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七十三章 入赘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3286  |  更新时间:2022-06-11 23:34:27 全文阅读

有端木锋在一旁守护,眼前的危机也算是化解了。

王棂刚才被结晶人一番分神,导致伐经洗髓的进度拖延了些许,而且药力在阎魔泪体内冲撞,隐约有一丝溃乱的迹象。

王棂不敢怠慢,收回手掌继续抵在阎魔泪背后,这才稳定了局面。

端木锋见他一脸凝重,脸上不时有晶莹剔透的光芒闪烁,便知道他在紧要关头,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只是盯着那些还没死透的结晶人,提防着他们卷土重来。

结晶人虽然天生迟钝,但在吃过了亏之后,也知道眼前的这名巨人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离开矿洞。

王棂心无旁骛,脸上不时有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这些沾染了腐败气息的汗水,将他身下的地面腐蚀的凹凸不平,升起缭绕的烟雾。

阎魔泪体内的腐败气息已然被驱散了九成九,但却有最后那一丝潜藏在灵识深处。

灵识也就是灵魂的意识,对待灵识王棂必须加倍小心,否则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轻则失忆,重则痴傻。

经过一段犹如抽丝剥茧一般的过滤,王棂总算将阎魔泪体内的腐败气息彻底清除,不过她此时的灵魂无比虚弱,王棂毕竟不是专业的主刀大夫,在过滤杂质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抽离了部分灵魂。

于是他也只能用阎浮树晶来弥补损失。

好在阎魔泪的灵魂强度不比姚婧,在耗费了大约半颗阎浮树晶之后,她的灵魂便彻底修复。

她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既细且黑的眉毛斜着向上挑着,仿若出鞘之剑。

她缓缓睁开了眼,一只深翡翠般的眼睛,好似一泓碧绿的幽潭。

“我没有死吗?这里是哪?”

阎魔泪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虽然脸上的神情并不好看,苍白有些不真实,但人毕竟是醒了。

醒了就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王棂激动的一把抱住阎魔泪,嘴里喃喃的说道:“没事了,已经都没事了……”

说到最后,话里隐约已经带着哭音。

“男子汉大丈夫,你哭什么?这里还有外人在呢……”

这下子反而变成阎魔泪来安慰他。

其实她一眼就看到了身边的端木锋,虽然看着面生,但也知道他只是一缕残魂。

那一脸憨厚的模样,嘴角还挂着一丝姨母笑,倒像是在看热闹一般。

阎魔泪毕竟是女儿家,脸皮子薄,受不了这样注视的目光,脸上泛起淡淡的粉红。

阎魔泪说完这话,端木锋嘿嘿怪笑的转过头去:“你们不用管俺,俺只是个糙汉。”

阎魔泪好奇道:“对了,这位是?”

王棂抹了一把眼睛,也不知是抹汗还是抹眼泪。

王棂起身,向阎魔泪引荐道:“这位是端木锋,巨人一族的世子,和我是过命的交情。”

确实是过命的交情,毕竟人家现在都已经是一缕魂魄了。

“你姓端木?”阎魔泪沉吟道,“铠之巨人端木铠是你什么人?”

端木锋微微昂首,话里带着一丝骄傲:“正是俺的先祖!”

“原来是皇室后裔,失敬。”阎魔泪起身款款行礼。

这个马屁拍的端木锋颇为受用,虽然巨人一族已经没落,但是在这片大陆上没有一个人敢小瞧任何一名巨人,即便是作为奴隶,也必须用上各种枷锁,才能放心驱使。

否则一旦让巨人逃脱,那就会酿成一场灾难,任何一名巨人都能够轻易的摧毁一个人族村落。

端木锋作为皇室后裔,地位更是不凡,以他的声望,完全可以召集一支没落的巨人族大军。

“对了,你怎么会恢复意识的?难道是许前辈从旁相助?”王棂问道。

一般来说,人死之后,至少需要七天,灵魂才能恢复意识,届时自有阎浮神树用树根来引导轮回。

但是端木锋却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恢复意识了,而且还凝聚了部分魂躯,这里面一定是有高人相助。

王棂身边除了许定,还有谁能算得上是高人?

端木锋点了点头:“不错,俺在迷迷糊糊当中,听到有人再对着俺喊……魂兮归来,魂兮归来什么的,然后俺就醒了。醒来之后,那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对着俺打坐练功,然后俺的身体就慢慢恢复了……”

王棂点头,如此说来,倒是承了许定的情了,若不是许定此时陷入沉睡,自己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一番才是。

“端木兄,你现在的身躯不适合在外面待太久,还是先回到铃珠里去吧。”

端木锋一听这话,顿时缩了缩脖子:“你不说俺还没注意到,这外头确实是冷啊,好像一点点风就能把俺吹散了。”

王棂知道这是魂躯不够凝练的缘故,好在他们身处隧道之中,气流还算平稳。若是到了外头,恐怕随时都有魂飞魄散之虞。

端木锋偌大的身子凝成一团,飘进了王棂腰上的铃珠当中,铃珠内部的空间足够稳固,而且还有阎浮树晶可以随时补充,也算是安逸的很。

只可惜,王棂身上的阎浮树晶在如此频繁的消耗之下,俨然已经有了一丝告急的趋势,若是不能在七天之内找到更多的补给,恐怕端木锋和许定都要接受阎浮神树的强制传唤了。

“你现在感觉如何?”

