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祸不单行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22-09-21 16:26:10 全文阅读

贵将养了数日,身体已经痊愈,却整日里呆在山上,呆呆的看着远处,呆呆的想着心事。

“我周家如此情形,想着如何转运啊!”周富贵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看着远处群山皑皑,看着云雾缭绕叹道:“可如何转运啊?小妹你有好主意吗?”

“噗呲!”周小妹闻言不禁笑出了声,趴在她二哥周富贵身边,一边与他一齐欣赏风景,一边笑道:“二哥还想着我那没过门的嫂子吧?小妹我哪里有什么好主意?但我也明白,像我们这样人家,想转运,想富贵,却是比登天还难。”

“嗯,哎,小妹言之有理。”周富贵闻言点头赞同道。

贫寒人家的子弟想有出息,想带着全家翻身,过上富贵的日子,无非就三条路,一条就是做买卖,赚钱赚大钱,此一也;其二就是科举,科举入仕,当上官老爷,自然家中也会跟着翻身了;其三就是从军,以命博功名、博前程。

这只是周富贵想当然耳,在这个年代,是没有科举的,这个年代入仕为官的途径,主要就是辟举,征召荐举,选取贤能之士,入朝为官,不过征召荐举几乎都被士族门阀所把持,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寒门庶人想为官,却比登天还难。

并且就算有科举,而胡人以骑射纵横天下,哪里知道读书的重要性?纵有知读书的胡人,也是极少数的。

而做买卖,首先需有本钱才行,而周家家徒四壁的,翻几个铜钱出来都不容易,谈何本钱?

就算是周家东拼西凑,借遍街坊邻居,凑够本钱,南贩北运的做买卖,也需有路子才行,而目前燕、夏等国征战不休,盗贼丛生,南北商路早已断绝,又谈何做买卖?而一些敢于冒险做买卖的商贩,商货大都被劫,甚至命丧半道。

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能够活下来,就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科举、做买卖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剩下从军这条路了,而身为胡人政权下的汉军,几与奴隶同,周富贵当然也不欲为此举。

所有发家之路都已断绝,那么周富贵就只剩下与其兄周大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刨地讨生活了...

“人家瞧不上俺们周家,奔着美好前程去了,今后休要再提起她。”周富贵随后提醒周小妹道。

“嘻嘻,知道了。”周小妹趴在地上,双腿不停的摆动,笑嘻嘻的说道:“不过我也知道二哥是个有本事的人,今后给我领十个八个嫂子回家,气死他们。”

“啪!”周富贵轻轻的拍了一下周小妹小脑袋后道:“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想什么呐?十个八个媳妇?你当你二哥我是种ma啊?”

“哎哟,二哥,好痛!”周小妹双手抱着脑袋问道:“什么是种ma啊?”

“种ma就是...”周富贵瞪着周小妹说道:“家里没有配种的马吗?”

“二哥...”周小妹回过神来,红着脸说道:“家里只有一匹耕田的老马,配...配什么啊?”

“周家二郎,快回家吧,你们家里出事了。”正在此时,邻居老许家的许满仓气喘吁吁的跑上山后大声喊道。

许满仓是个敦实的少年,年龄与周富贵相仿,是他儿时的玩伴,因跑得太急,使得他本就带着高原红的脸蛋变得更加红彤彤的。

“满仓,出什么事情了?”周富贵闻言惊问道。

“你家中来了几个军汉,快回去看看吧。”许满仓答道。

军汉?来俺家里做什么?周富贵也不及细想,背着周小妹就往山下家中奔去。

“军爷,军爷,家中老的老,少的少,拉走了当家的,我们可怎么活啊?”

周富贵背着周小妹奔回家中之时,屋内就传来大嫂顾三娘的哭泣之声。

“吾等奉皇命签军,我管你们怎么活?”一名军汉恶狠狠的对顾三娘喝道。

所谓签军就是签发参军,签发丁壮当兵,是燕的一种征兵制度,被签到的壮丁必须立即扔下锄头,自行准备兵刃、马匹、粮草等等,跟随大军集结。

在燕内部,朝廷所征之士卒分成了五等,第一等当然就是鲜卑人,第二等是是氐、羌、羯等族人,第三等是原魏国下辖的汉民,主要是指幽云十六州的燕民,第四等也就是最后一等就是原属夏汉民,他们一般被称作南人。

