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当特工 > 正文
第三章 徐家父子
作者:阿甘先生  |  字数:2604  |  更新时间:2022-05-11 04:51:09 全文阅读

郑成言放声狂笑,得意之极。

他是国姓爷郑成功族兄,自幼跟随堂伯郑芝龙出海经商贩卖私货,手底不知处理过多少条人命,甚得郑芝龙看重,委派掌管郑氏商务。只是生性贪婪好色,每每隐瞒郑芝龙贪污珍宝,偷偷在日本长崎置下外室。

施琅与郑成言同船跑东洋航线,瞧在眼里屡劝不听,生怕连累便向郑芝龙举报。

郑芝龙听说有人胆肥敢从自家碗里向外捞食,勃然大怒贬回南安老宅看管郑氏祠堂。

郑成言不知花费多少心思,才蒙国姓爷重新收录,起用为情报机构察言司主事。

他挟恨多年,施琅越是痛苦越觉快意,不想轻易置笼中鸟于死地。

瞥了眼躲在礁石后面窥视的徐国难,郑成言并没把清秀男娃放在心上。向陈明冷声道:“陈佥事,切莫一笔戳死,免得施将军没法享受十八地狱,见了阎王都无法夸口。”

徐国难清清楚楚听入耳中,面色陡地剧变,指甲掐入肉中也不自知。

郑成言见施琅肌肉抖颤呼吸粗重,显是被东厂酷刑击中要害,心中极是得意,狞笑道:“等会回察言司还要让施家老少逐件享受,免得说郑老大厚此薄彼,待遇不公。施家娘们长得不错,弟兄们莫要饶过,让她们临死尝尝风流滋味。”

黑衫汉子高声应喏,嘴角都现出淫笑,仿佛搂抱娘们欲死欲仙。

徐国难眸里现出怒色。爹爹徐文宏虽然出身锦衣卫,但从不欺侮无助妇孺,经常告诫自己做人要有底线。郑成言的做法显然已经突破底线,列入渣滓行列。

施琅领兵多年,当然晓得郑成言风言风语意在激怒自己,实在无法忍耐,怒吼一声旋风般扑上去,叮叮当当与陈明战成一团。

刘顺早就听得不耐,高举船桨怒目圆睁,没头没脑向黑衫汉子打去。

清秀小厮名唤施安,是从小跟随施琅的贴身奴仆,侥幸逃脱拿捕。他不通武艺,也是鼓足勇气上前,舞着护身短刀,闭着眼睛戳向一名麻脸特工。只是双腿颤抖,出招无力,哪有可能伤人。

徐国难瞧着不禁叹了口气,知道若无意外变故,三人今日必定无幸。

自己能否成为意外变故?

麻脸特工狞笑一声,挥刀想把施安砍成两截。远远听郑成言叫道:“留下活口,本主事要逐个审讯,试试十八地狱到底有多大威力。”

麻脸特工闻言转过刀背,重重击中施安后脑。施安闷哼一声晕倒在地,人事不知。

刘顺只凭一股蛮劲挥舞船桨,哪是察言司特工敌手,不数招也被按倒地上,用绳子捆成粽子相似。

郑成言见胜券在握,嘴角不自禁现出残忍微笑。

见徐国难躲在礁石后面探头探脑,年纪虽小却无惧色,心中起疑,用手一指道:“过去把娃儿逮来,瞧是啥子路数。”

麻脸特工高声答应,抢步奔向徐国难。

徐国难向芦荻丛瞧了一眼,抢先起身逃走,麻脸特工在后面急步追赶,却怎么也追赶不上,气得暴跳如雷,高声怒吼。

一名特工想要讨好郑成言,谄笑道:“可惜徐佥事不在,卑职听说锦衣卫刑罚花样更是千奇百怪,施琅享受起来也能更加惬意。”

郑成言嗯了声,道:“徐佥事有事请假。等回去就让他打造刑具,定要把施琅摆布成十八般花样,方消了本官心头之恨。”

“承大人谬赞。”话犹未了,就听芦荻丛有人朗声道:“徐文宏必定遵谕精心打造刑具,请施将军细细品尝天堂地狱欲死欲仙滋味。”

随着话音,一名阴郁男子手按绣春刀,从芦荻丛中缓步走出。三十来岁年纪,衣着普通,身材魁梧,浓眉大眼,颇有燕赵男儿的豪迈气概,只是神情阴郁,面染风霜,头发微现灰白,瞧上去比施琅还要憔悴,正是徐国难老爹,察言司佥事徐文宏。

