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一百零六章 重金收买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2410  |  更新时间:2022-08-18 05:41:01 全文阅读

吴艳艳水汪汪眼睛瞟视英俊少年,眸光晶莹极有情意,咬了咬红唇轻笑道:“两位慢谈,奴家先出去准备几道苏州小菜,等会以佐酒兴,失陪了。”

给每人倒了杯名贵香茶,福了福缓步退出,关上房门冲小翠轻轻点了点头。

小翠颔首表示明白,悄无声息闪进隔壁房间,眨眼不见踪影。

吴艳艳瞟着紧闭房门微叹口气,轻手轻脚走了开去。

姚国泰见英俊少年衣衫素白,腰间系着白绫,面目憔悴身形消瘦,正是施安灵堂跪着还礼的孝子施世轩。

他虽料到施琅派来招揽的必是心腹亲信,万料不到居然是侦缉处统领施世轩,不由地目瞪口呆,指着吃吃道:“怎么是你?!用不着给老爹守孝么?”

大清礼制,至亲去世子女要守孝三年,期间禁绝交际不吃酒肉,日夜守灵以示哀思,除非军情紧密或政务繁重,亲贵大臣才可以被皇帝破例下旨夺情起复。

咸丰七年曾国藩率领湘军剿除太平军,正欲督兵南下,父亲曾麟书染病去世,曾国藩闻讯不待朝廷批复,自行离营回湘阴守孝,导致湘军悍将指挥不动屡吃败仗,左宗棠写信骂他“干戈之际,事机急迫,有万不能无变者”,咸丰皇帝无奈亲自下旨夺情,曾国藩方才遵旨复出,成就一生事业。

施世轩只是施琅自行任命的军营小将,自然没有夺情起复一说,姚国泰见了不免吃惊。

施世轩面色微黯,轻声道:“世轩本想尽人子孝思,无奈有人日思夜想要对施提督下死手,世轩是施提督义子,自不能守在灵前坐视不理。”

似知此话不能服人,不等姚国泰出言反驳,转过话头问道:“国泰兄已经想明白了么。施提督答应,只要国泰兄充当卧底替姚提督办事,一切既往不究,赏白银万两,许给五品知府顶戴,日后由国泰兄主事修来馆。”

伸手从怀里摸出叠银票,放在姚国泰面前。

姚国泰本想与施世转讨价还价一番,见他趾高飞扬处得以势压人,似乎料定已经吃定自己,禁不住心里有气,冷笑道:“万两白银一顶官帽就想让姚某出卖伯父,未免把姚某瞧得太低。世轩兄请回去禀报施军门,就说姚某心灰意懒,不想涉入高层争斗,请施军门另请高明。”

瞧也不瞧银票,顺手推将回去。

施世轩面色如常,笑道:“国泰兄方才言语激愤,世轩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说心灰意懒未免太假。”

伸手又从怀里掏出本薄册,放在桌上道:“国泰兄请看过再说。”

姚国泰见他神情诡秘,不禁起了好奇之心,随手拿起翻阅,才看了半页就面孔通红,用力扔在桌上,怒喝道:“施世轩,侦缉处欺姚某太甚!”

施世轩愕然道:“国泰兄何需生气,记录隐私的不是侦缉处,而是修来馆主事黄性震。国泰兄可以辨认笔迹,瞧瞧是谁的手笔。”

听施世轩说得古怪,姚国泰忙拿起薄册细细翻阅,半晌额头青筋蚯蚓般不住蠕动,砰地一拳用力砸在红木桌上,咬牙切齿道:“黄性震,国泰与你势不两立!”