等级越低,待遇就越差,不过冲锋送死、消耗对方箭矢等等却是排到了头一波,说白了就是炮灰,同时炮灰分配战利品之时也是最差的,可怜之极。

燕立国之初,因为夏内乱而导致孱弱,因此每次出兵几乎都能劫掠大量的财物,当时燕军征兵,响应者还是较为踊跃的,可到了现在夏据江死守,燕军出兵劫掠的财物就越来越少了,如此,不但耽误了农时、放牧等等,还抢不到多少东西,最关键的还要死人,因此此时大燕国之民大多数是不愿意被签军的,无论是氐、羌、羯等族民,还是汉民。

一些家中富裕的就可以拿出金钱行贿,从而找人顶包,免除兵役,家里穷困的只有从军,甚至穷困之家的全部男丁都有可能被强迫入伍。

此时燕军大举南征江左,而下的皇命是二丁抽一,周家有两名男丁,因而必须抽一人从军作战。

周大山正值壮年,因此就在签军之列了。

“不想去也无不可。”负责签军之人名为签军使,一名签军使笑嘻嘻的说道:“纳足财物,可免签军呢。”

“没有钱财,以人相抵也是可以的。”另一名签军使看着进屋的周小妹淫笑道。

顾三娘仍是在苦求。

“三娘,别说了,俺去就是。”一直闷头不开腔的周大山开口说道。

“他爹,他爹,不行,不行,你不能去啊。”一直尖嘴利齿的顾三娘此刻却没了注意,只是在哭泣。

签军汉军几乎就是炮灰,仗打起来,是冲在前面送死的,以消耗对方实力,以往签军出去的汉人,就没回来几个,回来的也是缺胳膊断腿的,几乎都是是伤残而归,而燕朝廷所给的抚恤钱也少得可怜,为杯水车薪。

周大山此行几乎就是死路一条了。

周大山也只能叹气摇头,却毫无办法。

“大哥、大嫂,俺去。”周富贵将几个签军使眼神不怀好意的向着周小妹望来,于是将周小妹护在身边,冷冷的说道。

周家上有老母,下有幼子,全家还指望着周大山种地养活,若是周大山从军送死,周家全家也许会被活活饿死,因而此时此刻,只有周富贵挺身而出了,替兄从军了。

“富贵,你干什么?快回屋去,这没你什么事。”周大山闻言惊道。

周大山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自己亲弟弟去送死。

“滚一边去,签何人还不是你说了算。”一名签军使恶狠狠的推开周大山后,走到周富贵面前,看着周富贵说道:“小子多大年龄了?嗯,身体还不错,还挺壮实的嘛。”

“多谢军爷夸赞!”周富贵咧嘴一笑道:“小子刚满十八岁。”

“十八岁?嗯,倒也可以从军了。”签军使点头道:“小子知道何为战事吗?”

“不就是杀人与被杀吗?”周富贵冷笑道。

这名首领模样的签军使闻言呆了一呆后冷冷的吩咐道:“三日后,备上马匹、军械,于幽州城下集结。”

......

“二叔,多吃点,到了军营,可就...”

周富贵替兄从军或者说替兄送死,使得一直瞧不上他的顾三娘终于感动落泪,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为周富贵践行。

“富贵,你...你为何要出头啊?我老了死了就算了,可你...还不及弱冠啊。”周大山一直在埋怨周富贵。

“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太不吉利了吧?”周富贵一边大口吃喝,一边笑道:“从军就一定会死吗?我看不见得,俺周富贵吉星高照,哪那么容易死的?”

到了到了还是从了军,而且还是一名伪军,是一名二鬼子,周富贵心中不禁自嘲道。

此刻大燕国大规模签军,就是攻打以汉人为主要人口的夏朝,那么周富贵不是汉奸又是什么?不是伪军、二鬼子又是什么?虽然他是被逼迫的。

周富贵简直是无语、无奈之极。

老周家的汉人祖宗地下有知的话,定会被气活过来,然后再被气死...

“二哥说的对,不会有事的,我还等着二哥给我寻十个八个嫂子回家呢。”周小妹点头道。

众人闻言均笑了起来,悲苦中也就带着一丝喜气。

“去去,一边去,你懂什么?”母亲刘氏呵斥了周小妹一句后对周富贵说道:“看嘛,让你多加习练武艺,现在是派上用场了吧?”

周富贵闻言简直是无语了。

人家母亲恨不得将自己孩子呵护在自己羽翼之下,而刘氏貌似恨不得周富贵冲锋陷阵一般...

周富贵真想知道母亲从前到底是何身份,她到底有何经历?

此时的周富贵成为了一家人的中心,围在他周围七嘴八舌的,是千叮咛万嘱咐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