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正文
第五章 不是穿越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2647  |  更新时间:2022-05-13 08:08:48 全文阅读

徐国难感觉自己回到姆妈温暖怀抱。

他从海滩上轻飘飘浮起,纵身投入凌空而立,笑靥如花的刘雅萍怀中。姆妈的怀抱好舒服,没有忧虑,没有伤心,也没有那么多人间烦恼。

徐国难跟幼时一样,紧紧偎依温暖胸怀,任由姆妈牵着自己,缓缓飘向遥远的黑洞。

宛若千年,又似一瞬。

刘雅萍牵着宝贝乖儿进入黑洞,一股吸力牵扯徐国难不由自主向深处前进。

一阵刺骨冷风吹过,徐国难打了个寒颤,刘雅萍蓦地无声无息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

徐国难茫然伸手,想要抓住姆妈。冷风刮面冰寒,徐国难情不自禁又打了个哆嗦,环目四望,见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光点,黑洞外面还有无数光点涌入,争先恐后涌往未知深处。

光点有大有小,有的快若闪电瞬息即逝,有的慢吞吞似进还退,也有较大光点矗立不动。

徐国难心中好奇,小心翼翼触碰了团明亮光点,脑海立即传来无数匪夷所思的图像和声音,前进速度略缓,正在思索要不要继续向前,隐约听到老爹急促叫唤,心中一惊返身退走,黑洞突地消失,一切都好象没有发生。

慢慢睁开眼睛,徐国难发现躺在自家木床上,眼前一灯如豆,老爹徐文宏满脸忧虑望住自己。

松木桌上乱七八糟放了五六只玉瓶,徐国难认出都是老爹精心收藏的名贵丹药,有的驱毒有的补身,无一不是珍贵异常。如今大多空空如也,显是全都用到了自己身上。

徐国难心中涌起暖流,脑海乱纷纷充斥不可思议的信息,感觉头痛欲裂,面孔有些苍白。

见儿子苏醒徐文宏舒口长气,又被雪白面色吓了一大跳,忙把手中一颗血红丹药塞进徐国难嘴中,“乖娃没事,服了补血丸立马好起来。”

补血丸?锦衣密探密制补药?

锦衣卫分明暗两套系统,除横行无忌闻风丧胆的锦衣缇骑外,无数锦衣密探化名潜伏,有的深入异域险地刺探机密情报,找不到食物是常有之事,锦衣卫特地研发补血丸,用人参、鹿茸等珍贵药材熬炼而成,供锦衣密探危急时刻使用。

如今大明沦亡锦衣卫早已烟消云散,徐文宏身上也只剩下数颗补血丸,毫不犹豫全都用到儿子身上。

徐国难心中感动,用舌头品了品传说中瞬间回血补气的锦衣卫秘制神药。

酸酸甜甜,略带苦涩,没有想象中好吃。

腹中一股热气涌将上来,四肢百骸无不舒坦,瞬间恢复了精力。

锦衣卫不愧百年老店底蕴深厚,区区丹药都有补血回气神奇功效。

他抬眼环顾,见施琅等都已影踪不见,低声问道:“爹,孩儿没事——施琅将军到了哪里?”

徐文宏一屁股坐在咯吱作响的木椅上,举起茶杯一饮而尽,没好气道:“命都快保不住,关心别人做啥!”

他生性阴郁,刘雅萍不幸身亡后更如冷凛冰山,如今却是真情流露,对受伤儿子关怀备至。

徐国难感觉出老爹的关怀,想要说话耳朵微微一动,听到有脚步由远而近向徐家走来。

“有人来了!”

徐国难轻声道,翻身跳起,动作敏捷得不可思议。

徐文宏见儿子生龙活虎呆了呆,刚想斥责胡言乱语,也听到脚步声停在院门口,刚要出门探察,吱呀一声院门被推开,一名温文尔雅的青袍书生缓步走了进来。

“老师来了!”徐国难吐吐舌头,抢先迎将出去。

徐文宏想不到徐国难居然比自己这锦衣卫高手提早听到脚步,感觉有些荒谬,定睛注视儿子背影片刻,方才走出房间,向青袍书生行礼道:“复甫兄。”

青袍书生名叫陈永华,表字复甫,任职行营参军,是国姓爷帐下第一谋士,被郑成功誉为“当世卧龙”,极受重用。

陈永华面带微笑,冲徐文宏拱手道:“守义兄。”

