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一百零六章 瞬步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006  |  更新时间:2022-06-30 21:01:55 全文阅读

狭窄的大巴车中突然爆发出一道剑光的洪流,将这一切梦中的造物尽皆搅碎成了一片虚无。

剑光时而分散成圆,时而又收成一束,将夜魇团团围住,不让它有半分逃脱的可能。

这一招唯礼匡之最大的特点就是强大的束缚力,即便是在梦中被王棂强行精研到了第三层,也依旧如此。

伤害只不过是附带的,控场才是王道。

夜魇此时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天上地下,无处可逃的压迫感,它知道,一旦被这剑光彻底笼罩,它将绝无可能逃出生天。

它的心中不由涌现一丝惊恐:“此人是谁,为何会如此之强?”

它又怎会知道,王棂自穿越至今,才不过短短数日而已。

夜魇再也不打算留手了,这里虽是梦境,但若是受到了致命伤,又焉能留得命在?

只见它身影微微一闪,下一秒已经平移出了两个身位,却是堪堪躲过了剑光的合围。

王棂的眼睛微微眯起,面上神色不显,他现在是一副高中生模样,但是目光阴鸷,杀意弥漫,全然不像是一个少年人应该有的样子。

“不过是稍稍逼你一下,就把瞬步用出来了吗?真是沉不住气……”

王棂摇了摇头,手中圣王剑遥遥一指,漫天剑光竟然在半空中转向,倒转而回。

夜魇这一惊可谓是非同小可,它已经展示出了底牌,谁知竟然还是无法摆脱剑光的纠缠。

夜魇有些急了,身影再次一闪,这一次却是平移了足有十米。

“在梦境里你都只能瞬移十米?你敢不敢更废一点?”

王棂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遥控着剑光向其追去。

“还来?”

夜魇气急败坏之下,双目同时放起光来,此光一出,整个梦境空间仿佛都重叠起来。

王棂的剑光原本就要形成合围之势,现在却宛如被囚禁在一面面打碎的玻璃之中,任凭其在空间之中如何冲撞,却始终无法冲出无形的墙壁。

“倒是有点门道。”

王棂点了点头,忽然沉声道:“散!”

无数剑光散成一团团星点,在深邃的空间中渐渐隐没。

王棂又再次举剑过顶,喝了一声:“聚!”

剑光再现,只不过这一次,出现的不是漫天的剑影,而是一把巨大无匹,气势逼人的巨剑。

此剑足有四十多米长,竖立在半空之中,即便与许定的雷光化剑相比,怕也是不遑多让!

是的,这一招唯礼匡之在精研到第三层之后,有两种不同的形态。

第一种是万剑归宗,剑化万千,凌空追杀!

第二种则是万剑归一,所有剑光凝于一处,化作一把巨剑劈砍下来,坚不可摧!

此招威力之大,即便是当初研究出这一招的剑圣裴铭来了,也要对王棂说一句自愧弗如。

王棂早在精研到第二层的时候,就设想过第三层的景况,心中隐约有了一丝领悟,这才能够在梦境中实现如此恢弘壮观的一击。

然而这也只是在梦境里才能如此天马行空,等回到了现实之中,一切也就不复存在了。

夜魇好巧不巧的,正好是被王棂拿来当做这一招的试验品了。

它要是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王棂天马行空的想象的话,估计就会后悔要在梦境里和王棂开战了。

却说四十米的巨剑如同横贯天地一般斩落下来,竟然将破碎的空间壁障也一同斩断,仿佛无视了空间规则一般,令夜魇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罢了,这次算我认栽!”

夜魇把心一横,张开身躯,体表发出一丝诡异的波动,它的身影逐渐淡去,像是被水稀释,又如同隐入黑暗之中。

王棂却是知道,夜魇这是准备要开溜了。

夜魇之所以能够闯入别人的梦境中来,靠的就是这一招摄梦,此时它自知胜不了梦境中的王棂,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

夜魇的本体隐藏在附近的某条山沟沟里,一旦脱离了梦境,再靠着自己隐匿气息的本事,任凭是谁也找不到它的踪迹。

然而它还是低估了王棂的这一招唯礼匡之。

此前就已经说了,唯礼匡之靠的不是杀伤力,而是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又岂能让对手白白的逃了呢?

夜魇正要彻底从王棂的梦境中消失,却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束缚,它很快就发现,这一股束缚凝聚在巨大剑尖的那一个点上,似乎是只要被巨剑锁定了之后,不管是用何种方法,都不能全身而退。

夜魇大惊失色,它心里有过一瞬间的慌张,暗想自己一世英名难道竟要毁在这个毛头小子的手上?

它迅速冷静下来,叹了一口气:“也罢,既然如此,大不了就让他砍上一剑罢了……”

夜魇计算好距离,在巨剑即将落下的那一刻,发动了瞬步。

不过它并没有逃,因为它知道,即便是逃了也没有用,因为巨剑还会再度发动追击。

所以它这是主动找上门去的,它故意举起自己的小臂,在剑锋上轻轻擦过,只受了一点皮外之伤,却是解除了那一股束缚之力。

这无疑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得最大的生还几率。

一丝幽蓝发紫的血液从它的伤口中渗透出来,夜魇却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

原来从表面上看,它虽然只受了一点皮外伤,但其实剑气已经入体,在它的体内四处冲突,险些令它的血脉陷入崩溃。

夜魇狠狠咬牙,将这股钻心的剧痛忍了下来,身影终于彻底的淡去,从王棂的梦境中抽身而退。

半空之中,只有那一枚蓝紫色的血液,还在证明着它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夜魇走后,梦境中的时间也恢复了正常,那辆重卡毫无意外的撞上了大巴车的车头,王棂甚至都做不到再看那个男人一眼。

随即眼前就被血肉横飞,火光四射的景象所占据。

王棂低低的喊了一声:“不……”

此刻他已然能够控制自己的梦境,却依旧挽救不了男人。

梦境有时候,也是和现实一样残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