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三十九章 由技入神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2571  |  更新时间:2022-06-12 05:25:43 全文阅读

依兰思托瞪着牛眼听两人对话,虽然句句听懂却全然不明白话意。

徐淑媛也是半通不通,听出老爹借过招之机向大哥授艺,微有醋意,轻声嘀咕道:“悟不出就悟不出,啥子些许皮毛。”

徐文宏瞪视徐淑媛一眼,向徐国难微笑道:“淑媛不太服气,你与她过过招,教妮子明白何为以柔克刚、后发制人。”

徐国难嗯了一声,收刀贴腹,脚下随随便便摆个不丁不八的姿势,目光如电瞧向徐淑媛,示意她出招动手。

徐淑媛明知自己不是大哥敌手,见如此轻视心里有气,嘴里冷声娇喝,利剑抖动陡地幻出三道剑影,似左忽右罩住徐国难头部。

她师从追随国姓爷渡台的峨嵋派名宿玄贞师太,剑术端地了得,出手便是玉女剑法中最厉害的凤凰三点头,三道剑影如风似幻,亦真亦假从不同方向扑向徐国难,满拟即便刺不中,也会逼迫大哥闪身退避,好给自己增长脸面。

徐国难兀立如山不闪不动,倭滚刀蓦地举火燎天,弱柳拂风围着剑影左摇右摆,徐淑媛觉得利剑好象被细丝暗中牵引,不由自主歪向一边,三道剑影自然全都回归本色,不禁大惊失色,立即收剑后退,俏面满是不可思议。

徐文宏道:“这是太极刀的粘劲,淑媛可知道厉害了。”

徐淑媛怔怔道:“大哥从没学过太极刀,怎会使出粘劲。”

徐文宏哈哈大笑,点拨道:“太极刀重在刀意,招式只是皮毛。你哥是察言司的刀术高手,旋风刀法已练了三十多年,根基扎得极是坚实,才能短短几招就悟出粘劲。”

向徐国难道:“等会我把太极刀传授给你,日后要细细领悟,不可荒废,也不能误授匪人,为非作歹。”

徐国难知道老爹担心自己潜入满洲强敌环伺,才把潜心悟出的太极刀法倾囊相授,以便自己仗艺护身平安归家,眼睛有些潮湿,恭恭敬敬又行了礼,点头应是。

徐淑媛瞧得眼热,撇嘴嘀咕道:“又是传男不传女,爹太过偏心。”

徐文宏板着脸训斥道:“啥子传男不传女,徐家从没这个规矩。你练剑花里胡哨只图好看,根基扎得不实,武功自然难以再上层楼,还要看戏怪打锣——老挑旁人的错。”

徐国难也道:“爹刚才说过,太极刀重在刀意,你只要明白这个道理,肯在基础上多下苦功,日后难道不能自行创出太极剑?”

徐淑媛怔了怔,忆起玄贞师太昔日授艺也说过类似话语,道自己若能隐居深山苦练十年剑术必定大成,恍惚觉得大哥的话似乎戳破了层隔膜,若有所悟却又说不出道理,禁不住蹙眉思索,倒忘了强辞夺理胡搅蛮缠。

徐文宏摇头道:“武术至高境界不是另创武技,而在于能否由技入神,伤人于无形。”

徐国难第一次听到由技入神,心念微动,恭声问道:“请教爹爹,何谓由技入神,伤人于无形。”

徐文宏捻须道:“天下武功无不看重武技,想方设法以技称雄,故此少林拳、武当剑、八卦掌等武功秘籍名闻天下。爹以前走的也是武技路子,致仕后潜心苦创太极刀法,方才悟出武技上面另有天地,练到高深处可以凭借精神力量伤敌,爹把它唤作神技。”

三人都是凝神倾听,徐国难目光转动似有领悟,其余二人都是对牛弹琴似懂非懂。

徐文宏暗叹一声,柔和目光由左向右,向三人转了一圈。

依兰思托和徐淑媛与柔和目光接触,神情立显痴呆,宛若陷入梦幻之中。

徐国难眼神不由自主一阵迷惘,瞬间恢复平和,抬眼瞧向老爹。

徐文宏不可思议地望向徐国难,诧异道:“你的精神力量好生强大,居然能够瞬间破了爹的迷魂心法。”

