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五十章 妈祖神教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1924  |  更新时间:2022-06-23 04:12:45 全文阅读

俞依偌惊魂稍定,坐在车厢抱住徐太平柔声劝慰,眼里晶光盈盈溢满泪水。

徐太平兴高采烈玩着马尾,缠绕手指结成乌黑指环,似乎已忘记方才的惊险一幕。

徐淑媛就着车窗望见操演骑兵渐渐远去,终于成为黑点消逝在天际。

她微叹口气,蹙着眉头转回头,见徐国难还在凝神沉思,忍不住问道:“大哥,过几天你真地要潜入福建?”

徐国难微微点头,俞依偌抱住徐太平的手指有些僵硬,俏面登时惨白,欲言又止。

徐淑媛转了转眼珠,嘻皮笑脸凑将过去,忸怩道:“大哥,你去福建——能不能带上妹子?”

俞依偌略微愣怔,险些失手把徐太平扔到车板上。

徐国难吃了一惊,皱眉问道:“你跟去福建干什么?”

徐淑媛挺起高耸胸脯,洁白俏面神采飞扬,高声道:“妹子跟你一起到福建做潜伏间谍,闯荡江湖快意恩仇,想法子刺探鞑子情报。”

目光现出向往神色,“到时兄妹联手侦缉刺探,定能搅得福建天翻地覆,让鞑子汉奸日夜不得安宁,最好气死施琅那个老不死。”

原来是间谍小说看多了的浪漫美少女。徐国难又好气又好笑,嗤道:“你以为潜伏刺探就是游山玩水,真是小孩过家家想得开心。”

目光转为深沉,“郑王爷矢志反清复明,满洲境内有无数忠勇间谍潜伏刺探,为了避免暴露,要跟鞑子一样剃发易服,在鞑子面前奴颜卑膝,讨好奉承,有些时候刺探一条机密情报就要付出好几条生命。淑媛,间谍密探付出的牺牲,远比你想象的要多上百倍。”

想象前额剃得精光,脑后拖条黑亮长辫的丑陋鞑子模样,俞依偌心脏禁不住扑通剧跳,有些恶心想要呕吐。

徐淑媛俏面时青时白,怔怔听着一言不发,眸里渐渐现出坚毅光芒。

鹿车中响起徐国难的低沉述说,伴着车轮行驶的咯吱声,仿佛永远响个不停。

晌午时分,鹿车到达武定里。

武定里位于台南平原与中央山脉交接地带,是明郑控制的最北一座城寨,再过去就是起伏连绵的莽莽群山,数百座土蕃寨子蘑菇般散布在崇山峻岭之中。

武定里是明郑与土蕃官方交易的榷场所在,设有汉蕃商品的交易市场,沿街店铺商品琳琅满目,布匹、烟草、鹿皮、钢刀无所不包,土洋货物触目可见,热闹程度较东宁府不遑多让。

狭窄肮脏的街道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既有束发直裾的汉人装束,也有短衣长裙的土蕃打扮,偶尔还有金发碧眼的白夷穿梭其间,鬼鬼崇崇交易各种见不得光的走私货物,呈现出畸形繁荣。

车夫走惯长路自有固定去处,驾着鹿车在狭窄街道东拐西绕驶了一阵,熟门熟路停在家偏僻客栈门口。

迎客店小二见来了熟客,急忙抢上迎接,笑嘻嘻打招呼引众人进入客栈。

徐国难抱着睡熟的徐太平抢先跳下车,鼻中闻到牛羊腥臊气息,抬头见招牌写着平安客栈,旁边歪歪扭扭几行蕃文。

他望着招牌看了半晌,突地扑哧笑出声来。

“大哥笑什么?”

徐淑媛搀扶呕吐得两眼无神的俞依偌跳下鹿车,见徐国难抿嘴微笑自得其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我们到家了,快进去白吃一顿。”徐国难笑呵呵道,嘴巴向招牌努了一努。

徐淑媛抬头瞧了瞧,忍不住也是嘻笑出声,饱满红唇宛若桃花绽放,把臂上搭着白毛巾迎出来的店小二迷得瞬间失神,跟在徐淑媛身后走出老远才恢复常态。

平安客栈前房后院甚是宽敞,前面大堂提供饮食,后面客房住宿客人,虽然粗陋却也简便。

这时正是午饭时分,大堂内坐满各式食客,汉蕃混杂男女皆有,喝五吆六嘈杂喧闹,划拳拼酒声简直要把屋顶掀翻。

徐家人口众多,衣饰华贵,被眼毒店小二殷勤引进包厢,荤素菜肴流水价端了进来。

徐太平迷迷糊糊被嘈杂声吵醒,拿筷子吃了几口菜,闹着要上茅房。

徐国难当仁不让,抱着走进厨房侧边的简陋茅房,引到蹲坑前蹲下,自己在旁边找了个空位。

刚蹲下还没解开裤带,就听板壁后面传出女子的轻微说话。徐国难没有在意,自顾吭吭哧哧用力排泄。

一个粗哑女声轻声问道:“阿曼,你的偏头痛感觉好些了吗?”

另一个清脆女声感激答道:“舒服了好多。教主医术真是高明,刺过几针就针到病除,寨里好些姑娘都吵吵要请教主老人家妙手针炙。”

听到教主两字,徐国难立时留了神,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台湾土蕃自有信仰,渡海移民又带来不同宗教传承,台湾各地民间教派众多,其中不乏阴谋造反作乱的邪教,向来被察言司特工高度关注,随时侦缉以防不测。

粗哑女声低嗯一声,得意道:“教主老人家可是妈祖娘娘转世,医术当然高明之极。后天教主要亲自前来武定里宣讲教义,你通知教众和想治病的姑娘都到天后洞,听讲教义见识神迹。”

听粗哑女声说教主是妈祖娘娘转世,徐国难禁不住哑然失笑,暗想又是哪个邪教首领假借妈祖名义骗取无知乡民钱财,这类案子他在察言司见得多,不太想多管闲事。

清脆女声应了声是,悄声问道:“蓝波嫂,你觉得教主真是妈祖娘娘转世——为啥要我们杀尽汉人?还说信徒要亲手杀一名汉人才能入教?阿曼听说妈祖娘娘只喜欢治病救人,从来不愿意出手伤人,道是杀伤人命有违天和。”

听到杀尽汉人四字,徐国难差点惊叫出声,忙屏住呼吸凝神倾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