老马是一匹黄骠马,鬃毛已经失去了光泽,马身上甚至已经有些脱皮,周富贵真怀疑这匹老马是否能骑乘?更不要说上阵驰骋冲锋了...

黄骠老马颇通人意,伸头在周富贵腰挨挨擦擦的。

“富贵,俺来了!”

“嘻嘻,富贵,我也来了!”

此次燕朝廷大规模的签军,签的可不止周富贵一家,而是十里八乡的都签了,落雁村共二百余户,几乎户户都有人被签军了,如落雁村的索达成、李虎、伍长栓、顾苟奴、潘见鬼等,许满仓也被签军了,凭着周富贵以往的“威名”,众人皆前来周富贵家中聚集,一起前往幽州。

“一起走?好,好...”周富贵见状笑道:“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黄泉路上也有个照应。”落雁村西头的潘见鬼长相丑陋,一张脸上疙疙瘩瘩的,故被人称作“潘见鬼”,都无人知道他的本名了,潘见鬼阴阳怪气的说道。

“好啊,大家一起共赴黄泉也是蛮不错的,只不过潘见鬼你见过黄泉吗?”周富贵闻言笑道。

“黄泉?难道你去过?”潘见鬼呆了一呆后反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去过俺还能在这里说话?”周富贵笑答道。

你更是废话,众人一起心中暗暗不屑道。

众人不知道的是,周富贵可是真的见识过黄泉的。

这也是周富贵不惧此行的主要原因,大不了再跟孟婆套套近乎,不喝那孟婆汤,然后再转世投胎,重生为一名王爷或官二代、富二代、拆二代等等。

“富贵...”众人一阵吵闹之后,周大山将周富贵拉到一边后低声说道:“我等可是汉人,祖祖辈辈都是汉人,我周家在大汉王朝可是无比荣光的,你可别忘了。”

“哦?汉朝之时?我等是大汉何人之后啊?”周富贵闻言诧异的问道。

“大汉武侯周勃之后。”周大山郑重的对周富贵说道。

“哦...”周富贵闻言颇有些不以为然的。

就算是周大山兄弟为大汉武侯,两次拜相的周勃之后,但周富贵记得周勃之子周亚夫可是被汉武帝逼死的,况且周大山兄弟祖上荣光,可现在混成这么一番模样,还好意思提起周家老祖宗?

“娘呢?娘是何出身啊?”周富贵问道。

周富贵总是觉得神叨叨的老娘有些奇怪。

“你还小,今后再告诉你这些事情吧。”周大山答道。

还小?都要上战场送死了...周富贵心中嘀咕了一句,对着母亲与长兄、长嫂磕了三个响头后,大手一挥道:“兄弟们,出发咯!”

......

通往幽州城的道路上,越靠近幽州,人数越多,一路之上,人喊马嘶的,是热闹异常。

落雁村周富贵等二百余号人,此刻就像涓流融入了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几乎没人注意他们了,除了段老爷。

“段老爷来了,段老爷来了!”

“段老爷你老人家怎么来了?”

周富贵、许满仓等人正在赶路之时,路边忽然转出一簇人马,众人见之,纷纷侧目,其中阿谀之徒纷纷凑上前去大拍马屁。

“呵呵,你们都是我鹿鸣乡的勇士,为国出征,今天本老爷特来相送。”一名五十余岁的胖大男子骑在马上看着一众赶路的乡丁说道。

中年男子姓名是段目,为鲜卑段部之人,是鹿鸣乡的万户,基本上相当于夏朝的都保正,为一乡之长。

所谓冤家路窄,周富贵就是被段家人打了,才有了今日的周富贵,因此周富贵不禁多看了段目尘等人几眼。

“哎哟,这不是鹿鸣乡小霸王吗?为何成了如此这般光景?”站在段目身旁的,段目之子段天眷也看见了周富贵,于是看着周富贵冷笑道:“居然还没死啊?命还挺大嘛。”