王棂担忧的看向阎魔泪。

从她苏醒到现在,脸上就没有恢复过血色,猩红腐败的效果实在是太强悍了,已经让她的身体元气大伤,没有几个月的修养,恐怕是无法恢复,而且在恢复之后,也会留下一些病根。

阎魔泪轻轻撩发,她的发丝被汗水浸透,贴在脸上,显出一丝娇弱。

“有些疲乏,但不碍事,能活下来已经很庆幸了。”她低低的说道,曾经的天之娇女,此刻俨然像是扶风弱柳。

王棂没有反驳,确实,能够从腐败湖中脱身,并且存活下来,这本身就已经像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只要能清除余毒,身体早晚是可以恢复的,以炽炎铁城的底蕴,完全可以掐断她的病根。

“我送你回炽炎铁城吗?”王棂问道。

阎魔泪却摇了摇头:“我是擅自离家出走的,现在这样子怎么好意思回去。”

王棂有些失笑,都已经沦落到这副田地,还要计较脸面,这姑娘的自尊心未免也太强了一些。

不过说实话,不去炽炎铁城反而让王棂送了一口气,以他现在退步到筑基境的实力,想要拖着这么一个病号,穿过遍地火焰的堕圣火山,将阎魔泪送回去,也是有一些难度的。

“那你打算去哪?”王棂又问。

阎魔泪突然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盯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这下轮到王棂愣住了:“我这么问有什么不妥吗?以你现在的情况,当然是要找个地方好好养伤了。难道还要跟着我一起风餐露宿?”

阎魔泪轻轻咬了一下嘴唇,那原本就已经血色淡薄的嘴唇,现在彻底的苍白如纸。

“你嫌我是个累赘?”

阎魔泪颤着声音道,眼中不时有泪光闪现,只差没有坠泪。

王棂大感吃不消,怎么回事,这人虽然算不上是事业型的女强人,但好歹也是傲娇的人设,怎么现在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

完全和游戏里判若两人。

但不管怎样,既然有女孩子在他面前哭了,那王棂就马上没了主意。

他手足无措的安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现在养伤更为重要。”

阎魔泪眨了眨眼睛:“你是在担心我?”

“当……当然。难道我还嫌弃你不成?”

“算你还有点良心。”

阎魔泪淡淡的哼了一声,像极了一个矫揉造作的小女生。

她稍稍拧过了脖子,斜着脸道:“反正我不管,你还欠我两件事,在事情完成之前,你都不能撇下我。”

王棂不禁扶额,好家伙,自己这是找了一个拖油瓶啊。

罢了罢了,拖油瓶就拖油瓶吧,有美人相伴总好过形单影只。

哦,不是形单影只,至少还有两个残魂不是?

王棂嘴上道:“行行行,不过我接下来要去找一位道宗前辈,你若是不怕她对你动手的话,就尽管跟着吧。”

“道宗前辈?是谁?是你的什么人?是男是女?”阎魔泪发出灵魂追问。

王棂知道她心眼子小,怕她误会,便将自己中了空之禁锢的事情告诉了阎魔泪。

“竟然是空之禁锢?这个封印号称是神王之下无人可解,莫不成你要找的那人,是一位神王?”

阎魔泪目光一转:“不对啊,道宗千年之前就已经没落,现在龟缩在永恒仙域不敢出世,哪还有什么神王级别的人物?”

“更何况阎浮神树的大圆满光环已经破碎,即便是有人的天资卓著,能够修炼到半步神王,也无法突破成功。依我看,还不如你随我回炽炎铁城,我请我父亲帮你解除了这一封印。”

“你刚才还不是说不能回去吗?”王棂对她态度的转变感到目瞪口呆。

“你送我回去和我带你回去,性质当然是不一样的嘛……”阎魔泪说着说着,又不禁低下了头。

有什么不一样?

王棂皱了皱眉,一脸的后知后觉。

“哎,你别管了,总之只要我和我父亲说情,他一定会帮你解除封印的。”

王棂却道:“那需要我付出怎样的代价?”

阎魔泪语声一顿,愣愣的道:“你怎么知道……”

王棂微笑道:“天底下没有白来的午餐,阎魔王绝不会轻易出手救人,除非这人对他极其重要。”

“你说的是这样不错,那么只要你成为那位极其重要之人不就好了?”

“比如说?”

阎魔泪转过了身子,垂首低眉的道:“我会告诉他,我怀了你的孩子,将来你会入赘阎魔府,当他的……东床快婿。”

王棂彻底呆住了。

什么?入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