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六十五章 亚军归属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2277  |  更新时间:2022-07-08 06:00:01 全文阅读

返回平埔社已是傍晚时分,落日余晖罩住起伏丘陵,远近山峦被火烧云染成金黄,寨子上空炊烟袅袅,生机盎然。

参加狩猎会的青壮男女聚在广场空地上,周围挤满了围观蕃人,都是指指点点纵声谈笑,等着族长依兰黑亲自清点猎物,宣布名次。

土蕃壮汉有的猎得野猪野狼,有的猎得山羊斑鹿,也有的运气不好,只猎得竹鼠山鸡,满面羞愧缩在人群后头,半声不敢发出。

哈瑞德深入深山老林猎了只凶猛黑熊,领着几名土蕃壮汉抬了下山,满面得意站在人群前头,用挑衅目光瞧向依兰思托。

他晓得依兰思托没寻到凶猛野兽,只猎得只雪狐,虽然贵重却比不得黑熊凶猛,狩猎会魁首当属自己无疑。

大群土蕃少女站在旁边叽叽喳喳,不少人用羡慕目光瞧向足有五百斤,宛若小山堆在地上的黑熊,捂着小嘴发出啧啧赞叹。

目光偶尔扫过容光焕发的黛丽娜,眼神里忍不住现出嫉妒光芒。

眉目弯弯,容颜俏丽,肤色微黑的尔玛伊却只把目光盯住不起眼的雪狐上,眸里全是掩饰不住的柔情蜜意。

春节前她与依兰思托私下约会,偶尔提起羡慕汉人贵妇袍服的雪狐围饰很是好看,依兰思托当时只是咧嘴傻笑,似乎没有听懂情人言语,想不到狩猎会马上送给她意外惊喜。

箭孔从雪狐左目射入,贯穿入脑,雪白皮毛完好无损,需要多强的潜伏耐心,多么高超的箭术才能猎得谨慎机灵、胆小如鼠的雪狐。

想到这里,尔玛伊忍不住抬头望向人群中的依兰思托,目光溢满似水柔情。

更多蕃人把目光投向抱在徐太平怀里的豹崽,眼神都有些怪异。

徐淑媛一介汉家妹子,居然有能力在深山老林猎得凶猛云豹,还给汉家娃逮了只未足月的豹崽,把许多土蕃狩猎老手都比了下去。

想起这样的狩猎成绩居然由汉人取得,不少土蕃壮汉羞愧之余,都有些愤愤不平。

瞧着牛犊般堆在猎物中的云豹尸体,刘雅萍俞依偌也有些难以相信,不过想起徐国难陪同上山,又觉得合情合理。

依兰黑笑眯眯绕广场巡视一圈,与几名族老低声商量几句,咳嗽一声走到人群前面,数百双目光立即投到他身上,满场静寂无声。

依兰黑微笑讲话,阐释了举办狩猎会的重大意义,表扬了参赛蕃汉的狩猎成果,勉励再接再励创造佳绩。这些都是狩猎会的讲话惯例,众人左耳进右耳出听得浑不在意。

当大家都被老生常谈搅得有些不耐烦时候,依兰黑终于高声宣布狩猎会名次,“经族老会现场检验,共同商议,确定哈瑞德猎得黑熊最为凶猛,当为狩猎会魁首!”

说到魁首两字依兰黑声音有些低沉,飞快瞪视站在人群中的依兰思托一眼,暗恨素以勇力闻名的幼子太不争气,只猎得中看不中用的雪狐,眼睁睁输给了哈瑞德。

他是平埔社族长不能当众指鹿为马,只好现出慈和微笑,貌似对狩猎结果十分满意。

黑熊是森林之王,熊掌拍处能够打折小树,连高踞食物链顶端的云豹等闲都不敢向它挑战。

哈瑞德狩猎会魁首众望所归,没有丝毫疑义。

广场上的土蕃少女都拍手欢呼,黛丽娜的清脆嗓音分外悦耳动听。

哈瑞德踏前一步,得意洋洋向黛丽娜挥手致意,目光忍不住瞟视不远处的依兰思托,见他满面笑容,似乎没有丝毫妒意,不觉微感意外,慢慢放下了双手。

等欢呼声渐渐止歇,依兰黑略微踟蹰,大声宣布:“云豹是勇士的象征。依兰雪梅能够猎得云豹实属不易,当为狩猎会亚军!”