“我有这雅号?”周富贵闻言环顾左右问道。

“有...”李虎答道。

“打架斗殴、惹事生非...”伍长栓答道。

“你们不要将富贵说得如此不堪,好吗?”许满仓嚷嚷道:“富贵是替俺们穷人出头,是义薄云天之人。”

“哦,这就好。”周富贵闻言大感放心,低声嘀咕了一句后,抬头对骑在马上的段天眷说道:“托段大少爷的福,俺还没死,且活得活蹦乱跳的,愉悦无比。”

“哈哈,活蹦乱跳的,愉悦无比?娘子你过来...”段天眷闻言哈哈大笑着将一名女子叫过来后说道:“娘子,他说他活得活蹦乱跳的,愉悦无比。”

这名女子美目便盯着周富贵,沉默不语,已经露出来的,秀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周富贵见状心中顿时怒火燃烧。

女子便是退婚的秦玉莲,不知为何就成为了段天眷的女人?

所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对于这门婚事,周富贵本就是无所谓的,可此时段天眷以此事来羞辱自己,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周富贵也是感到异常羞愤的。

一些知道周富贵与秦玉莲之间发生的事情的乡民,都看着周富贵。

“娘子?段大少爷何时成婚了?也不请某喝杯喜酒?”周富贵心中有些羞愤,但神情却是平淡如水。

“成婚?”段天眷为胡人,偏喜汉feng,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炳折扇,一边轻轻摇动,一边说道:“如此不祥的下贱女子,怎能成为本少爷之妻?不过是房中一名侍姬而已。”

“不祥?下贱?侍姬?”周富贵闻言顿时嗤之以鼻:“原来段大少爷喜欢收些不祥、下贱之人啊?有句老话说得好,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你段大少爷为什么样的鸟人,想必大家心中自有一杆秤。”

既然抢夺了秦玉莲,就应当善待于她,此时的周富贵都有些替秦玉莲鸣不平了。

活该你秦家,为了攀龙附凤,这下搭上了一个好端端的女儿了吧?周富贵也暗感一丝快意。

周富贵此言一出,顿使一众乡民笑出了声。

周富贵果然能言善辩的,能够很快抓住对方话中破绽,并迅速反击,一些人心中暗暗思忖道。

“下贱的汉奴,竟敢出言讥讽眷儿?反了,反了,来人,给我拿下治罪!”段天眷被气得脸色通红,一时说不出话来,段目当然大怒,扬手招呼手下道。

胡人赶走了夏国,北地的汉人地位低下,堪比奴隶,一些汉人甚至就是奴隶,几乎无人敢如此顶撞胡人主子的,皆唯唯诺诺,段目父子又怎能不怒?

段氏父子嚣张跋扈惯了,岂容一名身份卑微之人当面顶撞、谩骂?

就算打死了周富贵,段目父子最多赔些钱财或牛羊了事。

拿下周富贵,关入段家水牢,然后再在周富贵面前羞辱秦玉莲,也是件令人爽心悦目之事,段天眷想想都觉得爽快,差点就笑出了声。

段目父子如狼似虎的手下便围了上来,打算捉拿周富贵。

“何故拿我?”周富贵紧握弓箭,铁青着脸大声质问道。

一众周富贵的乡亲大都惧怕段目父子,躲得远远的,只许满仓、索达成等少数好友,紧握手中兵器,聚集在了周富贵周围,阴阳怪气的潘见鬼居然也聚在了周富贵的身旁。

“鹿鸣乡为本老爷的地盘,尔等均是本老爷的家奴,拿你这个贱奴才治罪,还需理由吗?”段目冷笑道。

“非也!”周富贵闻言淡淡的说道:“周某奉旨从军,已经是朝廷之人了,你无权拿我。”

“呸,一介狗奴才,也敢称朝廷之人?来人呐,速速将他捆了。”段天眷大声说道。

段目父子的家丁围了上来,双飞剑拔弩张的,周富贵等人也大事不妙。

“驾...驾...驾...”

正在此时,数十骑剽悍的骑士纵马驰至,冷冷的看着对峙的双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