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拓荒莽牛
作者:小溪摸鱼人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22-05-04 21:44:30 全文阅读

  百兽山脉。

  铁塔村。

  “哞———”

  一声巨响震荡山谷,枯黄的树叶纷纷抖落,似乎有强大无匹的猛兽出没。叶从文猛地站直身体,目不转睛地盯着五里外的一处小山谷,一头火红的尖角莽牛正全力狂奔而来。

  一米多高的杂草丛像被一把利剑劈开,四只乌金般的巨蹄踩得泥土四溅,望之令人心生寒意。

  “拓荒莽牛!”

  叶从文大声说了出来。心里暗暗欢喜,看样子今天搞到大货啦!这可是拓荒莽牛中的极品,体重起码有八九千斤,力大无穷。

  别看性子野脾气躁,只要经过驯兽师的精心调教驯养,用来耕田再合适不过了。一天犁个上百亩地仅费几担青草,拉着十把犁头闷头狂走,效率是家牛的几十倍!青山镇上的驯兽师,哪个不是富得流油?

  “从文哥,拓荒莽牛是什么东西,很好吃吗?”

  木豆芽站在巨石下一脸不解地问道。

  “这个可不是拿来吃的。”

  叶从文怜悯地看了瘦弱单薄的木豆芽一眼,慢慢解释道:

  “什么叫拓荒?顾名思义自然是拿来拓田开荒的。

  你看它这么大的个头能顶十头小黄牛,力气大十倍还跑得非常快,带十把犁头一天可以犁上百亩亩田地。特别是在澧水河岸两旁的村庄,夏末秋初抢着种黄豆,这东西可抢手了。”

  拓荒莽牛一面嚎叫,一面发力狂奔,突然从三面响起咚咚锣鼓声,震天动地的呐喊助威声如潮水般涌来。

  看到这一幕,叶从文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跟自己预料得分毫不差,老族长的包圆策略出成果了,头天就围了一头拓荒莽牛,真是个好兆头!

  三面包抄,仅留一方放任莽牛奔跑,看这情况,围猎人应该不紧不慢跟了它一路了。整齐划一的号子声早已打乱莽牛的奔跑节奏,一旦耗尽它的蛮力,慌不择路的结果肯定是一头撞在早就搭好的捆牛网上。

  作为一个资深围猎旁观人士,这方面的经验可谓相当丰富,叶从文正在努力寻找结网地段的位置,身后的木豆芽不停地叫唤着:

  “从文哥你站那么高干嘛?前面是不是有什么好看的东西,拉我上去让我也看看,锣鼓喧天的好热闹哦!”

  木豆芽站在石头后面叫唤半天,也没见叶从文理她,想自己爬上去,奈何这块怪石四面陡峭,虽不光滑如削,但也不是她这小身板能抓紧的。

  木豆芽绕过石头来叶从文眼前,满脸堆笑地求饶告哀。叶从文正集中精神搜找结网点,无奈前方荒草丛生,距离又长,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到结网地点。

  见木豆芽在跟前挤眉弄眼,心中忽生一计:

  套莽牛的结网肯定就在眼前一两里的地方,借这个机会吓吓小丫头也不错,给她长长记性,省得将来给自己添乱。

  木豆芽见叶从文不理自己,一面后退,一边斗气般地说:“你不拉我上去我就自己走到前面去看!”

  “我真的去前面咯!”

  “别怪我不等你哦!”

  …………

  叶从文饶有兴致地看着木豆芽表演,心中冷笑道:

  “就你这演技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等会儿有你哭的!”

  “哞———”

  拓荒莽牛的怒吼声越来越响亮,就像远方天空的闪电,瞬间就劈到眼前。尘土飞扬,人声鼎沸,仿佛突然间地动山摇,风雨交加一样。

  木豆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拨开眼前的茅草,一头火红的庞然大物正四蹄翻腾地朝自己飞来,锋利的犄角,摄人心魄的双眸,惊得她妈妈奶奶乱叫,连滚带爬就往后面跑。

  谁知心里慌乱,双脚不听使唤,噗通一声就倒在地上,看着叶从文哇哇大哭:

  “从文哥快救我,以后我都听你的!”

  叶从文估摸着拓荒莽牛离这里至少一里路程,以自己的身手救木豆芽这小身板自然不是问题。何况这前面若是埋有结网,更是没有半分实质危险,吓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妮子也是有好处的。

  “赶紧跑到这块石头下面来!”

  叶从文好整以暇地蹲在石头顶上,伸出右手比划来比划去。

  木豆芽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小命难保却容不得她有分毫犹豫,忍着疼痛站起身来玩命地跑向大石头。

  “从文哥,快拉我上去!”

  木豆芽围着石头急得团团转,大石头有四五米高,就算叶从文伸手下来拉,中间也隔着两米多。回头望见烟尘四起的人群和火红火红的莽牛,吓得眼泪哗哗流出来。

  “你个乌鸦嘴,这次是真的要被踩成肉酱啦!”

  “你到石头后面躲着就安全了,人都没茅草高,莽牛看不见你的。”

  叶从文笑嘻嘻地出了个主意。木豆芽闻言,眼泪顿时就止住了,伸手抹掉眼泪,欢快地躲在石头身后。只是前面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感觉土地要被这声音震塌陷了一样,又不敢探头去看,半讨好的询问:

  “好哥哥,莽牛冲哪里去了,躲这儿是不是很安全?”