徐国难抬眼触到老爹目光,眼神深邃宛若幼时濒死状态见到的黑洞,心里若有所悟,搔头道:“孩儿只是感觉精神有些恍惚,不知怎地又清醒了过来。”

忽地忆起中了陈明僵尸掌后导致六识大增的异样情景,心中不禁打了个突,莫非精神力量强大也是特殊技能之一。

他幼年对撞见“千年老妖”一直惴惴不安,长久之后见无异样方才渐渐放心,时隔多年早已抛诸脑后。

如今回想不由疑虑丛生,思前想后却又摸不清头脑,只能暂时撇下不理。

徐文宏放声大笑,点头道:“你的精神力量很是强大,只要勤练太极刀法,过不了十年就能由技入神,迈入新的武学境界。”

见徐国难嘴唇嚅动似要询问,翻了翻白眼道:“不要问我如何才能由技入神,这需要顿悟机缘,每人的顿悟经历都不相同,爹也说不明白。”

徐国难蹙眉沉思,恭声问道:“请教爹爹,何为神技?”

徐文宏凝神思索片刻,摇头道:“神技是啥爹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武功练至化境就可突破瓶颈由技入神,凭借精神力量隔空伤人,有些时候一个眼神就能让敌人陷入精神幻境,或者用精神力量控制真力运行,伤人于无形。”

见徐国难目光闪动似信非信,左手食指向前伸出,地上的一片树叶无风飘动,突地多出个指头大的小洞。

徐国难亲眼目睹,不禁骇然变色,对神技功夫更增向往。

徐文宏施展神技功夫有些疲倦,喘息道:“爹进入神技境界还不久,目前只悟出这两招。你的精神力量很是强大,只要勤练太极刀法,用心感悟以柔克刚、后发制人道理,说不定很快就能以技入神,比爹更胜一筹。”

这时徐淑媛和依兰思托先后清醒过来,把徐文宏话语清清楚楚听入耳中。

徐淑媛伸了伸舌头,道:“爹的神技好生厉害,能够伤人于无形,女儿也要学太极刀法。”

依兰思托见徐文宏如此厉害,一个眼神就让自己进入幻境,心里羡慕之极。

土蕃汉子直心直肠,走过去扑通跪下,对着徐文宏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

徐文宏怔了一怔,忙伸手扶起,道:“依兰思托,自家亲戚干嘛如此客气。”

依兰思托道:“姐夫,太极刀法厉害,我要拜你为师,把太极刀法也传给我。”

徐文宏眉头微蹙,心想土蕃野蛮凶狠,依兰思托虽是如假包换的小舅子,但向来亲近生蕃敌视汉人,若把汉人内功心法泄露出去传给生蕃蛮人那还了得。

想要拒绝却说不出口,略一沉吟已有主意,捻须道:“你的棍法与我的武功套路不合,前些年我无意中学得柔云棍法,这就转授给你,只要苦心练习,日后必成大器。”

依兰思托听徐文宏拐弯抹脚不肯教授太极刀法,失望神情溢于言表。

徐文宏见状微笑,从依兰思托手中取过齐眉棍,屈身盘膝先摆了个架势,接着就舞动起来,行云流水矫若惊龙,前后左右呼呼风响,四面八方棍影重重,招式繁密水泼不进,煞是威势惊人。

徐淑媛看得眼花缭乱,拍手叫好。

依兰思托喜上眉梢,没口子称谢。

徐国难站在旁边肚里暗笑,他是武学名家,一眼瞧出柔云棍法九虚一实的确好看,但多是江湖卖艺的花架子,蕃人若拿来与武学高手对仗多半不顶用,说不定还会因此对战失利,依兰思托糊里糊涂上了徐文宏的大当。

这道理当然不能点破,徐国难强忍笑意,瞧着徐文宏一招一式演练柔云棍法。

徐文宏接连练了数遍,向依兰思托细细指点棍法窍要。

依兰思托学武甚有天份,握着齐眉棍依样画葫芦,不一会就耍得似模似样,颇具威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