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一百零五章 巧言诱惑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2022-08-17 05:29:01 全文阅读

听出吴艳艳言外有意,姚国泰转了转牛大眼珠,一把将吴艳艳搂进怀里,臭烘烘嘴巴向粉脸胡嗅乱亲,淫笑道:“艳艳床上功夫着实了得,小嘴也涂了蜂蜜这么会哄人,咱们这就来个白昼宣淫,老子花力气喂饱你这小妖精。”

说着用力把吴艳艳的凹凸娇躯向榻上压去。吴艳艳闭眼蹙眉任由亲吻,闻言忙不迭挺腰弹起,用力推开姚国泰,白了一眼轻啐道:“昨晚还没喂饱你这前世冤家,非要大白天明目张胆欺负奴家。小翠等会闯进来,万一瞧见怎生得了。”

见吴艳艳娇啐薄怒,娇慵无限别有风味,姚国泰心里更是痒得难受,呵呵淫笑道:“小翠跟你这么多年,又不是没见识过风流场面的雏儿。俺瞧她还是清倌人,如果进来干脆一箭双雕罢!”

说着伸手又要搂抱,熊掌用力捏向坚挺饱满的酥胸。

吴艳艳急忙闪身躲开,晕脸吃味道:“您老英明神武金枪不倒,小翠还是没梳拢的清倌人,怕禁受不住您老的金枪不倒。”

捂唇咯咯娇笑,故意冲姚国泰抛了个娇俏媚眼,银铃笑声洒满楼阁。

听吴艳艳屡次说起您老,姚国泰皱眉道:“别老是您老您老的,俺才四十二,刚过不惑年龄,很老么!”

吴艳艳这才晓得小翠挨踢缘由,不禁莞尔轻笑道:“知道了,姚大人您老人家——”

见姚国泰瞪眼又要发怒,赶忙喂了个皮杯过去,生生把怒气驱回肚中。

姚国泰咽下香茶,皱眉叹气道:“艳艳,你这小娘皮算有良心,还晓得安慰老子。老子倒霉后喝水都塞牙,那些整天跟在屁股后头拍马屁的大小探事全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沾上老子霉气。他奶奶的,老子总不会老是走麦城,有朝一日重新得志,不仅要把黄性震乌龟王八蛋生吞活剥,也饶不了那帮见风使舵不讲义气的狗崽子。”

说到黄性震三字姚国泰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仿佛从嘴里咬碎吐出。

见到狰狞狠厉模样,吴艳艳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晓得姚国泰与顶头上司黄性震已成为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生死对头。

她混迹青楼多年,早就练就火眼金晴,见姚国泰面色青白就猜知他的心思,星眸微闪心中暗喜,重新把娇软身躯投入姚国泰怀抱,软语劝慰道:“姚大人,黄性震好色又小气,有啥子了不起,前些日子到馆里嫖宿,居然只赏给伺候过夜的妙儿姑娘十两私房银,在馆里被姐妹们传为笑话。您只要想法子让姚总督说句话,黄性震的位子都是您的,哪用得整天避秦避秦的长吁短叹。”

姚国泰神情有些沮丧,摇头道:“当初伯父派俺到修来馆办事,当面吩咐暗地监视黄性震,免得狗贼偷偷做出对不起伯父之事。可现在受了黄性震的蛊惑,居然要俺修身养性,不可跟黄性震作对;还吩咐老子少喝酒少逛堂子,莫要丧他娘的良心。他奶奶的,伯父官高爵显,已记不得昔日的亲戚情份,哪会在意俺这背时的过河小卒。”

心中着实苦闷,伸出长长的舌头在吴艳艳的雪白娇靥狗儿般乱舔,双手情不自禁探入她的深红胸衣,使劲揉搓嫩滑温软的娇美粉乳。

听出姚国泰对姚启圣颇怀怨恨,吴艳艳心中暗喜凤眼飞扬,忍住恶心酒臭伸出丁香小舌与姚国泰吻在一起,缠绵了好一会方才挣脱身子,倚在姚国泰怀里撇嘴道:“俗话说帮亲不帮理,您好歹是姚总督的侄子,姚总督怎能如此不说情面,居然给您吃辣椒拌面。”

姚国泰不愿说出父亲去世多年,与姚启圣的亲戚情面已极为淡薄,免得被小娘皮看轻,长叹口气,闷声道:“谁说不是。伯父也太铁面无情,分不清内外亲私,让人看见着实心寒,以后万一有事瞧哪个肯真心帮他。”

妙目盈盈一转,吴艳艳嫣然笑道:“姚大人恁地老实,常言说得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姚总督受了黄性震蛊惑不分好歹,您何不另找座大山,重新搭起炉灶,凭自个双手打下片江山,让姚总督瞧瞧您是不是离他不得,以后说不定会更加看重。”

姚国泰听得心动,双手用力一捏雪白粉乳,粗声问道:“艳艳有哪座大山,是不是哈泰都统?”

