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五十九章 火贪守命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336  |  更新时间:2022-06-05 08:00:01 全文阅读

这一刻,王棂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假如说,许定给他的是宗师级别的压迫感,千手佛尊的巨手给他的是强烈的恐慌,那么面前的这只夜孔雀,便是彻彻底底的死亡的威胁!

王棂毫不怀疑,在那漫天火焰的无差别打击之下,自己绝无生还可能。

更何况他刚刚才用了血神罩,这个保命技能还在冷却当中,自己除了硬抗这些火焰之外,就只能靠铃珠里的那些破烂盾牌了。

那些盾牌?

王棂惨然一笑,那些才是真正的破铜烂铁,恐怕在接触到火焰的那一刻就被融化了,指望它们,还不如指望阎魔泪善心大发来的更实际一些。

在这种危急时刻,王棂也只能求助于沉睡中的许定了。

许定刚刚经历过一场酣战,此刻还在养精蓄锐,王棂却是顾不得唐突,连声呼唤道:“许前辈,许前辈!”

“我在。”

许定的声音随即响起,没有丝毫迟疑。

其实他早就已经醒了,一直在旁观战局,他虽然陷入沉睡,但是一缕神识却始终附着在剑柄之上,刚才王棂与阎魔泪交战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到了陨落心炎的可怕热力。

此时对于这一传闻中的骇人火焰,体会的更为真切。

“竟然是以陨落心炎发动的夜孔雀,这恐怕有点难办了……”许定眉间掠过一缕愁绪。

“连前辈的金光神咒也挡不住吗?”王棂试探的问道,金光神咒号称能够挡住大罗金仙以下的一切法术攻击,若是连金光神咒都招架不住,那王棂可就没有半点办法了。

“难说啊……即便是金光神咒,恐怕也未必能从这招夜孔雀下讨得了好啊。”

王棂惊得面色惨白:“前辈的意思是说,这招夜孔雀的威力已经足以和金仙抗衡?”

“不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如今我的实力并未恢复,金光神咒被我这副残躯败体施展出来,防御强度是要大打折扣的。”

王棂脸色这才好转几分,若是夜孔雀的威力可以比拟金仙,那王棂也就不用挣扎了,直接当场去世,重开下一把算了。

“没办法了,能撑一刻就撑一刻吧!”

许定的声音凝重起来,口中念念有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庇护真人!”

下一刻,一道薄薄的金光覆盖上了王棂的体表,在耀眼的火光之下,这一层金光并不明显,但还是令远处的阎魔泪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见多识广,自然认得出来这道金光是什么东西,心中对王棂的忌惮更加重了一分。

“原来是道宗派来的奸细!”

要知道,金光神咒可是记载在道宗藏书阁里的仙级技能,除了大罗金仙之外,就只有那些卓有功勋的弟子才能阅览研习,王棂的这道金光无疑是将他的身份和道宗牢牢的绑定在一起。

不止如此,即便是有资格的弟子,也未必能在阅览之后,学会金光神咒,想要学会此招,必须心中有“道”!

只有与道合真的惊才绝艳之辈,才能驾驭此等金光。

阎魔泪咬紧了一口银牙,心中默默发狠:“我管你什么金光银光,统统给我破!”

火光如羽,轻飘飘的从天而落。

王棂感觉这些火羽飘的极其缓慢,而又极其轻盈,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将它们尽数吹走。

但是这种缓慢不过是王棂的错觉,实际上,火光从降落到抵达王棂眼前,不过只是一转眼的功夫。

最初只是一声炸响,紧接着无数火焰在王棂身上迸发,像是绽放了一朵朵火莲。

火光之盛,足以将王棂的面容都盖过。

在如此密集的攻势下,王棂体表的金光开始微微闪烁,并且逐渐黯淡下去,甚至有点点金光飘散出来,在半空中湮灭。

灿烂的火莲一朵接着一朵燃烧,给王棂的身躯交替映上一层赤红的光彩,他现在看起来是个名副其实的火人,若不是金光神咒能隔绝高温,恐怕他此刻即便没有被火烧死,也会被高温和浓烟熏得窒息。

王棂现在还很安逸,虽然他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轰得连连后退,但毕竟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很快,他就安逸不起来了。他敏锐的感觉到,金光被火焰炸开了一丝裂缝,汹涌的火力透过裂缝,传达到了他的身上。

这是怎样恐怖的火焰?

辉煌,炽烈,而又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诱惑力。

这种诱惑力会引导人们走向死亡。

王棂现在就感觉自己像是浑身着火,从过道上向着地底深渊不停地坠落下去,不停的坠落,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然而在某一刻,某一个绝望而又空虚的时刻。

王棂忽然看到了一道苍白的灵魂。

灵魂在背后追着自己,浑身披着黑白色的火焰,向他张开了双手,似乎要拥抱他。

面前是无底深渊,身后是虚无业火。

王棂下定了决心,决定拥抱虚无。

他一转身,目光与苍白的灵魂对视,对视中,指尖与指尖交缠在一起,黑白色的火焰从那道灵魂上燃到了王棂的身躯。

说来也怪,在业火燃起的那一刻,王棂身上的陨落心炎忽然全都消失了,像是从来不曾燃烧过一样。

但是马上王棂就明白了,不是陨落心炎消失了,而是在一瞬间就被业火尽数同化了。

这世间的所有火焰,在业火面前,都只有充当燃料的资格而已。

王棂心中豁然开朗,原来业火还有这种功效。

业火作为火中霸主,可谓难逢敌手,以业火的威势,足以让陨落心炎俯首称臣。

王棂一时有些尴尬了,早知道业火如此霸道,还用什么金光神咒呢,只要召唤业火不就好了?

一点业火就能够掀起燎原之势,夜孔雀对王棂来说,根本没有丝毫威胁。

准确的说,是任何火系的技能,在王棂面前,都没有威胁。

王棂微微感叹:“白天打毕方的时候如果能意识到这一点就好了,否则也不至于打的如此艰难。”

王棂睁开双眼,黑白色的火焰从他的瞳仁之中飘了出来,他的目光所视之处,业火便熊熊燃烧。

这一刻,他宛如一位御火的魔神,披着黑白交织的火焰甲胄,升腾的尾焰有如披风一般向着天空飘扬。

“这……这难道是业火?”

现在轮到阎魔泪惊骇了,她那双美目注视着王棂,不停的闪动着,就像是看到了一件绝世珍宝。

是的,就是一件绝世珍宝。

阎魔泪舔了舔那薄薄的嘴唇,心里盘旋着一道声音,那是第一次业火发作时,父王请来给他算命的相师所说的话。

“此女乃是火贪守命,贪狼星坐守命宫,虽是一生多难,六亲缘薄,但只要遇到身怀异火之人,则以吉论,反主富贵,功业横成。”

一直以来,她都在找那位身怀异火之人,据那位相师所言,只要她找到了这所谓的身怀异火之人,就能凶性互抵,彼此中和,转危为安。

而王棂,就是那位身怀异火之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