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福不双至
作者:雪山飞机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2-05-17 18:17:16 全文阅读

所谓说曹操,曹操到,周家人正谈论周富贵的亲事之时,秦庄家主秦天明就携女秦玉莲找上周家的门,使得周家人是颇感意外。

难道他们等不及了,送女过门吗?

“亲家太公这一大早的驾临寒舍,不知有何要事啊?”秦天明携女上门,慌得周大山拿出了压箱底的茶叶,煮茶倾力接待,只不过秋雨绵绵的,茶叶有些发霉了。

宾主落座后,周大山开口问道。

秦玉莲俏生生的立在父亲身旁,而周富贵站在周大山之侧,不断的偷偷打量着她,不过可惜的是秦凤莲头顶宽边大帽,帽下垂下一幕厚厚的面纱,从而看不清面容,面纱之下只露出了一个如莲花般的下巴。

果然是个美人,此刻周富贵心中暗道,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周富贵看到下巴能联想到面容,看到手臂能联想到上半身,看到大腿,就能联想到...

“哼...”秦天明欲喝口茶,可闻到一股霉味,于是皱了皱眉头,看着周富贵哼了一声后说道:“周家二郎伤势还好吧?”

“亲家太公不是看到了吗?已经可以下床正常行走了,多谢太公了。”周大山闻言顿时大感放心,连连谢道。

“嗯,这么闲下去也不是个事。”秦天明点头道:“老夫替二郎寻了个活计,不知周家是否愿意?”

“嗯?太公的意思是...让二郎去庄上做事?”周大山闻言诧异的问道。

去秦庄做事,也无不可,可这么一来,周富贵基本上就算是上门女婿了,也就是赘婿,而在这个世上,不到万不得已,无人愿意为赘婿的。

可此时的周家还有得选吗?

“非也!”秦天明闻言摇头道:“为二王庄老刘家在招家丁呢,不如让二郎去试试吧,也省得整日里游手好闲的。”

“家丁...?”周大山闻言吃惊道。

家丁就是家奴,也就是奴仆身份,而秦家又岂容一名奴仆为其姑爷?

秦天明的意思已经太明显不过了,那就是悔婚。

“正是!”秦天明冷冷的看了周家两兄弟一眼后说道:“老夫看在故去的周兄面上,才替周家二郎寻条活路,否则...哼...秦周两家的婚事就此作罢。”

“秦太公,你...”秦家这无缘无故的悔婚,使得本就口齿笨拙的周大山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周富贵这下好了,连当个赘婿都没门了...

“秦员外!”周大山惊得说不出话来了,顾五娘却从里屋转出来后怒道:“周秦两家婚事,为先考在世之时与你秦家所订,岂能说反悔就反悔了?这无缘无故的上门悔婚,这也欺负人了吧?”

顾五娘也瞧不上不争气的周富贵,可毕竟周富贵为自家兄弟,因而还是要替他说话的。

“周家之事,什么时候需要妇道人家出面了?”秦天明鼻孔朝天,又是冷哼了一声后说道:“就你周家二郎这副模样,这副光景,还有脸提这门亲事?瓦砾怎配美玉,烂泥也想上墙?定礼已放在门外了,老夫已仁至义尽,自此秦周两家再无瓜葛了。”

“浑家休要再说了。”周大山见顾五娘还要再说,于是说了句她后,低声求道:“秦太公,这无缘无故的,你这又是何必啊?富贵他已经懂事了,今后再不会...”

“大哥、大嫂,不必再说了...”周富贵再也忍不住了,跨前一步,看着秦家父女开口淡淡的说道:“人家不愿意,咱又何必死气白咧的求他们?这门婚事作罢就作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了这门婚事,咱也不会吃什么亏。”

自己这身材相貌也是蛮不错的,剑眉阔目,猿背蜂腰的,怎么就成为烂泥、瓦砾了?周富贵是极为不岔。

秦家女也只是下巴好看而已,如莲花般的下巴,可上半部也许是满脸麻子呢?此时的周富贵吃不到葡萄,就只能说葡萄酸了...

“富贵你说什么呐?快快退下。”周大山闻言呵斥周富贵道。

婚事作罢,周家是不吃亏,可这丢脸就丢大发了,被人找上门退婚,会被街坊邻居笑掉大牙的,今后还有哪家愿意与周家结亲?

“大哥...”周富贵不听,挺胸抬头的说道:“我周家虽穷,但也是正经人家,此时被人欺上门来,可谓是欺人太甚!被人欺辱了,还要低声下气的,我做不到。”

周富贵随后冷冷的对秦家父女说道:“如此奇耻大辱,只有来日还给尔等了,俺送尔等一句话,莫欺少年穷,今后有尔等悔恨之时。”

秦玉莲闻言身体似乎是轻颤了一下,而秦天明却不以为然的哈哈大笑道:“后悔?老夫这辈子未做过后悔之事,哼,玉莲,我们走。”

“爹爹...”秦玉莲终于低声开口说道:“为何不将事情对周家说清楚?”

