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火影之缔造鸣天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雏田的战斗
作者:著梦未来  |  字数:2484  |  更新时间:2022-06-29 12:47:10 全文阅读

“不要再说了,宁次哥哥,开始吧!”

就当宁次准备继续开口时,一直沉默地低着脑袋的雏田赫然间抬起头来,和他睁开了一对一模一样的双眸,眼角的青筋和微蹙的柳眉展现出了她内心的坚定与执着。

“宁次哥哥,也许你说的对,我,根本就不适合成为宗家的继承人,弱小、不自信、一味追求逃避的我甚至可能根本就不适合成为一名忍者,但...勇往直前,说到做到,这……”

“也是我的忍道!”

“哈!”

一道坚定的厉声从雏田的檀口中飘然而出,随即她娇小的身躯竟然是化作了一只轻舞的蝴蝶,对着宁次扑射而去。

洁白的小手化而成掌,一缕缕青丝般天蓝色的查克拉紧紧附着在这只如同莲藕般稚嫩的小手上,掌心形成的罡气以长枪直取的姿态对着宁次直袭而来,威势之强,即便是掌前形成的那股劲风也已经激起了地上的尘土,弄宁次身旁漫天飞舞,似乎就连白眼的观察也是受到了一定的阻碍。

“砰!”

随着宁次拍掉雏田席卷而来的手掌,二人已经展开了日向流的柔拳法,起势,成掌,抽腿之间,化作了最激烈的肉体博弈,虽然可能没有八门遁甲那般的刚强有力,但柔拳的攻防招式看起来却颇有一番韵味。

细细去品,便能惊讶的发现其中所蕴含的刚柔并济,其中所蕴含的道家太极、两仪、四象、八卦之法,虽然没有过多的精髓,但其中所蕴含的道念却是异常的奥妙,能让人回味无穷。

“哈!”

“砰砰砰!”

再次连续轰击出数掌之后,雏田渐渐感觉到自己的心态已经进入了战斗之中,并且感觉在招数上自己反而占据了优势,这顿时让雏田原本怯诺的内心充满了欣喜和激动,攻击也变得越发迅猛了。

轻灵的手掌犹如徐徐下坠的流星一般,慢慢儿密集的朝着宁次轰然砸下,手掌翻转之间,犹如一朵朵青莲盛开一般,迅猛而又不失美感,那双被蓝色气流缠绕住的洁白皓腕就宛若一件精致的艺术品,在这庄严而神圣的大厅内毫无保留的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他们甚至更愿相信这是一场展览而不是一场战斗,柔拳所展示出来的动作更多的反而是一种对武术的领悟,而不是去刻意的战斗,所以其中所蕴含的精念也同那种爆裂般的战斗场面完全不一致。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日向流的柔体术如果要论观赏效果来看,在忍界绝对是称得上号的。

“啊!”

“哈!”

暴雨梨花般炸裂的火花轰然在二人之间炸裂开来,两人你一拳我一拳,你来我往,但却仿佛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轻易就被对方拦截而下,招数,架势,甚至就连他们神态也是出奇的一致。

“砰砰砰!”

“这里!”在某个招式落下之后,雏田好像是抓住了宁次的某个破绽,化掌成指,将查克拉集中注入到两只葱白的玉指当中,带着锋锐的点势直指而去。

“啊……!”小李原本就滚圆滚滚的眼睛此时更是忍不住瞪大了开来,犹如两只牛玲一般。

他不敢相信宁次竟然会如此轻易的露出破绽,但眼下雏田的柔劲马上就要抵达宁次的身体,事实就摆在眼前,这让他有些难以相信的开始拉扯自己的头发。

“嗯?”

在场的一众上忍仿佛是看出了其中的某些端倪,皆是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旋即轻轻疑惑的闷一声。

“唉,这场战斗,雏田果然是赢不了的了……”

早在雏田动手之际,鸣人就已经察觉出了这是宁次的陷阱,以宁次的实力,再加上比雏田更加强悍的白眼观察力,他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在雏田面前露出破绽呢?

所以,这场比试,毫无疑问雏田必败无疑。

“砰!”

“呃啊!”

“雏田大小姐,你输了!”

就在几位下忍以及雏田都以为她自己即将要得手的时候,剧情竟然是突然反转了。

原本被打的只剩招架之力的宁次在出现的手指即将要戳.入自己下腑的穴道处时,他双臂竟然是猛地一推,轻易的就化解了雏田那凌厉的攻击,而且似乎还游刃有余,反手便是以更加猛烈的力道对着雏田的心口直接拍下。

大量的柔劲查克拉死死的驻扎在雏田的胸口,让得他胸口的查克拉穴道竟然是直接堵塞,甚至就连手臂处的肌肉也是已经僵硬到无法动弹。

这就是日向流拳法的可怕之处,不需要太过强大的力道,只要沾染到别人的身体某处,那查克拉中所附带的劲气就会悄无声息的钻入受害者的体内,持续的破坏其体内查克拉的流通,让其堵塞而无法正常运转,以至于无法再施展任何术法,只能任由他人宰割。

“雏田小姐,你果然还是那个宗家的大小姐……”眼角处的青筋缓缓的退却,在雏田中招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攻势,平淡的盯着雏田,冷漠的道:“但是我说过了,吊车尾永远是吊车尾,即便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法超越天才的,就好像你我之间你是宗家,而我是分家的关系一样,这是一种永远也无法解开的诅咒……”

“……”

“噗!”

艰难的站起身来,可心口处撕裂的伤痛却是猝不及防的让雏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腥甜的血腥味儿已经灌满她了整个喉咙,可雏田非但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还是以更加执着和坚定的眼神看着向宁次,道:“不是的,宁次哥哥,因为我能够看得出来,你其实比我更加痛苦……”

“什么?”

“在宗家和分家的命运中,迷茫和痛苦的人是你。”

“宁次哥哥,你说的对,但我也很庆幸自己的柔弱,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默默的躲在那个人的身后,一直,一直不停地注视着他的背影,感受着他的温暖,凝望着他的笑容,我很幸运,这样的自己能够被他喜欢,被他保护。”

“但也正因为这样,我不希望总是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的背影,不希望看到他独自一人承担一切,正是因为喜欢,所以两个人共同面对所有的困难,这样的世界才是更加美好的。”

“而这一次,我想证明自己,我也可以拥有保护他的实力!”

“啊!!!”

谈到宗家分家之间的苦痛,这俨然已经戳动了宁次内心最深处的伤痕,他当即也如同失去了理智一般,犹如一只野蛮的凶兽一般对着雏田暴冲而去,看架势,仿佛是要将雏田杀死一般。

“不好!”

月光疾风见形势不妙,当即爆喝一声,随之身体猛的朝着宁次的方向冲去。

“宁次!比赛已经结束了!”

凯见状,同样也是如此,他也正是十分清楚宁次内心对宗家的怨恨,所以也才明白,此刻冲动得失去理智的宁次有可能真的会杀了雏田的!

“咻咻咻!!”

慌乱中,几道人影如同疾风一般瞬间闪过,在雏田马上就毙命于宁次掌下的紧张之际,直接将宁次给团团围住,堵得他水泄不通,甚至是动弹不得了。

这让宁次更加恼火了,怒声喝道:“怎么!?这就是给宗家的特殊待遇吗!?”

“宁次,适可而止吧,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因为宗家的事儿跟人发生冲突吗。”

“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