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七十四章 剿灭邪教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22-07-17 05:40:01 全文阅读

正自沉吟思索,忽听阿里法师狞声道:“上祭品!”

精壮教徒高声传呼,声音轰隆隆传将出去,不多时洞厅口传来脚步声响,两名教徒拖着名堵牢嘴巴,手脚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汉人大踏步走将进来。

那汉人显然就是“祭品”,按夏曼解说的入教仪式,入教教徒要在“祭品”上戳刺,再亲口喝下“祭品”血酒,以示加入神教与汉人势不两立,类似土匪上山投靠时的投名状。

“祭品”穿着明郑军服,面带伤痕满身鲜血,显已受过教徒多次精心“服侍”。

他似知大限已到拚命挣扎,嘴里咿呀不止,只是捆得结实哪里能够摆脱,瞬间被拖到妈祖神像前面,猪牛般直挺挺摆在供桌上面。

阿里法师面带狞笑,欣赏“祭品”垂死挣扎的绝望模样,好一歇方才摆了摆手,目光慢慢扫过恭身侍立的入教教徒,在夏曼身上略微停留,指着名面色惨白的丑陋汉子道:“没罗布,你上来。”

汉人被拖进洞厅,徐国难徐淑媛火光中瞧得分明,见“祭品”竟然就是徐台生,两人都是大吃一惊,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徐淑媛见同胞弟弟徐台生居然成了“祭品”,大惊之下凤目如欲喷火,当即就要拔出清霜动手救人。

徐国难微微摇头,暗自估摸了下形势,洞厅教徒人数虽多,绝大多数都是只会刨土种地的粗憨庄稼汉,八名精壮教徒和阿里法师稍有战力,以自己武功以一敌九当无问题。

思量停当,向徐淑媛使个眼色,低语几句。徐淑媛望了供桌上的徐台生一眼,靠着洞壁慢慢挪出洞厅。

众教徒都注目“祭品”,居然无人发觉。

徐国难假装好奇挤过去观瞧,慢慢挪步靠近供桌,见丑陋汉子没罗布在精壮教徒监视下,拿着短刀战战兢兢走向“祭品”,闭着眼睛举刀就要戳刺。

徐国难不敢怠慢,陡地飞身扑出,左手轻轻一旋,短刀已到了手中;右手顺势从兴致勃勃观看的阿里法师腰间拔出钢刀,架在短粗脖颈上面。

没罗布好吃懒坐家徒四壁,容貌丑陋娶不到婆娘,入教也如纳罕一样想由教主指婚娶名娇俏女教徒。

他身材魁梧却生性胆小,平时上山狩猎都是远远落于人后,奉令戳刺“祭品”已是战战兢兢,短刀被夺忙抬起头,见面前刀光纵横,吓得惊叫一声,立时软瘫在地上。

徐国难擒贼先擒王,一招制住阿里法师,心中大喜,想不到外表凶狠的阿里法师居然如此脓包,钢刀紧了一紧,厉喝道:“要命就叫大家不许乱动!”

阿里法师觉得脖颈冰凉,心中骇然立即从善如流,高声叫道:“大家伙儿不许乱动!”

嘴里说话,左手微微抖动,悄无声息从袖袋滑出条形体古怪的细小黑虫,想要向徐国难身上弹去。

洞厅响起隆隆回声,众教徒见突发变故,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

八名精壮教徒浑不理会,相互使个眼色,其中一人高叫道:“舍身护教,妈祖神佑!”全都拔出兵器,蜂拥杀向徐国难,丝毫不顾忌阿里法师性命。

教徒中颇有些死忠分子,本就被迷香迷得心神暴虐,听到“舍身护教,妈祖神佑”八字真言,立时恶狠狠向徐国难扑去,有的手握利刃,有的赤手空拳,竟无一人畏惧退缩。

夏曼捏紧拳头冲在前头,俏脸扭曲状若疯狂。

其余教徒受氛围影响,慢慢也围将过来。

徐国难见挟持无效暗叫糟糕,反手一刀剁向桌案,方寸把握得极是巧妙,徐台生身上密密麻麻的绳索立被割断。

迅即回刀,在阿里法师脖颈划出道血痕,厉喝道:“还不后退,难道真地不顾法师性命!”

阿里法师刚想弹出黑虫,忽觉脖颈剧痛似有鲜血流出,只道血管已被割开,啊的一声瘫在地上,吓得差点昏晕过去。

左手无意识捏紧,细小黑虫登时被捏成肉酱,涂满阿里法师手指。

冲到徐国难身边的精壮教徒厉声狞笑,抬起钢刀用力戳进阿里法师肚皮。

徐国难见势不妙,急忙缩手后退,明晃晃刀尖从阿里法师后背戳出,险些把自己连成一串。

他料不到妈祖神教教徒如此冷酷凶残,连阿里法师都敢毫无顾忌下手杀害,略一愣怔,精壮教徒已用力挥刀劈来。

徐国难刚要挥刀抵挡,供桌上直挺挺的徐台生腾地跳起,一招空手入白刃,瞬间已把钢刀抢在手中,旋即挥刀横砍,精壮教徒从肩膀到大腿被斜劈成两半,肠肺内脏流淌,污血喷射涂了徐台生满脸。

