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一百十九章 狮子混种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2-07-08 22:38:16 全文阅读

随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兽吼和惨叫,两队混种战士在王棂和阎魔泪的逐一击破之下,竟是毫无还手之力。

剑骸大剑在面对这种凶狠残暴,不知退缩的敌人的时候,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效果。

即便是眼看着同伴被巨剑腰斩,其余的混种战士依旧没有丝毫畏惧之意,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王棂甚至不用更换自己的站位,只需要原地不动,等着对方上来送人头就好了。

“实在是太敬业了……”

打到后头,王棂也不禁感叹,自己竟也有些于心不忍。

混种战士的狂化技能必须是要等到血量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够使用的,因此王棂和阎魔泪在一开始就制定好了策略,能够一招制敌的,那就坚决不使用第二招。

因此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头混种战士能够将狂化这个技能用出来,混种战士在没有使用狂化的情况下,却是和一般的小怪相差不多,甚至就连剑冢里的将魂厉鬼都要隐约比它们强上几分。

王棂还在进行着最后的清场行动,不过看远处那个恐怖身影直到现在,都丝毫没有上来助阵的样子,似乎这些小兵就算是死完了,对它而言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王棂知道它是在场之中唯一一个还有些许理智的对手,在一旁观战许久,恐怕就是为了看清自己的破绽。

但是很可惜,王棂现在表现得滴水不漏,不论是剑骸大剑的一击致命也好,还是圣王剑法的剑气涤荡,此刻都被王棂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看不出有丝毫迟缓和凝滞。

王棂心想,自己这是打出感觉来了,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是他从穿越之后,第一次感受到的。

终于,好不容易集合起来的两队人马,却被王棂和阎魔泪屠戮干净。

过道之中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然而王棂和阎魔泪身上却并未看到一丝血迹。

因为血迹在沾染到他们的那一刻,就已经被火焰所蒸发了。

远处还能听到赶来的脚步声,只不过从数量上听起来,却是已经少了许多。

王棂与阎魔泪并肩而立,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不亚于两尊魔神。

至少对于雷敬而言,他的感觉就是如此。

“怎么?还没看够吗?”王棂遥声发问。

前方传来了低沉的,类似于风吹过洞穴一般的声音:“佛尊有令,觊觎神剑者,杀无赦……”

它早就已经看清楚了,王棂之所以能够大杀四方,和他手中握着的那把剑骸大剑是脱不了关系的。

这把大剑被王棂单手持握,但是伤害却极其惊人,王棂几乎是将它当成是一把巨锤来抡动,但凡是被剑骸大剑碾过的人,基本上都是成了一滩烂泥,似乎就连骨头也被碾成了粉末。

如此神兵利器,想必就是千手佛尊心心念念的绝世神剑了。

千手佛尊在临行之前曾下过严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把神器抢夺过来,即便是毁了整个铁匠城。

它终于出手了,巨大的脚步声震得整个楼层都在微微颤抖,那如火一般飞扬的鬃毛和锐利有如黄金一般的眼神在黑暗之中闪闪发光,膝关节逆翻的双腿在地上微微一按,随后就是纵身一跃!

终于来了,狮子混种,最可怕的混种战士,千手佛尊手中诞生的得意之作,是一个达到了兽性与理智完美平衡的无情杀戮机器。

王棂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眸子同样在黑暗中飘出焰火,他能够清晰的看到,狮子混种的手指发生了某种异变,苍白的骨骼穿透皮肤,并拢成一把长约两米的骨刀。

虽是骨刀,但是上面却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这是隐藏于狮子混种体内,被血气温养后的剔骨刀,上面那道深深的血槽不光是用来放敌人的血,同样也是在放自己的血!

滴答。

滴答。

腥臭的血液顺着狮子混种的手臂滴落在地上,在血液滴完之前,如果不能击杀王棂,那么它也同样会死去。

这已经是背水一战的程度了,或许正是这样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狮子混种才能强大到今天这样的程度。

巨大的身躯狠狠堕地,整个楼层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随后狮子混种张开它那张腥臭的巨口,两对獠牙将嘴唇顶的高高翻起,一道声波从它的嘴中发了出来。

声波所过之处,地板无不寸寸开裂,塌陷下去。

“不好,这是狮子吼!”

