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四十七章 骑兵操演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1964  |  更新时间:2022-06-20 06:00:01 全文阅读

经历荣军哭墓众人都心情郁闷,上了鹿车谁都不开口说话,车厢气氛着实有些诡异。

唯有徐太平儿童不识愁滋味,不一会就把荣军哭墓的凄惨情景抛于脑后,趴着车窗眼珠滴溜溜只是向窗外张望。

鹿车辚辚飞快驶离大潭山,拐上官道继续向平埔社行驶。

俞依偌恶心稍退,靠在徐国难肩上似睡非睡,不时抬眼偷瞟丈夫,想要说话却欲言又止,眸里闪烁忧郁光芒。

徐国难半眯眼睛,双手无意识替俞依偌按摩太阳穴,眉头紧皱不知思索些什么。

徐淑媛眯缝眼睛倚在车壁上,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迷迷糊糊做着闯荡江湖行侠仗义的女中英雌美梦,正在梦中大杀四方替天行道,耳边忽然响起轰隆隆雷鸣,身子一激灵睁开俏眼,还没等省过神,徐太平腾的一声蹦跳起来,脑袋险些撞着车顶。

顾不得喊疼,徐太平扑通一声重新趴回车窗,指着远处高声嚷道:“马,马——娘,平安看见了好多战马!”

颠簸鹿车里昏昏欲睡的大人都被刺耳尖叫吓了一跳。

徐国难伸手把儿子拖下车窗,抬眼向雷鸣处遥遥张望,果见半里开外平坦草地腾起大团黄雾,百来匹披着皮甲的高大战马纵横奔驰,全副武装的魁梧骑兵握着锋利马刀捉对厮杀,隐约可以听到骑兵纵声呼喝,气势非凡。

隔得老远依旧能够听到马刀碰撞发出的叮当声响,阳光映照下刀气纵横寒光凌空,你追我赶宛若生死相搏,显然骑兵都在真杀实砍,稍一不慎就会受伤见血。

徐淑媛和俞依偌从没见过骑兵操演,两张如花俏脸好奇凑到窗前,望着战马冲刺骑兵对战瞪大惊诧美目,樱桃小嘴不住发出啧啧赞叹。

“这么多战马,小心不要冲撞成一团。”

“好威风的骑兵,大哥啥时候能带妹子也骑马冲锋,试试到底有多大威力!”

瞧她们目泛星星羡慕不已,徐国难感觉有些好笑,西征期间他奉令潜入满洲侦缉刺探,亲眼见过鞑子重装骑兵列阵集团冲锋,数万只马蹄踩在地上踏出轰隆隆的暴雷巨响,奔跑起来恍若洪流滚泄山崩石裂势不可挡,能把挡路的一切都碾成碎粉。

在威震天下的满洲铁骑面前,台湾编制不满一千的铁骑营宛若小孩玩具,根本不值一扫。

台湾四面悬海,周边都是辽阔无垠的海洋,对付外敌入侵需要的是能够击沉胆敢来犯战舰的无敌水师,而不是与号称满万不可敌的鞑子比拼骑兵战力。

徐国难永远坚持水师至上的军事观点,不知他的理念有没有被历代延平郡王接受,台湾水师精锐无敌傲视东亚,对战鞑子战舰屡战屡胜,牢牢掌制绝对的制海权,然而不知出于何种考虑,陆师编制依然设有铁骑营,精选军中壮士组成重装骑兵,专门用于冲锋破阵。

铁骑营骑兵数量过少难以正面抗衡鞑子铁骑,西征期间屡战屡败差一点全军覆没,镇压土蕃叛乱倒是得心应手。

沙辘社之战刘国轩诱引土蕃部族联军排阵作战,先以步兵上前缠斗,激战之际指挥铁骑营陷阵冲锋,如同坦克集群势不可挡,杀得从没见过骑兵战术的土蕃部族联军丢盔弃甲狼狈奔逃,骁勇无敌的大肚王阿德狗让就是死于骑兵之手。

沙辘社之战铁骑营声名大震,与国姓爷亲自设立的铁人队合称明郑骑步两大精锐,在土蕃部族之中威名尤著。

如今距离沙漉社大战已有十多年,深山生蕃养足元气日渐不稳,铁骑营骑兵移防天兴州操演训练,显然有震慑威吓之意。

“二叔,平安见到了二叔!”

徐太平的小脑袋再一次从大人身后硬挤出来,趴着车窗瞪大眼睛望向洪流般滚滚流淌的奔腾骑兵,挥舞小手兴奋的大叫大嚷,清澈目光闪现无数星星。

每名男孩内心深处都有从征入伍的战士情结,对高大威猛的铁甲骑兵尤其渴望,徐太平也不例外。

徐台生家学渊源武艺精熟,入伍不久就在军中比武名列优等,特选编入铁骑营,是徐太平的崇拜偶像。

在徐太平的幼小心灵中,大概以为铁甲骑兵就是二叔徐台生。

徐淑媛听得好笑,伸手将徐太平从车窗扯将下来,低声斥道:“铁骑营驻在台南万年州,台生哪有可能到了这里。”

话虽如此,还是禁不住抬头向纵横厮杀的骑兵张望,一年多没见面,她嘴上不提,心里着实想念见面就吵嘴的龙凤胎弟弟。

“二叔,平安真地见到了二叔!”徐太平不服气辨道,紧紧趴在车窗上,扯开嗓门高声喊道:“二叔,二叔!”

“三叔,不是二叔!”徐淑媛柳叶眉竖成倒八字,伸手作势要拧徐兴安的耳朵。

徐太平充耳不闻,自顾扯着嗓子大声叫嚷,气得徐淑媛不住跺脚,手指痒痒想与侄子耳朵亲密接触一回。

见儿子探出半个身子险些摔下车窗,俞依偌忙抢上抱住,用力拖回车厢,在屁股上不轻不重打了一巴掌。

徐国难没有言语,凝神注视捉对厮杀的操演骑兵,目光缓缓转向北方,蹙紧眉头若有所悟。

似乎听到叫嚷,半里外陡地响起低沉号令,拚生斗死的骑兵骤然分开,按着营伍整整齐齐排成两列,还刀入鞘矗立如山,确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

片刻后又是一声号令,骑兵同时翻身下马,五人一堆聚坐休息,有的忙着给心爱战马喂食草料,有的探讨操演心得,虽然彼此轻声谈论,却没有喧哗吵闹,更无人随意走动,显是军纪森严号令如山。

休息骑兵距离官道不到百米,听到叫嚷有人抬头向官道张望,微微有些骚动。

一匹乌骓马突地旋风般从骑兵群中越众而出,蹄声踏踏,向着官道奔驰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