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六十四章 做人道理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1928  |  更新时间:2022-07-07 06:00:02 全文阅读

徐淑媛看得挢舌不下,暗想前些日子观看评书《水浒传》,曾经看过花和尚鲁智深倒拔垂杨柳震慑泼皮,这个土蕃少年力气之大恐怕不在鲁智深之下,大哥武功虽然精妙单论力气怕有不及,不晓得能否顺利应付。

嘴里却故意嗤道:“拔松树没啥了不起,黑熊常干这笨事,还不是让人生擒活剥。”

欧孛齐瘦脸涨得通红,扬眉怒道:“既然没啥了不起,姑娘也拔株松树给俺瞧瞧。”

徐淑媛假装没听见,俏目流转望向徐国难。

徐国难知道拔松树貌似简单,内功外功都需达到一流境界,索萨面部红霞流转便是内功运行到极致,必是得到汉人武学传承无疑,只是以他的武功见识,却也瞧不出索萨练的是何种内家功夫。

心中有些疑惑,目光凝视扔在地上的粗大松树,半晌缓缓道:“我输了。”

此话一出口,欧孛齐高声欢呼,徐淑媛大为泄气,噘着嘴不说话。

索萨目视徐国难,疑惑道:“你拔都没拔,怎么就自行认输?莫非——”目光中露出轻视神态。

徐国难老老实实道:“我的力气不如少族长,拔不得如此粗大松树,怎能不认输。”

见索萨目光隐现不屑,显是瞧不起自己的懦夫作态,忽地抬起右掌轻轻拍在旁边松树上,树身立时现出深深掌印,仿佛雕刻上去一般,树身没有摇晃,树上松针却纷纷扬扬落下,众人忙不迭避开,不一会地上已积了厚厚一层。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欧孛齐旭烈见枝繁叶茂的松树瞬间变成秃头,虽觉古怪却也不如何吃惊。

索萨却知道这是极了不起的汉家内功,心中微凛,拱手道:“大叔好功夫,索萨受教。”

徐国难拱手还礼,趁机问道:“少族长学过汉人武功?”

索萨表情有些为难,搔了搔头道:“索萨确实拜了高人为师,只是师父严令不得外泄,大叔莫要见怪。”

深山隐士大多脾性古怪,徐国难嗯了一声不以为异,目光闪烁只是细想索萨内功来路,想了半天毫无端倪。

他走南闯北天下功夫无所不窥,居然瞧不出索萨武功家数,想必传授索萨武功的是隐逸高人,不禁微微变色。

徐淑媛见大哥掌力雄浑慑服索萨,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又得意起来,斜睨索萨道:“第二局——不分上下,第三局还要比么?”

徐国难摇头道:“淑媛,第二局比的是拔树,大哥输就是输,不能学小孩耍赖。”

徐淑媛转了转眼珠,道:“谁说我要耍赖。既然大哥大度承让,那就加试第三局,我来出题目——”

见众人目光都瞧向自己,嫣然一笑宛若梅花绽放,道:“第一局比的是轻功,第二局比的是力气,第三局咱们斗智不斗力,来猜谜语。我出谜语让大家猜,谁猜出就算谁赢。”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均觉小姑娘异想天开,不可思议。

欧孛齐怒道:“你们汉人最是狡诈,高山族比武比的都是武功,谁会花费心思猜谜语。按你这么说,若是比缝衣绣花,弹琴作画,俺们岂不是必输无疑。”

徐淑媛笑吟吟道:“大叔要比吃饭喝酒,拉屎睡觉,本姑娘也由得了你。”

徐太平嘻笑出声,冲着欧孛齐吐了吐舌头,伸手抚摸豹崽的光滑毛皮。

欧孛齐面色难看之极,刚想开口说话,索萨伸手阻止,微笑道:“姑娘好一张利口。索萨也想听听你出的谜语,出题罢。”

徐淑媛得意洋洋,翘起大拇指道:“还是小兄弟明白事理。请听题——”

故意顿了顿,“什么东西早上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

听徐淑媛叫自己小兄弟,索萨微微失神,皱起了眉头。

徐国难险些笑出声,这谜语出自希腊神话,他以前在西洋神话书籍里见过。

传说古希腊有只怪兽斯芬克斯,长着狮子躯干,女人面孔,每日坐在忒拜城附近的悬崖顶部,拦住过往行人猜谜,“什么东西早上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

如果猜不出就会被吞食。古希腊英雄俄狄浦斯猜出谜底是人,道是幼年四脚爬行,青年用脚走路,老年拄拐行走。

斯芬克斯羞惭万分,跳崖而死。

徐淑媛喜欢看书,必定从西洋神话书籍中读到过谜语故事,拿来捉弄没有见识的土蕃汉子。

索萨三人都皱眉潜心思索,半天想不出哪里见过这样一种古怪动物。

欧孛齐转了转眼珠,忽地拍手道:“有了。”

徐淑媛微微一惊,问道:“什么动物?”

欧孛齐道:“俺捉只野鹿,中午用绳子给它绑上两条腿,晚上绑上一条腿,赶着它走路,不就成了。”

情知这是胡说八道,面孔微微发红。

徐淑媛翻了翻白眼,嗤笑道:“大叔把手脚都绑起来,瞧等会还能不能走路。”

等了一会,见索萨三人抓耳挠腮仍未猜出,高声叫道:“猜不猜得出?姑娘要公布答案了——人!”

索萨三人面面相觑,都是不明所以。

徐淑媛大为得意,细细解释谜底缘由。

索萨皱起眉头,喃喃自语:“人,人!”

眉心忽地舒展,向徐淑媛一躬到底,朗声道:“索萨多谢姑娘出言指点。”

转身大踏步奔入荆棘丛中,只听到枝叶断折声响不断传来,竟是去的远了。

旭烈欧孛齐对视一眼,急忙跟上。

徐淑媛蹙起柳叶眉,望着三人远去身影,茫然不解道:“大哥,妹子指点他什么啦?”

徐国难刚想说话,徐太平已抢先答道:“二姑,你教他学会做人的道理!”

伸出白胖手掌让豹崽舔舐,满脸得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