守义是徐文宏表字,意思是坚守道义。只是武人极少使用,有时连他自己都不太记起。

徐国难抢上前跪倒磕头,叫道:“老师好。”

陈永华微笑点头。他生性沉稳,从不轻易收徒。徐文宏多方求恳,方才收徐国难为记名弟子,私下教导文韬武略,兵书战策,却不许对外泄露师徒关系。

大明祖制禁绝厂卫交往大臣,生怕内外勾结篡夺江山。陈永华是国姓爷第一谋士,参赞军机,与察言司佥事徐文宏私下往来颇多顾忌,生怕被有心人当成把柄,招灾惹祸。

他心中有事,寒暄了几句,使眼色让徐文宏进入房间。

徐国难知道必有机密要事,坐在院中槐树下自顾把玩短刀。

他虽不欲偷听,两人言语却清清楚楚传入耳中,犹如对面说话一般。

听徐文宏轻声道:“我与施琅当面交谈,施琅说他从未背叛国姓爷。曾德是郑彩心腹死士,当年郑彩与国姓爷争位失败,被迫退隐。曾德受命假装投靠施琅,想要引诱加入郑彩同党,共同对付国姓爷。施琅将军无意中探知真相,想向国姓爷举报,却被曾德发觉,狗急跳墙诬蔑造反,惹出泼天大祸。”

陈永华点头道:“施琅说的应该是实情。国姓爷部署察言司特工秘密调查,原来郑老太爷暗中传书郑彩,要他联络各方将领密谋造反,率军投降鞑子。施琅是军中大将素有威望,郑彩把心腹死士曾德派到施琅身边策反,策反不成便行诬蔑,目的在于逼上梁山,迫使施琅同流合污。”

郑老太爷便是郑成功生父郑芝龙,投降满清软禁京师,受清廷之命写秘信要郑彩夺权,投降鞑子。

涉及国姓爷家事,徐文宏不敢多言。想了想道:“既然施琅叛变是假,何不劝说国姓爷下令召回,也可洗清冤枉,共抗鞑子。”

他瞧施琅甚是顺眼,趁机为他说情。

陈永华面现苦笑,叹道:“话是如此。国姓爷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表面温文儒雅却极坚毅果决,打定主意九头牛都拉不回。施琅平时经常顶嘴,国姓爷本就瞧不顺眼,众将领又落井下石争说不是。眼下叛变嫌疑虽已洗清,国姓爷却说他参与兄弟阋墙,擅杀王府亲卫,迹同反叛其心可诛。”

顿了顿道:“郑老太爷传书吩咐郑彩夺权,此事甚是尴尬,对外张扬不得。永华劝了半天,国姓爷才答应以观后效。我已让刘顺领施琅暂到玄水堂躲避风头,日后国姓爷回心转意再重返厦门,共图反清复明大业。”

陈永华奉国姓爷之命,联络各地义士秘密成立天地会,旨在反清复明复兴华夏。玄水堂是天地会福建分堂,堂口设在漳州,距离厦门只有一海之隔。

陈永华炯炯注视徐文宏,道:“施琅家人都已捕进察言司,你要设法好生照顾。郑成言与施琅不和,莫让他趁机毒刑暗害,逼得施琅无路可走,误了大事。”

徐文宏呆了呆,想要说出郑成言已被自己毁尸灭迹,知道事关重大绝不能泄露,嗯了声不再言语。

两人对话徐国难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大为惊奇,抬眼向房内望去,陈永华面目在昏黄烛光下瞧得明白,连鬓角数缕白发都一清二楚映入眼帘。

徐国难不知是好是坏,呆怔半天,料想与濒死时见到的黑洞异景有关。

莫非自己无意触碰的是千年老妖,来自异域世界,要不然机枪火车航空母舰,古里古怪从来没有听说过。

脑海蓦地出现穿越一词,思索半晌缓缓摇头。穿越指的是穿越时空,自己身体精神并无多大异样,应该不是穿越者附体投胎。

不是穿越,怎会莫名其妙懂得那么多的新鲜言辞。徐国难搔了搔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眼里不由自主现出迷惘。

耳朵忽地微微一动,仿佛听到得意事体,眸子越来越亮,简直就要手舞足蹈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