王棂大喝一声,发出提醒,但为时已晚,他们所处的楼道在经历过刚才的那场战斗之后,早就已经破败不堪,此时再被狮子吼的声波震撼,瞬间就倾塌了下去。

阎魔泪脚下失去了立足点,瞬间坠落下去,然而狮子混种却踩着下落的地板跳了过来。

原来如此,王棂明白了,原来它的目标是她!

确实,在二人当中,阎魔泪看上去像是最好对付的那一个,也难怪狮子混种第一时间就盯上了她。

狮子混种猛一蹬地,反弯的膝关节爆发异乎寻常的巨力,身影在高速的移动中近乎消失不见。

然而让它没有想到的是,它低估了阎魔泪,这位堂堂阎魔府的当家之女,又岂会是这么好欺负的?

几乎是在下落的第一时间,阎魔泪的背后就喷出一道烈焰,炽热的推进力将她如同炮弹一般推了出去。

一对美目在空中四处搜寻,虽然四周都是掉落的砖瓦泥灰,但是阎魔泪还是准确的判断出了狮子混种的方位,一道掌心焰飞射而去,将狮子混种的身影照的分毫毕现。

或许是感受到了陨落心炎的可怕热力,狮子混种身在半空之中,却猛的在墙壁上借力,贴着墙壁无视引力一般飞速奔跑。

四周的一切都在坠落,唯有这二人还在激烈的展开追逐。

狮子混种没有想到阎魔泪竟然如此难缠,一道又一道的火光接踵而至,令它有些疲于奔命。

远处的王棂悬在空中,微笑注视着,心中暗想,或许用不着自己出手了,阎魔泪一个人就能把狮子混种给对付了。

不过事实证明王棂想的还是太过美好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他的心情瞬间揪紧。

狮子混种不知是被逼急了,还是追逐太久感到了厌烦,竟然猛地刹住了脚步。

它脚踩在房中的横梁之上,随后反身一跃,将骨刀挥舞起来,有如一个巨大的陀螺在旋转!

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一招正是王棂耳熟能详的狮子斩!

回旋的骨刃劈开迎面而来的焰幕,瞄准阎魔泪所处的方向,发出夺命的呼啸之声!

王棂目光一凝,不好,这一招若是挨中了,恐怕又得浪费一枚逆鳞。

王棂自己身上的那位逆鳞很可惜的被他挥霍了,但是阎魔泪身上却还有一枚。阎魔泪听说王棂为了救她搭上了一枚逆鳞之后,本打算将自己的那枚给他,却被王棂推辞了过去。

毕竟这是白蛇小白留给她的最后一件东西。

正当王棂准备出手的时候,阎魔泪的身影却在空中一闪,顷刻消失不见,狮子混种的攻击也就此落空。

王棂这才回想过来:“是啊,我怎么会忘了,她会瞬步的嘛。”

这下可真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了,王棂白白替她担心。

不过阎魔泪用了瞬步之后,身上积攒的惯性便消失了,整个人也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掉了下去。

王棂接连几闪,将她从空中接住,随后稳稳的落在地上。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王棂笑着说道。

阎魔泪点了点头,说实话,刚才的一幕令她也有点后怕,她实在没有想到,狮子混种会在面对她的追击时,却突然不管不顾的反冲过来,刚才那一招如果让她挨中了,恐怕不死也残。

王棂放下阎魔泪,目光眺望半空,在他头顶,一个巨大的身影也跟着降落下来。

“来吧,你的对手是我!”

王棂向狮子混种发出了挑战。

炽热的火力从王棂的身上爆发,却在瞬息之间,尽数凝于王棂的体内。

火皇功在第一时间用了出来,在提升力量的同时,却将所有火焰凝而不发。

王棂并没有使用内圣外王,虽然先用内圣外王对力量的加成会比较大,但是这个技能的持续时间只有10秒,实在是太短了,还是等到关键的时候再来个出其不意吧。

至于阎魔泪的炎火双绝,王棂也是早就试过了,发现这炎火双绝竟然十分意外的无法和火皇功叠加,这或许是因为炎火双绝本就脱胎于火皇功的缘故吧。

王棂内敛的气质并没有引起狮子混种的注意,或许在它眼中,王棂此刻浑身都像是充满了破绽。

它没有丝毫犹豫,就向王棂猛冲了过来,有着万夫不可挡之勇。

骨刃在身边回旋,这一招乃是回旋击,虽然是非常基础的招式,但被它用出来,却依旧充满了威胁感。

或许招式的威力本就是因人而异吧,王棂想起来当初陈坤用这一招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