薄册记载的都是姚国泰的历年不法隐私,某年某月某日侵贪公银多少,同谋是谁,证人哪个;某年某月某日奸淫良家妇女,帮凶是谁,证人哪个,桩桩件件触目惊心。

有些隐私姚国泰自己都早已忘记,薄册却记录得清清楚楚,笔迹细长中稍带些圆润,斜撇还略有回环,正是姚国泰看惯了的黄性震笔迹。

见姚国泰面如土色气急败坏,施世轩眸里隐现不屑,收起薄册道:“这薄册是侦缉处探事跟踪黄性震无意中获得。黄性震偷偷记录国泰兄诸多不法事迹,居心何在不问可知。说句老实话,如果不是施提督大力回护,只需把薄册往朝廷一交,国泰兄就是杀头抄家的罪名。到那时候,你瞧姚总督是否会出面为国泰兄说话。”

姚国泰当然晓得堂伯性格,虽然私底下也会侵占民利,虚报军帑,面子上却道貌岸然,时时把孔圣言语挂在嘴边,自己果真倒霉,姚启圣丢卒保帅先行切割都来不及,哪肯出力扶上一把。

只是施姚争斗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先行投靠施琅就会绝了后路,万一姚启圣日后占了上风,岂不是再无回头余地。

正自犹豫难决,听施世轩续道:“施提督在京师任内大臣多年,朝中奥援深厚,知道皇上殷殷以平定郑逆为盼。姚总督毕竟文人出身,舞文弄墨勾心斗角还可以,海战陆战全不在行,说不得还要依靠施提督出兵平台立功。实不相瞒,哈泰将军已向皇上密奏陈请专征,说姚总督虽有经天纬地之才,汪洋巨浪指挥海战恐非文人所长,建议负责筹集粮饷,犒劳军队,出征作战全由施提督作主。国泰兄认为,到时平台大功会落到姚总督还是施提督手中?”

“当然是施提督。”姚国泰脱口而出,迟疑半晌低声问道:“皇上会同意吗?”

姚启圣之所以始终不肯对施琅下狠手,就是想依靠施琅海战本领平定台湾建立不世战功,只是施琅自恃朝中有人,也想受封靖海侯名垂史册,根本不卖姚启圣的帐。

两人关系弄僵水火不容,多半缘于高高悬在前头的诱人胡萝卜,这倒是故意设局引诱的康熙始料不及。

施世轩莫测高深地笑笑,道:“奏折已由哈泰都统亲自撰写,马上就要八百里加急上奏朝廷,再过几日国泰兄就可以从邸报中看到朝廷批复,必能圆了施提督心愿。”

听到施琅居然勾结哈善对付姚启圣,姚国泰心头大震。他跟随姚启圣混迹官场多年,当然晓得旗人始终疑忌汉臣,生怕有朝一日被汉人夺回花花江山,驻防各地的八旗都统都负有暗中监视汉臣职责,发现异动可以先斩后奏,便宜行事。

施琅鼓动哈泰密折奏请专征,意味两人已正式结成反姚联盟,说不定哈泰密折还会禀报姚启圣诸多不法事迹,若是轻轻加上几句交好郑逆,阴谋造反言语,到时——

想到后果姚国泰倒吸口冷气,转了转眼珠不再犹豫,拱手道:“既然施军门瞧得起姚某,姚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以后还望世轩兄在施军门面前多帮忙提携,姚某必定不会忘记大恩。”

从银票中抽出二千两递给施世轩,目光炯炯含笑不语。

施世轩怔了怔,也不推辞,接过银票随手放入怀中。

两人相视而笑,目光中都有异芒闪动。

吴艳艳不知什么时候返回,远远坐在栏杆上偷听动静,隐隐约约似有若无,只听到笑声欢畅,想必已经大功告成。

她无聊地取过凤仙花汁涂了会美甲,半晌抬头向天空望去,见红日已升到头顶,慵懒阳光顺着枝叶编织的孔隙映照在曲廊上,形成深浅不一形状各异的阴影。

吴艳艳呆呆望了半晌,耳边隐隐响起父母家人在鞑子刀下翻滚的凄惨哀鸣,目光触及仿佛全是血红。

侧耳倾听房内动静,嘴角慢慢浮起冷笑,星眸不时闪现诡秘异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