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六十三章 蛇斩七寸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365  |  更新时间:2022-06-06 16:00:01 全文阅读

血雨纷飞,溅在王棂身上,升起缕缕轻烟。

水幕消退,一头硕大无比的白色巨蛇,缓缓浮现在他们面前。

它浑身覆盖着白鳞,但是因为浸泡在腐败湖中的缘故,隐约透着一丝粉色,下半身浸泡在湖水之中,不知是盘是踞。

没想到在这幽深的湖底深处,竟然还潜藏着如此庞然大物,王棂目测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还不到那巨大蛇躯的十分之一高,只是白蛇挺立在半空的上半身,就已经离地数十丈。倘若是有巨大恐惧症的人,看到这一幕怕是已经惊恐的不能呼吸。

王棂同样屏住了呼吸,但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惊讶,因为他刚才用天眼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头白蛇的等级竟然高达470级,而且在它的额头上隐约生着一对巨大的肉瘤,看起来像是两根长角。

王棂知道,这是化龙的迹象,若是这头白蛇没有受到猩红腐败侵蚀,此刻的它或许已经跃过龙门,脱胎换骨。

但是造化弄人,不对,应该是造化弄蛇,千载修行却因为误入这腐败之地,毁于一旦。

“不对啊!巨蛇这么高的等级,我和阎魔泪两人联手也打不过啊,而且以我俩的体型,哪怕是给巨蛇塞牙缝都不够,我们这是干嘛来了啊!”

王棂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上了贼船,顿时像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用担心,它已经失去了神志,只是一头行尸走肉,不会主动攻击人的。”

阎魔泪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让王棂不觉有了几分底气。

确实,被猩红腐败侵蚀后的生物,都会逐渐失去神志,永远徘徊在死亡的边界,无法解脱。

“不会主动攻击人吗?”王棂怎么听都感觉这姑娘话中有话,难道说……

“正因它不会主动攻击,所以要换我们主动。”阎魔泪淡淡的说道。

果然,就知道这姑娘没安好心,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人一蛇,但现在却偏偏要他主动攻击,这不是故意送死吗?

咱就说,送人头也没有这么爽快直接的吧?

但是阎魔泪却不管他脑袋里这些杂七杂八的方法,轻叱一声,从他身后跃出。

在她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把巨大的火焰标枪,一段短暂的助跑过后,奋力将标枪投掷了出去。

王棂从未想过,火焰竟然会给他一种如此尖锐的感觉。空中划过一道流光,枪身在空气中震颤,发出类似于雷鸣一般的声响,噗的一声,正中巨蛇的颈部,竟是刺穿了坚硬的鳞片,深深的扎了进去。

然而古怪的是,标枪虽然正中目标,但是伤口处却并没有血液流出,只有散发着恶臭的黄色脓水。

白蛇突然遭受这等巨创,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王棂立即用手掩住双耳,但却依旧觉得脑中一阵晕眩。

正惊骇之时,只见白蛇身躯猛然摆动,原本浸泡在湖水中的蛇尾如一把巨锤横扫过来,顿时掀起无数道水箭,朝岸边攒射。

“好家伙,你这是射了它一箭,它却要把你捅成马蜂窝!”

王棂连连后退,但是在退不出水箭的覆盖范围,不得已只能从铃珠内取出一面盾牌。

这面盾牌乃是以青金石打造而成的石质盾牌,虽然无比厚重,但是防御力却也相当惊人,达到了百分之九十的物理减伤。不过一旦用它来进行防御,那就基本上处于不能移动的状态了。

王棂对这些水箭的攻击力没什么把握,基于对470级的尊重,王棂毫不犹豫的取出了防御力最强的盾牌。

“唰唰唰!”

水箭射在盾牌之上,激起石屑纷飞,王棂感受着传递过来的力道,缓缓舒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强。”

但是下一刻他的神色就不对了,因为他看到盾牌之上竟然裂开了几道细缝,这些细缝各自一点为圆心,向四周扩散,看上去就像是遭受了剧烈打击的钢化玻璃。

“可惜了,又糟蹋一面盾牌。”王棂知道,这样的盾牌是绝对扛不住下一次打击了,因此只能无奈的将其弃置一旁。

“好一个腐蚀之力!”王棂咬咬牙,对腐败湖水的可怕程度有了更为明确的认知。

转眼再看阎魔泪,却发现她手里同样拿着一面盾牌,是一副狭窄的长方形盾牌,但足以覆盖她的全身。

在那面盾牌上,火光一闪而过,却是大大削弱了水箭的威力。

王棂一拍脑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先用业火给盾牌加上一层保护膜,不就没事了?”

但他转念想到,盾牌一旦接触到业火,不用等腐败侵蚀,只怕先一步就被业火给烧裂了。

看来不管怎样,这面盾牌都难逃光荣下岗的命运。

另一边,阎魔泪却在向他放声疾呼:“用业火,攻它的七寸!”

王棂心头明亮,对啊,打蛇打七寸,这么简单的道理。

远远的,那头白蛇等着那双散发幽幽绿光的圆眼,目光中似有迷惑,似有麻木,但更多的是充满了野性的疯狂。

从它的角度向下望,王棂和阎魔泪不过是如同蚂蚁一般渺小的人类,但是这些人类竟然令它受伤,不可饶恕!

腐败湖上的波涛再次汹涌了起来,这一次,白蛇猛然潜入水底,再度冲出水面的时候,竟然疾飞数百丈之高!

王棂心中狂呼:“夭寿了,蛇竟然会飞了!”

“躲开!”阎魔泪向他冲了过来,在她背后,划过一道尾焰,令她的速度瞬间拔高到肉眼难以捕捉的程度。

王棂被她狠狠一撞,扑跌着向一旁的岩壁上退去,石壁上碎石横飞,王棂眼前金星飞舞,摔了个灰头土脸。

但如此狼狈好歹是躲过了巨蛇的扑击,灰头土脸总好过被压成肉泥。

王棂搂住怀中的娇躯,却发现阎魔泪的双肩忍不住的颤抖,王棂还以为她是害怕,关切的拍了一拍。

下一秒她抬起头来,却是泪眼盈盈,看向白蛇的方向,颤声道:“小白,我也不想的,但是你应该安息了,就让我来帮你,好不好?”

王棂心头一震,感情这白蛇和阎魔泪有交情?

游戏中却是没有提到过这一点,但是隐隐约约交代过,阎魔泪对于蛇类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心里排斥,王棂当初还以为她是怕蛇,现在想来,这样一位如蛇一般妖媚的女子,又怎会怕蛇呢?

她之所以排斥蛇类,其实是为了掩盖自己心中的伤痛罢了。

阎魔泪揪住了王棂的衣服,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紧盯着王棂,话里带着哭音:“你帮帮我好不好?帮我将它超度,求你了……”

她说的超度自然是物理超度,都已经腐败到这种程度了,也是时候让它接受解脱。

王棂这辈子最受不了两件事,一件是女孩子在他面前哭,另一件就是佳人对他有意相求。

现在好巧不巧,两件事变成了同一件事。

王棂顿时站起身来,豪迈气概涤荡胸怀,神情肃然,目光俨然与刚才不同了。

他沉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就交给我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