满场登时静寂,没有响起热烈的欢呼声。众蕃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晓得依兰雪梅是哪个。

徐淑媛翘着琼鼻得意洋洋站在人群中,等了半天没听到掌声和欢呼,俏脸涨得通红,瞪大凤眼跳出抗议道:“依兰雪梅就是本姑娘,你们怎么不欢呼祝贺!”

“原来你这汉女就是依兰雪梅?!”

哈瑞德向来瞧不起汉人,因为徐淑媛是族长外甥女才不去招惹,见她改名换姓抢了狩猎会亚军名次,扬眉怒道:“狩猎会只允许蕃人参加,你这汉女怎能冒名参加,取得名次。”

拌嘴吵架徐淑媛从来不输人后,哪把傻大黑瞧在眼里。双手叉腰,睨视哈瑞德道:“我妈是依兰思铃,堂堂族长嫡女,本姑娘身上流有蕃人血脉,怎能不以蕃人身份取得名次。你若有疑义狩猎会前就该当众提出,本姑娘猎得云豹方才跳出说三道四,是不是出于妒嫉心理,生怕日后狩猎会输给姑娘,提前埋下伏笔?”

“你——”哈瑞德憋得满脸紫胀,捏紧拳头怒目而视,嘴唇抖颤说不出话。

论拌嘴吵架三个哈瑞德绑在一起也不是徐淑媛对手,何况当众跟女人对吵有失土蕃勇士脸面,哈瑞德不屑为之,又不好出手教训,一时僵在了那里。

黛丽娜见情郎当众受辱,挺身而出道:“姑娘自认是蕃人,就要遵从平埔社规矩,晚上寨子举行背篓会,姑娘敢不敢一起参加?”

她早就瞧徐淑媛不顺眼,趁机提出挑战。

徐淑媛闻言大喜,妙目斜睨黛丽娜清丽面庞,嘻笑道:“依兰雪梅当然参加。姑娘如果担心被本姑娘抢了风头,也可以提前申请退出。”

黛丽娜气得俏面血红,含嗔不语。

尔玛伊嘴吟噙浅笑,立在旁边妙目斜瞟睇,似乎对黛丽娜吃瘪暗自高兴。

依兰黑见哈瑞德青筋爆起肌肉凸出,生怕他恼怒之下暴起伤人,端起族长架子威严道:“狩猎会名次是族老会公议,任何人不得质疑。依兰雪梅快些退下,莫要搅了狩猎会。”

说到依兰雪梅四字他也觉得有些怪异,眼角余光瞟向站在广场边的刘雅萍,见她巧笑嫣然十分得意,不禁暗骂了句女生外向,随即不再多想,继续宣布下面的名次。

狩猎会插曲很快过去,大多蕃人的心思都转到晚上的背篓会,相互议论跃跃欲试,恋爱情浓的更是眉目传情,精心准备,打算在背篓会上拔得头筹。

吴清影子般无声无息站在广场角落,目睹徐淑媛口角生风力夺亚军,当众承诺晚上以蕃女身份参加背篓会,目瞪口呆之余眼神多了些许莫名含意。

这含意说不清道不明,吴清也不晓得是啥子滋味,惶恐之余只能顺其自然。

背篓会是土蕃盛会,青年男女借此机会谈情说爱,徐淑媛竟欲以蕃女身份参加,莫非她早就有了意中人?

吴清关心则乱,一颗心不由自主砰砰剧跳起来,瘦长面孔布满阴云,仿佛即将暗淡下来的深沉夜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