百花馆牡丹女沈凤莲本是姚国泰独享多年的禁脔,蛮尔哈挨打事件后另抱别枝,成为镶蓝旗都统哈善的床上人。

姚国泰不敢得罪旗人老爷,只得含恨退让,花重金嫖了芙蓉女吴艳艳,心里寄望有朝一日能够通过沈凤莲与哈善攀上关系,飞黄腾达。

他想哈泰经常往来百花馆眠花宿柳,说不定老相好吴艳艳暗中与他有过一腿,借机引荐床头恩客,心中着实有些吃味,下手便重了几分。

吴艳艳被捏得粉乳疼痛,娇呼一声推开姚国泰,坐直慵懒娇躯,撇嘴道:“哈泰毛茸茸像头关外狗熊,在床上一点不知情识趣,听说沈大姐勉强留住一宿,居然被各种花样折腾得三天起不了床,馆里姐妹都闻哈泰而色变,稍有姿色的哪肯倒贴上去。”

想起牡丹女沈凤莲的娇俏身子被哈泰“巨山”压住百般蹂躏的凄惨模样,姚国泰禁不住放声大笑,稍去了当初挨打羞辱的满腔恨意。

转着眼珠狐疑问道:“既然不是哈泰都统,又是哪座大山?”

吴艳艳斜睨姚国泰,娇笑道:“大人是聪明人,想想漳州府除了哈泰,哪位权势可以与姚总督相提并论?”

“施琅?!”

姚国泰猛地从榻上蹦起,光着脚踏在地毯上,拧眉冷声问道,眸里现出熊熊怒火。

施安灵堂被施琅当众驱赶已传为官场笑柄,成为姚国泰一辈子不能忘记的无穷屈辱,每当想起就禁不住咬牙切齿,恨不能置施琅全家于死地。

注意到姚国泰眼里熊熊燃烧的炽人毒焰,吴艳艳稍一思忖即明其理,微笑道:“不瞒姚大人,奴家说的就是施琅施提督——”

窥见姚国泰面色阴沉含怒不语,道:“姚大人混迹官场这么多年,怎么不晓得官场没有永远的恩怨,只有永远的利益,施提督那日确实对不住姚大人,不过他位高权重,深得皇上信任,姚大人只要肯改换门庭,用心替他办事,来日必能更上一层楼,要权有权,要银有银,飞黄腾达呼风换雨,到时哪个不敢当面奉承,何必斤斤计较于面子小事,失去升官发财的实利?”

姚国泰眸里怒火慢慢熄去,沉吟道:“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只是俺是姚总督侄子,施提督怎会加以信任,况且姚总督待我恩重如山,国泰也不忍反手对付。”

吴艳艳扁扁粉嫩红唇,粉面现出不屑神态,嗤笑道:“姚大人不要假撇清。姚总督真地待您恩重如山,就不会帮着黄性震设法对付自家侄子。”

见姚国泰眯目沉吟,心中暗喜续道:“施提督武人出身,最讲义气,您瞧施安不过奴仆下人,施提督不仅认作义弟,还大操大办风光下葬,漳州府哪个不赞施提督重亲情讲义气,羡慕施安好有福气。您如果投向施提督,只要忠心办事,肯定能够升官发财,无愿不遂。”

“听小翠传话,施提督答应您只要暗中作卧底探听情报机密,现在就可以给一万两白银,修来馆到手后主事位置也可以许给您。”

姚国泰听得心中大动。他本是见利忘义的小人,姚启圣下令罢免职务本想让姚国泰冷落一番以示惩处,打算过些日子再行启用,姚国泰却以为堂伯不顾亲情,帮着黄性震对付自己,内心深处极是怨恨。

思前想后琢磨半晌,用力一拍大腿咬牙道:“无毒不丈夫,姚启圣既然下得了狠手,老子也不能一根绳子吊死。艳艳,你什么时候把背后那主子叫来,咱们当面鼓对面锣谈谈价码。”

伸手勾起吴艳艳的粉嫩下巴,轻薄道:“那主子许了你啥好处,这么卖劲帮忙说好话,是不是在床上卖力气喂饱小娘皮,比老子还要金枪不倒?”

吴艳艳粉面羞得通红,忙用力打掉脏手,朝姚国泰轻啐一口,薄怒浅嗔另有一番风流味道。

想起背后主子英俊挺拔的清秀模样,以及许下的二千两中介银,吴艳艳心脏忍不住砰砰急跳,面颊晕红,忐忑仿佛初次接客的雏儿。

青楼分三六九等,下等的专做皮肉生意,接待的都是些匹夫走卒市井小人,只能勉强混口吃食;中等的结交富商巨贾,一掷千金坐得重利;上等的往来达官权贵,充当相互间的牵线皮条,谈笑间交换利益,订盟结友。

上等名妓借此从中获取利益,类似今日的交际花,拥有庞大的人脉资源和复杂的利益纠葛。

百花馆十二朵名花就是察言司精心培养的上等名妓,每日周旋达官贵人牵线搭桥谈吐交际,趁机刺探机密情报,枕席侍候歌舞娱乐倒是皮相小事。

听姚国泰出言粗俗,吴艳艳轻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蛾眉微扬,走到门口晕着脸拍了拍玉掌,房外突地响起脚步声,接着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名眉目清秀的英俊少年大踏步走了进来。

小翠板着俏脸,亦步亦趋跟在后头,冷眼斜视姚国泰,眸中犹有怨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