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三十四章 香帅的尊严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548  |  更新时间:2022-05-25 16:30:01 全文阅读

盛翔木然站在原地,瞳孔中被跳动的业火占据,神情已经有些失态了。

他身为香帅,更是调香师工会的元老,经历过的阵仗不在少数,比眼前这一幕更加触目惊心的他也见识过,但却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手脚发凉,呼吸梗塞,发自内心的惊恐。

业火,这是早已在这片大陆上绝迹了千年的火焰。

盛翔活了数百年,只从老一辈的口中听说过这种火焰,相传此火能吞噬一切,是最为霸道的火焰。如今亲眼所见,心中感到绝望的同时,又觉得了无遗憾。

与业火相比,他更好奇这位年轻人的身份,心里一个念头悠悠升起。

难道他是遮天老人转世?

不,不可能的。

他马上就推翻了这个想法。

遮天老人坠入羲皇鼎,早已经魂消魄散,灰飞烟灭,绝没有转世的可能。

这一点已经是公认的事实。

“这样说来,他的身份很有可能是继承者,是遮天的传人。”盛翔点了点头。

王棂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然暴露,因此也不打算继续隐瞒,笑道:“老爷子,你若是识时务,尽管离去,我决不阻拦,我的目标只是这颗佛头而已。”

哪知盛翔却哈哈大笑。

“好一个识时务,你以为老夫我是识时务才活到现在的吗?”

王棂听到这里便知道此战在所难免,他有业火傍身,虽然无惧调香师的手段,但对方是用毒高手,说不定就有什么隐藏的底牌,因此也不可不防。

若是一不小心被人毒死,那可就死的太冤枉了。

他目光一转,计上心来。

“老爷子,你看这样如何,我敬重你是有德的前辈,所以决定不用业火,但是相应的,你也不用香术,咱们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

“你这是想看老夫的笑话吗?”盛翔微微眯起了眼睛。

“晚辈岂敢,我这样做不过是为了顾全颜面罢了,难道说,你想像这两人一样,也被业火焚成焦尸?”王棂用谦逊的语气说着威胁感十足的话。

盛翔看着地上两具早已失去了声响的调香师尸体,目光不禁一跳。

这哪是什么尸体,说是人形焦炭也毫不夸张,他甚至怀疑,只要轻轻碰上一下,就会化成粉末。

业火焚身的下场如此凄惨,令盛翔畏惧不已,他向来有洁癖,又岂能容忍自己变成这副样子。

“好吧,那就依你所言,你不用业火,我也不用百香。”

权衡利弊之下,他最终还是妥协了。

“这么容易就上钩了?”王棂不禁眨了眨眼。

其实他已经做好了谈判失败的打算,毕竟要让一位调香师放弃自己赖以成名的香术,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王棂此举有两个意图,一来是检验一下自己的近战能力,二来也是为了预防对方出阴招。

为了防止对方反悔,王棂立即答应了下来:“那好,就这样说定了。”

其实他的担心纯属多余,盛翔这人极其注重名誉,既然答应了,那就绝对不可能反悔。

现在中毒的后顾之忧已经没有了,但并不意味着王棂就可以掉以轻心。

毕竟对方还有拨云手和八卦掌这两项绝学,这两个随便拿一个出来都足以将陈坤玩弄于股掌之间。

更何况在不远处还坐着一个巨人。

那巨人从头到尾只是默默观战,丝毫没有想要插手的意思,但也不排除他在最后一刻偷袭的可能。

“前辈请赐教!”王棂大喝一声,随后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盛翔双眼注视之中,消失不见。

“嗯?”盛翔心中一惊,目光警惕的扫视四周,殊不知王棂已经融入树影之中。

林间微风掠过,树影微微摇晃,盛翔突然感觉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一抹刀光从暗影中浮现,直直的递向他的咽喉!

盛翔吓得双目瞪圆,但战斗的直觉令他做出了下意识的防守动作。

左手托举,扣住王棂持刀的手腕,脚步微旋,轻飘飘的向后拍出一掌。

这一掌看似轻如飘絮,但王棂却知道其中蕴含着足以摧枝断木的暗劲!

倘若挨得实了,说不定要被打的五脏移位,筋断骨折!

但此时王棂的手腕被人拿住,无法脱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

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让自己得手,盛翔的心中涌起一片惊喜,同时也对王棂产生了一丝轻蔑。

“什么业火传人,也不过如此。”

正思考着,此招过后,该用何种连招将王棂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是用双峰贯耳好呢,还是用海底捞针?还是双峰贯耳吧,海底捞针太阴险了。”

众所周知,耳部是人体极其脆弱的部位,若是被人用巨力拍打,轻则双耳失明,重则可致其死亡!

然而刚刚拿定主意,手上传来的感觉却让他错愕不已。

这一掌竟然拍了个空,如中败絮!

王棂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整个人就像是幽灵一般在空中浮动,被风一吹甚至还会泛起涟漪。

紧接着,被扣住的手腕突然消散,化成了一团烟雾,连带着整个人也轰然散开。

“这究竟是?”

没等盛翔过多惊讶,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仿佛一只猛禽,遮天蔽日,猛扑而来。

“不好!”

盛翔心中大骇,额上冷汗淋淋而下。

“八卦掌,回天!”

掌影再现,化作密不透风的圆罩遮住头顶。

但王棂手里拿着的可不是陈坤那样的棍棒,而是一把短刀,试问肉掌又如何能敌得过刀锋?

顷刻间,血光伴随着掌影在头顶溅落,仿佛是下了一场血雨。

潜雾猛禽终究是被盛翔挡下了,但是他付出的代价却极其巨大,手上的皮肉被刀锋寸寸割裂,露出了底下森白的手骨,血出不止,顺着颤抖的指端向下流注。

王棂知道他的手彻底废了,今后即便是能治好,恐怕也无法继续调香。

“你输了。”

王棂收起了短刀,没有继续追击,算是对这位香帅的最后一点敬意。

“我还没死,如何算输?”

盛翔咬牙切齿的说道,双手被废等于说他今后已经成了废人,哪怕调香师工会念在他劳苦功高,不会将他扫地出门,他也没有脸面继续待在那里。

既然如此,活着又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盛翔大喝一声向王棂攻了过来,目光中透着一股疯狂。

王棂皱了皱眉,他能看出来,盛翔此时的招式已经毫无章法,纯粹是自杀一般的猛扑。

“我明白了,如果这是你的愿望,那我成全你。”

王棂叹了一句,手底一翻,寒光乍现。

随后他动了,脚下没有看到如何点地,身影就已经消失,有同瞬移一般的一闪而过,出现在了盛翔背后。

下一刻,血光突然从盛翔喉咙上绽放,他双手捂住脖子,神情渐渐凝固,向前扑倒下去。

王棂甩动短刀,挥出一溜血迹,然后缓缓收刀入鞘。

这时身后传来了有如雷鸣一般的掌声。

“精彩!精彩!”

王棂回头一看,那巨人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拍动着门板一样的手掌,咧嘴大笑。

巨人浑厚的声音震得王棂眉头紧皱。

“如果俺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轮回之人,俺猜得对么?”

“你是?”王棂好奇。

“俺有一个朋友,也在找轮回之人,不过俺和她分开已经有数月之久了。”巨人不好意思的想要伸手去抓头发,但因为肩上穿着铁钩的缘故,牵动了伤势,疼得龇牙咧嘴。

王棂心中一动:“你说的这个朋友,难道是姚婧?”

“正是,正是,你也认得她?”

王棂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那就是自己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