“有什么可说的?说了又有何用?快走,快走,周家阴气太盛,呆久了老夫浑身都不自在。”秦天明呵斥秦玉莲道。

“爹爹,你答应女儿的。”秦玉莲似乎是有难言之隐,低声说道,不过还是无奈的跟随秦天明走向屋外。

“阴气太盛?”秦家父女临走之时还不忘羞辱周家一句,如此使得周富贵心中是更加愤怒了,不过却是笑嘻嘻的说道:“我周家片刻前可是阳光明媚的,可不知是从哪里来了两只小鬼,还是一公一母,因而就变得阴气弥漫了,快走,快走,再不走,街坊邻居可是要将俺家当作阴曹地府了...”

“噗嗤!”周富贵此言一出,一直缩在一旁的周小妹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二叔...”周富贵的小侄儿周虎头也笑出了声。

“周富贵,休要欺人太甚!”秦玉莲闻言驻足怒道。

“你们找上门来退婚,还说俺欺人太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周富贵闻言奇道:“俺与你今后再无相干,还谈什么欺人不欺人的?快点走吧。”

“你...哼...”秦玉莲闻言气得跺了跺脚,转身而去。

“哎...”秦家父女走后,周大山又是蹲在屋檐下,长吁短叹的生闷气。

“老大,你叹什么气啊?”周家老夫人刘氏终于被惊醒了,走到屋中说道:“秦家背信弃义,欺上门来,这门亲事作罢就作罢,也没什么关系,今后给富贵他再寻门亲事便是,想当年,老身家中也是富贵过的,像秦家这种土财主,老身根本是看不上的...”

“哎,娘你怎么出来了?快别说了。”周大山见状吓得慌忙扶着刘氏阻住道。

周家老夫人刘氏布衣荆钗的,但却是极为整洁,极为得体,而两人的情形却使周富贵感到有些纳闷。

难道母亲祖上真的富贵过?还是母亲神叨叨的乱说的?周富贵看着母亲心中暗道。

“富贵,你武艺怎样了?”刘氏随后对周富贵说道:“三两人就将你放倒了,定是你疏于习武了。”

“啊?武艺?哦,我好像会些武艺,呵呵呵呵。”周富贵闻言笑道。

“娘,娘,您老人家还嫌富贵他不去惹事生非啊?还要让他习武?”周大山闻言哭笑不得的说道。

“习武怎么了?有一技傍身,总是有用处的,哪里像你,就只能一辈子刨地。”刘氏数落周大山道。

一辈子刨地?没有俺刨地,大家都得饿死,周大山闻言心中嘀咕道。

“呐,二叔,给你。”周虎头听说习武,顿时就开心的奔进里屋,抱了一副弓箭,递给了周富贵。

“这...”周富贵伤势初愈,而母亲刘氏却是神叨叨的,让他习练弓箭...却使周富贵犯了难。

周富贵稀粥才喝了两碗,脚下仍是软绵绵的。

北地燕民,有以农耕为生,也有以渔猎为生的,因而骑射之术,多少还是有些的。

周富贵拳脚功夫确实有些,因他为弓箭竞技俱乐部的弓箭爱好者,当然会开弓放箭,但此时手软脚软的,如何开得弓,放得箭?

周富贵抱着弓箭犯迷糊,使得刘氏看着周富贵说道:“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要令秦家后悔,现在就想打退堂鼓了?”

“娘哟,俺的娘哟。”周富贵闻言哭笑不得的说道:“习武练箭,就能将秦家踩在脚下了?”

“习武练箭,驰骋疆场,成为一名大将军,当然会使得秦家后悔啊。”刘氏答道。

“好!俺娘果然不是一般人!”周富贵闻言竖起大拇指说道:“可俺行吗?”

“不行!”周大山说道:“现在是什么世道?娘你难道不清楚吗?”

鲜卑慕容兴起,建立了大燕国,灭了匈奴魏国,赶走了汉人夏朝,而北地燕民,先属魏国,后属燕国,那么周富贵欲驰骋疆场,建功立业,又从何处做起?替大燕国效力吗?

鲜卑燕、匈奴魏均是胡人政权,是崇胡卑汉,地位也是胡尊汉卑,汉人被称为汉儿、汉奴等等,如此汉人不如种田渔猎,也省得在军中受人欺辱。

夏失中原之地,北地的汉人都成为了没娘的孩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