  “安全,自然安全,血肉之躯还能撞烂石头?”

  叶从文矗立在高石上,河岸景致一览无余,颇有种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豪迈。仿佛全村上百猎手都在自己的英明神武的领导下围剿这头莽牛。

  怎么都快到脚跟前了,还不收网呢?难道不要活的,准备晚上打牙祭?

  “从文哥,我真的好怕!”

  见叶从文回头瞄了自己一眼,木豆芽立马楚楚可怜补了一句,还是认为石头上更安全。

  突然一个念头蹦出,黄豆大的冷汗滚滚而下:

  万一自己判断失误,结网设在身后!

  没有万一!泊船那块洄水湾背靠石崖,前方结网,后方人潮汹涌,莽牛为了逃命只能跳河!

  “真正的结网摆在河里的!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拓荒莽牛毫发无损,能卖个大价钱,好算计!”

  叶从文拍腿大赞,看了后面瑟瑟发抖的单薄身影,不禁发愁。石头高四五米,没有绳索,根本不可能拉她上来。

  这丫头没有任何狩猎经验,一旦跟莽牛正面遭遇,不是瘫软在地,就是哇哇大叫四处奔逃。

  叶从文深吸一口气,语气尽量平静温柔地说:

  “小豆芽,听哥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躲在石头后面别出来,听到的话就点点头。”

  说时迟那时快,震天价的号子声参杂着莽牛绝望的怒吼呼啸而过,一切声音都被淹没。木豆芽双手掩耳,泪光闪闪,脸色惨白。

  砰的一声,拓荒莽牛不偏不倚撞向这块高石头,锋利如钢叉般的犄角直接插入巨石好几寸!若不是石头吨位够重,只怕已经被它顶翻了。饶是叶从文马步扎得稳,也差点被震落下地。

  木豆芽哪见过这阵仗,仿佛一个炸雷朝着自己打来,吓得哇哇大叫哭爹喊娘。

  叶从文一跃而下,连忙捂住木豆芽的嘴巴,冷静地警告道:

  “不要出声,跟我慢慢走!”

  木豆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抱着叶从文的手臂,抽抽泣泣跟在身后玩命奔跑。

  轰隆一声巨响,四五米高的石头还真被拓荒莽牛给怼倒了。烟尘弥漫,枯草腾空,充血的眸子足以证明此时的莽牛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

  叶从文带着木豆芽潜踪蹑迹于枯黄的茅草中,躬着腰快速穿行,料想这么大这么宽的河岸总不至于就盯上了我吧。等拉开了距离,拓荒莽牛自然会奔向别的地方。

  跑了足足五分钟,见木豆芽脸色苍白,豆大汗珠滚滚直流,也不知是吓的还是累的。是该喘口气,顺便观察观察莽牛有没有尾随过来。

  莽牛发了一通狂,等尘雾消散,依旧循着叶从文逃跑的方向狂奔而来。

  “我去——”

  叶从文一看情况不妙,莽牛这么紧追不舍,肯定问题出在我们身上、身上、身上……

  “木豆芽,快脱掉外套!”

  叶从文目光落在木豆芽红色外套上,终于发现了症结所在。满地枯树荒草,就她身上红艳艳一片,弄不好这头火红的拓荒莽牛把她当做同类,还以为你是前来搭救它的呢!

  “我不脱,这件新衣服平时我都不舍得穿,你居然让我扔掉!”木豆芽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叶从文哪有时间跟她解释,转眼间拓荒莽牛已经奔到身后五十来米的距离。锃亮的犄角如两把利刃出鞘,直捣木豆芽那绯红的外褂。

  “脱掉它!”

  叶从文越是歇斯底里地咆哮,木豆芽就越紧紧箍住身子,摇头晃脑就是不脱。气的叶从文七窍冒烟六神冒火,眼看着莽牛锋锐犄角快要刺入木豆芽的身体,叶从文抱着小丫头横向一个驴打滚,倏忽拉开了三米的距离,简直跟死神擦肩而过。

  拓荒莽牛狂奔起来是何等的力道和速度,转眼就去了几十米,叶从文死里逃生惊魂未定,望着滚滚烟尘发了片刻呆。

  “我还活着!”

  木豆芽睁眼看着叶从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叶从文赶紧捂住木豆芽的嘴,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别又让你给招了回来。

  谁知拓荒莽牛冲力太大居然被坚韧柔软的红藤结网给弹飞了回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叶从文面前!

  牛鼻间吞吐而出的腥臭浊气直接喷在叶从文的脸上,铜铃大的血色眸子一瞬不瞬死盯着两人,莽牛全身气血翻腾,张嘴长啸:

  “哞——”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如长龙滚滚袭来,震得双耳仿佛要破裂,两人连忙死死捂住耳朵,脸皮已经被声波震荡出涟漪一般。叶从文哀嚎道:

  “我命休矣——”

  横竖是个死字,何苦搭上一条人命呢?整个身体扑向木豆芽,将纸片人般单薄的木豆芽拱在胸膛下,苦笑道:

  “小丫头,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的造化了!”

  叶从文弓腰半跪在地,希冀用身体挡住拓荒莽牛锋利的犄角,为木豆芽赢取一线生机。

  闭上双眼,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