徐台生顺手揩抹,面颊血红宛若关公,表情狰狞高声怒喝,挥刀疯虎般劈向蜂拥过来的教徒,欲要发泄充当“祭品”的胸中闷气。

教徒虽然人多势众,毕竟没经过严格训练,被徐台生势若疯虎连劈数人,渐渐有些胆怯,胆小的转身就向洞口奔逃。

七名精壮教徒见势不妙,连忙上前结成刀阵,你来我往堪堪与徐国难徐台生打成平手。

砰砰啪啪斗得正自激烈,洞口忽地喊杀声起,刀枪碰撞叮当不绝,大批便装汉子执着刀剑冲进洞来。

原来徐淑媛溜到洞口,趁守洞教徒不备,拔出青霜短剑杀死数人,扬手抛出报警焰火。

报警焰火由察言司专门研制,揉和西洋火器与中国爆竹技术,燃放后滞空良久,数里可见,原是明郑军队用于传递战场讯息。

楼杰军早就率领特工与官兵换上便装潜在邻近,见到报警焰火立时杀出,把天后洞围得水泄不通、蚊蚁难进。

妈祖神教教徒进退无路,只得束手就擒。

精壮教徒挥刀厮杀一阵,见便装汉子越涌越多势难逃脱,面现绝望神色,纷纷伸手入怀,掏出竹形圆筒掷在地上,转头望向妈祖神像,高声叫嚷“舍身护教,妈祖神佑”。

表情狂热虔诚,钢刀倒转用力戳进彼此心窝,倒地挣扎几下,旋即无声无息。

竹形圆筒掉在地上发出嗤嗤轻响,瞬间冒出黄色烟雾,弥漫整个洞厅。

徐国难虽不晓得有何危害,闻到刺鼻气味就知不是好物事,灵机一动,伸手抓起具教徒尸体扔到竹形圆筒上,果然立时奏效。

众特工有样学样,黄色烟雾渐冒渐稀,最终消失无踪。

饶是如此,徐国难不小心吸入丝黄色烟雾,顿觉头脑昏晕恶心之极,忙从怀里取出察言司秘制的解毒药丸服下,过了好一阵方才缓过神来,对妈祖神教的邪恶冷血暗自心惊。

正想吩咐楼杰军打扫战场审讯教徒,徐淑媛收起青霜短剑,衣襟沾满鲜血,笑嘻嘻跑向徐台生道:“台生,今天二姐亲自出手救了你,可肯认我作姐姐了么?”

她平生第一次出手杀人,浑然不觉得害怕,反而隐隐有些兴奋,俏面涨得通红。

想起徐台生欠下救命大恩,势必只能屈服做小,更是心中大乐,眸里闪现喜悦光芒。

夏曼年轻力弱,早就被官兵绳索捆缚,也不使力挣扎,呆呆坐在地上望着中刀倒毙的纳罕和蓝波嫂,眼里只是不停流泪。

听到徐淑媛嘻笑言语,身子陡地一震,仇恨目光死死盯住得意之极的俏丽身姿,眸中泪水慢慢簇成熊熊火焰。

若是目光能杀人,徐淑媛已被千刀万剐。

距离麻豆社二里多地的偏僻山道停着辆鹿车,车帘低垂瞧不清车厢情形,车辕翘腿坐着名年方二九的俏丽丫鬟,身著汉家少女服色,凹凸丰满性感动人,眼眉隐现勾魂撩人的狐媚气息。

俏丽丫鬟抬头望向高空绽放的灿烂焰火,眼珠转了转,拍手娇笑道:“教主,您老人家真是神机妙算,阿里法师果真陷入官兵包围,说不定这时已经殉教身亡,只是不知临死有没有用南洋降头术伤人,莫要辜负了奥裕大法师的辛苦传授。”

车帘后面传出温柔女声,说不尽的腻人动听,“阿里法师自恃大法师撑腰野心勃勃,假借本座名义到处招收教徒,随意篡改神教教义,想要自成势力暗中与本座对抗,迟早会坏了神教大事,早些殉教也是好事。倘若他不肯,本座特地布置的八名圣卫也会送他一程。奥裕大法师那里莫要实话实说,本座另有布置。”

顿了顿轻声道:“阿莲,看了半天好戏也该走了,眼下教中还有好多大事急着办理,片刻耽搁不得。”

俏丽丫鬟娇声答应,笑嘻嘻抬腿坐好,挥鞭用力抽在斑鹿身上。

斑鹿四蹄翻飞奔跑如飞,鹿车沿着官道急驰,不一会就消失在山峦深处。

车厢隐隐有声音传出,“可惜大肚王别有筹谋,不准本座事先在天后洞布置埋伏,免得被汉人发现端倪误了举义大事,否则哪用得着如此麻烦,神烟之下那徐佥事不晓得能否逃得性命,想来真是有趣得紧。”

山风吹过掠起漫天黄尘,把剩余声音掩没在滚滚沙土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