国姓爷占据闽南反清复明,仿明太祖朱元璋设锦衣卫旧例,抽调精干人员成立情报机构察言司,侦辑刺探鞑子情报,弥补军事力量的绝对劣势。徐文宏出身锦衣卫,是难得的情报干才,被郑成言招揽进入察言司,颇受重用。

徐国难仗着身子灵便,与麻脸特工围着礁石绕来绕去,见到老爹嘴角划出弧度,故意站着不动,任由麻脸特工一把抓住。

郑成言想不到说曹操曹操就到,心中起疑,斜视道:“徐佥事,你来得好巧。”

徐文宏微笑道:“禀大人,今日是亡妻祭日,文宏本想带犬子来海边祭奠,刚巧在施庄附近发现逆贼施琅踪迹,因此跟踪而来。想不到大人抢先一步,先行截住。”

转头向徐国难叫道:“国难,快些过来见过郑大人。”

麻脸特工万料不到男娃竟是徐佥事儿子,登时目瞪口呆,双手不由自主松开。

徐国难向麻脸特工做了个鬼脸,绕开施琅提着竹篮奔向徐文宏,口中大叫“爹爹”。

徐文宏指着徐国难向郑成言道:“这是犬子国难。”

眼睛霎了霎,按住脖颈道:“快跪下给大人磕头。”

徐国难甚是机灵,晶亮眸子向郑成言转了转,扑通跪倒用力磕了三个响头,额头沾满乌黑细沙。

郑成言见竹篮盛着碗碟,想起徐文宏确实跟自己提过今日是亡妻刘雅萍四周年忌日,想要请假祭奠,疑心稍去。

瞧徐国难虎头虎脑,体格强壮,肖似福建南安老宅九姨太生的小儿子,心肠有些柔软,笑嘻嘻伸手扶起,从怀里摸出只十两重的银元宝递过去,问道:“娃娃几岁?到这里干什么?”

徐国难脆生生道:“我叫徐国难,今年八岁,到这里祭拜姆妈。”

眼珠滴溜溜瞧向徐文宏,见他点头,方才谢了一声,接过银元宝递给徐文宏。

徐文宏没接,低声道:“这是郑大人赏你买纸笔读书用的,收起来吧。”

想起亡妻刘雅萍,眼圈不由自主有些发红。

郑成言听国难两字,就知男孩必定遭遇过甲申国难,方才取了如此怪异名字。

崇祯十七年明室灭亡,满清以蛮夷异族入主中华,颁发剃发令更易华夏习俗,道是“留发不留头”,各地义军风起云涌,尤以江南大地数量众多,统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炎黄子孙不应蒙受鞑子羞辱。

无奈文弱书生难抵血腥钢刀,义军惨遭鞑子镇压,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惨绝人寰,无数百姓家破人亡全家杀绝,幸存者大多取了国难,汉存,留发等怪异名字,以示不忘华夏根本。

他转头瞄了眼徐文宏,问道:“这娃本名叫甚么?”

“徐仕进。”徐国难抢着答道,握紧拳头道:“仕进太过文气,我很不喜欢。我要牢牢记住国难家仇,跟着阿爹斩杀鞑子,替姆妈报仇雪恨,”

郑成言见徐国难少年老成,不禁失笑,转了转眼珠,又问道:“怎地一个人过来,也不怕出危险。”

徐国难道:“本来阿爹陪我一起来,半路说有急事,独自先走了。”说着瞟了徐文宏一眼,小嘴瘪了瘪,好像有些委屈。

徐文宏转过头,似有愧疚之意。

郑成言瞧在眼里,微微叹息,向徐文宏安慰道:“徐佥事,人死不能复生,大丈夫何患无妻,厦门有的是名门闺秀,以后老夫作媒,再娶一个就是。”

徐文宏还没开口,徐国难已气鼓鼓道:“姆妈逃难途中死在鞑子手上,阿爹答应国难不再娶妻,否则就是对不起姆妈,国难再不认阿爹。”

郑成言闻言禁不住好笑,对徐文宏道:“这娃倒是性情中人,日后好好培养,长大就是察言司的特工干才。”

徐国难闻言面现喜色,咬着嘴唇瞟视老爹。

徐文宏眸中闪过复杂神色,沉吟不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